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人口在2020年下降 系毛澤東時代以來的首次

新聞來源:《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 作者:Frances Martel | 發佈時間:2021年4月28日

翻譯/簡評:村民彼得潘|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圖片來源:華爾街日報

簡評:

我們難得一次看到中共對於自身問題如此坦誠,雖然論述上也只是隔靴搔癢,而數據上也難以考證,但通過已經透露出的,已足以見得人口問題在中共國埋下了多大的定時炸彈。它在一方面深刻威脅到中共國整個多年依靠人口紅利的經濟運轉模式,一方面將個人面臨的社會壓力層層加碼,中共“成王敗寇”的洗腦更將人們分裂成苦不堪言的社會入局者與被邊緣化的社會出局者。而無法用三兩句話概以論之的這一切全都要歸因於持續了四十年前的一紙計劃生育國策。

連生育都要計劃起來,這本已荒謬至極,而中共在造成極壞影響之後的反應則更為荒誕無恥。無論育齡女性的缺口、高房價、女性職業壓力加劇,任何一條中共試圖將問題歸因甩鍋給老百姓的理由,事實上都不能完全算做老百姓自己的選擇。

在信息閉塞的中共國,愚昧無知的父母才會去棄嬰殺嬰,他們為什麼不能接受到足夠的教育以避免這些慘劇呢?房價的飛漲背後難道只是投機客的貪婪,各地方政府創GDP除了賣地還是賣地,房地產這一行業的經久不衰是不是也有政府方添的一把火呢?而女性在職場面臨的壓力,難道不也是這個中共鼓勵的男權社會、父權社會固守成規、不思進取,營造職場性歧視,催生職場性騷擾,讓女性飽受其害嗎?而捆綁了政審的相親活動的出現則更讓人哭笑不得,對女權思想的壓制也在情理之中,中共終究不能意識到自己的落後,更無法承認自己的錯誤。

文中一個細節,2020年遭遇出生率暴跌,算上十月懷胎的時限,不難看出,不僅僅是2019年,甚至更早時候開始人口問題就已經頗有些苗頭。誠然,疫情對人口絕對有著特別大的傷害。但就算沒有這次疫情,人口驟減的情況也不會就此消失,中共最終早晚都要自食其果。而這一天也並不會很遠。眾所周知,中共的貧富懸殊造成了巨大的社會落差。窮人自然早已是生得起養不起,蜷縮在自己狹小的世界裡難以翻身;而富人家的青壯年卻也在早早跟世界先進國家接軌的過程中,像個西歐小布爾喬亞一樣,催生出另類的少子化形態。恰在這一年,疫情給人口問題加了一大把柴。

中共也許沒有這個陽壽來著手解決人口問題了,這一大盤爛攤子最終十有八九要由新中國聯邦承擔起來,該如何平穩過渡到後共產社會,這將需要十分漫長的討論與集思廣益的智慧。

原文翻譯:

報告:中國人口在2020年出現半個多世紀以來的首次下降

法新社來自蓋蒂圖片社

《金融時報》週三報導,中共國2020年的年度人口報告將揭示自毛澤東時代以來前所未有的人口下降,這促使中共官員推遲公佈該報告。

過去五年來,中共國的出生率持續下降,但由於2016年其廢除了“獨生子女政策”——該政策施行了強制墮胎、殺嬰和其他暴行並持續數十年——情況得以扭轉。中共現在允許女性合法地生育不超過兩個孩子,但似乎很少有人利用這個機會。“世代更替水平”,意思是一個國家的每位女性必須有多少個孩子才能完全替代現有的人口,是2.1,略高於中共國的法定許可。

屬於某些少數民族的中共國公民在法律上不受二胎政策的約束,這些少數民族卻已經遭受了對數百萬女性的系統性絕育,以防止他們超過多數民族漢族的人口。

中國人民銀行今年估計,該國的生育率約為每位女性1.5個孩子。

1979年實施的“獨生子女政策”導致新生女孩被大量殺害,因為如果必須要選擇的話,許多父母寧願要兒子也不要女兒。這導致中共國目前活著的男性比女性多出多達3400萬,育齡女性嚴重短缺。

源自地區省會城市武漢的中共國冠狀病毒大流行似乎既大幅削減了國家人口,又加劇了出生率的下降,因為當人們被迫呆在家裡時,約會和結婚大多是不可能的。

在《金融時報》信源匿名的報導發布之前,中共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週二就警告說,北京在2020年遭遇了一場出生率災難,記錄在冊的出生人數比前一年少了32000人。政府批准的“專家”曾告知《環球時報》,這一趨勢對北京和整個中共國的經濟發展來說是一個重大威脅。

中共機構在2月發表的報告中揭露,2019年和2020年之間的出生率下降了15%,這很可能會將中共國推向人口下降。

“中國的低出生率已經達到了令人擔憂的程度,但這並不意外。”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的教授穆光宗彼時向官方媒體闡述。

“據熟悉這項研究的人士稱,最新的中共國人口普查已於12月完成,但尚未公開,預計中共國總​​人口將不到14億,”《金融時報》週三稱,“在2019年,中共國的人口據報導已經超過了14億大關。”

該媒體指出,北京當局已經推遲了其最新的人口普查結果,聲稱需要進行“更多準備工作”。

如果報導一經發布,這個數字將是自大躍進運動以來的首次同比下降。大躍進導致了毛澤東時期中共國人民遭遇的一次蓄意的飢荒,其導致了4500萬人死亡。

在周二發表的這篇文章中,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只討論了首都的出生率,而沒有討論更大範圍的國家人口全景。它透露的信息還暗示了中共國經濟的悲慘前景。

《環球時報》注意到:“根據北京於4月9日發布的官方數據,2020年北京的新生兒數量創下十年來的新低,與前一年相比減少了32000人,達到了100368人,這在周二引起了公眾的關注,同時人們也在期待著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

該報指出,北京的新生兒人口在2017年達到頂峰。

“不僅僅是北京,華東浙江省和華南廣東省的十幾個城市都報告說2020年的新生兒數量創下了過去6到10年的新低,”該報導繼續說道,“一些城市,包括華東江蘇省的揚州、無錫,東北遼寧省的撫順和瀋陽,已經記載下了2020年的自然人口負增長。”

一位國家批准的“人口學家”告訴該媒體,如果這些趨勢繼續下去,最快在2022年,印度可能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中國共產黨將人口危機的大部分責任歸咎於該國現有育齡女性的缺少,以及在極權主義下,人們似乎對建立和撫養家庭越來越不感興趣。

政府經營的報紙《中國日報》在12月刊文中寫道:“簡單地允許一對夫婦生第二個孩子並不意味著他們會生孩子,因為養育孩子的成本、不斷攀升的房價和女性不斷增加的職業壓力抑制了夫婦們生更多孩子的願望。”其最後總結:“這種趨勢是不可逆轉的。”

儘管如此,北京當局仍試圖實施旨在促進生育的政策。2017年,共青團為年輕的單身人士推出了一項“快速約會”服務,保證所有參與者都將接受意識形態純潔性的審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NPC)的立法者今年提議推廣學校的性教育,鼓勵懷孕。中共龐大的審查機構也開始針對社交媒體上的女權主義觀點,試圖阻止女性們閱讀為什麼她們應該推遲成家立業的觀點。

中共國的地方政府也提出了一些計劃,幫助以事業為導向的女性們冷凍她們的卵子,或者為城市女性和“剩下”的農村男性配對。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