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戰淺析(三):生物武器的制備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 MyWay.

生物武器是以生物戰劑殺傷有生力量和破壞植物生長的各種武器、器材的總稱,由於制作成本低且使用方法簡單,被稱為“廉價原子彈”。只要少量菌種,即使實驗室規模的生產也可造出足夠軍事使用的生物武器,只需少量冷藏就能保存,戰時可在短時間內培育出大量生物武器。

1969年聯合國化學生物戰專家組統計的數據顯示,以當時每平方公裏導致50%死亡率的成本計算,傳統武器為2000美元,核武器為800美元,化學武器為600美元,而生物武器僅為1美元。

生物戰劑包括立克次體、病毒、毒素、衣原體、真菌等,是構成生物武器殺傷威力的決定因素。致病微生物一旦進入機體(人、牲畜等)便能大量繁殖,導致機體功能被破壞、發病甚至死亡,還能大面積毀壞植物和農作物等。生物戰劑的種類很多,可作為生物戰劑的致命微生物約有160種之多,但具有引起疾病能力和傳染能力的為數並不多。

一戰期間的德軍和在二戰期間的侵華日軍都已研究和使用生物武器,日軍還組建了專門的細菌作戰部隊,即731部隊。生物武器的殺傷力是相當大的,1979年位於蘇聯斯維洛夫斯克市西南郊的一生物武器生產基地發生爆炸,致使大量炭疽桿菌氣溶膠逸出到空氣中,造成該地區肺炭疽流行,直接死亡1000余人,疫病流行達10年之久,這還僅僅是一次泄漏事件造成的後果。

早期的生物武器以細菌為主,因為細菌是細胞,有細胞壁、DNA和細胞器,可自行生產合成需要的酶並代謝,可自行分裂繁殖,培養和改造相對來說比較簡單。而病毒比細菌小很多了,主要結構是蛋白質衣殼和內部的遺傳物質(DNA或者RNA),且不能自我復制,需要通過感染宿主細胞來復制自身的遺傳物質,然後釋放出更多的子代病毒去感染其他的宿主細胞。

上世紀70年代後,分子化學的突破性進展,令以基因重組技術為代表的基因工程應運而生。基因工程剛剛問世,就同任何高新技術一樣,首先很快被應用於軍事領域,一些軍事大國競相投入大量經費和人力研究基因武器。

研究基因武器,無疑是人類自己打開了地獄之門,因為無法預料通過這種方式,將會產生多麽可怕的基因魔鬼。可以說在這個領域的每一個設想都有可能成為現實,而每一個現實都會使人類走進滅絕的深淵。

楊煥明

中共國“人類基因組計劃”重大項目秘書長楊煥明教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就連我們這麽小的實驗室都能做這樣的事,把艾滋病毒跟感冒病毒連接到一起,多可怕! 有人說過,這個世界不是毀在幾個不懂法的流氓手裏,要毀就毀在科學家手裏。” 如果上述這些基因武器研究成功,即使實驗室操作失誤所引起的泄漏,都會引起全人類的滅絕。這些超級病毒或細菌一旦開始傳播,縱然是這些病毒和細菌的制造者也束手無策。

生物武器是各種武器中面積效應最大的,自用於戰爭以來,給人類帶來了恐怖性災難。1925年,在國際聯盟主持的日內瓦裁軍大會上,有關國家簽署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的細菌作戰方法的議定書》;1972年 4月10日簽訂的《禁止細菌(生物)和毒素武器的發展、生產及儲存以及銷毀這類武器的公約》 ,1975年3月26日生效。中共國於1984年11月15日加入該公約,並宣稱堅決支持禁止生物武器的主張,奉行不發展、不生產、不儲存生物武器的政策,並反對擴散生物武器。 然而,中共向來講堯舜之言,行桀紂之實,對此類武器的研究一直在進行。

要造一款成功的病毒類生物武器,病毒骨架是關鍵中的關鍵,因此找到一種或多種易傳染且有很強致病性的病毒是中共軍方的首要任務,這時軍民融合的力量就體現出來了。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國內各地的農大、微生物研究機構發動研究人員收集了成千上萬種病毒,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獸醫研究所在這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獸醫研究所前身隸屬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獸醫大學,由中國動物病毒的奠基人殷震院士創建並培養了大量的研究生。殷震院士由於中共軍方的腐敗和工作失誤慘死於講學路上,他帶過的幾個學生悲痛欲絕,都遠赴海外,發誓終生不再踏入大陸,但大部分人因別無選擇還是留下繼續為軍方效力。在殷震院士去世後,研究所內的夏鹹柱和金寧一先後都被評為工程院院士並申請到很多重要課題。

圖片人物: 左上為夏鹹柱,右上為金寧一,左下為何彪,右下為塗長春

由於是面向軍隊和地方雙向招生,因此很多畢業生分散到了全國各地。長春、成都、廣州、北京、雲南和南京的軍馬衛生研究所等單位,都有獸醫大學畢業的研究生,例如此次被曝光參與中共病毒研究的金寧一、何彪、範泉水、塗長春等都畢業或就職於此單位。其中夏鹹柱院士多年來一直專註於研究犬細小病毒、輪狀病毒、冠狀病毒、犬瘟熱病毒、犬傳染性肝炎病毒與貓瘟熱、虎流感和貓傳染性鼻結膜炎病毒;金寧一曾留學日本和韓國,在基因工程方面造詣較高,使用含有人類冠狀病毒受體的轉基因小鼠模型進行實驗,進行冠狀病毒能夠跨種感染人體研究;何彪參與了分離舟山病毒ZC45和ZXC21,也曾在軍事獸醫研究所的金寧一團隊與塗長春一起工作。

2004年部隊改制,解放軍需大學被撤銷,而獸醫研究所由於有保留價值並入軍事醫學科學院,從而得到了大量的資金投入,也正式開始參與生物武器的研究工作。

左二為童貽剛

此外,在國際上,中共軍方借著援助非洲抗擊埃博拉疫情的名義,在童貽剛和陳薇等帶領下,從非洲搜集了大量病毒樣本。中共這幾十年也向西方派遣了大量留學生,很多人借機留在國外工作,成為中共的間諜或內應,例如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工作的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和程克定夫妻因偷偷把病毒樣本寄回中共國被加拿大皇家警察逮捕。此類科學家盜竊知識產權為中共效力的事件屢有報道,不勝枚舉。

可悲的是大部分科研人員只是根據申請的課題要求搜尋病毒或進行病毒機理等研究,對其用途和對人類造成的危害一無所知,這一切的根源都是由於中共的長期洗腦和小恩小惠。就這次疫情來看,幾乎國外所有的科學家都閉嘴或混淆視聽,更別提在國內中共淫威之下的科學家了。

相關鏈接:

病毒超限戰淺析(一):戰爭從未遠離-GNews

病毒超限戰淺析(二):生物武器的布局-GNews

淺談中共動物病毒奠基人殷震-GNew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5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