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內404】劉曉波:中國的制度性貧困

【以下內容由發佈者個人引用自互聯網,以供讀者自行品讀思考,其中觀點不代表G-News平台意見。】

作者:劉曉波

圖片來自網絡

改革三十年,中國經濟一直保持著領先於世界平均水平的增長率,主要大城市的表面生活已經足夠奢華的了,中共寡頭出國訪問如同大富豪,滿世界撒錢,動不動上百億美元的大訂單。但是,中國在經濟上的崛起並沒帶來政治文明的提升,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排在世界第四,但在國際人權組織每年公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排名中,中國總是排在倒數十位之內,與朝鮮、緬甸等無賴國家為伍。

中共在應對國際社會的人權譴責時,最大的藉口是中國的國情特殊——中國的窮。正因為窮,就要把「生存權」和「發展權」置於人權之首,解決溫飽問題就成了掩蓋沒有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的方便藉口。

談到中國的窮,中共還有一個最簡單、也最具欺騙性的藉口,就是把中共治下的災難、落後和貧窮,統統歸罪於殖民者的遺產,從而把內在的疾病完全歸罪於外來的病源,把制度之惡性腫瘤完全歸結於外來癌細胞的傳染,但中共從來不講中國式的窮與獨裁制度之間的內在關係。

中共現政權總講人口太多是沈重的負擔,但是不講沈重的人口負擔完全是毛澤東時代的惡果;中共講國有化和計劃經濟如何改變著落後的面貌,卻不講中共為了維護獨裁權力讓整個社會所付出的高昂經濟代價──制度性的強制剝奪全民資產和壟斷全部資源所造成的低效率和資源浪費(國有化);制度性的全民運動所造成的巨額財產損失和資源大破壞(大躍進、文革等群動運動);制度性的依靠強權暴力的大規模鎮壓以及意識形態操控(三反五反、反右、肅反、四清、六四、法輪功等),讓全社會承擔著驚人的經濟成本;制度性的黨政機構膨脹所造成的巨大浪費;制度性特權帶來的普遍腐敗帶來的是極少數權貴們的揮金如土和最廣大民眾的貧困;制度性的暴力統治和霸權心態,所導致的與國力完全不相稱的巨大軍費開支。

如果把腐敗定義為利用公共權力牟取個人的或小集團的私利的話,那麼,大陸中國制度的腐敗,就是中共作為執政黨利用壟斷的公共權力來牟取一黨私利。在農民收入呈相對遞減趨勢的情況下,在城鎮失業人口劇增和社會保障極不完善的情況下,在農村的九年制義務教育因經費短缺而已經名存實亡的情況下,如果把用於奧運會等政績工程的巨額開支用於對社會弱勢群體的救助,用於農村教育的改善,該產生多麼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綜合效益。

中國的窮,就窮在官權的太大太強和民權的太小太弱,窮在為維持獨裁制度所付出的高昂成本上,窮在肆無忌憚的腐敗。這種窮,決不是資源匱乏、人口太多和素質低下所能辯護的,而是一種制度性匱乏。這個制度是揮霍型浪費型腐敗型的制度,無法通過制度創新來合理配置有限的資源,無法公平分配經濟增長所帶來的成果,所以,中國的窮,是制度性的窮,窮的毫無道理,窮的無法從道義上進行最起碼的辯護。

圖片來自網絡

最令人悲哀的是,對中共辦奧運的巨額開銷,大多數國人非但不會提出質疑,反而狂熱歡呼。在這種沈默大多數的背後,是政治恐怖和利益收買的一黨獨裁體制。因為,對黨國的政績工程的經濟成本提出置疑,無異於對當權者的政治性挑戰,有違於中國式「政治正確」。這對於任何個人來說,都是風險太大的虧本生意,使絕大多數人在投資與成本的計算之後望而卻步,久而久之也就變得麻木了。

這樣的窮,已經不光是制度性的物質貧困了,而且是制度性的精神貧困了。

2008年12月1日於北京家中


供稿/校對:萌萌的朋克(NewsExpress組)
發佈:Hezekiah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