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正在瓦解和改造美國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銀河

編輯上傳 水星

occidentaldissent.com

Newsmax 5月3日的社評指出,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至3月為止,已經遍及美國所有的關鍵機構,從學校到普通教育機構、大眾媒體到大眾娛樂,大型公司到醫藥行業、藝術與科學,顯然易見的,還包括民主黨。

這種證實只能帶來思想毒害和貧窮的失敗哲學的加緊擴張,並正在加速從上到下侵蝕瓦解美國文化和價值觀。

被稱為“批判種族理論”的新馬克思主義怨恨產業已經出現,幾乎每一家美國大公司現在都有一個多元化和包容性部門,為員工提供關於無意識偏見的課程、關於“白人特權”的研討會,以及關於系統性種族主義的“鬥爭會議”。

正如索爾·阿林斯基在他的《激進派規則》中描述的策略,“組織者必須首先激發社區人民的憤恨,許多人的潛在敵意已經公開化……一個組織者必須挑起不滿和憤怒,提供一個渠道,讓人們憤怒地發洩他們的挫折感……你的功能——煽動到衝突的地步。”

最可怕的是,越來越多的全國各地的學校都在創建項目灌輸種族主義來影響新一代的年輕人。拜登總統的教育部發布了一份新規則草案的文本,其中引用並讚揚了《紐約時報》的1619項目,該項目宣稱現代美國資本主義永遠植根於南北戰爭前南方的種植園奴隸制。

《紐約郵報》的編輯委員會批評道,“如果這種努力成功塑造國家的青年、明天的領導者,這將是一個嚴重的打擊”,“美國人一直努力做出承諾的《獨立宣言》適用於所有的公民”。

美國正在見證對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權利的無情攻擊,甚至允許推特、臉書和其他科技巨頭壟斷平台屏蔽在任總統。

臉書前高管亞歷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建議,應該把包括Newsmax在內的保守派新聞機構,傳播“激進觀點”的新聞平台剔除。在接受CNN採訪時,他說“我們必須阻止這些保守派影響者接觸大量觀眾的能力。”

在參議院就此問題舉行的聽證會上,田納西州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表示,“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她說,“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它會讓你——只有一種觀點可以被接受,可以被容忍,可以被公開討論。這將把你引向社會主義的道路。”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所推崇的左翼經濟模式,即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由政府控制的計劃經濟,正用以對抗美國歷史傳統下的資本主義市場。

現代左翼分子利用了一種社會主義的“覺醒”裙帶資本主義變體,這種變體很大程度上由資源豐富、勢力強大的全球主義公司控制,這些公司把自己描繪成平等主義未來的代理人。正如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令人信服地指出的那樣,“社會主義的問題在於,你最終會花光別人的錢。”這種情況已經在美國發生了,揮霍無度、不負責任的政府開支必須以大規模通貨膨脹和將留給子孫後代的債務來支付。

作為對眾議院民主黨人提出的“攻擊性武器禁令”的回應,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這一禁令可能會帶來災難性後果。他說,“關於我們的憲法,我們很早就明白,如果你生活在獨裁統治下,或者在政府主宰一切的地方,他們首先剝奪的不僅僅是你的言論,還有你自衛的能力。”

這種爭議還關係到了總統選舉。關於1923年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一次選舉,約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說,“我認為黨內誰會投票、怎麼投票完全不重要;但是特別重要的是,誰來清點選票,以及如何清點。 ”快進到現在,所有公眾對國家選舉公正性的信任都低得驚人。這是一個即便要求所有選民接受自己身份驗證也會招致種族主義指控的時代。 40%的美國選民,包括向最高法院提交文件的19個州的司法部長,認為2020年的總統選舉過程存在嚴重的“缺陷”。

多年來,美國一直在緩慢、穩定和危險的道路上離社會主義越來越近,我們在逐步放棄珍貴的傳統和對自由民主的保障。那些無知的人沒有從蘇聯、中共、朝鮮、古巴、伊朗以及最近的委內瑞拉的經驗中學到任何東西。美國正處於社會主義和代議制聯邦民主的關鍵時刻,這種民主使我們成為地球上最繁榮、最慷慨、最強大、最自由,也是最公平的國家。現在我們正面對這種抉擇,而這個決定的窗口正在迅速關閉。

參考鏈接:

https://www.newsmax.com/larrybell/marxism-america/2021/05/03/id/101989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