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體小說連載之十一:《我的懺悔錄》

——獻給在中共國長大的人

作者:崢嶸/責編:白夜

第四章 母親-2

人生就是這樣,原生家庭對孩子性格的養成,有著根深蒂固的力量,我也是不能例外。

母親是一個善良的人,但她的弱點是太好強,又貪慕虛榮。她跟父親的婚姻,看得出一點都不幸福。他們之間的很多事情,作為孩子是不得而知的,但我能感受得到。

還有一件事,一直縈繞在我的心裏。記得那次也是母親從南方出差回來,大包小包的,除了一些吃的,就是她給自己買的新衣服。那天我睡的早,迷迷糊糊聽到父母在對面房間在爭吵什麼。那時我們住的是兩居室,入戶門旁邊就是一個小的蹲便廁所,一個小走廊到頭,左右分成兩間。我住右邊的小房間,父母住左邊的大房間。房間都是有門的,那天不知怎麼回事,兩個房間的門都是打開的。我的床正對著門,頭朝著門口睡,床頭放著一個三角形的角櫃,略微高過床頭。

透過角櫃上層的縫隙,我抬起頭,想看看父母在爭吵什麼。剛看過去,就看到母親全身赤裸,站在他們房間的中央,好像正在試穿新衣服。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親的裸體,雪白的肌膚,三點盡露。我腦子一陣眩暈,下意識地知道,我不該這樣偷看母親,於是就悄悄躺下來。我聽到父親說:「你不要穿那個白裙子,小心血染的風采!」母親不理他,照樣穿上白色的連衣裙。後來長大了,才知道父親是擔心母親來例假,血會不小心染污白裙子,丟人現眼。

母親的雪白裸體,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但早已記不清具體的樣子,只是那白花花的一片。像一團白光,或者是一堆白色的光影。現在想起,也會有一種激動的感覺。可能是因為那次無意看到母親裸體的原因,後來我多了一個「偷窺」的惡習,也是持續了很多年。好在運氣好,明目張膽地偷窺多次,卻從沒被人抓到過。偷窺這個毛病,也是我要懺悔的部分。偷窺跟手淫一樣,也屬於邪淫。

各位看官,還記得之前母親給我看過的裸體畫報嗎?我趁父母不在家,翻箱倒櫃地找了很多次,可惜沒有找到。那是一本香港色情雜誌《龍虎豹》,長大後我曾下載了很多電子版來看。我沒找到那本雜誌,但找到了一本別的香港廣告雜誌,裡面有一個小小的外國女人的三點式的圖片。我悄悄剪下來,藏在床底下。父母不在家時,我就拿出來看,有時候邊看邊趴在床上壓自己的小鳥,尋求那過電般的手淫刺激。

父親好像從沒跟我講過有關男孩子應該注意的性知識,母親更是自顧自地快活,從不理睬我。我對性知識的渴望,到了瘋狂的地步。那個時候,是80年代初期,突然街上的報刊亭,冒出很多的外國翻譯小說。賣的非常貴,裡面有色情的描寫。我沒有錢,但是又抑制不住地想看。

有一次,我家前面樓的一家報刊小店,是臨街居民樓一樓打開窗戶開的。窗口很小,買書的人又多,都擠在那裡。我那天色膽包天了,拿起一本書,趁老闆娘不注意,我轉身就跑。別人都沒反應過來,我已經跑到我家樓門洞裡了。跑到了,才後悔,不應該往家跑,這不是自投羅網嗎?我的心砰砰砰砰地狂跳,這是我第一次偷東西,或者說是搶東西。犯了偷盜罪,也是我要懺悔的。我這樣如實地寫出來,算是我的發露懺悔吧。

好在沒有人追過來,也沒人看清我的樣子。像我這樣的小孩子,滿大街都是,分不清楚的。我提心吊膽了無數天,把那本搶來的外國小說,藏在床板的夾縫裏。那些天,我不敢從前面的樓過,都是繞大遠,從後面樓的間隙裡去上學,生怕被人認出來。

忘了那本書的名字,但是裡面有很多男女性愛的描寫。80年代初期,很多類似的外國翻譯小說。後來我搶來的那本書,好像也上了「新聞聯播」,被點名定為黃色書刊,嚴禁買賣(報刊亭都在偷偷賣,都是盜版書)。

作為一個在中共國長大的孩子,我深深知道,性知識在這裡是諱莫如深的。父母不懂也不講,只能靠自己摸索。如果父母早些如實地告訴我,也不會激起我那麼大的好奇,更不會讓我養成手淫和偷窺的惡習。當然主要是我自己的錯誤,但是父母的疏於引導,也是一個影響因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5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