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以群分

  • 作者:別字

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5月3日電/西喜社——

這兩天,有不少網民就民主味兒在微信群裏發表個人看法,本人覺得很正常。

同,是相對的,不同,是絕對的。沒有不同,便沒有五彩斑斕的大自然和人類社會。

早就有哲學家說過,宇宙沒有兩粒沙子或兩片樹葉是完全相同的;自然,也沒有兩個人的臉完全一樣——即使孿生,也只是高度相似,還是有不同;而且冰心也說過,如果這個世界上所有人的臉長得完全一樣,她必不願看人臉。

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開篇就寫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民主與獨裁卻像是“反著來”。都知道,如果用民主比喻幸福,那麽,無疑就要用獨裁比喻不幸了。可這一對,與“幸福”和“不幸”的一對,在“味兒”上恰恰相反:獨裁的國家都是相似的,而民主的國家卻各有各的不同——用現在“流行”的說法,民主不是可口可樂,不可能只是一個味兒。這正是大千世界的奇妙之處。

但民主與不幸畢竟有點不同。“不幸”,不僅各有各的不幸,而且“毫無幸福”可言。但民主不是這樣。民主雖然不是一個味兒,可首先要有民主,即要有人能感覺到的一種幸福。如果是“毫無幸福”的民主,不管它如何變幻花樣,即不能稱之為民主。這是最基本也是底線,同時,也是“民主”與“不幸”最大的不同。

不說七十年,也不說一百年,因為在這一百年裏,我們不能說這個國家“毫無民主”。2014年去世的“美國政治學家、戰後最傑出的民主理論家”(百度百科)、美國耶魯大學終身教授羅伯特·達爾在他的《論民主》一書中說:“……反民主的信仰和運動仍然繼續存在,而且時常還有狂熱的民族主義或宗教原教旨主義加盟其中。民主性質的政府(‘民主’的程度參差不齊)還不到世界政府總數的一半,其人口也不到世界人口的一半。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中國,在其輝煌的四千年歷史中,中國從未出現過民主政府。”

不要驚詫,羅伯特·達爾所說的“四千年歷史中”,大概不包括這一百年吧。另外,還註意到,這段話中括號裏有“‘民主’的程度參差不齊”,這應該也足以證明民主不是可口可樂,不可能只是一個味兒。但我們還是要明白,“程度參差不齊”,主要是指民主的完善程度,但性質一定是民主的,不是獨裁專制的,這是與那些民主程度夠高的國家相比較而言。所以,“程度參差不齊”不應成為“變味”的理由或依據,更不應成為反對實行民主的口實。

《論民主》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問世的,當時的統計,這個世界上民主政府還不到世界政府總數的一半。現在轉眼近三十年過去,據本人所知,民主政府早已大大超過一半了,盡管這些民主政府的程度參差不齊,但方向是朝著更高的民主努力,並向著高度民主看齊的。

這樣一來,這個世界上就分出了民主與不民主的國家。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就像物或人一樣: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國也一樣。到今天,我們就會看得更清楚:國同樣也是以群分。

人類畢竟離大同還遠,因此,呈現在世人面前的就是,什麽樣的國跟什麽樣的國友好,什麽樣的國跟什麽樣的國敵對。美國與加拿大的邊境線上沒有一個士兵巡邏,而美國跟英國友好的就像父子或兄弟,說幹什麽就幹什麽,往往團結一致,同仇敵愾,說到做到,讓一些國家羨慕死。不僅如此,獨裁國家之間經常發戰爭,而類似情形在民主國家往往看不到。

可以說,現在人類已進入到“國以群分”的時代,就算你不關心天下大事,只要天天看央視節目看新聞聯播而又不呆不傻,你就一定能感受得到。

“國以群分”好不好?好也不好。特別是如果民主國家只幫助民主國家,那麽,非民主國家猴年馬月才能實現民主?即使民主不是一個味兒,非民主國家的人民也還是希望先走上民主道路再說,然後去完善它,而絕不會像兩千多年前大秦的百姓那樣,希望“大秦萬年”。

審核:螞蟻兄弟;校對:信心的選擇;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