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無力擺脫對澳洲鐵礦石的依賴

擬稿:金生水

圖片來自網絡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在5月3日的一篇分析中指出中共國鋼鐵業將鐵礦石價格飛漲的原因歸結於澳大利亞鐵礦的集中拉升價格,並呼籲中共國政府幹預。

中共國鋼鐵協會副會長羅鐵軍在上周的一次行業會議上說:“我們認為供應方高度集中,市場機制不起作用,因此我們呼籲當局在市場失靈的情況下發揮更大的作用。” 現實情況是,市場運作良好,而中共國當局影響該市場的能力比羅鐵軍想象的要小得多。

過高的鐵礦石價格反映了中共國自身鐵礦石開采效率的低下,而並非是中共當局所謂的澳洲主要礦業公司對市場的壟斷行為。必須讓中共當局意識到,盡管他們決心懲罰澳大利亞犯下的許多所謂的“罪行”,發起對澳洲進口商品的抵制,但他們從澳大利亞的年度進口仍接近創紀錄水平,並有可能超過去年上半年達到的1500億美元的峰值。

鐵礦石價格一直逼近每噸200美元的紀錄高位,是一年前價格的兩倍多,是澳大利亞政府在制定去年預算時所預期的三倍。居高不下的鐵礦石價格正在為澳大利亞的礦山帶來豐厚的利潤,同時也增加了澳大利亞政府的稅收收入。必和必拓和力拓的鐵礦石開采成本不超過每噸16美元。

在鐵礦石市場上,成本最高的生產商都來自中共國。中共國通常占據全球鐵礦石海運貿易的70%左右,即約10億噸,但仍有9億噸的鐵礦石缺口需要通過國內生產來完成。然而,中共國約75%的國內生產需要至少每噸100美元的價格才能運作,一些礦山的收支平衡閾值遠高於此。中國的鐵礦石儲量低,需要昂貴的熱處理才能將其送入鋼廠。 2015年產量達到15億噸的峰值,但由於該行業經濟狀況不佳以及政府為阻止對環境造成破壞的淺帶開采而做出的努力,產量已經下降。

盡管中共國為煤礦的高運營成本設定了定價下限,但市場為應對中共病毒大流行引發的需求激增,該需求是指在中共國乃至世界範圍內受到政府刺激支出的建築和消費品行業。

澳大利亞一直供應世界鐵礦石貿易的60%,預計今年的出口量將達到9億噸。中共國一直在從可能獲得鐵礦石的地方盡可能的大量采買,包括從印度購買的鐵礦石增加一倍。但是,印度出口鐵礦石量一年為3000萬噸,僅僅是邊緣供應國。

與此同時,中共國近年來一直在非洲建設鐵礦石開采項目,希望通過非洲來擺脫對澳洲鐵礦石的依賴。但因為地緣政治,運輸成本和項目規模等原因無法實質性地改變中共國乃至全世界對澳大利亞的依賴。

中共國鋼鐵協會要求當局對鐵礦石價格飆升采取某些措施,這反映了他們對2008-09年鐵礦石價格飆升的反應,這是中共國政府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而采取的刺激性支出所致。多年以後,他們故技重施,開始指責澳大利亞生產商。

由此可見,中共國無力擺脫對澳洲鐵礦石的依賴,這是從其自身經濟角度上來說的。其發展過於依賴建築行業,如果其產業結構無法轉型或者出現革命性的創新,那麽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這種現狀都無法改變。

文章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

No end in sight for China’s dependence on Australian iron ore

審核&編輯:Runawa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