【牆文推薦】也談中國落後的兩個錮疾

推薦人:香草山美食部 自然主義者

近日,筆者偶然間在微信中看到了一個經年老友發布的朋友圈。這條動態頗長,筆者遂細細拜讀了一番。讀罷,筆者不禁感嘆,中國從不缺人才,但奈何大環境充滿監視、壓制與逼迫,致使民眾只能選擇閉嘴或是說謊,何其可悲。還好,仍有些許民眾不懼強權,尚在不斷發聲。由此,筆者不甘這些聲音被埋沒,將這篇好文推薦給各位,敬請品閱。



甲午戰爭,中國被日本打敗,清政府派定國公載澤造訪日本,學習救國良方。詢問首相伊藤博文:“日本為何能打敗人才濟濟強大的中國?”伊藤說:“貴國並非沒有人才,然而貴國乃專制之地,不管人才、地才,一遇專制俱為奴才!此乃貴國愚昧落後,不能強盛的根源,也是我們戰勝你們的原因。”伊藤博文的話,言簡意賅,一語中的。

載澤這次訪問,終於找到了中國落後的兩個錮疾:一個是數千年的專制體制和專制思想延綿不絕;一個是奴才意識已浸透了百姓的骨髓和靈魂。二者互為因果,盤根錯節,難解難分。

專制體制下的統治者,享受著專制權力帶來的巨大利益,必定對民主憲政體制懷恨在心,必定對人民群眾獲得自由民主,發自內心的恐懼與仇恨;而習慣於跪地求生的奴才們,早已冥頑不化,拒絕改變自己的身份。他們只會看主子的眼色行事,處處討主子歡心。例如,清朝末年,法國使臣羅傑斯對中國皇帝說:“你們的太監制度,將健康人變成殘疾人很不人道!”沒等皇帝開口,貼身太監姚勛便搶嘴說:“這是陛下的恩賜,奴才們心甘情願,怎可詆毀我大清國律,乾涉我大清內政?”

可悲呀!中國的奴才們被騎在胯下,被奴役,被侮辱,被損害………還要替奴役自己的主子辨護說話,這真乃中國專制制度特產的怪胎啊!

此事讓我想起了北航教授韓德勤,他為何要當街毆打一個右派老人?只因這位老人貭疑了極權專制制度,威脅到了韓教授的奴才地位,觸犯了他甘當奴才的人生底線。對韓教授來講,極權專制是不容貭疑的,誰質疑,我就揮拳相向。

其實,他與姚勛皆為同病相憐的孿生兄弟,他雖未被閹割下身,但已被專制閹割了靈魂!其人生底線與姚勛同出一轍,即心甘情願去當奴才和太監。難怪林語堂先生說:“在動物世界,能找出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雖然他們身處社會最底層,卻擁有統治者的思想和情感!

中國是個盛產各類奴才的國家,從姚勛到韓德勤,他們那些荒謬,扭曲,可笑的病態心理,和被閹割了被奴化了的人格和靈魂,正是中國落後的真正原因。

黑格爾對中國專制政權的更替,一針見血,妙語連珠!他曾如此概括:“幾千年來的中國,其實就是個大賭場,惡棍們輪流坐樁,混蛋們換班執政,炮灰們總是做祭品。”中國正是這些炮灰們在裝瘋賣傻,麻木不仁,才令專制制度苟且殘喘,綿延不絕!

曾經有個外國人挖苦我們:“一忍,只要活著,哪怕像豬也行;二蠢,沒有思考,什麼謊言都相信;三軟,絲毫無骨氣,任由強者欺凌;四笨,不會反思,任由悲劇一次次重演;五壞,沒有敬畏,對弱者更加凶殘;六惡,沒有底線,為一己之利無惡不作!”話雖刻薄,可寥寥數語刻畫了中國奴才的真實嘴臉。

從中國歷史看,大多擁有權力者,專橫跋扈,上腐下貪!在外敵面前都是外強中乾,不堪一擊。GDP居全球第一的大宋王朝,被幾萬蒙古兵就打垮了;GDP占全球40%的大清王朝,還打不過20萬人的葡萄牙,這就是“人才遇專制皆奴才”的結果,就是專制與奴才惹的禍!

歷史上的專制者,一旦登上權力寶座,便驕奢淫逸,無惡不作,他們決不求賢若渴。因為他們需要的是各類奴才,而不需要思想活躍,知識淵博,勵精圖治,挑戰專制的刺頭兒客。

極權專制只需要兩類人:一種是為其歌功頌德,編造其合法統治依據的筆桿子奴才;另一種則是為其看家護院,搜刮民財,監視百姓的家奴和打手。

為適應專制統治的需要,各類奴才紛紛粉墨登場,跪地效勞!奴才們在專制環境下,如魚得水,游刃有餘,步步登高。他們對主子嘗賜的奴才身份,如同姚勛說的那樣重要。倘若有人質疑,他一定和你沒完沒了!

最搞笑的是奴才們至死都搞不醒豁自己的身份地位,甚至還沾沾自喜的妄想和主子平起平坐,豈不知在主子眼裡,他連人都不是,只不過是個聽候驅使的畜類,是一條看家護院的狗!

這一切,均驗證了伊藤博文當年說的那段話:“舉國人才,一遇專制,皆為奴才!”這就是中國落後的關鍵所在。


原文來源

註:作者為牆內同胞,為保障安全,推薦者隱去了包含個人信息的部分。

校對/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asil4

5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