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煙院士到酒院士(10)

撰稿人:閑雲野鶴


(圖片截自網路)

茅臺是有 “紅色傳統” 的。 在強國,茅臺酒因為與中共的聯繫而天生具備了顯赫的身世。 

1935年初,紅軍在長征途中路過茅臺鎮,搶了百姓和酒廠酒窖里的茅臺酒泡腳療傷。 (這可能是最早的有關中共與茅臺酒的記載)

1937年底,毛賊同王明會餐,餐桌上還有兩年前紅軍路過茅臺鎮”帶來”的茅臺酒。 (中共黨史)

1958年,中央召開成都會議期間,毛賊指示時任貴州省委書記周林,要他回去把茅臺酒搞成年產萬噸,而且要保證品質。

 1972年,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鬆訪問強國,周恩來在宴會上用茅臺酒同尼克鬆乾杯,更令茅臺酒在西方世界名聲大噪。 1

979年,強國大陸與美國建交之後,鄧小平在訪美期間有機會與基辛格會面。基辛格沒有忘記當年在北京見識的名酒,對鄧說:”我認為如果我們喝夠了茅臺,我們能解決任何事情”。

自此,茅臺已經不是簡單的白酒,在中共上下演繹推動包裝下,茅臺酒不僅成為官場勾結網路的媒介,也成為攻陷他國領導人的先鋒,成為一種武器。 《華爾街時報》在2019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評論說:茅臺在強國已經成為一個場面上”即使不喜歡喝的人也必須高價購買的酒”,充分揭示了茅臺在強國官場和社會中所代表形象。 

近年來,茅臺酒經常被人們同”公款吃喝”、”三公消費”相聯繫,頻繁地出現在強國許多關於公款消費和腐敗案報導中。 《紐約時報》曾引述《財新》的報導說, 貴州茅臺酒廠會專門為諸如北京的人民大會堂,海軍的北海艦隊,中國移動等高檔酒消費大戶預留許多上等茅臺酒。 以至於當時的貴州茅臺集團的董事長袁仁國2016年親自在中央台的反腐專題節目中現身,說茅臺不是腐敗酒,茅臺酒和腐敗沒有關係。 2019年袁仁國卻因涉及腐敗被雙開。 近日,袁仁國再次登上央視的反腐節目現身說法,剖析自己如何利用茅臺酒作為結交權貴,搞政治投機的工具。

袁董只是一個小角色,茅臺酒,特權+特供,引出一系列驚天大案,真正主角在後面。 

青海省人民檢察院原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賈小剛以權謀私案的部分細節中提到,辦案人員在北京他的兩個住處、西寧的兩個住處,搜出的茅臺酒就多達880餘瓶! (強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遵義市委書記、貴州副省長的王曉光,其落馬更離不開”茅臺”二字。 在他的”藏酒密室”里,辦案人員清點出了4000多瓶酒,然而這還不是全部。 早在被調查前,老王就收到風聲,那時,他已經處理掉了一批價格較高的年份酒。

政界愛茅臺,軍界某些大佬對茅臺的喜愛,也達到令人驚歎的地步。 落馬中將谷俊山,在查處他時,僅從他家地下室里就搜出茅臺酒1800多箱茅臺原份酒,有100年陳,有50年,有15年的。 “軍用專供茅臺酒”就裝滿了兩卡車。

下粱不正,上樑能直嗎? 當然不。 

2018年北韓獨裁者金正恩訪華期間,習一尊以高級別款待,宴會上習以茅臺酒招待。 眼尖的線民從官圖中發現,宴會用的矮嘴茅臺網上售價128萬元。 一桌2瓶酒價值256萬元,可以建8個希望小學!

當民眾質疑的時候,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叼盤亦加入討論,他在推特上表示,”習主席招待金委員長兩瓶矮嘴醬瓶茅臺,也就250萬人民幣,瞧這些民主派這一驚一乍的,真沒見過世面。 “

至此,世人都看明白了,這就是茅臺酒在強國的歷史淵源和現實價值,茅臺酒與中共官場已經密不可分。 這種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具有強殺傷力,堪比洲際導彈的武器級產品,主導和參與”研發”的專家,夠得上入圍強國院士資格了吧? (待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前文链接 :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