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戰淺析(二):生物武器的布局

MyWay

共產主義對西方的滲透呈現出極為復雜多樣的面貌。只有從具體現象上超脫出來,站在一個更高的立足點,才能看清他們的真實面目和目的。

共產主義一直把歐美作為滲透和顛覆的主要目標。蘇俄成立之初,即成立共產國際(史稱“第三國際”),作為向全世界輸出革命的工具。上世紀80年代中共改革開放以後,與西方開始了更多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交往,也開始用不同方式對西方進行滲透。西方很多國家的政府在經濟危機和社會動蕩時期,病急亂投醫,采納了各種變形的社會主義政策,使西方社會中過去幾十年中呈現不斷向左轉的態勢。歐美各個國家都有共產黨的同路人、同情者,大部分都被共產黨利用,成為共產邪靈得心應手的工具。他們和共產黨一起,成為西方國家內部的 “第五縱隊” ,客觀上起到了破壞傳統文化、敗壞社會道德、支援共產政權、顛覆本國合法政府的作用。

經過幾十年不間斷、多途徑的滲透,形形色色的共產主義者掌握了美國的教育、媒體、教育界、政界和企業界,過去幾十年美國社會在意識形態上不斷向左,即共產極權方向遷移。就在世人為自由世界擊敗共產陣營而歡呼時,共產主義者卻悄然控制了西方主要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媒體等幾乎所有領域,並準備著適時對歐美文明社會的致命一擊。

各個國家都有共產黨的同路人、同情者,大量被共產黨利用的“有用的傻瓜”,成為共產邪靈得心應手的工具。他們和共產黨一起,成為西方國家內部的“第五縱隊”,客觀上起到了破壞傳統文化、敗壞社會道德、支援共產政權、顛覆本國合法政府的作用。

中共經過對蘇聯解體原因進行分析,認為主要是由於蘇聯和美國在經濟和軍事領域直接對抗而最終被拖垮,於是采用了韜光養晦策略,並且將當年竊取政權的軍民融合路線發揮到了極致。

共產黨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一直進行長期規劃和籌備。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領域,中共把蘇聯當年的很多關於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的理念當成金科玉律,軍事醫學院校所使用的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的教材也基本是照抄前蘇聯。在化學武器領域,由於其特殊性,所有的工作基本都是由軍內各部門完成,例如解放軍防化研究院和防化學院以及總裝備部其他相關部門負責武器化研究,軍事醫學科學院毒物藥物研究所負責預防和治療藥物的研究。在生物武器研發方面,由於微生物是普通基礎學科,於是軍民融合路線發揮了極大的威力,軍內單位主要由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五所)、生物工程研究所、獸醫研究所、解放軍疾控中心、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以及幾個醫科大學等單位負責,而在民用單位則有更廣泛的資源,比如,中國疾控中心和地方疾控中心、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各個地方院校的微生物院系和學科、幾個一二線城市的生物制品所以及香港大學和國外高校研究院

早期的化學武器分類很明確,包括 天花、鼠疫、炭疽、兔熱病、腦炎病毒等數十種已經武器化的微生物,根據用途可分為戰區武器和戰略武器,可根據戰爭需要對某個國家(地區),或僅針對人、動物或植物造成損害,從而造成經濟和社會癱瘓。

國際社會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直擔心,因此在1972年4月10日開放簽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又稱《生物與有毒武器公約》,全名《禁止細菌及毒素武器的發展、生產及儲存以及銷毀這類武器的公約》,這是國際上首個禁止生產此類武器的國際裁軍條約。在1993年1月13日又簽署了《關於禁止發展、生產、儲存和使用化學武器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簡稱《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中共國屬於締約國,在兩個條約上都簽了字。中共還積極參與了其中的很多事務,於1990年代派遣軍事醫學科學院毒物藥物研究所的李樺研究員參與伊拉克化學武器的核查並任武器核查小組的組長,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的楊瑞馥研究員也被派遣到聯合國並作為伊拉克的生物武器的國際專家組的成員之一。

由於傳統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殺傷力巨大,且只能通過導彈或飛機散播,因此只要施放就會被對方察覺,除非一擊致命,否則很容易遭到締約國的集體制裁和報復。隨著1980年代後期分子生物學和基因工程技術的迅猛發展,改造已有的微生物、增強其在人類高傳染性、通過社區人群的傳播達到悄無聲息消滅或癱瘓對抗國家的武器在1990年代末提上了日程。很多人都註意到,近年來各國各種流感病毒持續高發,且突變特別快,在動物界禽流感、豬流感和豬瘟病毒的發病也與以往不同,這些都是小規模人群、動物群實驗檢測病毒改造成果所出現的現象。尤其是2002年底SARS病毒突然出現,又在半年後突然消失,雖然通過鐘南山和港大的聯合做戲嫁禍給果子貍,但業內人士對此結論都不信服。

中共對生物武器和基因武器的研發是一項系統工作,從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徐德忠教授編著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和楊瑞馥編著的《防生物危害醫學》兩本作為軍事醫學科學院相關專業的研究生教材, 以及國內微生物和病毒研究機構在國內發表的各類文章和申請的專利就可以看出解放軍對生物武器的研究和防護已經專業化和體系化。至於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將會在隨後章節中做具體說明。


參考鏈接:

杨瑞馥:测序很强大,为何还要拓展微生物培养?

相關鏈接:

病毒超限戰淺析(一):戰爭從未遠離-GNews


編輯、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