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5.2早間(路郝葉安墨談):透過國足隊友張恩華之突然去世談談中共利用酒來控制人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熊嘟嘟、四十而立、蓉兒(文蓉)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5/2/2021路德時評(路郝葉安墨談):透過國足隊友張恩華之突然去世談談中共利用酒來控制人!中共大力宣傳習神雷人的三輪摩托車草帽毛巾故事意味著什麼?

摘要

1.中共利用灑文化來控制人,用喝酒文化來衡量一個人忠不忠誠聽不聽話,讓人喪失基本的控制能力成為酒囊飯袋,喝酒成為中共考量幹部最重要的環節,最後喝到家庭沒了人也沒了。

2.中共的虛假醜惡到了極致,沒有建立一套體係與好的平台給運動員,和對項目真正的保障與發展環境,以灑文化代替各行真實的文化,全拿酒量說話。

3.國足張恩華是被中共體制毒害典型的例子,沒有屬於自己的思想和獨力思考能力,和不被社會承認,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在那兒,而中共惡劣文化的本身其實是一種專制與強迫。

4.中共大力宣傳習近平三輪摩托車草帽毛巾之類的,所謂的什麼百年金句,這種屬於只是口水話,要政績沒政績,要路線沒路線,要政策沒政策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我們的嘉賓是郝主席,郝董還有葉女俠一起,所以我們是路郝葉安墨談,今天我們來看看這個,咱們郝董之前的隊友在國內,在牆內現在比較影響力比較大的前隊友叫張恩華,然後突然去世,48歲頭一天還是生日宴,很多人都非常關心,因為畢竟這個張恩華也是當時國足衝世界杯時候的主力後衛,雖然在世界杯上沒有上場,但是也是國足隊長,也是大連實德的前隊長,是吧,跟咱們郝董很熟。所以大家希望郝董還有葉女俠來聊聊這方面的情況,到底是不是飲酒過多,有人說飲酒過多去世是謠言,有人又說又不是,然後在這方面我們來看看這個運動員一系列這種生活到底怎麼樣,這是一個。除此以外我們再看看這個習近平,現在中共開始宣傳青年習近平,裡面有三輪摩托,新華字典,草帽,毛巾背後的青年習近平,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我們來談談,首先我們來看看這個張恩華前天,應該4月29號晚上在深圳突然去世,頭一天晚上還是他的生日宴,然後有很多說是因為飲酒過量,但是後來這個他的工作夥伴叫王超,我也不認識王超,可能郝董認識,中國足球報導裡面說張恩華並非因為飲酒過多去世,說生日宴當晚王超也在現場,他記得張恩華並沒有喝太多酒,在12點多便結束聚餐回家休息了,29日下午2點多時候發現張恩華在家中有異樣,隨後撥打120急救,120到時人已經走了,法醫診斷是心臟驟停。郝董,您的隊友,可能也是很熟的,一定關係很好,能不能說說這方面的和張恩華的一些這種事情?

郝董(00:02:51)

好的,首先跟大家說一下,就是說喝酒到底能不能致死,這個東西沒有任何的醫學根據,是吧?我喝酒喝多少,人就死了,這沒有任何的根據,也不是說運動員喝完就是因為喝酒死了,但是喝酒肯定是誘發心臟猝死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而且運動員退役以後,尤其容易在這種變化當中引來心臟的不適猝死。為什麼?因為我們當運動員的時候那每天的負荷,尤其是在大量的訓練的時候,我們的心率都是經常一分鐘180跳以上,而且要維持一段時間,那麼這種高強度的訓練以後我們的心臟承受的這種能力就強,但是你一但不練了,忽然停下來以後我們很多的人包括我退下來以後,一點不動的時候,三,五年一過以後,我有時候坐在那兒心率都有90多,這就是出現問題了。為什麼?你不運動,加上你再喝酒,加上中共的假酒,加上混酒喝,就會誘發這種心梗心猝死。他們不僅現在喝,在當運動員的時候就喝。王超我不認識,原來山東隊也有一個叫王超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剛才路德念的這個人不知道。因為在深圳什麼,我不知道是不是,也不認識他,但是張恩華我從97年轉會大連萬達以後,一直他都在。他們很能喝,他們當運動員就是喝。而且現在我告訴你們,張恩華你以為他很早嗎?他算晚的,他已經48了,這裡面有個叫陶偉的大家知不知道,以前北京國安的,後來在央視擔任解說得獎,後來也跟呂麗萍有過一段婚姻,他可能不到45就去世了;而且我們班有個叫欒義軍的,從小一起長大,80年我們一塊進隊,大連的,一直在八一隊,他的愛人原先國家女子體操隊的,非常有名,叫黃群,他也是可能不到45,一下子喝完酒走了;還有一個馮志剛,那是當時喝沒事兒,他是有一次買東西在超市,他們說是搬一箱啤酒,一頭栽在地上,腦淤血,喝酒喝的。所以說張恩華不怎麼喝酒,什麼都戒了,那是胡說八道,他肯定在生日宴上,喝的酒不見得好,而且喝了混酒,可能在這之後他又出去喝了,要不在宴會上都沒怎麼喝,你回去了怎麼會一直到下午2點鐘就又都不行了?

所以這個中共的酒文化,從運動員這些他們所謂的給大家說出來的一些東西,不光是足球隊,籃球隊,羽毛球隊,乒乓球隊喝死喝多的比足球就只多不少,而且女孩子也喝。不說別的,她們羽毛球隊的打了兩屆奧運冠軍的顧俊,全世界最好的女子雙打,半斤白酒沒事兒,老出去喝,自己提著茅台過來請我喝,喝完了之後告訴我看是真的假的,完了往地上一踩,踩出個珠子來,“你看海東我請你喝的是真茅台吧”,我都告訴她你別傻了,你在超市買的什麼一千多塊,兩千多的都是假的。還傻呵呵以為共產黨能給你們喝真的嗎?茅台都是特供,什麼軍委特供,都是紅瓶子,明醬,有空軍的,海軍的,陸軍的,那酒都是獻給當代最可愛的人,給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當時八一軍委大樓給我都是一箱一箱的給,他們那兒喝過真的,那個紅色燒出來的瓷瓶子都真很漂亮。你想想他們這麼喝能不喝死嗎?這還不說喝成胖子的,像徐弘現在都200多斤了,更可笑的是他們發了個視頻,他端著酒杯在那說,這個遲老去世那天他們送完以後,大家在酒桌上又喝,說大家都注意身體啊,你看看大夥兒可能胖了,自己也樂了,說我也挺胖了,然後就說大家都還要注意身體。好,乾了啊;少喝酒,乾了。視頻出來,底下配上字,徐弘還提醒大家少喝酒,就跟看病人還提著兩條煙祝你早日康復。這都是中共的邏輯。但凡有點腦子的人,你們不是扯淡,你們端著酒杯讓別人少喝點,他們還認為他好心眼勸大家,你想一想在那種場合對他能少喝嗎?喝起來就喝飚了。張恩華喝多了都跳到人家車上,在大連,那天差點兒跳到我吉普車上。跳一半,別人說那車是海東的,然後他不跳了。他們喝多了經常這樣,酒後無德我告訴你,中央電視台的那個張宏民,在中國大飯店喝完酒,當時在鋼琴前面都尿了,就在大堂啊。當時最牛的新聞聯播一直播到他退休,當時跟趙紫陽出訪朝鮮的就是他,就是這種酒文化里面他們已經到了這種沒法控制的地步了,因為大家在這種社會環境裡,你不喝行嗎?

葉釗穎:喝酒這些就是一個勾兌的主要的這個場所。

路德:這被稱為央視國臉。

郝海東:對呀,中國大飯店。他不喝酒真的是個好人,他的父母親都是清華的大學教授,他母親好像還當過類似校長這樣的。雖然說央視裡性取向有點問題,但是他喜歡同性也沒啥關係,他曾經的媳婦張健都哭著找我們哭訴,因為懷了孕。

(路德:找你們哭訴?)

宏民畢竟不喜歡嘛。但是這麼喝酒就使人基本喪失基本的控制能力,在中共裡面,不喝性嗎?他們都是酒囊飯袋,不僅在你工作的時候需要勾兌,工作之外你也一樣,所謂“不喝不給面子”。我最恨當官的老勸別人喝,有一次去湖北,有一個市委書記也是我們一桌吃飯,他就叫旁邊的人非讓喝。唉,我說你就別了,你就是官大嘛,人家不喝你幹嘛讓人家喝?我自己喝願意是我自己的事,像我在家和小葉喝,我們願意啊,沒人強迫我喝,你憑什麼讓我喝,你不讓我喝我還喝呢,對吧,我願意啊。但是在中共這裡面已經全部都已經變了味了,他們拿酒,用酒桌文化來衡量一個人所謂忠不忠誠,聽不聽話,能不能被他使喚?最後身體喝壞,家庭喝完了,人也喝沒了。太多這樣的問題,你像高峰這麼好的天賦,就是因為喝酒30歲可能就早早的慢慢走下坡路了,我們隊當時有個叫王濤的,踢得最好最牛逼的,他18歲在八一隊打的主力,打的全運會,當時你想想謝德剛他們都還踢呢,那簡直是。最後也是酗酒,大王濤,個子沒那麼高,他是整個算是我們這一波里麵包括從65年到75年這10年當中最好的一個球員,就是讓酒給毀了。他當時進國家二隊,以嚴厲著稱的徐根寶對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第二天就要去尼赫魯打比賽了,今天他必須要去瀋陽看他女朋友,就要走。徐根寶不讓去不行,他就自己走了,回來一樣還得帶著他去打。他就是踢得好。但是職業化以後,慢慢他可能3~5年他就退了,但是他就這樣,他轉會到大連,他在大連踢,後來北京國安依舊是主力,就是因為我們從小這種積累的積澱打下的良好的基礎,使我們最後在這個運動生涯當中都保持得很長時間。

但是這個菸酒這個東西確實害了很多人,那高峰真是喝的就是把李章洙都喝傻了,第2天比賽頭一天晚上他還喝。是吧?他們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到後來的甲A主客場以後,就是比如說主場在大連,客隊來,這幫人就請在大連喝;大連去了客場上海,上海他又這個當主場,他又請你喝;所以里外裡他們都在喝,一星期恨不得喝5天,對吧?那最後哪有正常的保障?年輕三兩年可能還行,你三五年以後呢,一天的訓練質量下降一點點的話,後來慢慢的就下降越來越大。對吧,大黑張恩華這個就是比較典型的。你看著他好像很壯,看著他越來越胖,他們已經心臟負荷不了他這麼大的身體,以及還喝這麼多的酒。那最好的結果,可能就像今天出現這種情況。你們看見的只是張恩華,對吧,包括之前陸陸續續死了很多這樣的我們的隊友。就是講破了天,是中共這種文化使人最後。

我老說體制的事兒,他們老是有些五毛孫子這些腦殘們說,郝海東你們足球踢不贏,關體制什麼事?是吧?這幫孫子從來不知道,一個基礎一個體係對一個項目真正的保障和發展帶來的作用;老是個體沒有大用。英國托尼亞當斯那時喝成什麼樣,最後都不喝。托尼亞當斯,英國國家隊隊長,阿森納隊這輩子他只有一個俱樂部,隊長,他親口跟我說“年輕的時候我是這一條街酒吧全喝完了啊,完了第2天打比賽”,他後來不喝,到後來我們在西班牙見,在別的地方見,我們一塊就是當時都應該喝一杯,像我們紅酒什麼的,他都一點不喝了;他老婆家都是做威士忌,他都已經就說,我不喝就是戒了。所以這個人吶,在一個環境裡面慢慢的,最後如果還能明白,他就容易跳出來。在我們這個國度裡面,你當運動員的時候就喝,你想想你不當的時候你不更得喝;你又更求領導了。對吧?你越這樣最後走向惡性循環。就像張恩華,在深圳這一次我能理解,他終於可能有了一個平台,是吧,又是生日,一高興大家,他說的這個團隊什麼完了給他一祝賀,一高興感覺“哎呀,我終於可以有個平台可以做點事”。

你想想我們02衝進國家隊,全中國六七十年唯一的一次進世界杯,就是我們這一波,這一共這20多個人,現在死的死,進監獄的進監獄,對吧?就種櫻桃的種櫻桃,就很難有好的平台給他們。為什麼?這就是體制的惡,給所謂的外國人這麼多的錢,對吧,他們所謂的“別人的水平高”,他們所謂的規劃啦這個那個的,他們從來都不讓我們有體系。那麼多真正的這些從業人員,他們有好平台嗎?我都說了,我郝海東真的不需要你們給我一分一厘,我不需要在足協當主席,不在乎,我不用,對吧?我用郝海東三個字在全世界踢,但是你體係得建立好。離開了郝海東,中國足球裡面應該是李海東、王海東,大家這些足球人在做,而不是別人到完足協,跟我說這裡面怎麼沒踢足球的?你們的足協怎麼都不是踢足球的?對吧?現在有了三倆個,都是賭球的,被公安這個打假球被公安拿去審訊的,是吧,都是這種人在,你想想在這種體制裡面能有好嗎?能培養出好球員來,能有這些好的人成長嗎?那最後都是喝死了,都成酒囊飯袋了。對吧?本來讓自己有這種個性。

他們吹牛逼,有見到什麼市長,那都是真的,給我們所謂的這些生殺大權的人啊,叫你喝酒,他們有人敢說“你別喝,別讓他喝”?我他媽就這麼說他,他們有幾個人敢,對吧?因為他們沒有這個底氣了,所以他們只能陪著喝。當運動員時候是給球員大家留點面子,完了也是年輕不懂事,到後來慢慢就是所謂的給面子了嘛,而且自己有求於人了,所以你才去酒局,誰叫都去呀。就像徐弘老說在大連五大班子,最後統計局長也去:昨天去局裡了。我問什麼局的,統計局。我說徐弘你每次打球,多幾次奔跑,多幾次搶斷唄。這就是我們文化里面多麼的可悲啊。

路德(00:21:42)

這就是我們聊到張恩華,第1跟咱們郝董這個淵源都這麼多年;更重要的,就是剛才郝董說的太對了,就這種體系,就是你在球員的時候,做過世界杯,如果在海外,咱們說足球啊,足球就是歐洲厲害,美國不行,歐洲它是有體系的,青少年一系列的體系。你如果做足球,你不要靠喝酒,你可以活的好好的,但是在中共國,一堆人喝酒比你喝得好,那他就可以當領導比你厲害。你上過世界杯算啥啊?你不會喝酒,你肯定啥都不是,是不是?喝酒又成為了中共這個考量人、考量幹部的最重要一個環節。是不是?酒前怎麼樣?

郝海東(00:22:40)

拍馬屁,你得拍馬屁,你得去給他好處。當然了,這種送禮,一開始可能送的不多,他們要送,你一定要擺出來這種樣子:我能寫檢查,我是孫子,我跟你去看你;我過年過節每次弄個幾條煙,但是沒酒,我心裡有你。你看,共產黨這一套最操蛋,對吧?我郝海東從來不可能這麼做!我憑什麼成績?我進的球,我曾經的成績,我自己的這種整個的我的表達能力,我對事物的認知,我曾經跟過的這些教練員,我曾經在每一個世界的國家,我跟人家的交往接觸,以我自己的邏輯能力。我認為我隨隨便便在全中國足球行業當中前三名,那就應該是我。對吧?范志毅、高峰什麼這些人對吧?你不可能再去哦什麼這些高洪波、李鐵這些,什麼邵佳一,他們不可能。因為他們幹過什麼啊,對吧?我踢球我進球,我在有的都有,我18歲八一隊打主力的時候,你們在幹什麼呢?對吧,我大賽上一場進5個的時候,你們在幹什麼吶?我四屆世界杯一次沖進去,你們在幹什麼呢?對吧,我有這些東西,你跟我講你會踢足球,你吹牛逼。我們第1個走訓的,大連萬達大連實德;第一個國家隊外教施拉普納帶過我;第一個最後衝擊世界杯的教練米盧,五屆世界杯的教練帶過我;卡薩諾維奇可是貝爾格萊德紅星隊的主教練,對吧,當年70萬美金請的他大連萬達,對吧?這是吹牛逼的嗎?我就在,對吧?我拿300萬年薪的時候,90年代你們在幹嘛?你們見過錢嗎?我住別墅的時候,你們見過啥?我跟這些領導,你們在幹什麼?當時王健林是從95年親自帶著他的辦公室秘書王平,就來西安找我的時候,他還跟我談合同。你們在哪對吧?我九幾年一套王府花園別墅,就開始住別墅了,對吧?奔馳圓凳,對吧九幾年就買了,上百萬,你們這個在哪對吧?

但這時候你說我不行了,說你才行。這不胡扯蛋嗎?張恩華人非常好,他人沒什麼壞心眼,人很憨厚。也是這樣的人,最後在中共體制裡混不好。中共體制的惡就是這樣,你奸詐狡猾,馬雲是死,對吧?馬雲下半世也不得好。張恩華老實人,也不得好。最後一直就會成什麼呢?小人,會那麼這種低三下四像奴才,像高洪波,他可能能混成,而且他有把柄被共產黨拿住。你曾經被公安部要把你抓起來,對吧?打假球、行賄,幹這些東西。好了,把柄落在裡面,讓你幹什麼幹什麼。共產黨可以操縱你嘛。

我們這些人共產黨那什麼操縱呢?它拿什麼東西訛我?對吧,從來沒幹過這事,你們拿什麼操縱我呢?你們最多說我不聽話,最多就說我認識女孩子多。對吧,我他媽也沒強奸人。你們吹牛逼嗎!

路德(00:26:46)

對啊,剛才說的這個酒文化,你看這很可悲的,中國的足球搞不好。剛才說每次打比賽,主客場球員先吃頓飯,然後這邊的教練說,你想無論是誰哪個主教練,你不需要去搞訓練,把酒桌上搞好就行了:把對方的前鋒你講一下,這一次你看我們這邊差兩分,你能不能少進一兩個?對方的後衛:你們能不能讓一下?這就是最後的一系列的各種黑哨假球黑哨,所有的都是這個惡俗文化,這就是體制的一個問題。但這些所有的人參與其中,他們樂此不疲,就是到最後他其實又成為體系的一份子,他跑不開。張恩華肯定是,剛才郝董說了嘛,肯定是給他一個平台搞個俱樂部,是不是?那肯定是有人出錢,可能還有什麼相關的領導,深圳市什麼領導。因為搞足球隊肯定體育局的領導要出來,然後那肯定要表忠心,中共的文化:“你酒都不能給我喝,我還什麼別的事,我還能放心讓你去做?不可能”。你酒桌上你都喝,都不敢去頂雷,你別的事情,誰會相信你幫領導去頂雷?中共的這種邪惡,它在酒桌上就喝死。很多人存在僥倖心理,覺得這一次不會有問題的,上一次我喝多了都沒事,這一次喝了也不會有事。更重要的是整個體系它就是存在的這種假,個個不從實際。

你看納瓦羅踩自行車,70多歲,早上起來到晚上回去,天天都是研究數據。幾十歲的人了,天天干這事,是不是?咱們閆博士那種報告寫幾十頁往那一放,你中共國有幾個人寫的出來?幾十個人都寫不出來!個個都想喝酒。因為所有的官場的升遷,包括打奧運會,這方面最後都是靠酒桌上。葉女俠說一下。

郝海東(00:29:16)

你們羽毛球隊也得喝點,李永波私下沒事,也讓她們運動員喝。

葉釗穎(00:29:23)

哎呀,那個我們一喝酒了,就是當時在運動隊裡。那時候沒辦法啊,輸了,那個比如說我尤伯杯輸了。好,完了以後大家吃飯總結,然後第一個李永波叫我,說你不來敬我酒嗎?吃飯我從來不去,因為喝酒我不行啊,所以我從來都酒桌上我不說話,我也不出聲啊,因為我也我也怕要喝酒。完了,然後他就是各種語言就刺激你。他肯定得把我弄服了,其他的隊員好管呀,所以就各種話說:你不敬我酒嗎?你怎麼怎麼說得一套一套的,就是這種勸酒文化唄。我當時在運動隊,我怎麼辦啊,沒辦法,我也得拿著酒去敬他,就是這樣。

郝海東(00:30:26)

你說這幫孫子多可惡多可恨,你說他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我告訴你路德,一定像李永波這些人一定會下地獄,他的孩子一定會下地獄。因為他們乾了這些喪盡天良的事情,你威逼利誘這些人,去準備拿他們這一套來去控制人。他為什麼最後可以讓跟他睡覺的這個龔智超讓她去拿了冠軍?我還告訴你,他不是光跟這個,你以為他光跟龔智超嗎?他把人家弄懷孕了,那個小女孩最後回到那個杭州,也是羽毛球隊的,他都跟人家打電話“哎,我那個事,調查的時候你別說”。這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李永波,我在這兒告訴你,有一句話郝海東說錯了,你站出來跟我講,你放個屁。你這個孫子,你他媽的跟我在這吹牛逼。你那點破本事,你吹牛逼,胡搞,你以為你能一手遮天。扯蛋!中共的這種酒文化很操蛋。

葉釗穎(00:32:00)

你在這個環境裡面,你不想這樣子的時候,你沒辦法。他就用各種這種給你穿小鞋,擠兌你,你在這種環境裡很壓抑,很鬱悶,很難受。有的時候你沒辦法,有的時候你有很多人他就得妥協。我也不能保證場場贏。像我在國家隊,我是絕對實力,他們都贏不了我,但是你不是這樣子的時候,他就有權力這個公開賽不讓你,去那個比賽他不讓你去,那你說你幹了一輩子的這個當運動員,你這比賽也不能去,那比賽也不能去,你光每天在訓練,你又不能去外面掙獎金,你說你這是乾什麼呢?所以很多事情它都是一個循環一個鏈條,他就用這個把你鎖住,然後來進行他的所有的一些安排,一些那個所有的這個規劃,他的權力就這樣牢牢地把握在手上,就是這種生殺大權。

郝海東(00:33:14)

就是體制的惡,這就是體制惡。

路德(00:33:18)

中共研究這個PUA,大家知道PUA,網上應該都知道,從小就是,PUA就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控制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要剝奪自信。比如說你哪怕是世界冠軍,但是別的方面你沒自信,它就控制你了,你就要依靠它,你就得要找一個爹,叫做這個人巨嬰心裡,巨嬰心裡最重要的就是沒有自信,你哪怕是世界冠軍,但是酒桌上不行,你看你不如我吧,所以怎麼怎麼,然後甚至隊醫給你搞一下,你明明身體沒問題,它說你有問題,讓你打不了比賽,給你冷藏,這就是控制。這種控制太恐怖了最終。

葉釗穎(00:34:06)

对呀。路德你知道,那时候我不是94年吧,94年那一年比赛输得很多,基本上都没拿什么冠军,老是在第二、第三这儿徘徊,然后李永波这孙子就跟这些记者怎么说,就说我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就说我打中国的选手,我都能赢,打外国选手,我就赢不了,就是这孙子他就用这种东西,他就想把我给捏住,不让我自信。因为我不听他的,我正常训练,该练,我就练我的,就说教练几点训练,我就按照教练的那个,但是你像比如说他也弄个李永波牌,他的衣服什么的,去他那领他的衣服,全队就我不去领,他肯定生气啊,对不对?所以他就利用这种东西来打压我,他得把我弄得服服帖帖,我得去跟他勾兑,求他才行,所以我就不这样子的时候,他就是利用媒体,利用这些东西他来打你,破坏你的自信心,让你没有这种意志来跟他对抗。

郝海东(00:35:34)

中共的这些东西,我是内战外行,外战内行。因为我当时在甲A的时候,在八一队进球不多,那个完了但是一到国家队又老是进球,他就说我是内战外行,外战内行。反正这帮孙子总得挑你点毛病,你速度快,射门好吧,我个不高,我头球也好,我进的很多球都是头球,但是你跑不动,体力不行。体力不行是跟马拉松运动员比,对吧,你非得他妈的让我跟马拉松运动员比,非得跟后腰比,你不跟前锋比。那帮孙子就是操蛋至极,中共的恶就在这儿。人嘛,就是两个,一个就是把你兜里的钱拿出来是最难的;再一个,我的想法你同意,把我的思想灌输到你的思想里;中共就是这样来控制人的思想。所谓它怎么控制你,它利用各种办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自信心思想的控制,让你没有自信。它用这些办法,让你所谓的你得找个爹,找个依靠,找个组织。你强大的个体,他们都害怕。它没想到我强大的个体,我就不听你这个,我凭我自己,我不听组织,我听你啥组织。你组织多了,我们二十多个人,你都弄成前锋得了呗,你别让我打呀。你禁赛我一年对吧?牛逼,你不让我去国家队。他们都是,国家队不要我,没用啊。人家老外来一看,你们这世界杯这个人,阿里汗说怎么他不来啊?他们说他不好管理,他跑不动。阿里汗说什么叫不好管理,阿里说我又没看见他,那我不用他跑,他上三十分钟就行了,进一个就OK了吗?他跑什么呀全场。完了在太平四季,亲自找人来见我,我们俩单独谈,完了最后我回国家队。那时候都03年我都33了,第1期的集训什么都没有我。那你人家老外开玩笑,你行,人家这两只眼睛TMD看完了我世界杯那三场球,他说这个10号你们怎么没让他来集训,那荷兰国家最牛逼的戴维斯那届的后腰,到现在为止还是国际足联评选最佳远射进的这个人就是阿里汗的国家队2004年亚洲杯第二的那个主教练,荷兰人。这些你中共你拿得去吗?郝海东所有这些跟着外教,你拿得去吗?我们打的比赛你拿得去吗?我们2000年就在西班牙马尔维亚集训,赢这个丹麦第三名,3:0,我进一个,当时的队长汉斯,就是我97年跟我们在大连万达一块,我的队友金斯汉斯,他到了丹麦也是丹麦这个第3名的队长。第一场,和我们0:0,我们都没踢。他们一看,这么好玩的,我们再来一场,OK,第二场到我们集训的地方,3:0,你拿得去吗?你共产党没有用啊,我都快禁赛一年了,1999年一年你不让我比赛,全年禁赛。我三十岁出来,我依旧主力。你可以不让我进国家队,米卢可以不要我,你们可以让米卢不要我吗?米卢谁都不要,大连就要我呀,我联赛禁赛,亚洲杯不让我踢2000年,米卢跟他们急了,说你国内联赛禁赛,国家队我调他,你干啥不让他来?孙继海还说你给南头打个电话,承认个错误,就回队了。我说放屁,我说你告诉他找不到我,没看见我。

还承认错误,写检查,吹牛逼。这是共产党最大的恶。这帮孙子就是从老毛子开始,他就是所谓的琢磨人,厚黑学,与人斗,他能琢磨点心理,把你的自尊给打完,他们所谓的这些运动让你写检查,都是为了让你俯首帖耳,奴才,最后不是因为什么他们所谓的什么好管理呀什么,我对你不错,为了你好呀。去TMD,他们别吹牛逼了,胡说八道。他们酒文化都是一样的,包括这个路德前两天一直在讲三亚海军,南部战区,我再告诉你,唯一的一个海军当了司令就是南部战区,没错吧,他就是袁誉柏,他就是曾经的他们的,他是北海舰队核潜艇基地的,在沙子口,他当时还是核潜艇基地的参谋长,经常来我家,去我爸爸那儿,就是到我家吃饭。知道吗?袁誉柏,他们的政委什么的跟我说他们要买官卖官什么的,所谓的都找我。我告诉你们中共的这些全是假的,我亲自经历,吹牛逼全是假的。

路德(00:41:25)

买官卖官都找你!袁誉柏最后做到什么?哪个袁?

郝海东(00:41:28)

现在是南部军区的司令,南部战区,就是只管三亚的这些什么核潜艇基地啊什么的,因为他是从青岛核潜艇基地北海舰队最后慢慢提上来的。

路德:袁誉柏。

郝海东:他是唯一一个海军当战区司令的唯一一个,这个袁誉柏。

路德:袁誉柏,海军上将,天天到您家来买官卖官,找您。

郝海东(00:42:02)

沒有,沒有。不是他。他經常到我爸爸那兒去聊天吃飯什麼的。我們都很熟。當時還是一個師長,他基地的政委都要買官,都要來找我,那時候還是基地的政委,比他官大。他當時有時候來我們家吃飯,有時候我去他們核潛艇基地吃飯,他請我吃飯啊,一塊兒,都好著呢。核潛艇基地的吃飯的地方漂亮得很。那當時有一個什麼和尚,日本的來吧,就是從沙子口核潛艇基地上的岸,完了在那地方登陸的,在青島,沙子口。那個是中國真正對美國唯一威懾的,其它都是扯淡,唯一威懾的核潛艇,沙子口的核潛艇基地是可以,十幾年前他們告訴我,對美國最大的威脅,有一年就一直開到了離美國本土的地方,一直都沒發現,而且他說這時候從核潛艇導彈起來來不及攔截,會炸到美國本土,但是他說我們的潛艇也就完蛋,馬上鎖死,給你炸死。他說如果要是真正這個到了那兒,要是放出去的話,那我們也是一樣死,但是這是對美國最大的威懾,就是這個。當時那個包括青島沙子口核潛艇基地那裡面的島啊,山啊也都是空的,核潛艇可以進去啊,這些都是極度的機密,是沙子口核潛艇基地。我經常也去吃飯什麼的,包括跟這個袁譽柏什麼來我父親那吃飯啊,什麼包括我去他們的基地什麼的,都熟得很。所以這些他們都是能喝很能喝。

路德(00:44:20)

上面寫了嘛,那個時候只是這個潛艇基地的參謀長,2003年海軍潛艇第一基地參謀長,07年基地司令員,10年北海艦隊參謀長,現在是南部戰區的司令,海軍上將。安紅,分享一下,你聽完啥感覺啊。

安紅(00:44:45)

感觸太多了。我先說第一條,第一我要感謝那位牆內的戰友,就是所謂孤證不孤,加上,正好是剛才郝董說出來這句話就是說,剛才他說的這一段就說曾經有潛艇潛出去。這位戰友在跟我溝通的時候,他曾經說過說郝董一定知道這件事情,也一定知道這個人。我剛才心裡真的是會心的一笑,那很感年有這麼一個戰友,他說郝董一定知道這件事情,也一定知道這條潛艇,就是關於北海艦隊曾經潛出去這條潛艇沒被發現。當時,他說那個你就知道就好了啊,那個他說你相信我。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讓郝董說,但是一定要有一個特別好的話題,結果沒想到今天這個酒話題,恰恰把這一段給說了,我真的是會心一笑啊,再一次感謝這位戰友,也感謝郝董。

第2個呢,這個浸淫在這個文化里呢,我想我這個最有資格說話,我破記錄喝酒是喝兩斤白酒,56度以上,然後喝16瓶啤酒。我沒記錯呢,是從中午喝到晚上。就是普通的飯館子,我就說一定要有洗手間,喝酒吃飯的地方要有洗手間,因為我喝酒走腎。我們那時候呢,在期貨市場做呢,就是壓力特別大,10點開盤下午3點收盤,然後賠錢賺錢壓力特別大,那公司裡面呢有一些競爭,後來最終呢是出了一些事情,然後涓釋前嫌,各個營業部最後坐在一起吃飯,然後就是從中午開始吃。從小地方吃,比如說哪裡10多年後的一條街哈,我們都給他吃遍。或者哪開了一個什麼新店,那你就跟那個剛才郝董說的似的,整個一條街我們就12345就一直去吃;然後另外一條街開了,任何北京有新的館子的時候,我們都去吃去喝。那最後一次喝酒應該是去山西陽泉出公差,這個我忘了什麼情景啊,去晚了,酒文化很害人,他說你來晚了哈,你這秘書什麼的,然後那個呵現在就咱們國內常見的那種已經洗好的一個套杯,那個杯子有多大我不知道,什麼都不說,先上去幹三杯。就是那種高杯子,沒有不是一個滿的茶杯,我都不知道幾兩,那至少應該三兩都有了吧,三兩多都有。先乾三杯再說話,然後再該干嘛幹嘛。那一次就是特別,而且我覺得這個體制不適合,就是說我覺得我已經變了,變了味道了,然後呢,後來再加上剛去完山西再去山東,從山東回來呢,因為山東是早中晚都要喝,早上起來就給你個饅頭,你就吃一下,說讓你墊一墊,然後早上開始喝,然後中午接著喝,晚上接著喝談項目。結果我回北京舌頭都是直的,說話都嚕嚕的。我那次就覺得壞菜了,我說我大學畢業學這個,怎麼跑這來幹這個了?算了吧,那最後能走就走了吧。

那麼這個文化就像剛才郝董說的,它一方面要求你呢,幫人家去擋酒,說工作需要,另外一方面你真正有事情的時候,那一腳把你踢飛了。我就真的要感念,我可能有一個比較強大的肝啊,我這肝比較不錯,然後喝酒象喝水似的。我也曾經有過像剛才郝董說的是,就是拎著酒瓶子直接,不是拿著杯子挨著幹,是左手一個杯子,右手拎了一整瓶,然後一進比如說我們那開中層幹部會上到年底的時候,三桌還是五桌,就是在打嘛,就是一桌10個人,你就一個人,五桌下來50杯喝完,沒有地方讓你吐,肯定都是真喝,我這性格絕對是真喝。那喝上一半那邊全傻掉,你知道嗎?真沒想到說咱們單位有這麼一個人,太可怕了。你回北京去問去,對吧?在熱電廠很有名的。還有一次最有意思就是說,郝董說了全是假酒,真的沒什麼真酒。我們家其實有點好酒啊,從小跟我爸一塊喝嘛,那個酒我拿起杯子一聞,我就知道是假的。然後我就跟他說,我說咱們先喝先吃菜哈,酒少喝點,差不多的時候跟他要他賠錢。幹過這種壞事!後來我們那個我們後勤管那個總務後勤的,就跟他說是假酒。他們說“誰說的,怎麼可能呢?”然後他們說“來”,就把我“安子過去”,我就過去了。我把那些錢當給他一倒,我告訴說我告訴你,我這酒以前我喝過,他應該什麼什麼味道的,曲酒跟這個醬香型的應該是什麼區別,這個酒是好酒倒過來的時候它不會有那麼多泡泡,它很綿密很細緻,我12345給他說了好幾條,那哥們那個經理沒說話,最後就是我不知道是給我免了飯錢還是給我免了酒錢。臨出門我們單位的頭他還給了我兩條煙,說感謝。這就是喝酒的文化。

那麼再說兩條啊,曾經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是親眼看見他的處長直接喝死在他眼前。他戒菸戒酒戒了好多年都戒不掉。當時他這個處長,他是副處長,他看他的處長就直接死在他的面前,出溜到桌子底下,就再也沒起來。當天就見效了,戒了那麼多年沒戒掉。還有就是家父。家父曾經去內蒙破案,一路上就是緘口不語,就是一直說把案子破完就直接回部裡,不干點其他事。但內蒙也有一種酒的文化,他敬酒你不能開口,你只要開口說喝那就一直喝下去。那我父親也是喝到桌子底下。我自己覺得,這種文化里本身其實是一種專制和強迫。那麼更鮮明的對比,到了澳大利亞之後,這個地方沒人沒人逼你,你說喝你就喝,你不喝就不喝,然後你想喝什麼喝什麼,紅酒啊,白葡萄酒啊,什麼都可以。很少聽說有人喝ALCOHOL,真正的白酒,那個叫喝酒精。我經常跟我們同事和我說我要喝ALCOHOL,把他們嚇一跳。那展示一下,我真挺能喝。他們也會說呀,真是了不得。

所以就說在海外的生活跟國內生活對比,你就會從這一方面你就會感到特別的鮮明,就是說他尊重、他讓你有自由。那我想想張恩華畢竟在那個平台48歲奔50,真的不容易,他能有一個平台能展示他自己一下,那我想可能對這個年齡的人生來說,他一定覺得心滿意足,值得好好慶賀一下。那至於這個不幸發生在第2天,很遺憾。

第三呢,從這個談出去,我記得國內有個酒叫習酒,習上位之後這個習酒一下子變得特別火。為了拍馬屁阿,重新包裝啊,如何如何能到處送。真正送的是什麼呢?送的並不是那個酒,送的是那種阿諛奉承的文化。所以只要我們還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度裡,有專制、有獨裁、有不能言語的自由、有根本就無法主宰自己命運的這個的話,每一個人都只是肉醬而已,只不過是早一天被碾成肉醬,還是晚一天被碾成肉醬。所以非常有感觸,謝謝。

路德(00:51:35)

墨博士也分享一下。

墨博士(00:51:38)

嗯,說到喝酒這個我也是比較痛苦的,只是我剛才安紅女士分享這個,我可能多說一點。也就是安紅女士可能很久沒有回國了。按我現在對國內釀酒行業,應該不叫釀酒行業,酒的製作行業的了解,現在中國的白酒的所有的特色基本是靠化工添加,添加劑是完全可以替代的,就是說,包括你的酒花、掛杯度、香型、果型、苦楚,這些所有的口味,全部可以用化工代替,也就是說成本非常非常的低,包括茅台。這個在化工業上已經不是秘密了。大家去淘寶和工業酒精也完全可以。就是說,你只要拿到一個配方,你只要一個有工業酒精,醫用酒精,你就可以做出跟茅台,這種可以查的;還有叫什麼別人兌不出來的,各種香型全部可以做成,一個小工廠都可以,中共的白酒其實已經假貨工業化,所以百分之九十幾現在百分之九十幾不特供的,你基本上全是假酒。

哦,還有一點就是說這個特供酒我知道一點,就是我知道中國海軍出海的時候它的船上必然會帶特供酒,兩件事情一個是自己喝,第二是跟其他海軍或者其他人勾兌的時候,這個酒是有用途的。大家知道嗎?很多國外海軍為什麼,很多國外海軍知道跟中共海軍一吃飯一定會有白酒,這就是皮特打雜客那種科學家也會喝白酒的原因之一。很多年以前,我回國參加過幾次會議,一次在清華,基本上三天的會議跟清華的一些教授們基本上天天喝醉。你知道嗎?每天是白酒不斷。有一次參加會議,因為主持的是我一個老師一個院士,當時他走的時候,那三天,基本上那個酒店應該是包下來的,基本上酒店的餐廳裡面基石張桌子白酒放在那裡,就是大家所有參會的,不管是國外的教授和國內的孩子,就是敞開了喝,你知道嗎?這個就是學術界都是這樣腐敗的,而且是當地最好的那個白酒廠子給的特供酒,這樣子喝的。所以說我對白酒文化其實是一點都不喜歡,因為我從那個白酒,就是參加過幾次以後,特別是從小看到,中國的白酒其實沒有什麼問題,問題是中國的喝酒和酒令的文化,極具這種等級和統治色彩。你知道嗎?什麼人喝酒、喝幾杯、按什麼順序喝,都是非常有講究,說白了一點,就是路德先生說的,用酒把你的人的這個三六九等就分開了。酒桌上拼酒量,把你什麼最好的前鋒喝到最後一杯,對吧,把你有材料的人喝趴下了。

所有的人在酒桌上都要遵從酒桌文化,不管你在行業中牛不牛,喝倒了說明至少說明一件事情,你在我面前還低頭了,這個在官場是這樣。就你能上桌,首先是你願意向人家示弱;第二你要能在領導面前喝倒了,哦,領導說這個人可信賴;這是中國的一個最惡劣的文化。就是那時候看到很多跟我同年年輕人,已跟領導喝酒後給高層次的人喝酒能喝倒,擋酒為榮,是為什麼?說白了就是,你能不能進到圈子裡。這真的是害了很多人,讓很多年輕人跟我年齡差不多還沒有到退休,中共很多人沒有到退休,三高然後喝進醫院的,太多了,特別是中國的北方。可是後來在南方我發現好像現在情況也不差,也就是說中共這邊這種酒文化已經全國通行,不僅僅是官場,還有各個行業都是這樣。

所以說我覺得這個是最噁心的一點,就是用酒文化代替了各個行業的真實的文化。對吧,踢球的不是以踢球為主,做學術的不是以做學術的為主,那個做生意的不是以生意為主,全是拿酒量說,所以說中共國的這種做法,一帶一路到了國外的學術界了。知道吧?白酒一樣可以把國外教授喝到桌子底下,喝到檔下面,喝到中共的胯下面。也是這樣,就是白酒文化已經被中共玩得非常非常的爛了,而且這裡面,現在不光要你的命,還有你的未來都要拿走。好的路德。

路德(00:56:17)

中共酒桌文化最後再說一下:能喝八兩喝一斤,這樣的同志黨放心。能喝一斤喝8兩,這樣同志不能入黨;能喝啤酒喝白酒,這樣的同志可以長期培養;能喝白酒卻喝啤酒,這樣的同志要經常觀察。很多段子。

我們接下來看這個,你看中共大力宣傳習近平三輪摩托、草帽、毛巾。這裡頭跟咱們今天講的絕對有關係。這裡頭幾點:第一,我們昨天說了,什麼百年百句金句裡頭,習沒啥東西,啥東西都沒有,純粹就是什麼擼起袖子加油幹這種屬於口水話。要政績就沒政績,要路線沒路線,要政策沒政策,要方針沒方針。這麼多黨內所有的一看,挑的一般,雖然他是30句,沒啥東西。是不是?這是第一。第二點,咱郝董念新中國聯盟宣言,剛才所有東西,網易版,至少英雄,兩個字就是國家英雄,世界杯進過,這啥都見過,是有歷史見證的。咱習神雖然說他號稱200斤十里山路不換肩,沒人見證,就嘴巴上說出;現在國際都興見證,是不是?你沒見證,然後你說讀了這麼多書,也沒法見證,就是純粹嘴巴上說。第三點,然後再說一點,這個宣傳三輪摩托,就是老說半條被子已經說爛了,現在開始不是半條被子了,是什麼三輪摩托、草帽、毛巾。看他們怎麼宣傳的,特別有意思。說這個習在這個1969年,說不滿16歲的習近平主動申請到陝北農村插隊,來到了延川縣文安驛公社梁家河大隊,在這裡說這個雖然很異常艱苦,也鍛煉了習,然後呢,他帶領鄉親們修築堤壩,駐淤堤壩,組織鄉里鐵匠,成立鐵業社,還修建陝北第一口沼氣池,解決了村民做飯照明問題。然後呢,北京市當時獎給習近平一輛三輪摩托車,他卻沒法把摩托車換成,沒法把摩托車換成農業工具給村民,是你看這句話宣傳部語病嗎?他卻沒法把摩托車換成農民工具給村民使用,這句話啥意思?他就是自己沒用,應該是摩托車卻把它換成了農用工具給村民使用。這個大紅色的你看著,首先,你這麼大的錯的一個病句,習趕緊回去把這個人給那個了,然後再換個什麼呢,他就換了一台,我看看這裡寫的,這個在延安說換了一輛東方紅52馬力的手扶拖拉機,一台磨面機,一台揚場機,一台碾米機和一個潛水泵,就摩托車自己沒用,三輪摩托把它換成了這些東西。要大力宣傳,就感覺如果要說咱們郝董的話,那啥東西太多了,一本書都寫不完。這習總當時可能說我當時沒捐半條被子這咋辦,那就趕緊編三輪摩託的故事,就是習神啥都不要,把自己的東西給了老百

更重要的是第一习没啥东西可宣传,就是过往所有的东西找不到料出来,没有丰功伟绩,没法宣传,第二,这方面,就这个三轮摩托这一个事,就是忽悠14亿老百姓你看习主席有个三轮摩托车自己都不要用,就跟那个半条被子一样,当时三轮摩托车多值钱啊,都给你们群众用老百姓用。就是我们党一贯以来以前是半条被子我们都给你,现在习有一个三轮摩托车都不要了,都分给老百姓用,郝董你怎么看?

郝海东(01:01:44)

大家知道有一幅油畫很有名,就是共產黨宣傳什麼毛澤東去安源。一是他們弄虛作假,這是劉少奇去的啊,大家去問共產黨的人,不可能是毛澤東去安源,你問問黨內,問問所有的人,當時是劉少奇在那個地方,是劉少奇去了安源,但是到後來就是共產黨他們不要臉,劉源應該去找找寫黨史的人,這是你父親劉少奇去安源,不是毛澤東啊。再一個就是為什麼習近平實在沒什麼說,結果弄出來什麼三輪摩托車,你說這個薄熙他最後的過往,他在大連的過往,比如說他在金石灘,星海廣場啊,大連的國際服裝節呀,最後把大連足球弄成全國最好啊,是吧?雖然當時進球俞正聲跟他說,哎呀你可別這麼牛啦,你們進球的不還是我們青島人嘛。但是你可以知道真正的有能力的人,他們在一方主政的時候曾經做過的事情,他還是有一些政績的,人家都能拿得出手,可以講,對吧?我曾經哪年哪月進過什麼球?打過什麼比賽?得過什麼獎?我曾經得過最佳運動員,最佳射手。人家薄熙來曾經一方主政的時候做過什麼什麼12345,在重慶我曾經給老百姓有一些房屋的政策,綠化的政策,包括這個交巡警幾分鐘就可以到達現場的成績,人家最起碼有東西可以說,落在紙上。你曾經比賽完,或輸或贏或平,誰上場多少分鐘是有記載的嘛,對吧?你不能光拿嘴說,我從小倒賣菸衣服,不能最後拿出來在黨史上,在這個黨建上亂講,共產黨幾百年了以後,當然他們不可能有了,70年以後,100年以後,說習近平曾經說過的貢獻就是擼起袖子加油幹。這你最後說不過去呀。你說最後我們國家的領導人曾經乾過把三輪摩托換成了幾個東西拿來給誰誰用了,這不扯淡嗎?這有點真的就是厲害了我的國了。你能說毛澤東是換了幾條煙給用鴉片給老百姓蓋了幾個窯洞嗎?沒有吧,他最起碼指揮三大戰役,遼沈,平津,淮海打贏了,是吧?人家會說毛澤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三大戰役,沒錯吧,這你得承認人家,曾經把王明路線給糾正了,使我們黨,雖然我們血戰湘江死了這麼多人,但是我們黨最後度過難關。它得有歷史記錄啊,10年浩劫文化大革命是他的歷史錯誤,你也不能把它粉飾了呀,把10年浩劫說成了探索中的前進,你胡說八道嘛,

你在福建,你在浙江,你在上海的,你都做了什麼呢?你給老百姓換了一些東西也算一點,你也出來一點能在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你不能就是擼起袖子加油幹,這就有點太LOW了吧。我是感覺到共產黨走到今天就是他們體制的惡,最後就是劣幣驅逐良幣,一定是有本事的人最後都沒弄掉。那不管怎麼說薄熙來還一表人才,出口成章,英語沒有問題,雖然把大連理工學院的校長給幹掉,把夏得仁給提起來,別人還是有點真本事的,你習近平也算清華的學長嗎,這不扯嗎,你就是工農兵學員,都不如小葉呢,小葉還真有學號呢,真是清華校友。雖然我小學三年級就沒同學了,但是我不會像你一樣吹牛逼說看書很多,哪有啥用?我曾經在大連買過五六萬的書,那能代表什麼呢?不能代表什麼,看書嘛是人的一個習慣,那太正常了,但是有些東西一定會讓你思想上有所觸動。但是我想當黨內把習近平這些最後三輪摩托換成什麼東西都當成了一種他們所謂的豐功偉績,來讓他們的紅色江山世代傳出這個東西來的時候,我相信他們完蛋了。人家鄧小平改革開放啊,雖然它是經濟體制改革對吧,政治體制不改革,但是人家真正說出來了,否定了你兩個凡是,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不是說毛澤東的話一句頂一萬句;歷史會給一個好的評價的。你沒有這一切的時候,歷史,時間和老百姓口碑這個東西永遠拿槍拿獨裁拿專制改變不了,人心裡總是有桿秤。好的路德。

路德(01:09:17)

本來像西方的這種文明國家,不管誰做總統民選上去,哪怕他之前像川普總統破產幾次都沒問題,老百姓投票他就可以那個,但中共這個體制你上去你必須得是偉人,你生下來的時候一定天有異象,是不是?幹啥都是神奇,神奇的伴著你一輩子走到最後,之所以他能到這個位置都是上天,又是天子這個概念,所以他就要編故事。但是就算編故事你得要有故事能編,是不是?你不可能像北朝鮮說這個金日成一個石頭當時一甩,美國一輛F14就掉到地上了。可見就是在毛的那個時候編故事好編,老百姓好忽悠,現在互聯網時代不好忽悠了,不好忽悠的結局只能拿這種三輪摩托,一箱書,一箱書是啥意思呢?就說沒啥可宣傳的,只有說當時他就一箱書裡頭只有一本新華字典,這個新華字典說一天學一個字,記一個字的多種含義,然後一點一點積累知識。就是沒啥可宣傳的了只能宣傳這玩意,但是首先第一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宣傳?沒必要。是不是,說白了美國總統過去怎麼滴,只要他現在能給老百姓所有的人維護普世價值,自由人權平等,大家就選他,你過去再怎麼滴,哪怕是個騙子,川普總統不經常被別人說是騙子,什麼破產,什麼不守信用,沒問題,照樣,是不是,不問過去這是第一。中共就喜歡問過去,這就是什麼?紅色血脈紅色基因,這就叫過去。而你過去是走資派,或者資本主義的黑色的當權派,你就不能。所以這是中共邪惡的一個最重要的方面,現在沒什麼可宣傳了,只能拿這些東西宣傳。

更重要的就是可見黨內他也都無法服眾,剛才郝董說的太對了,黨內有多少人不比你這個三輪摩托、草帽、毛巾厲害的多?你不就是靠喝酒上去的嗎?應該真正宣傳的是別人是能喝八兩喝一斤,他至少是能喝八兩喝兩斤,所以你看我就走到現在,他的上去一定是跟這個體系跟這個中共的酒桌文化離不開的。很能喝,據說,我聽說的惡,習是每天必喝,所以這個宣傳沒意義。這個葉女俠你怎麼看?

葉釗穎(01:12:28)

哈哈哈,我覺得比安紅能喝才行,要比喝酒,打賭我肯定安紅贏。看前幾天還有很多有什麼紅色音樂會,紅色旅遊,就現在都開始搞這一套了,就像我們看北朝鮮唱歌跳舞就想笑,其實咱們改革開放現在這麼多年了,咱們自己跳你看看其實也是跟北朝鮮是一樣的,也是那一套,只不過是說比北朝鮮稍微好一點,大家能走出去還能出國,但是其實根源上還是跟北朝鮮一樣沒啥區別。

郝海東(01:13:43)

根本就說原先還算是黨的天下,現在快成了北朝鮮了,家天下,就剩習近平跟他弟弟習遠平這兩人乾了唄,像這種概念,而且他講白了就學人家薄熙來唱紅歌嘛,人家薄熙來恨不得10多年前都乾過了,弄出來將軍歌唱團,你習近平能弄起來嗎,那些被你都氣死了,人家都不去,應該這種概念了。你想想當年薄熙來唱紅打黑唱紅歌,不就是現在嗎,你現在沒辦法了就擼起袖子加油幹。加油幹,你幹不出東西來,能自己天天拿著鋤頭天天在地裡刨,擼起袖子加油幹,加油幹幹什麼呢?無非是拾人牙慧,接著又弄唱紅歌這一套,但也沒人家的水平啊。你也弄一個將軍團出來?!裡面太多了,就是全都是這些老將軍的後代就是紅二代,但是他們已經是將軍,類似劉源這些上將中將少將,這個很多,軍委的,包括警衛局的呀,這些都是開國的一些將軍的子女都在。但是他們確實中共沒啥好,再吹著給他,最後你說福建那邊,他不能把賴昌星弄出來吧?說廈門遠華是他的功績,對吧?走私油比這個咱們外面賣的油還便宜,是吧?當時老賴就是組織足球隊了,把遲尚斌叫過去了,當時在那個紅樓所謂的,炒菜,自己做菜。自己還做一個MV,自己在守門,可逗了。

路德(01:16:15)

賴昌星當時還給你們炒菜啊?

郝海東(01:16:16)

對啊。他這個人很有意思,很逗的,真的沒那麼壞。完了自己給自己拍MV,自己當守門員,完了弄足球隊。包括外面傳什麼給楊鈺瑩的那個保時捷跑車,那個根本不是,那個是賣給我們大連隊的隊員趙林的。趙林轉會過去了,在大連踢個中衛有時候踢不上,遲尚斌就把他帶到廈門遠華踢了一年。當時他去,應該是50多萬60多万賣給趙林,後來也被收了。他媽的這不是給我的,不是走私的,是我買的呀!也被收走了,天天在電視上放,說賴昌星侄子,賴昌星送給楊鈺瑩的跑車。胡說八道。就說中共這種邪惡和假簡直都多說假到根了。

安紅(01:17:27)

那個年代,有這麼一首歌唱的,生產隊裡養了一群雞,大公雞和大母雞。這第一段;第二段,生產隊裡養了一群機,拖拉機和脫粒機。它一個三輪摩托能換5大件,我都覺得嚴重表示懷疑,好好去查一下當時的價格哈,不一定哈。所以說69年還有這個故事呢,那72、73年他都抵不上的話,你就可想而知中共造假造到了什麼地步。

第二呢每次聽郝董說這些真的是笑死,眼淚都笑出來。為什麼?那它太假了,我記得有一個視頻,也是他接受這個不知道是CCTV還是福建當地台一個採訪,他要比他說那個“200斤不換肩,走十里山路”那個稍微年輕一些,看著白白淨淨的,他說實話,說什麼呢?他插隊那會,他也跟農民一樣,跟那個隊員一樣扛著鋤頭上山,但他什麼也不干:“什麼也不干,我根本就乾不動,我就把鋤頭往那一扔,在山上躺著睡覺,他們在那乾我不干”。那也是一個CCTV對他的採訪,我記得當時看了一個視頻,是把兩個視頻上下放在一起,那他自己一會說自己這個十里山路不換肩,扛著200斤麥子可以走哈,一會說實話他根本就不干活,那個隊裡都照顧他,知道他是習仲勳的兒子,都照顧他不讓他幹活。但是這個讀書,讀書多了,咱甭說別的,就跟咱們葉姐比比,可能都比不過了,就遑論和這個郝董再去比了。那真正還有一個讀書多的呢,現在在做視頻呢,在做直播呢,文貴先生。那倒是沒文憑,可是誰能像他滔滔不絕的對著鏡頭呱唧呱唧呱唧,那個幾乎沒有什麼重複,這個整個邏輯清晰,思維條理,然後這個有故事、有情節、有感觸,人生體悟全部都放在裡面。而且他的話裡面有的人聽得懂,有的聽不懂,有的話是跟這幫人說的話,是跟那幫人說,真正我們的文貴先生。所以不在於那個空泛的那張文憑,在於這個體制把所有良善的人通通絞殺殆盡。而且這種謠言還能造出來,只是為了裝飾一下,我也認為跟郝董一樣,真的中共離完蛋差不多了,快到了。

路德(01:19:35)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1:19:36)

首先我覺得太搞笑了,我感覺這個黨報這個人是最近拍習拍的有點過分,就是拍過激了。首先一個問題就是說,我查了一下習,包括習近平所有他說的這個,他還不如金正恩,金正恩會騎馬會開車,習的照片是騎腳踏車,也即是說習不會騎三輪摩托車。大家知道嗎?不會騎摩託所以只得賣掉,搞不好他拖拉機也不會開。只能換點東西了,這個摩托車不會開所以賣掉。所以這習近平騎自行車絕對是暗黑,半舊的28自行車是79年,他69年把摩托車賣了,七九年換了個破自行車天天騎著,說白了,對吧?你自己告訴我們習不會開,除了自行車,其它交通工具都不會開,拖拉機不會開,摩托車也不會開。這是你們黨自己說的,大家看清楚哦。

還有一店說習背字典。大家知道習在最近最近錯別字非常非常的多,你居然告訴我,十幾年前他把新華字典就已經讀通了,你是在罵習還是在捧習?對吧?我覺得這個中共黨報絕對是給習打臉的。我覺得習要是看到這個,我把寫這個報告人先抓起來,雙規完,全家滿門抄斬,把自己的老底全揭開了,你知道嗎?這裡面簡直是罵人沒有區別。我看過這個,就是特別是我跟很多國外的人就交流,和新加坡很多人聊天就說人家至少金正恩出來說點東西,人家還真騎馬,真坐在車裡還真開,你知道嗎?你把習這個東西那還不如金正恩,你知道嗎?這個讓人感覺就是說白了,唉,真的是我覺得,習估計看了真聽聽我們節目要氣死了。好的路德。

路德(01:21:39)

墨博士說得太對了,這個特別是剛才那一句話,剛才那句話,說什麼,然後他卻沒法把摩托車換成農用工具,這句話,就這麼重要的這種宣傳稿,居然能寫這麼大一個錯字。剛才說的也對,一個摩托車能換一個手扶拖拉機,摩托車比拖拉機還那個,一台磨面機,一台揚場機,一台碾米機,一個潛水泵。一個摩托車可以換這麼多東西,這有點假。是不是?沒啥宣傳的,就宣傳水平在他這裡有點暗黑,基本鑑定完畢就是暗黑。

這個最後郝董總結分享一下,再補充一下。

郝海東(01:22:35)

就是感覺到就是共產黨這種虛假,假醜惡到了極致,北大校長,這不是我講的,中國的電視上念“鴻告之志”,他不念“鴻鵠”。我小學三年級就知道念“鴻鵠”不念“鴻告”,北大校長念的,不是我郝海東念的。共產黨的水平有多LOW,你們就知道。當然我們講一下,人他有了思想,有了智慧,他應該的生活方式,你就會在它的過程當中,就像米盧說的一句話,你們誰去過世界杯?就這一句話,如果有人能懂,他就會上一個高度。很多的運動員、很多的人,他不會去考慮別人講一句話在裡面,背後包含了無數的含義。咱們今天說張恩華的去世,他所謂的憨厚,所謂的他的忠厚,所謂的他的很好,就是被體制害,為什麼?是他沒有思想,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他的能力達不到。我跟你講講當年,我們被市政府表揚,全隊都被授予什麼勞動集體,我們都是個人被授大連市勞動模範,戴大紅花在市政府,薄熙來親自頒獎。那我們一塊開會,全社會每個單位都是,也有我們這個大連實德足球隊,科薩也都上台領獎了,勞動模範,跟我們一樣。最後代表發言,隊長張恩華。像我那時候已經是副主教練了,中國都沒有過,一個運動員在踢球的時候,主教練科薩,副主教練郝海東,都是奇聞。完了以後,隊長張恩華代表我們上去發言,張恩華拿著寫好的稿子,上了前面,念稿子啊。像我,從來沒拿過稿子,但念《新中國聯邦宣言》是需要念稿的,“消滅中共是正義的必需”,不能錯一個字。這個念稿,念兩句就卡殼,越念越緊張,越卡殼,汗滴啪啪往下滴。他就這麼抹了,他又黑,我們還穿著西裝還打領帶。底下樂呀,都憋不住哄堂大笑。就念完了,薄熙來給個台階下:“看來啊,我們的隊長啊,踢球行,念稿不是他的強項。”看人家大黑,把稿子念出來都這麼緊張。

同樣是體育運動員,他們沒有這種心理素質,沒有這種能力駕馭,真正的說你要面對媒體、面對輿論,面對公眾,這樣來去怎麼樣展示自己。他們都不懂這些,所以在他們成長過程當中,他們就會喝多了,對吧?而且他得不到他應該得到的。比如說我要去乾一件事情,但凡我坐在這裡跟他喝了,我一定要得回點什麼。人這樣很正常。我有理由說,你吹牛逼你讓我喝酒,我啥都不得,我最後喝2斤。我有病,你是誰?你是我爹呀?對吧,喝半天什麼也不得。除非我樂意,我不要你錢。但凡我要坐在這里和你喝,我要知道你想要什麼,你要知道我要傳達什麼,你會回饋我什麼?我們最後得到一個基本的平衡。而不可能說我神經病,你是我爹,我給你們喝成這樣。就像張恩華,他就高興成那樣的時候,就不外乎有了這麼一個小小的平台,所謂的在他這個生日當中他才能喝成這樣,是吧?為什麼?他走到今天,他的價值都沒有被社會承認,對吧,所以他才這麼的激動,拿這麼一點東西他都激動成這樣。你就想想,如果他們都成為我這樣,我的場地幾十片,我有自己的農場,酒店,他們得喝成怎麼樣?他們得給人跪下成怎麼樣?相反,就是他們就不懂自己的價值在哪兒,他就隨便去喝。就是當年中央電視台請我上春晚,我說拿20萬。人家說別人上春晚都給我錢,怎麼你要20萬?我說又不是我要去,我去是你們收視率高,我不需要在你平台上就要怎麼樣,對吧?相反,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認知的。當然有人去那裡一分錢不要,知名度上來樂,在別的地方就掙更多的錢。那是你們的想法,我不是這麼想。我就是告訴你們,我的價值在哪裡,應該怎麼來面對社會。當然了,你們給你200也會去,你給人家錢,你到國家隊,你也賄賂,ok,沒問題。那最後就看看,人生不是100米,人生一定是馬拉松,最後衝線的結果呢,最後的人生50以後才開始。人生一定是這樣,我基本的一點心得體會吧。好的路德。

路德(01:29:28)非常非常棒。謝謝葉女俠,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