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 荼毒筆記(6)


作者:紐約香草山美食部 新世界的一員

單位進來個年輕的顧客,我借工作之便可以近距離跟顧客接觸。我邊工作邊跟他閑聊,說起如今年輕人真的辛苦,假如沒有父母的幫襯,怕是結婚都成問題,訂婚、結婚,費用不菲,更別說買房子了。年輕人回我說,是啊,賺的錢交了房貸,就剩下吃飯了,壓力很大。父母爲了給我結婚,付首付,已經盡力了,不好意思再要求一起付房貸。聽的人心酸酸的難受,這個已經算是不錯的孩子了,能顧及父母的操勞。我說,房價這樣高,太不正常了,爲買個房子,得幾代人一起努力,他說是的,所以國家才盡力想辦法在做調控。我說不調控還好,每次一調控房價必上漲。他說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我說,假如國家真的想控制房價,限制開發商漲價不就得了。他說土地貴,我說,土地價格誰控制權,不就政府說了算嗎,他說沒有那麽容易。我說,其實國家真的想調控房價,可以明文禁止漲價罰款,罰款不就是政府老做的事嗎。他不回答,我說假如漲房價正是共産黨的意思呢,他說不可能,國家一直在打壓房價。

我問,你大學畢業了嗎?他回答,當然。我又問他平時做些啥,他說減壓打遊戲。我問他知道防火牆嗎,他說知道。又問知道怎麽翻牆嗎,他說知道。再問知道民主國家的信息是透明的嗎,他說知道。我說那你常看嗎,他說不費那錢那時間,不如遊戲還可以減壓。我說那外面發生了啥事你不好奇嗎,他說不想知道,我問爲何,他說國家不容許,說看了也怕被洗腦。刹那間我的眼淚差點流下來,那種心情無法言喻。一個大學畢業生,怕被洗腦才拒絕知道外面的世界,拒看外面的信息,而且拒絕分析真假,這是有多可悲可憐的我們呀,所謂井底之蛙原來是這樣來的……

當時那種悲傷,是心痛的,是有種衝動的,我真的真的好想告訴他,共産黨不等于國家,共産黨才是洗腦的魔,共産黨才是讓我們一代一代人努力拼死拼活只爲了有個地方住的魔鬼,是共産黨怕我們有了真實的信息會戳破他們的謊言,是共産黨爲了欺騙我們才建立的防火牆,可是我張開了嘴卻沒有勇氣說出來。白色恐怖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一場黑和白的爭論,都最後必定是我失敗,所以我學著魚兒張了張口,吐出來的只是深呼吸以後的幾個。。。

這個顧客早已經遠離了我的視線,剩下的是我的心結一直沒有打開,心痛的感覺也沒有辦法消失,我常想,一個大學生連看一下外面世界的勇氣都沒有,這是有多可惜的青春年華。偉大的爆料革命,可以拯救世界于安全,可以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熱之中,可開智已被愚弄久了的人心,真的是個任重道遠的巨大任務。一直覺得真相一旦衝破防火牆,點悟就可以改變人們的心智,只怕是真的太過樂觀了,估計身邊像他這樣的愚者往往是大多數。想起七哥說過,開啓民智,矯正人心需要幾代人,那時我聽著還覺得只要牆倒民智會自動醒悟,會自我反省,自我改善。現在看來,是自己把共産黨幾十年的荼毒想簡單化了,是自說自話的迫切心情希望身邊的人知道了真相就立馬會成爲身心健康的人。想法不錯,但現實很殘酷,喚醒沈睡的人們也是種殘忍。共魔殺人過億,誅心卻荼毒了整個民魂,惡魔設的靈魂監獄最可怕。

可悲的是在共匪美麗動人的謊言下,在cctv的淫威下,滿目瘡痍的何止是這片土地。借用戰友李昂納多的推文:阿道司·赫胥黎在《美麗新世界》寫道:“大多數男人和女人長大後會愛上自己被奴役,並永遠不會夢想革命。”

奧威爾警告衆人威權者使用暴力和謊言控制,赫胥黎警告衆人統治者利用“美好”的事物讓人沈醉其中,無法自拔。中共的統治既有奧威爾式的殘暴,也有赫胥黎式的誘惑,企圖磨滅掉衆人獨立思考的能力

祈禱共産黨早日灰飛煙滅,殲滅惡魔就是消除心霾、恢複心智的必須,沒有共産黨就沒有畸形的民意,沒有共産黨就沒有豬狗一樣的生活,沒有共産黨就沒有愚才,沒有共産黨就沒有荒唐的教育,沒有共産黨人心才會恢複健康的正常的智商,沒有共産黨人們的思路才會自由而清晰,滅共是每一個中華兒女的責任,滅共是幹淨靈魂的必須!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