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4.30早間(路安艾談):習近平為控制海南,中共內鬥升級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葉落知秋(文秋)、四十而立、熊嘟嘟、APPLE(文渺)、freecat、四月天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4/30/2021 路德時評(路安艾談):習近平為了控制海南,將親信陳國猛調任海南紀委書記意味著中共內鬥升級;三亞原市委書記嚴重違紀被立案;海軍總參謀長遼寧艦副總指揮被拿下;

摘要

  1. 習三管齊下欲拿下海南:海軍總參謀長遼寧艦副總指揮宋學嚴重違紀違法被拿下、三亞原書記嚴重違紀被立案、習近平空降親信陳國猛任海南紀委。
  2. 習近平交接三艘軍艦的重要性,艦長是一艘艦的權威,任命一個艦長就掌握了一艘戰艦。海軍重要在海南,海南重要在三亞,習去交接就直接切斷王岐山對三艘戰艦的掌控。
  3. 習王鬥還是習王和?底下官員看不懂時,一個電話一個敲門能嚇死人。絕對忠誠是對人心理和人格的絕對控制。
  4. 王岐山是習近平和江家兩派間的變量。習江拉鋸時,習越坐越穩。習王江曾的關係,體現中共高層內鬥白熱化。
  5. 體制之惡:反腐是內鬥的手段,中共黨內的整人思想扼殺精英和人才,這樣的社會沒有希望。中國需要無權鬥的社會。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艾談”,今天是2021年4月30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分。我們今天這個來看看這個海南。今天突然間習神空降中央紀委的副部級官員,他的親信叫陳國猛調任海南省紀委書記。我們這兩天前幾天專門說過海南的這個重要性。這裡頭很多信息從這個調任你就可以看得出來,然后海軍的,海軍的誰呢?海軍的一個副參謀長,曾經是遼寧艦的一個副總指揮,他也被宣布直接嚴重違紀違法,雖然才報出來,4月8號罷免了其人大資格。海南的三亞的原書記今天也被報出來,之前也是罷免人大,然後今天報出來,也被直接遞交,要立案了,嚴重違紀、違法、涉嫌受賄,之前都叫雙規。大家知道在雙規期間比拼的是背後的,你的背後的大樹,到底有沒有人保你,有沒人管你。雙規期間一過,移交司法,說白就開始判了,就是說所有的政治運作前台的已經不管用了。我們更重要的這三件事連在一起,這就是我們之前說為什麼習要去海南三亞?為什麼要去廣西柳州、桂林?還有很多,我們待會兒一一跟大家分析,來分享。這個安紅首先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2:13)

路德好,艾麗好,大家好!第一條消息是來自香港前沿。香港人正式被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當然了,我們希望他們能夠贏,儘管去年沒有成功,但是花落誰家我們繼續關注。

第二條就是剛剛通報的,國內通報的,就是飛往西安和杭州的航班,剛剛開始起飛就發現19例陽性,然後馬上就查來查去的,你就可想而知這個國內的疫情他其實有多重,並不是像中共對全世界撒謊,滿世界忽悠說他沒有什麼疫情,或者說疫情趨於零。尤其是海外的這些朋友還依舊沉溺在這個微信圈裡,沉溺在這個祖國大陸是零感染了這個假的這個氛圍裡頭,希望他們真的如果能看到我們節目的人一定要好好的清醒一下。

第3条是来自这个香港前沿。我们之前一直在说这个大律师工会和大律师一直是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那之前这个夏博義这个大律师他也曾经说过,这个就是对香港逐渐丧失的民主自由,他也发出他的呼声。那他恰恰接受一个采访,结果被歧异,在采访中,他说的这么一句话,他说那个建立一套国安法属于合法的情形,且有些时候是必要的。但是在这个由中共泡制的,或者是中共操控的这个文汇报、这个大公报在那说什么呢?就是说,他这么做本身就是你看他也这么认为,同时他这种说法还在为自己洗白。一方面呢,直接认定他直接是支持国安法,其实人家只是说也是一种方法,有时候是必要的;同时又说他即便现在说这种话他也是在为自己洗白。也就是说无论这个大律师夏博義他说还是不说,他怎么说,最终中共都有办法让他最后收声、禁声,不须他说。那目的不外乎就是想把这个大律师直接踢出去,或者说把大律师协会以及大律师们全部轰出香港,这恐怕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其他的呢,我们节目里再说,好,谢谢路德。

路德(00:04:18)

好,艾麗分享一下。

艾麗(00:04:22)

我們看這兩天關於海軍的這個事情,包括習近平去海南島,引發了一輪的這個新聞的播報。但是其中有一段播報呢,我給大家稍微提出來,就是特別是講到他到了這個上一次三艘軍艦,這是在網易新聞裡爆出來的,那麼這個講到了今天我們在節目裡會仔細地跟大家講,就是任免這個過程當中,特別提到了就是這個軍事專家對環球時報表示:國家最高統帥;同時為三艘大型主戰艦入列授旗是首次,非常罕見。這三艘戰機艦艇是海軍裝備信息化、數字化什麼最高水平,世界一流等等。

那麼它這裡面特別講到了幾個詞。第1個是它用的是國家最高統帥。這個時候大家知道都是什麼時候用,就是一般來講在戰時,或者是說這個緊急情況下,它才用這樣的詞,等於是把三軍收緊,全部在自己手裡,像美國,那肯定是戰時總統,它會用三軍統帥,那麼在中共國呢是很少見的。這個剛才節目之前也跟這個安紅也溝通過,那當時林彪用過這個詞,就是他是國家最高統帥,就是當時是講過。那麼這個時候它現在用這個詞,而且是給習近平,那麼它表示的傳遞的信息非常不一般,而且這個人呢,他是軍事專家對媒體說的,而且用的這個詞。

另外他也說這個入列授旗是首次,非常罕見的,說明這個行動,這一次的動作並不是尋常的動作,也應該不是在423這種計劃當中的,可能就是臨時突訪。所以我們說這個在軍事專家的對媒體採訪中的這些只言片語,我們就可以看出,其實它的這種震撼,對三軍的震撼,特別是對海軍的震撼,對南部戰區的震撼,這都絕非尋常的。所以看到這個習近平去三亞,然後直奔這個當時的桂林,然後又去交接這個船隻,三艘戰艦,可以表示出來這就是習近平的緊要關頭,真的是意識到了這個海軍的重要性。

另外也看到今天,跟大家分享一個這個天氣的異象,就是今天在廣州上空出現了半個多小時,不到一個小時的一個日暈的一個天象,這個是非常的罕見。這種日暈的現象,如果大家看一看這個歷史上出現這種現像都是不太好的,情景不太好的,尤其出現在廣州。廣州,我們知道是南部戰區的這個核心點,在這個地方中心的附近。那麼在這個時候出現這樣的一個天象,而且還出現了這個日紅串日的這個串日的這樣的一個雲彩,這絕對是非常的大凶的一個天象啊。好,就分享這個,我不知道看到這兒這種天象,那個路德有什麼要評論的嗎?

路德(00:07:45)

我們待會兒在節目中一起,你說的兩點,包括習統帥,最高統帥;這個首次就是交接三艘(艦船),這個他們都承認是首次,所有的一切都跟佈局有關。佈局,這裡頭,你看今天中共宣布了陳國猛任海南省委委員、常委、省紀委書記。之前是叫藍佛安,赴山西任省紀委書記,是4月份,4月7號剛調任的。然後你看陳國猛是福建晉江人,廈門大學法律系畢業,66年出生的,他1998年從廈門中院經濟一廳廳長,1998年,大家看看當時誰做福建省的省長、省委書記?這裡頭…。他從廈門中院經濟一廳的任上轉任廈門市思明區法院副院長,幾個月後擔任思明區法院院長,2003年陳國猛回到廈門市中院,擔任副院長, 2003年,所以這個陳國猛毫無疑問,從他的簡歷來看福建幫。現在習用的人基本上兩個,一個就是浙江支江新軍;第二個就是福建,他曾經乾過的這兩個地方。基本上他的這種履歷,那就可以看到,就跟所有的,就是他的人,很明顯就是這個特點,這個特性,貼的標籤很明顯。我們再來說我們前一段時間說,你看剛才艾麗說了,這三艘(艦艇)這個當時說那個海軍的誰說這是首次,很奇怪,他們都覺得奇怪,最高統帥這個時候,就是習突然跑到這三艘戰列艦,三艘艦艇交接,他們覺得奇怪,所以這一切它都不尋常。不尋常在哪裡?我們那天說了這個海南的重要性。海南重要性,這是第1點。第2個我們再看海軍,這個海軍也有事出來了。這個中共,你看也是今天發布的,海軍原參謀長宋學涉嚴重違紀、違法,也是4月8號免去的人大資格,應該當時什麼之前就雙規了。他是什麼呢?遼寧艦這個殲15艦載機起降試驗任務的副總指揮身份,實際上他是整個這個遼寧艦當時建設的一個關鍵的一個這樣的人員,應該是技術方面的人員,然後現在是海軍的副參謀長。除此之外,你看海南三亞原市委書記童道馳,現在也已經雙規過後,已經正式對他立案了,交送檢察機關。

大家知道中共這所有的事,這三件事聯繫在一起,你就知道中共所有所謂的這些什麼反腐啊,其實都是一種政治鬥爭,說白了,就是搶地盤,用腐敗的這種方式找個藉口而已。核心是什麼?核心是地盤。像昨天說騰訊,阿里巴巴核心是控制它的流量;而海南,你看,海南省一直不管是之前的紀委書記什麼,都是、可以說是跟習沒任何關係,因為王岐山肯定,王肯定跟他說了你就這個海南也沒什麼重要。因為大家知道海南是經濟總量都很低,一貫以來很差,海南的省的官員很難往北京升的,除了王岐山之外。你去看,之前海南什麼副省長,在零幾年的時間,海南省副省長你隨便吃個飯都很容易的,因為海南太小了,一個省長基本上那還不如廣州市一個市長,它的GDP甚至還不如東莞市一個市長。因為GDP高就決定了你什麼你所有的政績,決定了你手上能黑多少錢,能貪污多少錢,這個跟這個東西有關係的,海南的整個經濟是很一般很一般的,所以基本上就放,就沒人沒有什麼人,王岐山可能是這樣就跟習說的,所以海南基本上就放著王去弄。但是我們實際上可以看到,前段時間我們把這個點破了。第一三亞的這個潛艇基地很關鍵;第二海南,三亞有大量的前俄羅斯,前烏克蘭的這種海軍啊或者這種空軍啊或者是搞病毒的這些專家,這種前的科學家都住在三亞;第三點,三亞的房價狂漲,你要知道,這些利用三亞的這之前房地產的這種項目,它就是這個支點可以撬動很多。光房地產,它都可以撬動很多什麼呢?這個軍區的,這個軍隊的,就說白了就是王岐山可以利用三亞的這些地產項目,可以撬動很多我們之前說什麼柳州的,或者軍隊的,或者南部戰區的,各個軍方的人,都可以在那裡撬動,給他們家裡家屬一個項目,然後這裡幾棟好的房子,一個酒店項目讓他們去經營,讓他們去開發。三亞的地太多了,全是海邊。因為我做過很多,我們跑過很多次,專門做過很多項目,因為整個海南圍一圈全是海邊,全是海景別墅,海景房,知道吧,所以三亞的這個撬動之前是靠那個。後來這個房地產項目可能撬動起來不方便,所以就轉向什麼呢?轉向三亞的現在叫免稅島。就是三亞很多里面酒店都是賭場,說白了,就是沒有牌照 的賭場,裡面拿的籌碼也是籌碼,但是他們說是遊戲幣,但是私底下它又可以兌換成錢。它這個東西,這所有這些都是暗箱操作,去撬動什麼呢?就是用這個槓桿去撬動黨政關係。黨政關係在手這就叫實力,你有實力了,誰都動不了你。

現在更重要的是什麼?更重要的就是我們之前說的,海南南部,整個南部戰區最重要的什麼?這就是習,我們之前說控制這個東部戰區,一定是想方設法控制東部戰區,因為浙江、福建;然後在台海這裡,他只要控制住了,未來,因為他只要一個戰區控制,如果有戰事的話,他可以調動全國的各種資源來做。而東部戰區主要發展的是什麼?你發現了沒有,東部戰區主要是發展的導彈,空軍為主,空軍來回飛機飛來飛去。海軍,習之前真不怎麼看重,整個海軍的體系肯定不是控制在習手裡。但是我們那天說,在林彪時代,你控制了空軍,這個可以坐飛機跑,現在別人可以直接核潛艇,這是第一;第二,海軍,南海如果搞出來事的話,等於說就跟當年鄧小平在越南搞個越南所謂的自衛。現在我都懷疑當時跟越南這一仗是不是互相配合,知道吧,死多少炮灰啊,就是鄧和越南之前,越南當時還是誰做總書記,大家去查查,這種關係會不會是互相配合?都有可能。搞了一下,搞完以後然後權力拿回來了。所以說海南,之前習肯定是想著海南這裡沒啥事,讓他們去折騰,你不能全抓住嘛,全抓住,說白了,這個黨內肯定是有意見的。現在他知道整個南部戰區你不控制,不那個的話,就跟當年的越南一樣,那整個只要這邊一有大事出來,那整個,你哪怕控制了北部戰區,這個戰區,那個戰區,東部戰區,最終的結果,別人可以利用這種戰時的這種資源調動,直接把你給廢了。我先說到這,安紅,分享一下。

安紅(00:17:37)

感覺歷史其實是蠻相似,而且可以說是驚人的相似。當年林彪提的說是對毛的恭維,毛賊東的恭維,所謂的4個“偉大”,偉大的統帥,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舵手,云云哈。那個時候呢,結果恰恰最終是他叛逃,至於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叛逃,那也是一段到現在為止中共不願意曝光的這麼一段歷史;然而我們真的是很有幸又看到了一段新歷史,就是說習本人可能對海軍的這種淡漠或者漠視,也是長期以來是整個中共軍隊的一種淡漠和漠視,但他們真的並不知道這裡面有一些改觀。這個改觀其實就是因為王岐山,那麼他以這個海南為自己的立足根據地,從這個地方可以說撬動了一個槓桿,用從此處出發,用這些裡面的利益、福利,其實也是另外一種藍金黃,只不過他用的方式是對他下屬。為什麼前一陣子他有底氣拍的那個敲著桌子,他也說,“我是來做這個報幕員的,我只是為這個偉大的元首來報”,你就可想而知後面這個語義雙關到底意味著什麼?那現在正好是所有的一些曝光的消息,恰恰都1234讓我們看到了這背後的這種爭奪有多麼的激烈;而習本人,這一次破天荒的可以說從來沒有的,直接以這種方式空降到當地去。那言外之意也其實就是因為他發現了,他最終意識到,路德社的節目還真是事先給他預告過了,他只是沒有註意,那現在呢,不知道這個亡羊補牢來得及來不及。所以他直接就飛下去了,到那個當地去看去,直接去掌控去了,才有了這個鞍前馬後,這個明面上看那些人奔奔忙忙跑跑,背後呢,我們看到這些勢力集團裡有升、有降、有人頭落地,有直接這個換新主上來,換新人上來。那麼整個說白了,完全是像我們精彩的呈現了中共目前的內鬥,它已經不可能被隱藏在幕後,一定是要放到明面上來。要知道這麼多年以來70多年以來,中共的內鬥很少讓百姓直接看到,但現在有這麼一種感覺,就是說他都沒有任何餘地,必須展示出來,而且毫無遮攔的向整個民眾看。當然不指望全國人民都能知道,但是起碼在關鍵人、關鍵事上,很多人心裡是明鏡的,尤其是我們後來還曝光過整個俄羅斯潛艇,還有包括之前那些為什麼在這個海南三亞這個地方。很長時間,我剛才想一想,大學畢業之後我其 實有機會去海南,後來聽到那人說那個地方,那簡直就是黑社會,那不是一般的黑,他們當時住在海口大廈,上面十幾層不知道,下面每天都要拿著那個長刀子直接把人剁爛這種事情發生,你沒有一個黑白紅黃綠的關係,在當地很難能定奪住。那你想王發跡在那個地方,還有能以這個地方為他的根據地或者大本營,進行他的王國的建設,就可想而知應該是與眾不同的。更何況呢,現在全都變成了海景或者水景房,有魚有塘有景緻的,那麼這裡面暗藏了多少東西是習不知道的,可能這一次也習是親自突降的一個重要原因。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1:00)

艾麗女士,你怎麼看啊?

艾麗(00:21:03)

嗯,是啊,我們看這個這一次他幾個人同時拿掉,而且拿的都是關鍵位置的人。第1個就是先說三亞的這位,是個市長啊,這個市委書記,把三亞這個,我們上次就是講了嘛,這個動作非常突然。你看都是在4月30號同一天爆出來的,都是在同一天爆出來的,那這個就是說三亞的這個市委書記呢,他原來就是童道馳,他呢是證監會的,是北大經管學院畢業的,這是典型的2000年證監會,然後呢,這樣發展起來的,可以看出來他這個道路走這個計委,這個走的這條路應該就是經濟和這個發展的這條路。那麼在三亞他呆了這麼長時間啊,就是現在的三亞市委書記從2016年開始任的,到2020年呆了4年吧,就是一屆基本上,然後就開始這個受到調查,這一次,就是受到調查,而且特別明顯就是在4月30號,就是剛剛,這就是今天,他馬上就開始對他進行公佈,就是嚴重違反什麼什麼多項紀律等等,那麼這個就是很不尋常。三亞我們之前都講了這麼大,剛才路德分析了,就是所有的利益大家,如果去過的地方你知道,特別是軍方很多人在,就是錢根本在這兒使不上話,就是地位,你能在這個山頭上,這個山上就這麼兩棟別墅,這個國家軍委的誰是誰來住在這兒啊,你得是這樣的,就是完全是按資排輩兒,在三亞這個地方。那麼好的風景,看山景,看海景的這種別墅,在山上完全是不受人打擾的這種房子,只能給這個北京來的,還是哪個軍區來的,給這些領導人住,所以就是說他在這個地方能有這種稀缺資源。而且在三亞有什麼?有這些幹休所的養老的地方。這些老幹部們在這兒也都養老,所以你有什麼樣的機會,就是所有軍方的,這些第1把手的,或者重要人物的這個在這裡療養休養,在這兒度假,然後在這兒各種的享受,他全部都是可以拿到。那麼你這個市委書記,你這市長你在這兒坐著,這是你的地盤,你想想你接待,你的一年,幾乎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得到這兒來療養,那麼你其實就是有了這樣一個稀缺資源。

另外還不要忘了它還是這個潛艇基地,所有的海軍的。三亞這個位置,你看在整個這個海南的東南角,它這個位置和它現在的形成的整個南海的這樣的一個犄角形式,全世界聚焦南海,那就是你整個的海南島,三亞這個軍事基地,海軍基地的這個功勞,所有的對外聯絡,對內的指揮調動,海軍的這些補給,一切都是以這兒為中心的。這才是這個佈局的關鍵點,過去的這十幾年佈局的關鍵點。最後形成的這些島都是歸到海南島。那麼海南島的三亞軍事基地你想想看,海南是不是比海口市長市委書記要厲害的多的多。人家不去海口療養,一定去三亞療養,所以這些基地也都在三亞建設著,這些這麼多年形成的這樣的一個氛圍,就是一個小中央。一個小中央的這樣的一個感覺,那麼把他拿掉是什麼?就說明真的是要動了這個小中央背後的老闆,要跟他要明著乾了。我覺得就是剛才講的,就是打暗牌,現在同時推出,這就是打明牌,這是明著就是他去桂林,去這個,當時是宣誓這個血灑,是吧,要血灑這個要重走當年紅軍的路,要這個內部搞掉你的這個對手的這种血灑的這種宣示,絕非簡簡單單就是做動作,而是真的要下手。馬上不超5天,不在一個星期之內,馬上就把這些人拿下了,可見這個習是真的動了,真是看到了危機。路德。

路德(00:25:36)

是啊,這裡頭,我們再來深入說一下。這個就在三亞,那天習是423還是4月24號是吧?425到了海軍節,前兩天是什麼?是博鰲,王岐山到了那裡。如果習不去的話,王一定會對那三艘軍艦進行交接,當然他不會出面,他一定是私底下。因為你艦長誰任命了,那就是這個軍艦就誰說了算。你這個軍艦和陸地上是概念不一樣的,你陸地換個軍長,然後“啪”把底下幾個什麼團長就換了就行了;但是艦長裡頭這就跟昨天我們說的,昨天我們說騰訊,你把騰訊哪怕誰換了,底下具體編程的如果不是你的人,這個始終控制不了。等於說軍艦裡頭,具體的聲納員,具體的工程師,具體的工種的人,如果不是你的人,你只換個艦長,一點用都沒有,你這個軍艦始終控制不了。艦長說往左,底下一堆人在軍艦裡頭,你個艦長算啥呀?說實話,他不像在陸地,陸地打仗,你個軍長,離什麼前沿、前線遠的很,你可以通過,軍長可以通過自己的警衛去把別人甚麼師長抓過來,給他滅了,就地槍決。但是你在軍艦的艦長是什麼?大家的生命都維繫著這個軍艦裡最有權威的人,對這個軍艦最了解,最有經驗的人。這個就是誰任命第1個艦長,就這艘軍艦的第1艘艦艦長,這個艦長就負責挑自己的人進入到各個兵種、工種在軍艦裡頭,有的是負責這個聲納,有的負責發這個魚雷,有的負責什麼什麼這個氣象啊等等,這所有的就是自己的人。這就是為什麼蘇聯的那個紅海那個,叫做那個核潛艇,它為什麼可以成功,為什麼那個政委就控制不了艦長?因為這軍艦的所有人都是他的,都聽他的,他的權威在那裡,跟了他這麼多年,所以這是最關鍵的。你想想,我們之前說,整個海軍其實習根本都不看重,他沒看重。為什麼不看重?正是因為不看重,所以他把這個許其亮一個空軍的弄到軍委副主席。他是無法服眾的,我告訴大家,無法服眾。許其亮,你整個軍隊,你這個空軍加起來有幾個人?說白了你還不如別人一個手指頭多呢,陸軍的啊,你這個加起來幾萬人,你對陸軍幾百萬的這個上將去發號施令,別人肯定不服嘛。安紅,你說是不是啊?肯定不服啊。你這個空軍你有什麼戰績?你曾經有沒有什麼驕傲的戰績?沒有,陸軍說,這整個天下都

那海军的所有的需求就像我们做什么,讲需求嘛,需求也都是海南这边,就是南海舰队负责提出。你这个船你怎么滴,你得要能去得了南海,在这个基础上谁提需求,不可能北海舰队去提,北海舰队它這個战略纵深不够。因为这个东西啊,这个大家知道,中共这个就是江時代的,他已经把中国引导到一个什么,就是说话语权。因为他下来以后,他把整个的党内的话语权,其实说就变成下面了,就下面具体的这种,就像那个互联网一樣啊,具体的编程的人,这些人有话语权。把话语权放在具体来大家开会的时候、讨论的时候,最基本的,你这艘舰你得要去得了南海,那北海舰队的他没资格说。大家一开会,肯定是南海的,南海的这个潮汐涨是吧,南海的环境,南海的这一系列的海水的淡咸程度,可能跟东海都不一样,南海的什么越南周边的,还有这个环境,南海的海盗,南海的各种国际形势,这都是南海舰队说了算,北海舰队没资格,我跟你说啊。那具体,那就是他们来负责,这些人一定出自南海舰队,出自南海舰队的最有话语权的肯定100%是出自这个三亚,因为这个三亚他们专门出去么,经常去海南么,就像南海嘛。就像相当于咱们啊,在这里一起这个出去打鱼,咱们在路上肯定没得话语权,然后这个渔民啊,这个南海的某个三亚的渔民,他世世代代出去,开着船去打鱼,他在咱们这里说说,咱们只能点头,他说啥是啥,他说是真是假咱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夹带私货,咱也不知道是不是?所以说,南海的三亚的这个话语权都掌控在三亚,就是海军的建设,无论这种资金调度,然后建设标准,因为你建设标准最终决定了这个人升官,升的快还是慢,最终决定了你的整个海軍的这个体系,很多都来自于这个南海舰队三亚的这些人身上去了。那不就形成了话语权吗?

那你整个海军谁能控制?习肯定控制不了,虽然辽宁舰一定是打着啊,在习的时代,中国梦的时代,实际上这里头做的,根本都跟他没关系,绝对没关系。我告訴大家啊,这就是王岐山厉害的地方,打着习的民意去干这些事儿,但是这里头具体的人都是他的。他只要控制这些舰艇就行了,他不需要…,因为海军的特点,我們之前説過,海军的舰艇只要一出去了,将在外,真正的是军令有所不受,你只要控制这些舰艇,根本你是海军司令,在陆地上的海军司令,一点价值都没有,一点作用都没有。舰艇的真正的艇长,每个舰长才是最最关键的,所以你看,习意识到,如果他不去的话啊,那个博鳌之后,王岐山肯定,那三个舰的舰长就是他的人了。他知道很关键,自己去任命自己的人,然后他现在也发现了海南的重要性。很多人说啊,之前不是就把这个海南纪委书记调出来。这个调我告诉大家是王岐山控制的啊,他把纪委书记调到山西,然后再换一个自己人,他是一个这样的概念;现在突然变成了习的人陳囯猛,变成习的人,半路截胡。这里头这个半路截胡,实际上就是要彻底控制海南,實際上用纪委的方式啊,反腐的方式,但是那个人你看他是中中紀委副部級,纪委都不行,他要亲自到前线,替习把海南控制。大家都知道,王岐山实际上不可能把海南让出来,这是他经营了几十年,可以说是几十年,这是他最后的领地,如果说啊,就像台湾,当时蒋介石台湾是他那个,这海南绝对是王岐山最后的领地,他不可能让陈国猛过去控制。一定是各方面啊,上到下,不配合,甚至…,那这就看陈国猛有没有这本事啊,但是这里头,这一定是血雨腥风啊,血雨腥风正式开始。安红。

安紅(00:36:14)

老百姓恐怕只是知道這個一日​​之間三艘船艦的交接,以為是到那兒宣示中共國的海洋領土主權,是對外的;但是他們真的沒想到,這種方式運作其實是為了宣示一下自己在黨內的主權,所以說,面上、裡子上看的真的是不太一樣。

第2点呢,这个时候換將,能不能起到作用可能是大家最关心的。起到的作用的话呢,那就说明习的勢可能會更大的一个弘揚,或者说他可以说掌握的权利更多一些;那起不到作用,说白了强龙没有压过地头蛇,地头蛇还是依旧非常的强悍。那么传说中或者历史上的真实里面,一般都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这一次到底怎么样啊?看目前这个趋势呢,因为习意识到了,而且直接派亲信了,那想必后头一定是有血雨腥风,也可能面上风平浪静,但背后里这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

第3條說一條啊,就是說,其實牌已經打的不像暗牌,已經開始越打越明了。有點像橋牌是的哈,反正就這麼一副牌,那個大家自己在前面叫的時候呢,背後還有一些多多少少的戰略取捨,但在打的過程中其實本身已經是知己知彼的。那以前呢,還曾經在一個窯洞裡、一個炕上一同蓋過一條被子,互相分半條被子,這麼兩個人呢,如今已經是要到了這個睚眥必報的,必須在這上面一見分曉的這麼一個情況。所以勝負到底在誰手,那習能不能最終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還是說王利用他的這個樹大根深葉厚根基,以及強悍,永遠不會讓任何人來染指,這真的可以說可以預見到,但是不知道他們最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还有这个过程中呢,我们真正能看到的就是说整个所谓的中共反腐,其实就是一过场戯。他让你看到的可能百姓而已,你看到的還是很清廉,一直还在肃清所谓这种什么贪污贪官污吏,但真正只是他们为了宣示自己的主权,把对手直接打下去的这么一场红白相斗而已。好,謝謝路德。

路德(00:38:32)

这起的名字陈国猛。这绝对啊,是习的啊,他专门看好的,这个因为知道啊,这个整个海南的局势他知道没这么简单,没这么简单。他必须得有一个啊,第一對他很忠诚的人,对他绝对忠诚,因为这里面他将会面临很多。你去看看之前中共的很多之前2000年左右,还有一些书讲到这些啊,有些小说。到那里去他也可能会面临被别人暗算,记不记得当时去调查赖昌星,当时是朱镕基派的,当时到汕头专案小组,直接汕头的专案小组的那个,把他们给烧了,酒店客房都烧了,当时就是死了几个人,这就是一个下马威。当时调查汕头,后来在湛江,湛江走私案,也是朱镕基派人去调查,也是啊最后也是很难啊。因为他这个当地的势力背后他都有很强的,当时湛江的肯定是对着叶来的么;这个调查福建,赖昌星对着刘华清去的,背后就是当时刘华清么,所以啊这里头,你看陈光猛去到那里,陈光猛啊,很猛啊,他将面临很多,能不能站得住脚跟?因为大家知道,这个对王岐山来说啊,这是最后的,他不可能,就是没有地方退讓了。这里头啊,那陈国猛,那这個中共啊,首先它有几个规矩,第一,就算你双规,你也在黨内还是得要有证据,要有一些证据,一些依據,你不能捕风捉影,你说我做的太过,別人直接把陈国猛給廢了,雖然廢不到你习,可能会把陈国猛给廢了。

第二,会设各种陷阱。比如陈光猛去了,然后这个咱们也叫做什么小姑娘给他,然后给他拍,就很多陷阱,甚至他的子女,他的亲戚,一样的啊。甚至哪怕他在之前的在厦门或是在北京啊,所有的这个有没有陷阱,有没有被别人抓到把柄,这都会让他最终来看,到底他能不能成功控制这个海南,说白了就是去控制海南的。当然,那边不可能坐以待毙,一定是各个方面。就像之前这个河南省什么那个洛阳市局局长,开车开着,突然一个车祸人就死了,他就在调查一些事情。就是政治斗争这些,陈国猛他一定是前台的这种人,最后會不会…,就看谁够狠,说白了,谁够厉害,但是你就可以看到这就是习所说的血雨腥风,这个血战到底,这个血战到底。

上海那里是通过什么呢?这个马云这方面,别人就把这个李强给挖出来了,中间说白了就是挑拨离间,让你有缝隙。习你怎么办,针对这种缝隙?现在海南绝对是对着王岐山去的,两边同时开战;然后在政法委陈一新现在控制政法委,那就对着孟去的啊,就是几个戰場他同时上。

美国,现在又开干,是吧,这里头到底哪些是谁给谁下的药,咱不知道。比如说就是有些美国的事情,那可能是习的对手故意挑拨,把这个矛盾激化。那有些说白了,比如说李强这事件,到底是挑拨离间呢还是钓鱼,未来这里头…,所以党内的人看到这个,绝对不会轻易地表态。比如说陈国猛进去,他到底是谁的人,还真不知道。习覺得是自己人,那万一他不是习的人呢?那很多人都觉得你习、王之间啊,到底是真的在斗还是故意表面在斗,斗完然后让底下表忠心,来检验到底谁是绝对的忠诚?这里头,中共经常玩这招,明白吗?那陈国猛过去,第一说,如果这个人是王岐山的人,然后马上陈国猛找他谈话的话,马上转脸就说,我终于习,习怎么怎么,那你这个,你到底这种两面三刀的啊,那肯定…。所以很多人在这个站队上,一定是很迷糊的啊,到底是站王还是站习?因为你想想啊,如果这个人是王的人,他如果表态一直支持王,那他得想想那你的下场是怎么样?如果表态马上支持习,坚决揭发王,那习会不会用这样的人?安紅你想想啊,哪天习如果实施的话,这样的人那不第一时间把你卖了吗?那这样的人肯定不会用,他更加,那你揭发王,那就必死无疑,用完就跟湿纸巾一样往地上一扔。

還有一點,這裡頭又牽扯到很多中共的的內鬥,比如說這裡頭有沒有江的人,有沒有中間挑撥的,然後曾在裡面起到什麼作用?到底是他們表面做一個互毆的方式來聯合打曾,還是說習王之間明著一套,實際上是真鬥,因為這裡頭啊,你要知道一點,習跟王是不是真鬥要打一個大問號?萬一表面上鬥,實際上就看誰是曾的人,明白嗎?比如說抓一個人馬上雙規,中共這個雙規是乾嘛的?就是引蛇出洞,看他背後到底誰來打招呼,來保他,就是給這一個時間段,幾個月時間,一看是曾來保就知道誰在背後了。所以這個這裡頭事情多得很,現在絕對是三國殺,因為他們之間習跟王會不會聯手,有可能;習跟曾有沒有可能聯手,也有可能;王跟曾會不會聯手,也有可能真正,互相之間既聯手、又互殺,是很明顯的,絕對的。聯手又互殺對方,就是看什麼人在那邊,所以這底下的人真不知道怎麼表態,你是曾的人或者是王的人,說白了你都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走。所以這是超級無間道,大家看過無間道的電影你就知道啊,這裡面有很大的局在裡面。艾麗分享一下。

艾麗(00:47:13)

特別是看到這個陳國猛呢,你看他的這個當任的時間線啊,簡直和習是無縫配合,98年的時候他是在廈門一個法院當院長,當時就是遠華案,應該講那個時候就是習在這個廈門福建,當時習就在福建麼。這就是非常明顯的,他一直呆到2016年才調到浙江,也是在法院系統,一年以後2017年直接調到中央,這直接就是可以講就是白日飛升啊,跟著習近平雞犬升天,那個時候正好是習要改憲法麼,應該講他是進了中央紀委專案組,專案組就是由他負責,這個辦公室主任就是管案宗的,其實我覺得他其實就是當時被安排在王岐山邊上的一個監督者;那麼現在就是直接躍升為副部級,然後又直接調到海南省紀委,還是來監察你們的。你看我不僅換你三亞市長,我還要換你的這個海軍的副司令,然後我還要把你整個海南省的紀委要管起來,大家知道這個海南省長、省委書記也都是在換,所以這整個一套全方位組合,我覺得習是用了大力氣了,應該講這就是他的人,這是我的看法。我覺得這個陳國猛,他完全是法院系統裡突然調上來的,調上來然後安插在王岐山這個主抓的地方,應該是管卷宗的主要負責人,那就是一個監督者,一個是查他案件的監督,另外盯在那兒,派個人盯在那裡。那麼現在這個紀委裡邊的人都派到海南去了,所以我覺得習、王兩個的鬥爭應該講是明面化,但是這種鬥爭有多少是說做給別人看呢,我覺得不是,這一次要看到這個王岐山九幾年就在海南,然後2003年直接飛到北京去啊,然後進了廣東,然後進北京,他這樣的幾步走,文貴先生之前報過說大戰略就是在海南的時候由王真正來佈局的,所以王岐山你想他這麼多年來的這種佈局,他絕不會輕易放手讓你隨便在這兒抓我的人,所以我覺得這一次在海南內部的血雨腥風啊真正的是開始了。路德。

路德(00:50:25)

這裡頭海南的這些所有的官員絕對燒腦啊,他們一定會聽咱們的節目,因為牆內現在已經沒人可以這麼分析了。這裡頭你想想啊,咱們海南所有的官員,我說這些的目的不是教他們怎麼,只是告訴你這樣的體制,你每一個人都是絞肉機裡的肉,不管你怎麼站隊,你都是一個字“死”。為什麼?習王之間我可以從很多層面給你來分析,第一,董宏被抓,董宏是王絕對的大管家,咱們一直都沒說董宏的事,董宏被抓,但王沒事,你看見了沒有,這很奇怪啊,很奇怪。這個王沒事的話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暫時不動王,第2種可能是習跟王打配合,拿董宏做局讓別的人套進來,就中共經常玩這個嘛,圍魏救趙,圍點打援,然後表面上聲東擊西,各種策略我告訴你啊,那到底是不是這個概念,想想啊。那至少給海內外傳遞一個信號,董宏都被抓了,王不行了,習要把王怎麼怎麼了,這個信號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每個官員都自己要去真正酌情一下,說不定這就是讓你趕緊往習這邊靠,但是這一靠就把很多人都分辨出來了。你要知道中國歷朝歷代,曾經有一個叫做魏徵的,魏徵是誰的寵臣,是李世民的哥叫做李建成的寵臣,李世民死活讓他歸順,他不歸順,以死相逼都不歸順,李世民後來覺得魏徵這個人人品好,然後到了李世民那里天天點李世民的砲,然後李世民說了“以史為鑑,以人為鑑”這句話。

就是你看中共要的就是“絕對的忠誠”這5個字,會用各種方式來試探啊,這裡頭很關鍵。我了解之前這個徐才厚的某個什麼什麼啊,照樣現在在某戰區裡做將軍,徐才厚最信任的人照樣,這什麼意思?就是說在這個過程中,除非習就像對徐才厚、郭伯雄一樣直接宣布王岐山雙規,這些人可能立馬…,因為那個時候很清楚了,路線很清楚了,現在這底下很多人都很懵,很暈的,但是這就是我想說,中共做官活著累。你像美國朱利安尼,前兩天家裡被搜查,很多人說點評一下,他只是搜查令,不是直接說他犯罪了什麼東西,川普總統不是站出來給朱利安尼市長直接說,就是因為亨特拜登等等,朱利安尼市長還說了別的都拿走了,就三塊硬盤不要。所以美國就簡單,雖然那個,你還有發聲的方式,你至少還得要有證據,還可以到福克斯直接發聲;但是在中共國你發聲的機會都沒有,有的時候就算你跪在地上別人都不要你。說白了,中共控制人就是控制你的人格,那個權力的遊戲裡面有一個王子,直接人格都給打到一灘爛泥都不是的時候,整個心理全線崩潰,中共的這種控制方式,他玩的這一出都是乾這個的,就讓你的整個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人格的崩潰,最後全面控制,讓你產生一種恐懼。你看陳國猛一去海南,我告訴你,絕對所有的官員,兩個字“恐懼”,絕對恐懼,從今天開始有多少人只要一個電話,有多少人馬上跳樓,就是兩個字“恐懼”,而這種恐懼有多少人哪怕做狗下跪,中共最終都不會要你。為啥?他表面上短時間來要你來跟著,這就是中共的這種體制、這種體系。中國人的脊梁為什麼被閹割了?這就是一代一代地玩政治手段,玩政治操縱的手段,我跟你說這絕對是一個政治操縱的手段,就是達到所謂的絕對的忠誠,就是把你心理上和你的人格上徹底被打到啥都沒有,所以毛澤東特別喜歡讓別人寫檢討麼,抓小辮子麼,這就是人格上對你的徹底那個…。你抬不起頭的時候,他覺得這才叫絕對的忠誠,“絕對的忠誠”就這個意思。是不是安紅?

安紅(00:57:45)

文貴先生之前爆料曾經說過,王岐山也被這麼收拾過,進了門就哭叉一下,蹲在那兒,然後顫抖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要幹什麼,那是他當年,他也曾經有過這種不為人待見的,不為人所知的尊嚴盡喪。所以說如今我們姑且看一下,整個可以說是這麼一种红白大賽,已經打到一種如火如荼的局面了。我同意剛才路德先生的分析,真的啊,就還甭說打個電話,這可能門敲一下,或者說門外喊一聲什麼來了,那就真可能裡面已經大小便失禁。因為我曾經真的聽過這種段子,比如說ABC三個人應該是先從ABC順序走,結果他恰恰去了這個B,這個B還是不錯的人,可能跟這個B沒關係,結果沒想到敲門一進去是中紀委的,就是一條麼“雙規”,雙規就是在規定時間和規定地點,你要交待你要知道的事情,哭喳喳當時就直接倒在那兒了,這人徹底垮掉了,然後就有點驚瘋了,再也不能恢復常態。所以這個節目一播出,我估計一定是這樣的,很多人一直是在看,那他們真的要好好權衡一下,你只要在這個體制裡,你只要還在裡面呆著,你就難逃覆亡的命運,而且你真的無法主宰,你怎麼死法都不知道,而且讓別人把你收拾死。

所以我們節目一方面在於真正跟大家做一個徹底的溝通,同時做一個精準的分析;還有就是說呢,如果有這種機會的話,分分秒秒都在呼籲著牆內的仁人誌士,還有就是哪怕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真的能夠脫離開那個體系,你做你能夠做的,無論是污點證人還是其他的方式,你做你可以做的話,你才能真正解救自己。我想這種解脫呢,不是說你有多少金錢,而是你從心靈上徹底解脫,這種解脫是無上的。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9:51)

對,造成的這種恐懼啊,你看這就是體制之惡。毛之前也是喜歡玩這一招,之前所謂的引蛇出洞,右派的時候,你記不記得啊,引蛇出洞。引蛇出洞之後都是用各種各樣的,還覺得我這是陽謀,我們不玩陰謀,這是陽謀,最後把別人打翻。然後一代一代,一代一代到後面,然後這個打劉少奇的時候,大家知道文革,文革最早叫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最早是劉提出來的,劉少奇提出來的,真不是毛提出來的。你要去看啊,文化大革命是劉先提出來的,那個文化大革命和毛後來的是不一樣,它叫做文化界的大革命,應該叫這個概念,所以當時蒯大富到清華大學是代表的劉少奇去那個,後來毛搞了一個叫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看見沒有?他說劉少奇搞的是資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啪一下就這樣翻。所以這是什麼?這就是他們的那種內鬥,那種內鬥啊!所以你說你在文革的時候,你說我也…, 所以很多人你看見沒有,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說,為什麼蒯大富怎麼到後來也被抓了,為什麼,啥原因?就是因為他是搞的劉少奇的資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幹的那活,所以無產階級直接…,所以來回,來回倒騰。倒騰來倒騰去,這個,你這個啊這個小心臟,天天啊恐慌得很,這個陳國猛啊,你看光這名字估計嚇死多少人,嚇死多少人,所以啊這裡頭,這個血雨腥風啊又要開始了。這個艾麗女士分享一下。

艾麗(01:01:55)

對,因為現在講到這個現在的這種鬥爭啊,真的是回到了這個文革的這種鬥爭裡面呢,它的這個不可預見性特別大。所以你看當一個紀委書記來的時候,知道他是帶著什麼來的?帶著尚方寶劍來的。他要斬誰就斬誰,所以這個時候大家都嚇死了。那麼而且這個文化大革命,一派鬥另外一派,你看一把手跟二把手倆人掐起來了,那你這些老百姓不是跟著倒霉嗎?倆神仙要打架,那這個不僅僅是這個,他還要真正的這一次是全面的血洗。習要全面的血洗,最後只有文化大革命這套辦法是最快的,最有效的能夠對你打倒的。那麼就是你看現在用的是也是法律的手段,現在比那個時候好一點,那個時候就完全是玩文字遊戲就搞死你,這個土地改革真的是莫名其妙你的土地就都沒有了,所有的這個地主階層被幹掉了;然後真正的鄉紳被幹掉,你們覺得很得意的時候,你又發現又被這個集體主義又拉去吃大鍋飯了;然後所有的窮人突然間搶到的糧食又被共產黨搶走了,又變成了這個村長和村委書記說了算了,你還是沒有當得了家做得了主,還繼續當你的這個窮人;然後接下來一批再利用讓這些窮人去打這些政治敵手,打完了以後,這些窮人自己順便把自己的家長、兄長、孩子都搞死;然後最後一路走過來走到現在發現真的是一窮二白,竟然是做一些在路邊那些穿上這個新四軍服裝的這些壞人變老了,就是這種感覺。

這是非常可悲的,他就把這些人用了又用,用了又用,就像現在韭菜割了又割,割了又割,你還是心甘情願地把韭菜餡兒統一,一心一意的為黨付出,堅決要被收割。所以就是說看到這種的這個玩兒思想,可以看到的就是中共一貫的這種手法,那麼在黨內鬥爭的這個時候,他最可怕的就是也其實也是這種做法,現在還沒有發動群眾打倒這些,只是利用這個反腐來打倒他,那麼就是這個時候就要小心這個犯言論罪啊,就是話都不敢說,真的是背過去躲在廁所裡、躲在被窩裡都不敢說,真的是怕漏出去風聲,真正的真心話跟誰說?所以這個就像剛才路德分析的:兩邊玩一齣戲就把你的實話套出來了,你到底忠誠還是不忠誠?如果用忠誠還是不忠誠,忠誠於哪一派來弄這些人的話,我覺得真的是這個,接下來可能你再不忠誠,真的是要發動群眾來搞這些人了,那個時候就徹底的集權了,我覺得習就可以徹底集權。好的。

路德(01:04:58)

你看陳一新這段時間一直在政法系統懲治腐敗研討班上,天天就是盯著政法系統。然後國防部發言人說:相關艦艇入列與地區局勢無關。就是前幾艘,他這話如果另外一種角度來講,也有可能就說白了,我們這入列的目的就是啥?內部內鬥啊,所有的都是為了內鬥。中共一貫這樣,一貫這樣啊,所有的外部的都是為了內部的內鬥。你像陳一新這個政法委也在這裡搞啊,也在這裡整,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裡頭,這個習現在所做的這所有的一切,就是為了這個2021年這個接下來的十九屆七中全會的這個繼續連任,把這些所有的擋路牌全部給清理掉,對準的肯定就是江派,江係人馬,江系。所以現在我想說一點什麼呢,就是江系的可能啊是不是對王岐山還比較相信,會不會…?有沒有發現江系,就是曾,我們說曾都屬於江係啊,節節敗退啊,各方面,很多方面。他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節節敗退?這方面就是你看習,我們為什麼說節節敗退?這幾點啊:習到北京,沒人,啥都沒有,可以說啥都沒有,07年上,08年負責奧運會項目,總指揮啊,他是主管體育界的中央領導以及負責奧運的,這裡頭話中有話,大家自己去猜啊,這裡頭有很大的那個“主管體育界的,負責北京奧運的中央領導” ,唯一的。做副主席幾年,啪一下啊上去的時候,上去了以後,沒幾年在17年十九大之前,至少把軍隊,把郭伯雄啊等等這些全乾下去了,你要知道這幹這個可不是簡簡單單就反個腐就可以了,把周永康也乾下去了,這裡頭你看,他有…。你沒有實力你是乾不下去的,實力來自於哪裡?你像當年江到北京,他自己說的,他說戰戰兢兢,就兩個人,曾慶紅跟他一起到北京,最後跟北京幫陳希同決戰,過程中他們贏了,位置坐穩了,否則可能那又是趙紫陽,是不是?鄧,大家知道當時跟楊家楊尚昆之間那種暗鬥,大家也很清楚啊。所以這裡頭他們的這種內鬥啊,他們這種鬥一定是說白了就是什麼呢,就是很多煙霧彈,一定是里三層、外三層,你根本都看不到真正的內核的東西。表面顯出來的,就跟那個諸葛亮一樣的包三裹啊,比如說這個它的內核的東西,目的是要往東,它一定是這個讓你看著是東南西北都不知道去哪裡。他真正的目的是哪裡,肯定是包裹了很多層,在外面顯示的一定是假的,但是至少一個結果,什麼結果?習這個坐穩了,至少現在看似坐穩了,那這裡頭你看這個江派的勢力本來想控制習,就像當年控制胡錦濤一樣,現在沒做到,基本上,並且你看這一系列的這種,他的這個所有的控制力啊,直接直插這個江家的各種心腹的地方,可以說是重要的很多地方核心的核心的場合;而這裡頭,王岐山是吧,到底是跟江在一起還是跟習在一起,咱真不知道,咱真不清楚,說不定表面上是跟習在一起,實際上是跟江,說不定是表面上跟江,實際上跟習,所以他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這種變量。這個變量,至少他在這個變量裡頭,這個習,節節啊,可以說是不斷地在贏啊,在贏,那未來肯定會,習會很牛的說:你看,這裡頭我們設了這麼多局啊,最終就跟毛當時是一樣,設了一系列的局,最終毛是越做坐越穩,不管打倒了誰,最終他越坐越穩,就等於現在不管打倒誰,習感覺越坐越穩,這感覺。所以這裡面有很多事在這裡頭,大家要什麼呢,就是啊:這個目的是什麼?目的是什麼?這所有的其實就是什麼?就是更好的控制,他們要把這個隊伍就像篩金子一樣越篩越細。這個曾現在所處的,當然曾絕對是高手啊,高手中的 高手,那毫無疑問,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曾的,我們之前說過:江家王朝曾家黨,就是因為他管組織部搞了幾十年嘛,有很多官員說不定表面上是習的人,實際上都是曾的人,他其實目的就是要篩除這些,篩除,折騰來折騰去,篩篩子一樣折騰折騰大家,就是要對著曾去的。這個安紅。

安紅(01:12:20)

歷史再次驚人重演啊,要知道毛,毛是動用了他能利用的所有權利,他學的所有那些書,鮮有馬恩列,其實幾乎全是資治通鑑這樣的書,玩到那個地步,最後玩到一個這個一個人孤苦伶仃,念著魁符,然後身邊就是幾個女衛生員或者是女祕書才能真正傳達,他真正想把“週”一輩子的這個夥伴置於死地是屢次都不成。所以如果按照中共這種歷史傳統來我們炮製一下、套用一下的話,非常相似。那麼就是習現在也想用這種方式哈,斬除掉自己的異己,變成自己這個真的是定於一尊啊,自己做獨大。但是你想想怎麼有可能呢?一直有人覬覦,畢竟這個集團,當年他們八大元老也好,還是說陳雲曾經說過:乾脆與其這樣,讓我們自己的孩子去做,要比教給別人更放心,所以整個那套脈絡是從這兒過來的。

當然至於這個,還有其他的那個什麼其他的運作,我們姑且把所有的聚焦都放到這裡面來,這裡面其實無間道的這個成分,我個人認為是很濃的,就像剛才路德先生演繹的就是說,他們表面上可能屬於某一個人,其實他們屬於另外一個人。當年江被聽說調到北京的時候,他的夫人王冶平也是幾乎都要驚呆了,這個消息是讓兩個人猝不及防,但是最終他們能夠平穩順利過來,也是用盡了一切可以用盡的這些手段。那麼如今習是兩派相爭的時候,挑出一個他們都認為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和緩,比較可以把控和操縱的這麼一個人,可是現在這個世界恰恰讓他加速成了這個樣子!那麼這裡面的明鬥、暗鬥,這個紅瓤、白瓤,真正能說到最後的時候,恐怕我們也只是評論、分析、推理,並不能真正知道到底最後如何。可是有一點,只能是說讓中共的所有醜行全部曝光下來,那麼能夠在這個過程中,讓所有這個體製或者這個機器上,所有那些器械們、器材們、螺母們、螺絲釘們,真正好好想一想:你平生付盡的一切心血,哪怕自己給自己和孩子家人贏得了一些財富,或者有一些地位,那最終在這种红白相交下,這個整個就是一個屠宰場的這麼一個情況下,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脫!所以習和王,還是王和江,還是江和曾,還是習和曾,包括這個王和曾,這裡面林林總總這個這種關係的話可能不是說一層兩層,我們可以分析的透徹,一直到從上到下貫底。但是有一點我們能接觸到這個層面的時候就已經說明,中共走到這個節點上,說白了也真的是差不多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1:15:15)

剛才安紅說得很對啊,就相當於周恩來,是不是?週在文革的時候,很多人說,週每次:“啊,我又來晚了,怎麼怎麼,我又來晚了。”是不是啊,安紅?你肯定很了解麼。“哎呀,我如果早一點來就可以保…”。實際上後來別人知道,毛和周是一起的,一直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知道吧,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紅臉,然後江青在那裡攪局。攪完了,然後周恩來:“哎呀,我代表毛主席過來,你看晚了,這都是江青那個,江青的錯啊,他們怎麼怎麼,十惡不赦”。但是毛死的時候站在他身邊的就江青4人幫,站在那裡牽著手,毛遠新、江青、4人幫以及華國鋒、葉劍英,很多人就是原來江青那4個人全都是毛,真正的是毛的人,周恩來在這裡:我又來晚了,我又來晚了。就是一個往前殺,一個安撫一下,在黨內。這種手腕現在他們都在用,我告訴你。

我们今天所说的就是,咱们分析来分析去,累得很,不需要这个。这个社会真正不要分析的社会,天下无权,无权斗的社会,才是咱们需要的。否则你看所有的精英,中共,他把那些什么这个年轻时候的精英啊,咱们说,不是绝对的精英,至少当时来说的精英全搞到党内去了,到了后面都成了,不是精英。我感觉,窝囊饭,我跟你说,至少在高考的时候,咱们不一定说高考考得好的就是精英,咱不能这样,不是这个概念,就是说他们觉得什么北大、清华这些出来的,他们全笼络到党内。就是说至少咱们有一定百分比的精英,都放在权斗里头,脑子天天想着这事,脑子天天分析来分析去,今天到底跟谁,他这个,今天这个电话,这个,到底这句话啥意思?比如说这个陈国猛给你打个电话:安红,给你打声招呼啊,或者说:啊,昨天晚上吃啥啦?吃的不错啊。在美国,如果是咱普通人,我昨晚吃的麦当劳。如果是中共的官员:哎呦,完了,我昨晚上跟谁谁一起吃饭,陈国猛都知道了,唉,这是不是那个人有问题?还说点我?哎呦,我跟你说,一个晚上睡不着觉。这所有的这些精英啊,至少是一部分精英,天天脑子,天天想这事去了,没人去搞真正的老百姓的福祉的建设、体系的建立、 科学的研究,所有的东西都不去想,天天脑子就这一个电话啥意思?分析来分析去,啊,这个东西啊,他一个眼神,他居然看我这个眼神,啥意思啊?安红,绝对的100%。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这啥意思啊?这预示着啥?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唉呀,是不是我又栽了?赶紧第二天去解梦,算一算,是不是啊?突然这个秘书啊,路过的时候没看他一眼,他回去马上着急呀,你要知道吧,明白吧,天天干这事去了。我告诉你,他们天天就分析来分析去,所以你说他们有人去写WHO报告吗?不可能!闫博士这样报告,我告诉你放在中共14亿他们的体制里,没有一个能出得了,我告诉你啊。所有的天天都是干这事去了,因为你写这报告有啥用啊,你哪怕写得再好,别人一个眼神就可以把你废了,知道不?一个眼神就秒杀你。你这天天,你去写报告,写得再好还不如去分析别人的眼神,是不是啊?这啥意思。所以这就是中国人进入这样的体系里头,你有希望吗?天天琢磨人吓唬整人,天天就琢磨人。上面就琢磨底下的,这个人到底对我忠不忠,你看,他到底是谁的人,他到底是谁谁谁的人,是王的人还是习,到底是曾的还是王的人,是江的人?唉,你看他那一天啊,跟曾,表面上打个招呼,这个招呼打招呼,是不是故意打的,还是不是故意打的?这个招呼表面的很亲啊,这个亲到底啥原因?天天分析。唉,你看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啊,这个眼神里都透露出,啊,就看习的眼神啊,这不对,这眼神透露出,是要…,这个忠诚不是绝对的忠诚,这里头有问题。天天分析这,安红,100%,我跟你说啊。这里头,从上到下,天天就干这个,上面琢磨下面,下面琢磨上面。一个眼神,一句话,甚至公开的,公开的说的一句话,是不是点我,是不是拉拢我,是不是怎么怎么滴?天天就干这事,你说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有希望吗?艾丽女士,最后总结分享一下啊。

艾丽(01:21:07)

這個我們看他們內部這樣鬥爭,在現在這個時代,如果說回到70年前,那個時候不明白啊,被共產黨迷惑了也就罷了;現在都完全接觸到這個文明的世界,民主的世界,很多人都在西方留過洋呢,回來這個接受的,這個做官啊,進入到這個系統裡。其實他就包括通過共青團也好,通過共產黨員也好,他其實在各大學校裡招募就是想拉攏這些人才,把人才籠絡到進去,但是真是通過再好的人才在這系統裡出來,最後都變成了鬼才啊。就是說非常的,就像剛才路德形容的,所有的力氣都用在玩人上和琢磨人上,揣摩上意,然後能不能夠…,這個琢磨琢磨誰對我忠還是不忠,最後形成了幫派和黑幫的這種做法,最後徹底走入迷信,天天去忙著就是找各種的這個巫術、道士,然後去給自己算,又這麼弄又那麼弄,完全是走入了這個,可以講是走入了一種怪圈啊。真正是不可要的,真是,是非常的可悲的啊。如果我們把這些精力所有的精力和體力真的是用來開發,去看看西方,你看都已經到了火星上去了。你看馬斯克的這個星鏈,他這樣的技術,這個社會,美國這個社會,它相對透明的,相對簡單的這種關係,真正的是造就了大量的這種奇才和科技人才,這個才是社會進步的這個希望啊,人類的希望就在於在。那麼現在你搞的這一切,完全是烏煙瘴氣,把人類拉回到蒙昧時代,甚至還不如於蒙昧時代,完全是野蠻生長時代和黑幫時代,所以這種是非常可怕的這樣的一個局面。那麼中共它這個體制它無法自我修復,就像剛才講的這個,永遠老大老二之間會進行這種鬥爭,然後誰往上爬,幫派之間這種互相鬥爭,你殺我的馬仔,我在給殺你的馬仔,給你一個下馬威,這種鬥爭是不會結束;而且他們會更會用外部的力量,然後來幹倒對方,我們之前講這個北朝鮮戰爭,不就是這樣嗎?毛藉著這個戰爭就把你乾了,這個鄧小平藉著所謂的這個越南戰爭,越戰,那是討好了美國,讓美國對他一個信任,拋了一支橄欖枝,又乾掉了多少人,又把華國鋒幹下去。每一次這種大的戰爭,最後結果就是一幫派把另外一幫派幹掉,然後擺平世界對這些共產黨人的這個憤懣,拿他們出去當替罪羊,拿這些老百姓、這些軍人的命就當草芥,這樣來去使用

所以我們看今天啊,這個回到今天的所有的談的這個話題裡,就是這個習近平真的是,在意識到了,醒過來了,要控制海南,將親信陳國猛,非常猛啊,調任海南紀委書記;然後把三亞的市長原市委書記也給換掉,被立案調查;然後,海軍的總參謀長呢,這個遼寧艦的副總指揮啊也被拿下,所以就是習近平的這個整個的全套的組合拳,已經徹底看出了他在黨內要宣誓,拿下南部戰區南海艦隊的這個指揮權,已經這個非常的明顯啊,可見這個刀槍已經出鞘,出鞘就不能回。那麼現在呢,就是一定出了鞘就要見血,不知道誰的血用來祭旗,所以我們看中共的內鬥呢,就是越發的猛烈起來。路德

路德(01:24:57)謝謝安紅,謝謝艾麗女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