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校外培訓監管加劇,以整治之名行“罰款”之實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鷹(文言)

新浪網5月3日轉載央視報道,4月30日廣州市以發布虛假廣告對五家校外培訓機構開出大額罰單。

根據報道,上述培訓機構的廣告中因含有對教育、培訓效果的暗示或明示保證,或對升學、考試等保證性承諾,或培訓質量數據等無法驗證,違反《廣告法》,而遭行政處罰。罰款力度從0.5萬元至22.92萬不等。

培訓機構因“統計資料和調查結果均是無法驗證,均為虛構”而遭到處罰。“中藥抗疫”、“疫苗防疫“明明缺乏公開科學數據支撐,卻依舊被用作“全民接種”的重要參考。既然上述兩者僅靠媒體和官宣就能“證真”,為何培訓機構的宣傳卻被認定為虛構?難道官方造假可為,百姓“造假”就算違法嗎?

2020年下半年,伴隨短期償債壓力的激增和大型國企銀行等紛紛破產的現狀,校外培訓機構也接連爆雷(如優勝教育)。在歷經2021年1月份,黑龍江養生培訓課引發疫情大爆發後,整治校外培訓機構更成為政府和輿論的雙雙焦點。2021年3月,北京市率先全市開啟校外培訓機構整頓,先是檢查防疫措施,後有整改資金監管和宣傳廣告。近期更有學而思、跟誰學、新東方在線、高思四家培訓機構因價格違法、虛假宣傳被處以50萬元頂格罰款。在北京“榜樣般”的帶領下,全國多地也開啟了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整頓,廣州以違反《廣告法》處罰五家培訓機構也只是“小試牛刀”。可以預見,接下來全國各地還將出現更多對培訓機構的罰款整治事件。

翻看中共自2018年以來的七輪整治,2018年8月中共國務院出台《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規定校外培訓機構的預收費不得超過三個月。但無論是19年的韋博英語破產,以及2020年的優勝教育“跑路”都附帶大量家長討費、教師欠薪的“後遺症”,可以說“預收費限制”形同虛設。再有2018年9月頒布的《關於切實做好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明確規定從事語、數、英、物、化等學科知識類培訓的教師應具有相應教師資格。然而在2021年初,中共教育部再次重申校外培訓機構的老師應具備教師資格證,即政令都成了紙上文章,只有中共覺得“有利可圖”時才被重新撿起用作法規。

自2018年開啟的校外培訓機構整治,雖然力度在加大,整治重點一直新增,但是培訓機構破產跑路的現象未有減少、學生家庭負擔越發累積、參加校外培訓的內捲現象依舊嚴峻。在2021年學區房被熱炒後,校外培訓更在2020年新冠疫情導致冷落的基礎上“煥發”活力。為何越整改法律監管越嚴格,校外培訓帶給學生和家庭的負擔反而越重,整個社會教育越發偏移?

從近期針對校外培訓機構的“無理”罰款不難發現,理由即便邏輯不通或缺乏作證,只要有紙上法文,政府依舊可以用作罰款利器。無論名義如何亮麗,形式如何合規,都只是為了罰款而已。只要中共奴化教育的體制不變,以教育牟利的手段不變,校外培訓這一待宰羔羊的定位就不會改變,國內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的“育人”導向更不會有丁點的改進。

新聞來源:

發布違法廣告!廣州5家教育培訓機構被曝光

教育培訓機構頻頻“爆雷” 不得不防

七輪整治之下,校外培訓機構“遍體鱗傷”

校外教育培訓機構迎來“監管大年” 如何應對?

教育部明確:大力整頓校外培訓機構!機構老師,必須具備教師資格證!

在線教育機構被頂格處罰!網友:50萬罰的太輕

校外培訓機構強監管來襲 教育部將進一步加大治理力度

編輯/校對/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