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城傳聲筒】白色恐怖治下的香港校园抗争

香草山香港部:聖城傳聲筒

繼中文大學學生會3月遭校方「割席」後,港大成為第二個與學生會「釐清」責任的大學。港大4月30日發表的聲明中指出,港大學生會作為一個獨立於港大的註冊社會團體,近年行事日趨政治化,其言論不單破壞與校方的互信,亦令大學的整體利益和聲譽蒙損,大學對此予以強烈譴責。 聲明續稱,校方不能容忍學生會一方面利用學校提供的服務和場所,另一方面漠視校方的勸喻和整體港大社群利益,為大學帶來違法風險。因此,大學決定不再代學生會收取會員費用等多項措施。相關措施,與中大校方採取的相若。

港大此舉是在中國《人民日報》狠批港大學生會後的第18天作出。事緣學生會上月先後兩度發表聲明,先是對人大常委會「親自終結香港選舉制度表示強烈憤慨」;其後又向校長張翔發公開信,批評校方與其他大學及教育局商討在大學內推行國安法及國安教育,是「掛國家安全為幌子,行政治任務為實」,「斷送院校自主」;而且大陸那套「一元意識」的愛國教育,有違大學啟迪思想、明德格物的責任,然而校方「向政權折腰,甘作傀儡,扼殺學術」。事隔兩日,即上月18日,《人民日報》發表言辭激烈的評論文章,狠批港大學生會「賊心不死、逆勢而行」,是要切除的「毒瘤」;又說,「如此學生會已到了非管不可的時候」。

港大學生會聲明指,校方「猝然」單方面與學生會劃清界線,毀棄雙方多年建立的合作關係和互信。港大學生會聲明又指,學生會是唯一代表及服務所有香港大學本科生的組織,希望港大校方三思,與學生會維持一貫合作關係。聲明又稱,港大與學生會雙方「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如今香港正值危難,學生會希望港大與學生會共渡時艱,而非「割席分坐」,斥港大做法「絕非任何文明的教育工作者之所為。」

學生會聲明指,一直與大學共存共榮。學生會不附屬於大學校方,但多年來雙方一直保持密切及平等的合作關係,即使在某些議題上與校方觀點未必一致,但在學生福利及大學管治上雙方亦能由衷合作,師生共治。

學生會形容正值「艱難時刻」,呼籲同學持續關註事態發展,並繼續支持學生會工作,「捍衛僅餘的學生自治空間。」學生會亦竭力維持一切運作,堅決捍衛同學的利益。港大學生會呼籲屬會及同學們堅守崗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一如既往,於此危急存亡之秋,與同學並肩同行。

聲明回顧,港大學生會自1912年10月6日成立,向以服務同學和與港大校方溝通和合作,目前已發展成逾百屬會的組織。

九間大學的學生會及臨時行政委員會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港大校方出於政治考慮的決定,批評校方行為不但嚴重打壓學生參與社會事務與發表言論的自由,更是將白色恐怖帶入校園,「欲以莫須有之罪名整肅校園學生組織」,形容此等漠視學生權利的「蠻橫行徑」,「令人不齒」。

聲明續稱,港大校方近日屢屢打壓學生,包括「日前強拆連儂牆、剝削同學在校內發表言論的自由;現在更與港大學生會割席、因政治壓迫而摧毀同學在校的自治權利」。批評港大「為虎作倀,甘願依附政權,成為敗壞自由及人權的共犯,徹底淪為以剝奪學生權利換取利益的學店」。

本欄小編認為,本事件只是中共政權種種扼殺反對聲音言論自由的惡行之一:捂住人民的眼睛、耳朵和嘴巴,不讓人民碰觸一切危及自身執政利益的言行,根本不是真正為了百姓人民的福祉,不是為了中華民族的真正強大,只是為了百姓俯首帖耳,乖乖接受他們的統治。試問一個只會唯唯諾諾、卑躬屈膝的民族,還是否能有突破傳統、具顛覆性的創作力?還是否能夠得到別人真正的尊重?我們必須向香港的莘莘學子和一眾勇於抗爭的年青人致敬。

(本文部分內容引自rfi.fr)

編輯/校對/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