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一)臨時立法會成立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後,中共的行動由原來的半明半暗轉變成公開為所欲為,插手香港事務。香港人由過去的反抗英殖民統治轉變成反抗中共獨裁,爭取民主、自由、法治。中共也從過去的扮演的反抗者變成統治者,中共的白蟻當然依舊在努力啃香港這座大廈。

除了被中共洗腦的政客外,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在國際上是個大騙子,沒有誠信。郭文貴先生曾說過,中共就是以假治國,以騙治國,以黑治國,以偷治國。中共從不遵守承諾, 如許諾香港“回歸”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統統無一兌現。

1992年,彭定康日上任後第一份施政報告就提出香港政制改革方案,建議1995年最後一屆立法局中大幅度增加直選議席和新增加9個近乎普選功能的「功能組別」即新九組。彭定康這一舉動令中方非常不滿意,認為他“三違反”,即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基本法》、違反兩國外長交換的信件。中共決定「另起爐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之下成立預備工作委員會,同時在第一屆立法會成立前以臨時立法會代替,用以通過特區成立時“必不可少”的法律。用魯平的話說就是:彭定康是香港歷史上的“千古罪人”,中共宣布放棄「直通車」(即原來英中雙方協議,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可全數過渡為特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英國在推行民主中共在阻撓民主。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彭定康為什麼要政制改革,設新九組呢?聽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72歲)怎麼說。吳靄儀,大律師、資深傳媒人,港英時代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當過十七年立法會法律及司法委員主席,以捍衛法治為終身志業。 2019年8月18日與黎智英(72歲),李柱銘(82歲),梁國雄(64歲),何俊仁(68),李卓人(63歲)何秀蘭(65歲)等參與“維園流水式集會”反對《逃犯條例》(即反送中運動)。中共凌駕香港後實施秋後算賬,以“企圖癱瘓政府”,“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抓捕這些人,這就是著名的“818維園案。「2021年4月16日,香港區域法院法官胡雅文就九位被控觸犯《公安條例》第十七條“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成的泛民主派領䄂判刑。除了兩位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何俊仁及公民黨創黨人之一的大律師吳靄儀和梁耀忠四人判監緩刑,其餘五人包括四名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李卓人、區諾軒、梁國雄及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分別被重判八至十八個月監禁,即時入獄」。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吳靄儀女士不愧是終生為香港法治奮鬥的精英,在被判刑前的辯護陳詞並沒有為自己求情,「公義是法律的靈魂,沒有公義,就算有多數人支持,法治只會淪為暴政」。 「對香港人來說,沒有權利比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珍貴。言論自由不僅是人類尊嚴的核心,同時為民主社會的最後一道安全閥,正如我們的一些優秀法官多次重申,尊重這些權利是捍衛法治的一部份。」「我希望法官閣下能關註二〇〇〇年十二月廿一日,立法會就《公安條例》所作的辯論。當時我指出條例中存在許多缺陷。這些缺陷長期以來都困擾著法律界,而我亦警告政府,若要避免法律因人民的絕望而被違反,就必須認真考慮著手改革。委員會上曾有人提出公民抗命,當時保安局局長稱之為一種威脅。然而它不應被視為威脅,而應作為一種警告或提醒。我敦促政府不要封殺就改革所進行合理的討論,但因為由於其頑固不化,政府創造公民抗命所不可避免和正當的條件— —但這非我們中任何一人所望看到的。」(摘自「加山傳播」吳靄儀英文陳詞中譯本。)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面對這些領袖被中共政治打壓入獄,彭定康稱他們是戰友,“這些是我欣賞的人,也是我喜歡的人。這些是我曾經切身看到他們爭取人權、在公共生活中爭取正直的人。他們也獲得國際社會認可,清楚了解法律應該服務人民,而不是人民應該服務法律。他們都是重要而勇敢的個體。我為他們受到這樣對待,深深感到難過。”

吳靄儀女士說自《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來,香港人力爭發展民主普選,處處遭中方阻延。 1992 年,港督彭定康提出政改方案,大幅擴大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中方極度不滿,隨即威脅「另起爐灶」,取代民選議會直通。中共於1993 年 7 月,人大通過在1990 年就已經決定了的「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簡稱預委會),成員由中央任命,為籌備工作做“預備”工作。 1994 年 8 月 31 日,人大常委會正式取消「直通車」。香港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到 97 年 6 月 30 日全部落車。

中共矛頭直指彭定康所謂的政制改革才惹它成立臨立會的,是怎麼回事呢?

黃毓民1994年10月13日《快報》,「十月七日,特區籌預會政務小組忽生奇想,提議九七年七月一日成立“臨時立法會”,並經初步討論後達致共識。政務小組兩位組長蕭蔚雲、梁振英,委員劉兆佳解釋成立臨時立法會原因,以及組成方式(黃毓民93年底已預測會出現)。中共振振有詞的批評彭定康實施政治改革迫使它不得不另起爐灶,這麼光明正大的事情為什麼不是共產黨自己親口向港英當局交涉成立,而是指使這些“統戰勝利品”突發奇想呢?中共完全可以跟港英交涉叫價,《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前的談判中共可是十分硬氣寸步不讓的,聲明生效了反而熊了?這不合邏輯,只能說明它心裡有鬼。

預委會又是來幹嘛的?黃毓民《“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披露「《人大決定》其實已經為政制不能銜接預留彈性空間。關於首屆立法會的產生辦法,“直通車”是由特區籌委會負責“驗票”,即使彭定康不搞甚麼政制方案,亦未必確保九五年立法局可以過渡到九七。因為《人大決定》說得很清楚:「原香港最後一屆立法局的組成如符合本決定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其議員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願意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條件者,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確認,即可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

圖片來自gnews

中共曾向英國保證香港回歸前不會有兩個立法機關出現。承諾還沒晾乾,騙到手就立刻變臉了,設立層層機構跟英方對著幹了,「籌委會並沒有成立臨時立法會的權限;臨立會的組成與產生辦法,俱不符合基本法賦予立法職能的立法會,無權立法」。英方不承認臨立會,定期非法並不許在香港舉行,中共就在廣東省深圳市舉行會議,直至回歸日子夜移回香港。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8-18維園集會案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七-為甚麼港人要/

細說臨時立法會/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一-清流不做竟做/

《毓民橫議》這完全是一場政治審判


審稿:卡西歐 / 校對:文粵 / 上傳:天網灰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