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真人真事之專訪草根小哥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雪

編輯上傳 銀河

不同的嘉賓,不同的火花,或許是精彩的碰撞,或許是爭議的討論,這一切都是絲毫不加掩飾地展現真人、講述真事。GTV真人真事迎來了第七期,專訪草根小哥,通過專訪滿足了觀眾的好奇心,也展現了草根小哥更加鮮活的個性,他也將收獲戰友們更多的喜愛。

草根小哥重新詮釋了“草根”的定義。“草根”不再是中共統治下沒有尊嚴,被踐踏,唯唯諾諾地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老百姓。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中,草根是生活體面、有尊嚴、有信仰、有勇氣的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人,向世界展示了脫離中共統治的新中國人的形象。

以下是專訪草根小哥的重點問題記錄,希望草根小哥的視角能夠帶給您新視野、新思路、新開啟,滅共路上互相扶持,共同成長。

問題1:從草根小哥打賞出手闊綽,衣著不凡,感覺“草根”很不草根,請問您為什麽叫“草根小哥”?

草根小哥:郭先生也自稱草根,草根在中國是一種出身和階級的象征。在普通、沒權勢的家庭出生的、老百姓的兒子通稱為草根。

問題2:了解到您從中國到了日本大阪,然後又從大阪到了東京,這個行動曲線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嗎?

草根小哥:其實日本不是我移民的首選地,美國是首選,但是移民排隊時間太長了。我在日本有生意往來,有朋友,到日本是最快的、簽證容易辦並且是最容易安家的。當時聽了郭先生的爆料,就覺得時間很緊迫,也是很幸運的擦邊來到日本,我到日本一年之後疫情就爆發了,2020年再來日本就基本不可能了。從大阪到東京是因為工作的原因,東京是日本的政治、經濟、文化、法律和科技的中心,對於整個G系列發展來說,在東京發展更有力,當時就和郭先生申請把農場遷移到東京。

問題3:您在大阪住了那麽久了,您怎麽看大阪的華人對爆料革命的支持?和東京的華人在支持爆料革命這方面有什麽不同?爆料革命在東京發展到今天,您對未來爆料革命在東京發展的期望是什麽?

草根小哥:在支持爆料革命這方面沒有什麽不同。但是在日本整個華人的分布不像美國那麽平均,在日本更極端一些。雖然說在總人口上面,可能是大阪的人口有個一千萬,東京有個兩千萬左右,但是其實在華人數量上,東京華人的數量可能是要超過大阪10倍。日本是一個比較小的一個國家,不像美國社會各個領域是分散在各個城市的,比如經濟金融中心在紐約,IT在矽谷,影視娛樂在洛杉磯……因為日本很小,他幾乎所有最頂尖的產業和人才都集中在東京,大阪主要是一個工業區,工廠很多。

問題4:郭先生曾經說過日本雖然國家小,但是人口特別多,是可以發展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級爆料革命戰友的國家,因為地理優勢,靠近大陸,面對這些優勢,您未來的規劃是什麽?

草根小哥:日本的地理優勢和戰略要點這個要素方面可以說在亞洲是首屈一指,日本有美國的軍事基地,包括這個意識形態各方面都可以說是亞洲的一個領頭羊。
亞洲最有代表性的極權國家就是中共,亞洲最有代表性的民主國家就是日本。日本能表現出亞洲人一旦走向民主可以獲得怎樣的成就和社會,中共國表現出一旦亞洲人走向極權將面向一個怎樣的社會。中國和日本可以說是正邪之爭和意識形態之爭非常鮮明的兩個國家。

問題5:您也提到在大阪有生意,想問您一下,您是做什麽樣的生意?您年紀很輕,能在這麽短時間內積累這樣多的財富,做的很成功,各方面很優秀,相信您在很多方面還是和很多人不一樣的,請您講講生意的背景及成功的秘籍,戰友也可以借鑒一下。

草根小哥:其實並沒有什麽背景,人如其名就是一個草根。我是做品牌的,在日本和一些工廠合作,我自己也在兩家工廠入股,主要是主打品牌同時是做一些企業培訓相關的事情。其實我覺得並不是有什麽實力,其實沒什麽實力,主要看個人怎樣來面對這個事。就像前一段時間在統計我們農場戰友投資情況的時候,我們農場戰友說“你看這個咱這兒有一些戰友捐款就捐了一塊錢,然後投資了這個老椅子十幾萬、二十萬的都有,這個人是不是沒有情懷啊”,我說“不是,一個人一旦願意把自己的未來,把自己的錢放在一個事業上的時候,那麽他對這份事業一定是抱有堅定信心”。作為我來說也是一樣,比如我,很多戰友,我們之所以願意在這裏傾註這個金錢、精力,不是源於我們有實力,而是源於我們對我們爆料革命這份事業的堅定信念和信心。

問題6:據了解,除了您的太太和您在一起,您的父母及其他家人不在海外,國內的家人支持嗎?您太太支持嗎?

草根小哥:最值得慶幸的是我太太比較支持我。我父母跟我正好是對立的,意識形態是完全對立的,就是他們是非常偏向中共,基本上是在這方面到了沒有辦法交流的程度。

問題7:聽說您太太很漂亮,出身也很好,各方面都很好,事業也很成功,您完全不用參加爆料革命擔這份風險。因為大家都知道您擔任農場主,然後又走向鐵血組,這意味著風險,您完全可以回避,可以做一個普通的戰友,但是我們看到您就從來沒有去懷疑質疑或者退縮過,您是怎麽想的?

草根小哥:我記得之前文貴先生打了一個比方——公主開窯子,圖自己快活。就現在這個滅共事業來說,我相信對很多戰友可能都是這樣。不是說這份事業帶來了多少快樂,或者說不是因為這份事業有未來、能創造多少財富。而是說我們身在其中的時候,可能很多時候都是身負重擔,包括協調那麽多農場,還有處理自己農場的一些事情,說實話我們每天大部分時間是不快樂的、非常有壓力的並伴隨焦躁和煩躁的狀態,那麽為什麽我們還願意做這番事情,我覺得爆料革命滅共事業更多的是過癮和痛快。全世界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比這份事業更能刺激我們的神經,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比這份事業更能夠帶給我們這個榮耀以及滿足感 。我相信這是很多戰友投入其中的一個主要的原因吧,最起碼我是這樣。

問題8:您當初在GTV一出來的時候就非常非常的帥,您那麽英俊那麽帥,最早是戴著口罩的,什麽樣的勇氣和原因讓您摘下口罩並站出來,我瑪莎還沒做到,您做到了。

草根小哥:摘口罩這個事情,我只不過是可能比較形式化,因為大家知道有很多戰友像路德先生、安紅姐他們從一開始就沒帶過口罩。我可能就是表現了那麽一下,然後可能大家有一些印象。摘口罩的原因是第二天要進行一場遊行,我一直以來一個人生信條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說我想讓戰友們鼓起勇氣大家去遊行或者做一些工作,首先我自己必須能做到。如果我不做,卻要求別人做,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就是願意先做一個表率。

問題9:您當初給路德節目打賞,每天美金99.99,那麽您為什麽給路德每天打賞差不多100?最初的打賞您是怎麽想的?後來發現您停止了打賞,是誰讓您停止打賞的?聽說是七哥讓您停止打賞了,是這樣嗎?

草根小哥:在國內的時候我經常聽路德先生的節目,最主要的是聽郭先生的節目。那個時候沒有GTV,不像現在GTV上百花齊放,那個時候聽完七哥節目之後很空虛,就想得到更多這種相同這樣的信息,那麽這個時候正好路德先生就加入爆料革命,然後一直聽他的節目,做得也非常好。當時還有大衛哥做節目,我也特別喜歡。還有其他一些節目請嘉賓一起也很好。我們爆料革命戰友是非常特別的,可能在有些人眼裏基本上就是神經病存在,那既然反共滅共這麽危險幹嘛要去參與?包括這個共產黨的邪惡一直是在臺面之下是我們看不到,能真正的勇敢地去講這些事情的人很少。最早看美國知音類的東西就感覺他們就像隔靴搔癢,永遠說不到正題上。後來郭先生出來之後才知道這些人也是共產黨的人。路德先生是當時自媒體裏面我看到唯一支持郭先生的並且節目做得很好。我自己來說應該就是給這樣的戰友一些鼓勵。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問題10:早期您還沒露臉直播的時候,一直放著哥斯拉,為什麽?是很喜歡嗎?

草根小哥:我比較喜歡,純粹的對電影形象的一個愛好,沒什麽特別意義。

問題11:您早期直播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和熙姐(卡麗熙)一起在直播,是什麽原因跨了大半個地球找到熙姐直播?

草根小哥:郭先生找到我,他當時建了一個小群和大家交流,熙姐也在群裏。後來有人砸郭了,就臨時成立一個揭露偽類的團隊。熙姐和我都報名參加了,熙姐是組織者,大家就一起做滅賊相關的節目。

問題12:請問您和熙姐合作了這麽久,都滅了哪些賊?

草根小哥:說實話就是純口炮,沒有把誰滅了或者讓誰身敗名裂。當時是賊出現之後很容易帶風向、把很多戰友帶偏,這些賊很會打好聽的旗號來偽裝。我們當時做的就是揭露這些人的真相以避免戰友被迷惑。現在走到線下的是真正的滅賊。

問題13:七哥曾經說過,一個草根小哥就可以滅掉四分之一中共的天下,七哥為什麽這麽說?您做為當事人是怎麽看的?是不是家庭背景或者背後有強大的實力在支撐著?

草根小哥:我真沒聽說過。我真不知道,我自己也沒什麽特別能力。沒有強大的背景和實力。

問題14:您是整個亞洲農場負責人中的唯一一個鐵血組成員,您對鐵血組怎麽看?您當時進入鐵血組是什麽感受?您覺得鐵血組在整個爆料革命中會起一個什麽樣的作用?

草根小哥:不達目的決不罷休是鐵血組的氣質。掛著鐵血組的名頭是非常榮幸的,更多的是起到一個標誌性的作用,以身作則。人活著,當你什麽時候明白你不是為自己活著的時候就成熟了。不管臺前和幕後的戰友,這個是大家共同的信念,不只是為自己。

問題15:在您還沒進鐵血組的時候,過去和前櫻花團農場主魔女女士發生過多次糾紛,通常來說好男不和女鬥,但是您還是鬥了起來,是什麽情況和原因,後來又怎樣解決的?您作為農場主,未來您打算怎樣和櫻花團或者現有日本戰友相處,如果發生類似矛盾,您又怎樣去解決呢?

草根小哥:之前確實跟魔女女士鬧了一些矛盾。這個跟我之前一直這個爭強好勝的性格是有關系,基本上平時是不讓人的。這是自身的一個問題,人性方面的一個問題,就是有的時候不讓人。這些年我做什麽事情的時候我都愛掙個第一。此外,我做什麽事都想做到最好,然後格局放得太小了。我之前可能都沒有意識到,如果說咱們爆料革命沒有辦法勝利的話,我們現在做這個農場主或者爭眼前的事情,都沒有任何意義。咱們現在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得圍繞著滅共才可以。滅共來說,我個人很淺顯地認為作為我們普通的戰友,不是郭先生那種可以做很多直接地對共產黨傷害的段位,我們普通的戰友能做什麽,我覺得我們就做共產黨不喜歡的事情,那就是對滅共最大的幫助。共產黨他最不喜歡的就是我們中國人變得勇敢,直接站出來指出共產黨的問題來去反抗。另外一點,中共最害怕的事情是中國人團結。現在之所以中共能夠領導十四億人,給十四億人洗腦並綁成肉票威脅,壓制言論,原因就是因為我們中國人不夠團結。現在回過頭來說我可能比那個時候稍微進步那麽一點點,我的理解可能就是不太一樣。之前覺得這個農場放在一起讓大家去競爭。現在來說,我覺得是這樣各地成立農場,起到更好的作用是能夠真正地把全世界這個所有的戰友給串聯起來,是能夠真正地把全世界所有戰友給團結起來,絕對不是說競爭。

問題16:想問您在日本建了方舟農場,做了農場主之後,有沒有受到中共的誘惑和威脅?

草根小哥:剛開始做直播,熙姐是信佛的,我是張口就罵的人。在當時這個情況,我認為需要我這麽做。如果現在需要,比如說去滅賊,我一樣會這樣做 。現在如果說我放在一個農場的負責人的角色,我就不能再繼續這麽做。做為一個農場的負責人起的是一個代表的作用。我們老說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我們老提中國人跟中共不一樣,它到底哪一點不一樣。我們現在是代表新中國聯邦,我們這個時候也要強迫自己提升,做出來一個我們想象中、理想中的中國人的形象來給當地看、來給戰友看,我覺得這是一個角色轉變。其實我覺得每個人生活當中都是一個演員,你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問題17:在日本,偽類和親民賊還真不少,另外還有共產黨在那邊的特務和間諜。曾經魔女在櫻花團的時候還組織了滅賊,後來就沒有組織了,您作為鐵血組一員有沒有什麽計劃?

草根小哥:那個是我的失職,還沒有開展滅賊行動。說到這裏我們就馬上組織和開展,讓大家看結果。

問題18:日本人口多、復雜,日本政府在滅共方面很含蓄。你們日本現在有兩個農場,如果說後續的發展中,有戰友站出來要建農場,您作為現有農場主和鐵血組成員,您怎麽看在日本有更多的城市和農場?

草根小哥:我個人認為,有中共大使館的地方都應該有喜馬拉雅農場的存在,這是最理想的狀態。在日本,我理想的狀態是在幾個重要的城市都應該有,像橫濱、神戶、大阪、東京和劄幌。現在有一個數據統計,在日本,經常關註GTV的長期用戶有10萬人,真正加入農場的很少,還有很多未來上升的空間和努力的目標。今年最主要的事情是數字幣的事,目前在如火如荼的進行,Hcoin使滅共正式成為事業的G系列開張,這個影響是非同小可的。我一定是支持未來日本發展更多的農場,同時未來日本農場發展的怎樣取決於我們的推廣,對G系列的推廣是我們今年努力的重點。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問題19:七哥總是在私下裏對草根小哥贊譽有加,但是特別希望您把日本做強大,七哥為什麽那麽喜歡您?

草根小哥:我覺得七哥並不是只喜歡我,他喜歡每一個有勇氣的人,也會對每個有勇氣的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最大支持。我現在也算是年紀較大的,真正年輕的是小王子他們20出頭的。郭先生特別喜歡年輕人,年輕人是我們的未來,他對年輕人的關註度更高,也為新中國聯邦未來培養更多人才。

問題20:剛剛提到的年輕人,如小王子、小飛象等,他們多數都在美國。就日本來看,除了您和馬拉多納外,沒有看到更多的年輕人出來,是哪裏出了問題?

草根小哥:日本是一個老齡化特別嚴重的國家。在華人裏的年輕人是不少的,真正去關心政治的不是很多。美國華人的數量基數比日本大,當然這個我們當地農場推廣和建設不利也有關系。在文化氛圍來看,日本沒有西方的開放程度,西方人參與政治的程度較高,比如美國大選。但在日本真正關心政治的人,平均年齡都在60以上。我認為在滅共的路上不能只講情懷,更多的是當作一個事業,可以賺錢的手段,我還是很看好今年G系列賺錢之後,對日本年輕人產生的影響。目前整個市場經濟很不景氣,大家的錢都是拿在手裏觀望,投資項目非常匱乏。就像郭先生說現在G系列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最佳狀態,我想也是源於此。

問題21:在墻內的時候經常聽朋友提起過日本AV非常出名,您怎樣看日本AV文化?

草根小哥:我覺得挺好。中共對性都是禁錮的,幾乎所有禁錮性的地方都是獨裁極權國家。如果沒有馬賽克會更好。

問題22:您也是年輕有為,滅共之後是否有回國的打算?今後是在想從商還是想從政?今後有沒有什麽規劃?對未來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您有沒有意願做些什麽?

草根小哥:其實我現在就沒有一個長遠計劃。滅共是所有的唯一關鍵要素,如果說共產黨不消滅,所有的打算都沒有任何意義。我也不喜歡做這個長期的規劃,長期規劃很可能會發生變化或實現不了,我做的很多都是短期的規劃。我覺得未來很可能回國,而從商從政這個事情,我覺得真戰友都明白,郭先生也很早把答案公布了。這個實力是你的掌控能力,而不是說你是什麽位置。我覺得咱們只要是完成了自己的命運夙願——共產黨消滅之後,我們每個人在世界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在這個時候,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能不能保留之前的那個初心,這是非常重要的。能不能還保留當初願意參與爆料革命時的真誠善良。如果滅了共之後變成中共的做派和形象,那就是整個爆料革命的悲劇。我覺得等真正我們滅了共之後還能保持我們現在對待戰友和我們同胞的這種真誠和善良,這是非常關鍵的。

問題23:上一期采訪木蘭女士,提到雙休的問題,引起了很多爭議和質疑,您怎麽看這個問題?

草根小哥:我覺得問這個話題很正常,比如說川普總統在回答記者的問題,每一條都比這個刁鉆很多。倒是共產黨從來不提性,搞得好像自己就像都是太監,沒有性生活,也沒有性能力這種感覺一樣。共產黨是嘴上不說,但是每天都在做。

問題24:草根小哥在墻內算是比較成功的年輕人,能不能分享一些您過去成功的經驗?一般在墻內比較成功的年輕人是不會選擇出國重新開始的。您為什麽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草根小哥:真算不上成功,郭先生也很多次提到真正的能人都在國內,我特別認同。我身邊的這種能人太多了,就跟小王子這個年齡差不多,都是類似獨角獸企業的CEO。就像我這種,說白了就是個體戶。真正有能力的人都在國內,我們為什麽能凸顯出來,不是說我們的能力,更多的是我們的勇氣,我們的勇氣、責任感和善良比他們強很多。

問題25:記得有一期您和郭先生連線直播,您穿的一套西裝也是Brioni,您也很在乎西裝的品牌,也很有品位。您對Gfashion怎麽理解,覺得這個品牌的衣服怎麽樣?

草根小根:Gfashion讓我非常欽佩。我穿的西裝不是Brioni的,我在日本定做的西裝,然後我是按照郭先生的款式來做的而已。比較有特點的是領子上的兩個扣眼,因為我們男士穿西裝基本上就三個顏色,灰色、藍色、黑色,怎麽樣讓別人一眼就區分出來不同,我覺得這個扣眼是非常關鍵的一個點。其次他的褲子沒有褲縫,然後就是袖子的扣子,還有長短。就Gfashion來說,我知道什麽好,七哥穿這個帥,那要穿到我身上應該也不錯,我腦子裏有這個東西。當然,你真正說實踐,讓我自己創造什麽東西不行。但是郭先生他可以做到,他是創造者,這點非常了不起。我們只能說是懂得欣賞。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問題26:您是什麽時候接觸到爆料革命的?什麽時候真正接觸到文貴先生的?

草根小哥:接觸爆料革命是2017年4.19之後,真正選擇跟隨是我出國之後。有國內的戰友非常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我特別有感觸。比如說摘口罩,從背後走到前臺,這都是一個過程。我剛開始接觸爆料革命,一個贊也不敢點,也沒轉發過,我害怕和恐懼,怕共產黨給我定位並制造麻煩,等我出國之後才開始真正融入進來並參與爆料革命的活動。

問題27:您接觸郭先生一段時間了,您覺得他最大的優點是什麽,最大的缺點又是什麽?

草根小哥:我覺得最大的優點和缺點可以歸結到一類,同樣的問題。他對戰友真誠,對每位戰友都是真心、以誠相待。他出國後,騙子和偽民運在他周圍,郭先生曾經對那麽爛的人也非常尊重。他的缺點是在感情方面,也是優點,比如曾經對Sara的包容,我跟著七哥比較放心,怎麽我也比Sara強,不會把我踢出和攆走。前幾天七哥說的話讓我很震撼,他說“我非常恨Sara,如果哪一天她從監獄出來,要飯要到門前,我會拿1000萬給她,我非常生氣,但我還是會幫她”。

問題28:剛提到九指妖,草根小哥過去滅賊,怎麽沒把九指妖給滅出來呢?

草根小哥:我不想馬後炮,但是我一直是覺得有問題,我覺得身為爆料革命的戰友第一要務就是團結。當她還在為爆料革命服務和做事情的時候,就不能互相攻擊。我們很多戰友都表現出來非常專業的態度,就像我知道大衛也受了一些委屈,但他都不提,只要你是來滅共的,缺點都可以包容。對我來說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影響,比如在聯盟委員會有爭議的人,還稱之為戰友的人,我也願意去接納他們,給他們一個機會。以前我眼裏不揉沙子,現在為什麽會有這個感覺,就是通過Sara的這個事,做出了一些改變。

問題29:您覺得這些偽類未來的結果和去向會是怎樣?

草根小哥:我覺得進監獄不是他們最壞的結果,最壞的結果是,到時候他們知道當時明明有機會可以堅持下去或者即使退出了但是不去砸鍋,還可以收獲一個絕對完美的人生,卻偏偏選擇和中共合作。這些偽類特務都是和中共明碼標價的,如果他們沒和中共合作拿狗糧,哪怕投資一點,都會收獲比狗糧高出千倍和萬倍的時候,那個時候才是他們最痛苦的時候。

問題30:GTV平臺主要是草根小哥在負責管理和運維,近期真人真事節目開播以後引起了好多爭議,有很多戰友投訴被刪除留言,您從一個管理者的角度,怎樣面對這些質疑?

草根小哥:我覺得這是無稽之談。比如任何一個流媒體,每個頻道都是自媒體,都有管理頻道的權利,不喜歡的留言都可以刪除掉,甚至可以關閉評論。有些戰友在不知道的前提下去上綱上線是沒必要,有帶風向的嫌疑。很榮幸能夠在前5位被真人真事采訪,我認為節目根據需要提出看似有些過分的問題都是沒有問題和可以承受的話題,真人真事作為一檔欄目來說提出問題是合情合理的。

問題31:您最早和卡麗熙做節目,後來不知道什麽原因停了,七哥曾經開玩笑的說過,“草根小哥和卡麗熙一定只能是戰友,不能超過紅線”,您對七哥這話是怎麽理解的?

草根小哥:七哥喜歡開玩笑。七哥經常提醒年輕人不要犯錯誤。年輕人一旦投入到感情談戀愛耽誤滅共。和卡麗熙女士直播沒有再做主要是工作的原因,我自己的直播一個月也只能做2、3回。

長島:今天專訪草根小哥,很多事都是之前在屏幕前不知道的,是第一次聽到,草根小哥非常坦誠。

瑪莎:感謝草根小哥來到我們節目,和大家分享個人經歷,我們下期的嘉賓是大衛哥,感謝所有聽眾和觀眾朋友們。

以上是第七期的主要內容,相信您能有所收獲。我們也看到真人真事節目不斷成長,在滅共的路上,無論是人和事都將變得更好,滅共事業就是有這樣神奇的魔力。感謝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對我們每個人的影響,這將是改變一生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