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城傳聲筒】“六四集會案”港共政權政治清算毫不手軟

推薦:紐約香草山香港部寫作組

去年6.4集會,24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其中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4人,今(30日)在區域法院承認「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案件今由國安法指定法官陳廣池審理。法官押後至5月6日判刑,原本獲保釋梁凱晴加上其他3名涉47人案不獲保釋的被告,均須還押。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有旁聽人士聽到還押後,驚訝「下?」,紛紛向四人大叫「加油呀」等。黃之鋒步入羈留室前,大叫「我哋改變唔到世界,但可以唔畀世界改變自己!」

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4人今由資深大律師夏偉志代表求情。夏偉志先表示,仼何人犯法都需要負上刑責,但本案並非是一單容易的案件。夏偉志指,法庭需要考慮兩個層面,第一是人權,第二是公共衞生,強調本案是首宗涉及公共衞生的未經批准集結。夏偉志指,紀念6.4的燈光晚會,30年來都受政府包容。過往的晚會都很和平有序。

夏偉志強調,今次集會,無涉及暴力行為、無煽動他人使用暴力、無損壞財產,全程都很和平有序。四被告除了叫口號外,亦無作出仼何代表性行為。夏偉志強調,警方是因為公共衞生反對是次集會。但四被告全程佩戴口罩,無證據證明他們曾經脫下口罩。而是次集會中,組織者至少採取了一些行動,以確保參與者保持社交距離,並不是完全漠視新冠肺炎。

夏偉志指,雖然最近判刑有改變,但以往相關案件都是以罰款和簽保守行為處理。官:社會服務令並不適合夏偉志稱,四名被告都是有才智、受良好教育,有良好背景和家庭的年輕人,除了示威相關的案件外,無干犯仼佢刑事案件。他們都真誠地相信自己的政治追求。夏偉志又逐一講述四人的背景,對於袁嘉蔚,夏偉志更指她根本不屬於刑事法庭。

官:社會服務令並不適合

夏偉志強調,除非別無他法,否則文明社會不應該將四個有才華的年輕人送到監獄。夏偉志希望法庭為四被告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但法官明言社會服務令並不適合。夏偉志稱,若要判監,希望判處緩刑或短期監禁。

控方讀出承認案情期間,覆述當晚人群高喊的口號。但法官隨即打斷,明言「認為帶有政治色彩的口號不需要提到」、「否則控方在法庭公開場合中講呢啲口號」,要求控方修改為「叫口號,人群回應口號」即可,毋須覆述口號內容。

至於朱凱廸一方表示仍在考慮答辯意向,要求押後案件至6月11日,與其他19名被告一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再訊,獲法官批准。朱凱迪因初選案還押至今。完庭後,朱凱迪離開被告欄時向公眾席大叫:「多謝大家!香港人加油呀!頂住呀!」

控方讀出承認案情時,提到當晚人群高喊的口號,例如「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當控方打算再覆述口號時,法官陳廣池突然打斷控方,指留意到案情寫有好多口號,但各被告被控的是「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到底被告當晚有沒有叫口號其實不重要。

官阻控方「法庭公開場合」覆述政治口號

法官以傷人案為例,指在傷人案中被告都會講粗口,但除非有嚴重情況,否則案情只需要表達被告有傷人便足夠。法官明言「認為帶有政治色彩的口號不需要提到」、「否則控方在法庭公開場合中講呢啲口號」,要求控方修改為「叫口號,人群回應口號」即可,毋須覆述口號內容。

控方回應做法是想顯示集會目的,但稱若法庭認為合適,可以刪去口號內容。

控方今先申請將4案合併處理,獲法官批准。4人各被票控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們於 2020年6月4日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與其他人,在無合法權限或或合理辯解下,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案件早前提堂時,黃之鋒、朱凱廸、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等5人表示將於今日認罪。惟朱凱迪今早表示仍在考慮答辯意向,要求押後到6月11日與另外19名被告一同再提訊,獲法官批准。

(案件編號:DCCC 876/2020、DCCC 885/2020、DCCC 890/2020、DCCC 892/2020) 

圖源網路

2020 年民主派初選,當日聯合宣傳的8名「抗爭派」,全部陷獄或流亡。其中朱凱廸、何桂藍、袁嘉蔚、岑敖暉因初選47人案不獲保釋,2月底起一直還押。羅冠聰、張崑陽已先後流亡。當日被視為黃之鋒「Plan B」人選的梁凱晴,儘管未有在初選案被控,但今日因為參與去年六四集會,承認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還押候判。

流亡海外的羅冠聰隨後在個人主頁上發文聲援:

香港時間快比英國快六小時,昨日一覺醒來,已看到梁凱晴就六四案被還押的新聞,並看到之鋒散庭時稱:

「我哋改變唔到世界,但可以唔畀世界改變自己!」

隨後傳媒翻找我們在民主派初選時的聯合宣傳照片,指八人全數入獄或流亡。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朱凱廸、何桂藍、袁嘉蔚、岑敖暉、黃之鋒、梁凱晴;羅冠聰、張崑陽。

離別過後,總想著重聚。正如流亡、散群族群,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回到那個熟悉的香港,費盡心力,鋪建回到「應許之地」的道路。

二零二零年六月時與他們相聚,一別過後,未知重聚何期。朱凱廸的傻勁、何桂藍的專注、袁嘉蔚的堅忍、岑敖暉的義憤、黃之鋒的衝勁、梁凱晴的仗義、張崑陽的深思,這些特質象徵著人間不同美好,也代表著年輕蓬勃一代對世界的想像和投入。

能夠遇到一群相知相識、志向相同的同伴,真的很困難,同時很幸運。政治之難,在於交心。在波桅雲詭、危機四伏的政運社運圈中,能夠遇到一路互相扶持,放心將後背交託之人,確非易事。離別最大的遺憾,是斷裂如此珍貴的連繫,然後為了保護雙方,各人而甘願在平衝線上前行,互不干涉。

這十個月內,走累了,會渴望有曾經的攙扶,在迷茫時把酒的唏噓。

如今,我還在想何時將會重聚。其實,我早就應該放下這個念想──這是逼人入死胡同,永無解答的天問。但它的答案,又是如此吸引,在每次看見令人痛苦的消息時,不禁令人想像圍在一圈打鬧的日子。

很多感受只能放在心中;同樣地,作為曾經的伙伴,很多事情,都在心中。

眼見之鋒在庭上說出這段話,我也想援引梁凱晴陷獄前的一句話:

「我係死剩種,但一日未死,都總有花開嘅希望。」

不奢望能夠很快迎來重聚的日子,只希望你們都心安、平安,渡過艱苦的試練,來到花開的彼岸。

(以上主要內容引自《立場新聞》)

編輯/校對/發稿:小鹿妞妞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