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將霸者士皆歸,邦將亡者賢先避

英國倫敦喜莊園– 作者:文護念

人生短暫,年華易逝,這種感覺讓人的心境深遠厚重,超越蠅營狗苟,進入造化的幽深,以至言語寥落,欲說還休。筆者學識薄淺,唯有拾人牙慧,直抒胸臆,深宵提筆撰文,迅速調動我的人生滄桑感,呼喚出我的“根本性焦慮”。僅以此文祝新中國聯邦成立一周年。

正所謂國家興亡,肉食者誅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如今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染疫人數過億,更是無情地奪走數百萬無辜的生命,人類生存環境有了本質的破壞,人人自危,前狀渺茫。

如今無疑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滅共,地球村將不復存在。無論你信仰何種宗教,身上流淌什麼血液,解決中共病毒的問題儼然已成燃眉之急,這與每個人都休戚相關,無人能置身事外。全球正義聯盟唯有與新中國聯邦攜手滅共,才可開闢一線生機。正如閆麗夢博士所言:留給人類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上帝不會寫兩次《哀的美敦書》投遞給人類,否則貪婪的人類,必定自啃苦果。深信此番“終極之戰”過後,全人類必定痛定思痛,直至找出一個合適的生存環境與人文環境。

共產主義乃敵對資本主義而起,果使資本主義崩潰,則共產主義亦必隨而崩潰。近人誤解,乃謂資本主義失敗,即共產主義成功。不悟功成身退,其成功不啻即失敗。一而二,二而一。時代已變,相隨俱亡,更複何又?更進一層言,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共產主義,都是西方傳統,一體多面,體亡則面不存。今人誤解,以為變而日新,亦淺之乎其為見矣。 

無論何種主義,其都是不同時期的歷史產物,今且不深入追究。筆者嘗試淺談承天景命的“正道主義” ,我們華族同胞未來關心的事情。

人應該尋找一種安身立命的觀念體系,幾千年以來中國人都在尋找。儒家提供的答案,讓人活得很踏實,所謂“存,吾順事;沒,吾寧也。”活得很安寧,就不存在所謂信仰的困惑問題,道家和佛家當時也有一套很完備的說法。甚至到了當代,也有雷鋒的話為我們提供了答案,總之,那個時代都有,無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而已。

如今中華同胞最大的公約數是過去的意識形態崩潰了,新的東西還沒建立起來,精神支柱就沒了。至少對於精英來說,這是實實在在的問題。更多的社會問題是體制所致,而不是道德危機所致。今天的問題就是,沒有一種觀念能夠讓大家共同認可,即便再不好,像當年的儒家或者後來的毛澤東思想一樣,也成為了中國文化中的一個歷史階段的主流精神。

只有一些精英在尋找人生終極意義的時候,能得到一個比較現成的,沒有爭議太大的解決方案。任何時代、任何文化、任何社會需要解決這些問題的人都是一小撮人,更多人沒有那麼強烈的精神需求,他們更多的是面臨生存問題。人們關注的東西不一樣,思路被堵塞的地方也不一樣,造成的心靈震撼的概念自然不一樣,林林總總的事情都因人而異。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按照馬斯洛的說法,人類五種需求層次當中,第五層才是自我實現。先尋求安全,然後再尋求溫飽,這些都滿足不了的時候,是不會去想自尊的。而在獲得自尊、獲得歸屬感之後,更高一層的需求才會在你的心靈中起到重要作用。中國歷史上,即便到了今天,全社會也還沒有進入到那個最高的層次,人民都在尋找它。劇憐多少修途客,壽我迷人猶諱愚。

對於“正道主義”未來的發展方向,在細節上,由於筆者才疏學淺,無法闡述其當中奧秘,更沒有能力通俗易懂地表達出來。但覺得它在宏觀上滿足三個條件:最上面的一點是合乎天理,最下面一點是合乎人心,中間一點是合乎人倫。深信假以時日,“正道主義”經過多方博弈過後,最終會脫穎而出,蔚成主流,會讓大家普遍接受。新中國聯邦提出的“正道主義”,仍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任重而道遠。

當下眾人,喜歡用自己的刻板印像給歷史“開方子”,有甚者更是高談闊論,目不識丁,揚言要“推陳出新”,嚴重扭曲傳統文化的精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因為大部分人連“陳”都毫無深入的了解,又有何資格去談何“新”?在剖析歷史的時候,我們不能帶著傲慢與偏見,要做到“尊嚴的自覺”,對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文字的認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能單憑自己的“道德的動機”,參雜了極強的個人色彩與偶然因素。

我們評價先賢的時候,側重點要看他們說了什麼,什麼背景下說的,當時說的是什麼意思。無可厚非,當時所謂的聖人都值得後人去敬佩,但是我們要清楚,當時他們有沒有解決核心的問題,對現在的影響是好是壞,好在哪裡,壞在哪裡。給他們標籤化,定義都是投射主觀的個人情愫,更有甚者在網上的罵戰都是屬於毫無意義的口水戰,沒有深度的批判與沒有建設性的討論,停留在字面的誤解實屬浪費時間與精力。

若論優秀的傳統文化,此義早揭發於古人,近日羨慕西方,此義亦臻暗晦。迷途知返,非無其機。而當前人類之厄運,亦殊堪嗟嘆。天旋地轉,本於一心。心胸開,天地亦盡歸此中心。有心者,何不反省一試之?自覺自悟,當下即使。是不為,非不能。縱不信古人,寧不信己心?

對於如何重建華族同胞的信仰體系,筆者愚見,很多程度上要從傳統中尋找資源,讓信仰回東方,同時向西方尋求文明的資源。傳統文化的許多粗糙、不足之處,這需要西方學說的補充,它是一個雜糅的綜合體。當然,這個綜合體大概還是立足在我們的傳統基礎上,這是根與葉的關係,華族的優秀文化是我們的根,即便是“花果飄零”,我們仍需“靈根自植” 。那麼其中的比例該如何分配呢?邊界在哪裡?這的確是個技術性的問題,需要更多的有識之士加入新中國聯邦,對中國傳統文化理解的透徹和轉化的高明程度,提出一個甚至多個方案,可以讓大家喜聞樂見,自主選擇,潛移默化地接受。

北宋理學家張載曾寫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橫渠四句,震爍古今。表達了知識分子的襟懷,彰顯了器識與宏願。其精神價值、生命意義、學統傳承、社會理想都凸顯了優秀的傳統文化。

正如范仲淹所言,以天下為己任,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即以天下之憂樂為憂樂,此亦一種無我精神。無我非無憂樂,乃不憂樂其一己之私,斯之謂“無我”。“無我”實乃一廣我、大我,則心胸大,而外面天地則小。不見一己之私憂樂,惟見一共同之大憂樂。四載風雲,爆料革命與新中國聯邦所做的貢獻可謂“驚天地,泣鬼神”,天地可鑑。皆因全賴“無我”之心,走到今天,實屬不易。此種心胸,昭在史冊,後人讀史,肅然起敬。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而這番事業正是我們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所獨創,前無古人,相信後也很難有來者。

日拱一卒無有盡,功不唐捐終入海。各位戰友應該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積極投身於新中國聯邦的建設,早日把西方的法治、民主、自由帶回吾中華大地。願我同胞,十四萬萬生民,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一個勇敢的中國人。風雨過後,盼未來新中國聯邦可以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受人景仰,偉業長青。

當一個國家強大的時候,自然就會吸引更多的有識之士來效力,而大量的人才聚集又會進一步壯大這個國家。政治是人對事的安排,主體在人;經濟是人對物的處理,主體也在人。而指導人的行為是主觀的思想和客觀的文化背景,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以及文化修養的人,才能提升更高的政治層次與經濟水平。新中國聯邦成立一周年之際,如今更是廣攬人心,群雄四集,紛紛投身各地農場的建設,只為匡扶正義,讓萬萬華族同胞早日回歸理性。

而就要滅亡的國家,賢人紛紛逃離故土,顛沛流離異鄉,小人當道,賢人和善人相率避去。物必自腐,然後蟲生。中國歷史上暴力濃度最高的無疑是中共統治下的黑暗70年,其體制亦早已病入膏肓,因而滋生無數怪胎,今天牆內境況可謂是“瘋狂與鎮靜劑齊飛,頹喪與麻醉品並駕”,即便有藥能醫龍虎病,亦無方可治眾生痴。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信仰的時期,這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月暈而風,礎潤而雨,新中國聯邦橫空問世。好景漸露,依勢崛起,茁壯成長。倘若沒有這個荒誕世界的黑暗,沒有暗黑勢力的逆增上緣,就不會彰顯出新中國聯邦的夫唯大雅,卓爾不群。舉世黑暗,唯有一線光明呈現,囊螢了人類的薄光,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所謂世事如棋局局新,年光似鳥翩翩過。郭先生帶領的爆料革命已經走過了第四個年頭,如今轉危為機,扭轉乾坤,全球的正義聯盟群集,向已成氣候的新中國聯邦招手,吹響了最強的滅共集結號。國際形勢更是緊繃,萬箭待發,隨時射向中共的心臟,直取盜國賊的首級。亂世當中,郭先生打造的G系列“金融諾亞方舟”更是經綸天下,濟世救人。

如今眾人對於新中國聯邦的看法褒貶不一,扼言之,小疑小悟,大徹大悟。智慧無疑是人生最大的福報,將近四年爆料革命的洗禮,已經恩賜給筆者最大的福報了。一個人要想有好的結果,不如有好的開始。欲慎其終者,先追其遠。每件事的結果,都是由那遠因來的,要有好的結果,不如有好的開始,也就是開始就要慎重。所以佛曰:“菩薩畏因,凡夫畏果。”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是。

對於筆者而言,而立之年,理想三旬,緊追新中國聯邦的步伐,踏上修行之路,尋求皮囊的單純,精神的優秀。這是一場艱辛的修行之路,必須要有修行人的胸襟:風來竹面,雁過長空。物來則應,過去不留。

 蘇東坡有一首詩比較好地詮釋瞭如何做到內布施,“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雪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生命力就是超出自身而又不失去自身的創造力,一個存在超出自身而去創造的力量越磅礴,它擁有的生命力就越大。

但是凡百元首,承天景命,莫不殷憂而道著,功成而德衰。有善始者實繁,能克終者蓋寡,豈其取之易而守之難乎?古代所有的帝王,承受了上天賦予的重大使命,他們沒有一個不為國家深切地憂慮而且治理成效顯著的,但大功告成之後國君的品德就開始衰微了。國君開頭做得好的確實有很多,但能夠堅持到底的人甚少,難道是取得天下容易守住天下困難嗎?還望各位手足,勿忘初心,以及未來要走的路。

敬希新中國聯邦的公民與爆料革命的戰友對萬佛萬神要心存敬畏,上天有好生之德,作為饋贈,會恩賜人類饗用五福,即: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否則當厄運降臨,則威用六極,即:夭折、多病、憂慮、貧窮、醜惡、懦弱。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