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戰淺析(一):戰爭從未遠離

MyWay

前言:自2019年底中共病毒爆發到現在已有一年半,目前仍無減弱趨勢,全世界人民隨時都面對著感染和死亡的威脅,中共打開潘多拉盒子的同時也敲響了自己的喪鐘。隨著對病毒來源調查的步步深入,參與此邪惡計劃的各方力量都已浮出水面。本文僅根據已有證據對病毒超限戰進行簡單梳理。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百年裏,特別是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人類迎來短暫的和平。然而,在表面的和平繁榮背後,是各種意識形態鬥爭的暗流洶湧。由於各種原因,美英等國在消滅了以德日為首的法西斯勢力以後,卻扶植了更為邪惡的蘇共及後來的中共,共產主義在世間橫行導致了數不勝數的人道災難,並一步步把人類帶入深淵。

蘇聯是一個真正邪惡的帝國,迫害本國公民,建立了殘忍的古拉格集中營,完全統治了其衛星國家,在全球制造麻煩。在蘇聯解體後,中共繼承其衣缽,把馬恩列斯的歪理邪說同厚黑學相結合,更把共產主義的邪惡推向了極致。

中共竊取政權以來,沒有一天不為維護其統治絞盡腦汁,發展各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直是其重中之重。由於化學武器在一戰中的使用,以及核武器、小規模生物武器在二戰中的使用,中共對這幾種武器的籌備不遺余力:“596”工程小組於1964年10月在新疆羅布泊爆炸成功第一枚原子彈,1967年6月成功引爆第一顆氫彈;化學武器研究方面,從1958年軍事科學院成立後,相繼組織成立了解放軍防化研究院、解放軍防化學院等負責化學武器的研發;還成立了軍事醫學科學院負責化學武器、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的防護和救治工作。

由於很多國家都相繼研究成功,核武器已變成一種威懾力量,不太可能在現實中使用,於是化學武器生物武器就成為軍內重點研發的項目。化學武器包括神經性毒劑、糜爛性毒劑、 全身中毒性毒劑、刺激性毒劑、窒息性毒劑、失能性毒劑等很多種類。由於合成工藝簡單,除蘇聯和中共外,其他很多不發達國家都有化學武器儲備,其研究重點也由武器發展轉移到防護和救治,這其中解放軍防化研究院和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毒物藥物研究所都做了大量工作,篩選出很多種對化學毒劑有防護和救治效果的化學藥物。用生物殺死有生力量的武器統稱為生物武器,又稱生物戰劑,是指細菌、病毒、原生動物、寄生蟲、真菌等可以有目的做生物恐怖襲擊或者生物戰的武器,傳統的生物武器施放需要導彈或航空播撒等。

伴隨著基因工程技術的迅猛發展,生物武器已超越化學武器成為中共軍方最優先發展的武器裝備。從2005年遲浩田的內部講話就可看出,中共一直籌備用非破壞性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來解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文明國家,因為中共已清醒認識到,國內過去幾十年的破壞性經濟發展已造成自然資源嚴重耗竭,生存環境急速惡化,尤其是土地、水源和空氣的汙染。中共多次隱晦地強調中共國面臨生存問題,但卻有意只提生存不提空間,實際想做的就是向海外擴張、全球稱霸。

中共一直在分析德國法西斯失敗和蘇聯解體的原因,認為主要是樹敵太多、急於求成,並在該狠狠出手時不夠狠,所以在鄧小平主政期間設計了韜光養晦策略,繼任者江澤民和胡錦濤也基本延續了這一方針,直到總加速師習近平上臺取得政治和軍事控制權後,才一改以往縮頭烏龜的作風,實現了從“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到“厲害了我的國”的跳躍, 13579計劃得以真正的實施。

在後續文章中,筆者會對此次生物武器超限戰的總體布局、項目實施、 資金技術支持、病毒機理研究、病毒武器組裝和釋放、同期開展的疫苗(解藥)研究、病毒真相掩蓋等環節進行梳理。


編輯、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