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社會】學校安保再加壓, 能否保證上學安全?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此圖像來自網絡)

環球網4月29日轉載央視新聞客戶端消息,近日中共教育部要求全國各地中小學幼兒園繼續加強校園安保措施,嚴格執行上下學時段“高峰勤務”和“護學崗”機制[1]。

上一次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對學校加強安保工作,始于2010年短短40天接連發生多起校園慘案:3月23日,福建南平實驗小學砍殺事件(8死5傷)[2];4月12日,廣西合浦一小學前路人2死5傷[3];4月28日,廣東雷城第一小學16名學生和一名老師被砍傷[4];4月29日,江蘇泰興幼兒園砍殺案中4死31傷[5]。此後,2017年1月,廣西憑祥市小聰仔幼兒園幼兒被砍傷[6];2018年10月,重慶魚洞新世紀幼兒園14名幼兒被砍[7];2020年6月,廣西梧州李小文砍殺師生41人[8];不到一年時間,廣西再次發生校園砍殺事件,21年4月28日,廣西北流一幼兒園18人被砍(2名大人、16名幼兒)[9]。

2010年的接連砍殺幼兒事件發生促使了中小學幼兒園安保工作的日常化,無論是安保人員數量還是裝備上都相比之前提高了一個檔次。而今在有“前車可鑒”之下,同時2020年以來中共官媒又大肆鼓吹經濟轉正、人民“安居樂業”的“和諧”生態情形下,卻仍然接連發生重大的砍殺幼兒事件,究竟是安保程度不高還是浮于形式,令人生疑。

在中共宣布全面脫貧、實現人類偉大壯舉的當下,更在習包子要收台滅美的“狂妄”進程中,砍殺幼兒事件反映出中共治下社會矛盾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愈演愈烈,全民一心更是無稽之談。雖然中共教育部所倡導的加強校園安保以及警察“護道”行爲可能暫時抑制校園砍殺現象,但根源未除,社會積壓的矛盾依舊會演變成針對弱勢群體的霸淩行徑。

中小學幼兒園的劃片入學堆高了學區房的房價,在經濟如此萎靡的當下依舊高漲不衰;校外培訓、興趣班的“普及”增大了每個家庭的教育開支,內卷嚴重;接送孩子上下學成爲每個家庭必不可少的“日常工作”,上傳作業、家長群等占據了家長的大量精力;校園安保層級的提高意味著校園安保資金投入的加大,對應轉嫁給爲每個學生家長的繳費。可以說中共體制下的教育已經成爲既得利益者牟利苦民和疲民弱民的利器,只要中共這個症結還在,只要中共獨裁專斷的本質不變,中共國的教育風氣以及社會矛盾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改善和緩解,砍殺幼兒等針對弱勢群體泯滅人性的行徑就不可能絕迹。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參考鏈接:
[1]教育部:確保重點時段學校門口見警察、見警車、見警燈
[2]福建南平校園慘案
[
3] 廣西合浦縣小學前發生凶案2死5傷 包括多名學生
[4] 廣東雷州16名師生被砍傷 疑犯系病休公辦教師
[5] 江蘇泰興中心幼兒園發生砍殺幼兒事件
[6] 廣西男子故意砍殺幼兒園12名孩子 一審被判死刑
[7] 爲什麽會有人持刀闖進幼兒園砍殺兒童?
[8] 廣西梧州小學保安砍傷師生41人,一審被判死刑
[9] 廣西:屢次發生幼兒園“砍人事件”,何時才能到頭?

責任編輯: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編輯校對:首爾喜韓農場 文迹~見證神迹
發 布:華盛頓DC農場 騎著毛驢來挺郭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