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思佰億集團終止和中國平安的金融合作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軍迷Wilson

今年3月初,在全球擁有180家子公司的金融管理機構日本思佰億(SBI)集團社長北尾吉孝宣布,將該公司在香港的6家子公司全部撤出,原因是“沒有自由,就沒有金融交易”。思佰億的決定是一個風向標,意味著更多的日本企業及國際資本,將選擇離開曾經的世界金融中心香港,這是聰明的資本用腳來對中共投票。

圖片來源:glotechtrends.com

據共同社5月1日報道,日本負責主導和運作地方銀行聯合並購的思佰億集團,近日已與中共國平保集團解除此前推進的合資項目。思佰億透露的原因是日本方面擔心,如果中共國企業進入日本市場,參與金融系統開發,顧客信息會被中共掌握,實際上原因更復雜。去年11月,平保超越貝萊德成為香港匯豐銀行的控股股東,相信精明的日本人已經看清平安的背後是中共的紅色資本,和平保的合作將使自身失去平安。

2020年習家加快了對平安系的控制,平安內部的高層發生二十余次變動,有近二十位高管被調離。除了平安集團總部,其下屬陸金所、金融壹賬通、平安好醫生、平安產險等多個旗下公司的高管都被調整。按照中共窩裏鬥、窩裏橫的德性,應該是習近平在平保排除異己,收集所有涉足平保盜國賊的腐敗黑材料,為收買控制一批,打壓消滅一批作準備,同時也折射中共的財政已極度脆弱,需要牢牢掌控有輸血能力的大企業。另外,圖窮匕見,中共的內鬥也到了即將見分曉的精彩時刻!

去年9月,路德社爆料平保創始人馬明哲和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共用一個女演員景甜,景甜還為兩人各生了一個兒子。這是習家掌控馬明哲及平保的軟性手段,是中共生殖器治國的特有專利,雖然低級,但很有效,是封建朝代政治聯姻的升級版本。這種由野蠻愚昧的封建專制加上殘暴腐敗的共產極權專制構成的所謂“主權”,無信無義,無法無天,不可能有通常意義上的主權信用,必然是誰沾上誰倒黴。

關於平保的特殊背景,郭文貴先生曾爆料,平保的陸金所,是最高級別的盜國賊即常委級別大佬們分贓的自留地。思佰益之所以快刀斬亂麻,撒出香港的業務,中止和平保的合作,是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知道中共氣數已盡,但在最後的時刻將異常瘋狂,為了避免受傷害,所以來一個36計走為上計。

以上僅代表戰友個人觀點

參考新聞:SBI與中國平安解除金融服務開發合資項目


編輯 發稿 雲起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