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大胡子澤連科醫生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作者:紐約香草山教育組  新生

圖片來源: wikimedia.org

新聞簡評:

據美國一線醫生網站報道,弗拉基米爾·澤連科醫生,俗稱“大胡子醫生”,日前因其在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中所發揮的作用而被列入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候選名單中。今年的被提名者名單包括43名候選人。澤連科醫生是紐約州門羅市的一名家庭醫生,出生于1973年,是一位烏克蘭裔美國家庭醫生。他在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醫學和生物醫學科學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因推廣羟氯喹、鋅和阿奇黴素三種藥物雞尾酒療法作爲COVID-19實驗性門診治療的一部分而聞名,該療法被稱爲澤連科方案。2020年3月23日,澤倫科發表了一封致美國前總統川普的公開信,他稱自己已經成功地治療了數百名COVID-19患者,他采用的是5天的羟氯喹、阿奇黴素和硫酸鋅療法。

正如我們的天使科學家闫博士一樣,澤連科醫生也是一位對患者有著仁愛之心的醫者,面對主流媒體的抹黑,面對疫情的肆虐,他大聲疾呼,宣傳自己發現的奏效的早期治療方法,並且痛斥爲了政治、利益而抹黑羟氯喹的那些人士。本次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也證明了美國民衆的眼睛是雪亮的。追求公益、愛護生命、捍衛正道的大胡子醫生值得我們的尊敬。

新聞背景:

澤連科博士因使用羟氯喹和鋅治療COVID-19患者而在世界範圍內取得了突出的成績,他發現使用這兩種藥物後,死亡率下降了8倍。他說,在頭5天內用羟氯喹和鋅進行治療,可使死亡率降低85%。

“基本上,這種治療方法的主要元素是鋅”,他在一次采訪中說。“鋅能抑制一種非常重要的酶,即RNA依賴性RNA聚合酶或複制酶。它基本上阻止了病毒的複制或複制其遺傳物質,本質上減少了病毒的數量。然而,鋅不能進入病毒的細胞,它們需要一種方法將鋅送入細胞,這就是羟氯喹在門診的作用。羟氯喹還有其他四種作用機制,但這些都與疾病的後期階段有關。我特別關注的是羟氯喹的鋅離子團特性或鋅運輸通道特性,它讓鋅從細胞外進入細胞內。而其中的第3個組成部分是我使用的抗生素阿奇黴素,基于勞爾博士的工作,事實證明,阿奇黴素既有抗病毒特性,又有抗菌特性,似乎可以防止肺部並發症。但事實證明,非常簡單。如果你等待超過五、六天,那就是所有肺部損傷和血凝塊發生的時候。所以盡快幹預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你看到病人並有臨床懷疑,就應該盡快幹預。而做出診斷是非常容易的”。

盡管他的治療方案被主流媒體描述爲不成功的危險藥物方案,但他自2020年3月以來一直在用他的 “澤連科方案 “拯救病人的生命。”我可以告訴你爲什麽有阻力,很簡單。這就是政治、利益、傲慢和恐懼”,他說。

同時,澤倫科博士並沒有就此打住,而是直截了當地稱否認羟氯喹/鋅療效的人 “犯了大規模謀殺罪”。他帶頭向白宮請願,要求以 “反人類罪/大規模謀殺罪 “起訴安東尼·福奇博士和其他三人,並將其繩之以法。2020年4月7日,澤連科博士給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寫了一封詳細的信,信中提道: 

“1. 根據我的一線經驗,在臨床診斷出感染後,必須立即開始針對Covid-19的治療,不要等待確認性測試。在肺部並發症開始之前,有一個非常狹窄的機會窗口來消除該病毒。拖延治療是問題的實質。我的治療方案列舉如下,請大家知道,截至今天,它已經拯救了383名患者,沒有出現並發症或負面的副作用。

“2.根據我的一線經驗,重點必須放在門診環境—初級保健和緊急護理環境中的高風險病人的預先治療上。等到病人被送進醫院並上了呼吸機後再進行治療是沒有意義的。高風險病人是指60歲以上的人,有潛在健康狀況或免疫系統受損的人,以及有症狀和呼吸急促的任何人。

“此外,我們應該考慮對非常高危的人立即進行預防性治療。非常高危的人是一線的衛生保健提供者、養老院居民、警察等”。

他在給川普總統的信中總結道,“任何官僚、人爲的障礙,幹擾醫生用這些衆所周知的、經過實地測試的、廉價的和拯救生命的藥物來治療他們的病人,在我看來都是不可原諒的,應該作爲反人類罪來對待”。

參考閱讀:

https://www.americasfrontlinedoctors.org/frontline-news/dr-vladimir-zelenko-nominated-for-nobel-peace-prize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