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高速公路連年虧損,企業營收和利潤卻在上漲,究竟高價過路費養活了誰?

香草山寫作組  鷹(文言)

新浪網5月2日轉載界面新聞報道,由於疫情防控,2020年2月17日至5月6日全國高速公路免費通行,再加上“就地過年”的9天免費,去年高速公路免費時間多出88天,雖然“斷收”近一年的四分之一,但高速公路企業凈利潤仍十分可觀。

2020年上半年大部分高速公路企業凈利潤下降超過80%,部分虧損,但到了下半年隨著疫情形勢“好轉”以及夏季、十一期間外出旅游的號召,全年效益好轉,營收降幅在30%以下,凈利潤降幅也在50%以內。也就是說在去年經濟萎靡,各大企業倒閉破產、大型國企銀行重組的大背景,以及CCP病毒爆發導致外出人流明顯減少的情形下,高速公路企業用半年的時間的收費依舊達到歷年的盈利規模,所有公司2021一季度利潤均超過2020全年利潤的1/4。

截至2020年底,國內高速公路里程達到15.5萬公裡,其中超過10多萬公裡是收費路段,約占全世界收費高速路段14萬公裡的71.4%。根據中共交通部財報顯示,每年高速公路通行費達數千億,但從2013年至今,高速公路債務卻越堆越高,2019年末債務餘額達61535.3億元。

雖然中共官媒宣稱由於高速造價高昂,每1公裡的平均造價超過7000萬,更有北京新機場高速公路(每公裡4.9億元)、榮烏高速(每公裡3.18億元)等“寸土寸金”路段。但翻看以往高速項目的造價“行情”不難發現,近年來修建高速公路的成本輕易間翻番,存在報價虛高嫌疑。除此之外,後期維護費用占比超高也十分存疑,如2020年粵高速光15.86億元的成本支出中,維護成本10.2億元,對比其2018年情形:12億成本支出中6億用於折舊維護。上述高速公路在短短幾年間質量明顯下降,一方面反映出中共國工程標準的殘次和盲目追求速度無視質量的“假、快”,另一方面結合中共體制內貪污腐敗橫行、權貴階層中飽私囊的一貫作風,成本支出中難免有被剋扣挪用之嫌。

由於中共國高速公路是從銀行貸款修建,無論是前期開工還是後期維護費用均來自銀行,從根源上講則通通來自底層民眾的個人資產。而中共卻通過行政手段利用便民便利的名義誇大數額、以次充好、挪用剋扣進行財富的掠奪和集中,高速公路的逐年虧損外在表象的背後反映出的則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斂財力度的加大。再者,對於人分三六九等、乾部分等級的中共體制而言,專車、專列現象嚴重,高速公路“無障礙通行”也成了領導們展示特權的形式之一。除上述個人或集團的斂財外,高速公路也常被用作輸送戰略物資、軍事演習演練等跟民生無關的事項,所以最終羊毛只能以高價過路費的形式向百姓收取。

中共交通部的財報顯示連年虧損,債務逐年增高,但高速公路企業卻可以輕易賺取大量營收和凈利,兩者的不同在於前者是充實“國庫”,而後者則是企業自賺,所以高速虧損的根源是中共特權階層的斂財不斷和壓榨、剝削底層百姓的慣例仍在。

新聞來源:

去年免費通行79天 高速公路企業虧了嗎?

中國高速一年收入幾千億,卻負債5.69萬億,虧損7年,錢去哪了?

高鐵、高速“自爆”虧損,錢都去哪了?終於有了答案!

過路費那麼貴,為什麼每年高速總說虧損?

高速公路巨虧?一年收費數千億,卻連續多年虧損6萬億?為什麼

編輯/校對/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