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4.30晚:SELLIN推將史迪威陳納德杜立特放在一起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4/30/2021 路德時評(路博冠談):SELLIN推將史迪威陳納德杜立特放在一起意味著什麽?美國防部長強調美軍事聚焦從中東徹底轉移到中共國;基辛格警告美中緊張局勢存在巨大危險;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冠談,今天是2021年4月3日,今天我們給大家帶來啊、現在是晚上8:30啊,紐約美國美東時間晚上8:30。我們今天給大家帶來全是軍事方面的,首先美國國防部長他說下一場啊世界的主要的戰爭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樣,我們再結合這個賽林博士的一個推啊,他、有4個人放在一起,一個是史迪威,一個是陳納德,一個是杜利特,然後和賽林博士放在一起啊,上面飄著新中國聯邦的國旗啊。這裏頭啊意味深遠,今天我們還看看這個基辛格說了美中之間啊非常危險,更重要的就是美國的這個參議院聯席會議主席說現在美國、日本和韓國的軍隊將會、所有的,美國的所有的轉向都從中東轉向China啊,這是CNN曝出來的,今天以軍事題材為主啊,大家一定不要錯過,因為裏面包含的信息量很大,特別是賽林博士的推裏面這4個人啊,這三個人除了賽林博士之外,另外三個人都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改變歷史的人物啊,非常關鍵的人,我們待會一個個分析一下啊。好,首先這個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博博士:好的,路德好,大家好啊,這兩天有不新聞跟大家分享啊,前天晚上,相信所有的全世界的這個航天迷都是很high啊,在兩個小時以內啊,全球有不同地點有三次航天發射,而且全部按計劃執行沒有取消,而且全部成功啊。首先在9:50是亞裏安納航空公司也就是歐洲航天局的這個織女星運載火箭,一個比較小的運載火箭和5顆小型衛星,那好,然後11:18是一個比較大的一個任務,是中共國的長征5b的天和核心艙的這個任務,然後11:44這個space x獵鷹9號發射了星鏈組網衛星的第24批次60顆,所以這兩個小時以內有三次航天發射,這是在歷史上非常非常少見的情況,所以可見現在中、美的航天的這個競爭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這個階段啊,所以說現在可以看出來,美國也是按照這個既定的這種科技發展的路子繼續往前推進,中共現在在緊緊的追趕。大家也要知道中共這上面投資也很大,但是這也能夠從另一方面促進美國的這個航天事業的發展啊,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第二條消息就是說啊,昨天出來有一個消息啊,就是這個伊朗的一個事兒,就是說隸屬於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情報單位啊突擊搜查了伊朗總統魯哈尼和外長紮裏夫的辦公室啊,這事情也是比較有意思的,因為這個以前在內賈德時代也是發生過啊,所以再結合伊朗這個大選在即以後這種專制國家的這種各派、就是說他們沒有打嘛,他們是宗教的內部各派然後開始明爭暗鬥啊,這個大戲開鑼啊所以也是很有意思啊,就是一直會跟大家繼續分享。好,然後今天跟大家討論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都很熟的在節目裏分享過幾次的美軍這個印太司令部的新任司令阿奎利諾將軍啊今天就職,其實現在正在就職,是他的這個現場直播啊正在就職啊,然後呢,參加這個就職儀式的有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和這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將軍。然後呢,阿奎利諾將軍是印太司令部的新任司令,他上任以後的第1次出訪任務就是5月份將會前往日本訪問日本,所以說這個裏面這個意義就非常非常的重大啊,請問這個冠博士你怎麽看?

冠博士:這個日本,其實我們說已經是被美國完全扶植成一個新的印太和亞太地區的代理人,那這裏面並不是說日本它自己目前來說和之前有多麽大的進步,當然它自己也正向世界證明了自己已經擺脫二戰的那樣一種軍國主義的的影響,但是更重要的是現在中共的威脅,使得美國不得不在這樣的一個時候去把日本立為亞太和印太地區的這個代理人。那這裏面我們從最早的2+2的會議,包括這個拜登和菅義偉在華盛頓的會談,菅義偉作為第1個訪美的外國領導人,第1個和拜登上任之後在華盛頓和拜登見面的外國領導人,所以這個意義就很重大了。那麽美軍的新的印太司令部第1次的出訪,就是5月份去日本。那這樣實際上就更加鑿實了之前美國和日本之間的一個同盟,也是既拜登和菅義偉見面出聯合聲明之後的進一步的站隊,那麽當然了,這裏面除了站隊還有就是所有的軍事部署,因為中共它在這個亞太、印太地區對於這個臺灣日本這些國家的威脅,那麽只要中共一天不倒,中共的內鬥還持續,經濟的壓力還在,這樣的問題還在那這樣的威脅就一天都不會散,一天都不會消失。所以說美國這這些國家包括西方的盟友,它只能在這裏面不斷的去通過這種方式給中共施壓,那麽這裏面不僅僅是要表態我和日本站在一起,更多的是要用軍事上的行動,用這樣的一種強硬的做法去阻止中共作出誤判,去阻止中共認為美國不會管從而發動對於臺灣地區的一場戰爭或者是其他的軍事沖突。那麽在這裏面,這位印太司令部的新任司令如果沒記錯的話,之前他特別還對臺灣的事情發表自己的看法,他說臺灣的這個、比如說臺灣可能中共在6年內打臺灣,這個時間是有點長了,那我認為中共隨時可以打臺灣,所以這個也是可以看到他自己包括背後美國現在的這個印太軍方對於臺灣事情的判斷,那麽他第1次出訪去日本再加上他之前說的關於臺灣的這一些話,那就可以知道美國的戰略重心到底在哪裏。

博博士:對的,冠博士分析的非常好,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以前說那個中共6年會打臺灣的就是他取代的那位啊,就是他前任的這個印太司令部的司令菲利普戴維森,也是將軍啊。他說的是中國可能6年之內會攻打臺灣,但是阿奎利諾說不行啊,這可不對啊,可能是任何時候都有可能開打,所以說這個裏面、然後他上任以後的第1件事情就是訪問日本,這個裏面就是非常非常的啊,就是有意思,就是說為什麽?因為肯定不能訪問臺灣嘛,那訪問臺灣中共肯定跳起來是吧?但是訪問日本的話意思就是一樣啊,整個第一島鏈、就是第一島鏈的防務問題,因為他本來以前就是海軍負責這一塊的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他完全是老本行,這些所有的人也都認識,也都熟啊,就說就是因為履新了以後去跟這些老關系再打個招呼,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整個的這個印太防務的話,將會與阿奎利諾將軍以前的這個操作方式加緊鑼密鼓的進行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在整個的這個第一島鏈的上面,要以其強大的這個軍事優勢來對中共在第一島鏈的軍事影響形成碾壓,這樣才能夠真正的避免戰爭保證和平啊,這個是美國現在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策略啊,好,那我先分享這麽多。

冠博士:好的,那我給大家分享幾條新聞,這個第一條是澳洲總理莫裏森呢在今天表示說,如果國防部向他提出建議,受中資控制的這個達爾文港和紐卡素港存在安全風險,那麽政府會采取相應的行動收回這兩個港口。那這件事情呢,本身是在2015年澳洲這個北領地政府以5.06億澳元的價格將達爾文港租給中資企業,企業叫做嵐橋集團租期是99年。那我們都知道達爾文港是澳洲重要的戰略資源港和門戶,那麽當時,同樣2014年的時候紐卡素港被當時的新州政府以17.5億澳元的價格出租給中資背景的公司98年。我們知道紐卡素港負責出口這個新州90%的煤炭,所以這裏面呢澳洲總理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從國防部的情報機構收到建議說這個存在國家安全風險的話,那麽政府就會采取行動,這個是正確的,那這裏適用於達爾文港和紐卡素港。所以目前來說,國防部還沒有向他提出這樣的建議,但是從他現在這個表態來看很有可能這是為未來做一個鋪墊,因為中共它的這種中資企業實際上就是軍方企業軍民融合,用租用的方式去控制澳大利亞的這個港口,去控制澳大利亞的資源,那麽也是實際上中共一帶一路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所以,現在這個澳洲的反擊已經全面的在路上。第二個要說的事情是今天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了一個知識產權的年度特別301的報告,那麽這個報告裏面呢仍然維持中國在301條款的重點觀察國家名單內以及306條款的監督名單內,那麽敦促中共落實保護知識產權的承諾。實際上中共國連續17年被列入重點觀察名單,除了中共國的還有8個國家,那其中就包括俄羅斯和委內瑞拉等等一些其他的國家。那麽這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同時還說,中共國並沒有完全履行去年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保護美國知識產權的承諾,所以說這裏面就可以看到知識產權的問題是美國和中共之間自貿易戰以來的一個最主要的貿易和商業上的問題之一。那麽從這裏面就可以看出,美國它目前來看對於中共國知識產權盜竊問題和貿易的問題還是持續保持高壓的,那麽也沒有出現任何的要松動或者軟化的這樣的一個跡象。給大家分享第三條新聞是世界衛生大會的事情,因為臺灣到底要不要去參加這個世界衛生大會,實際上這個之前有很多人都在呼籲了,包括之前美國的一些參議院的外委會亞太小組等等這些人都表態說,要讓臺灣參與到這樣的一次世界衛生大會的活動。那麽今天這個國務院的發言人普萊斯在推文中說到臺灣對於中病毒的出色控制以及對於個人防護裝備的捐贈,顯示出其對全球健康的強大貢獻,那麽臺灣在抗擊這種疾病方面擁有一些世界領先的專家,我們需要在世界衛生大會上聽取臺灣的意見。所以這個就是說支持臺灣去參加下個月的世界衛生大會,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也是對於臺灣擺脫中共的掣肘的一個全力的支持。這建議背後的政治意味是很明顯的,因為在2016年蔡英文當選臺灣總統之後,中共是屢次阻撓臺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活動,所以這次本身臺灣的抗疫是做得很好的,第二呢這個全球反共滅共的浪潮也有這個政治需要,所以造就了現在目前的這個全球支持臺灣的這樣的一個情況。那麽接下來呢跟大家討論兩個條消息啊,這個第1條呢是關於中宣部的啊,那麽目前我們看來呢,隨著現在中共內部的意識形態的一步一步的收緊,現在這個中宣部呢或者說中共對待文革的歷史也是慢慢出現了一個微妙的變化,那麽4月20日的時候中共中宣部副部長網信部主任召開了中共黨史教育會議,那麽這個會議上對於1949年到1976年文革結束這段歷史的評價,是叫做取得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偉大成就的27年,這個網信辦的新聞稿就說盡管這一時期充滿著艱難曲折,甚至遇到重大挫折,但總體上是在探索中前進,在曲折中發展,取得成就令人矚目,全面確立了社會主義的這個基本制度等等。那麽同時呢在今年2月出版的新版的中共黨史呢,也將文革10年在這個目錄的章節中刪除,那麽粉飾了文革發動的原因和刪減文革經過,所以這一系列的動作我們可以看到都是在全面的弱化文革的歷史,全面的在給這些文革歷史洗地,那我想問問博博士,您覺得這一系列的宣傳接下來是為什麽做鋪墊呢?

博博士:為什麽做鋪墊?就是說在中共國的墻內也要繼續鉗制輿論鉗制思想,要爭取回到這個改革開放前啊,就是說要統一思想,為什麽要統一?中共一直說統一思想嘛,統一思想就是說只能有一個人在思考,其他人都不能思考這叫統一思想啊,所以這個東西就是說要回到改革開放以前,就等於說40年改革開放,除了經濟取得的成就以外的其他所有成就一筆勾銷啊,不過咱們現在也能看到這個經濟成就也所剩無幾了,這個東西為什麽?就是說現在強內看到這樣的這個趨勢以後,我覺得那些毛派啊都挺high的啊,是吧?為什麽?就是說首先文革的這個動亂啊,就是雖然以我們這個年齡來說的話可能這個印象都不是特別深,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文革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最慘無人道,最滅絕人性的這個歷史事件之一啊,而這個時候中共要把它給翻案,就是說這只是什麽艱難探索啊什麽東西,反正就是說不是、因為以前在文革結束以後,當時說毛澤東的功過三七開嘛,對吧?是三分過七分是功對吧?就當時已經說了文革是10年浩劫是吧?這些東西都已經定過性了,但是現在中共黨史要把這個定性給改過來,就是說不是中共的錯誤和毛的這個錯誤決策導致的這個人類的、就是說完全滅絕人性的這種種族滅絕級別的這個浩劫啊,反而現在只是一種什麽艱辛探索,是走了彎路而已,知道嗎?這些就等於說中共要把、就在習得治下的中共要把從解放一直到文革結束這麽多年以來,從反右、從大躍進這些東西所有東西的這個造的惡,死的人全部一筆勾銷,都不能說是壞的,只能說是好的,只能說是有積極意義的,這個就是中共篡改歷史的一個非常非常清晰的一個例子。大家要知道,大家可以去看看喬治奧威爾1984,我是建議我們所有戰友都要去看一看喬治奧威爾的1984,他這裏面有一句話就有一個說法非常非常有意思,那就是非常非常的這個切中主題啊,就是說掌握現在的人,就掌握了過去,掌握了過去的人就掌握了未來,這是什麽意思?掌握現在的人就可以篡改歷史而已,篡改了歷史你就可以用歷史去影響將來,這就是中共在操作的東西,這就是中共現在做的這個事情,就是它要篡改了這個歷史以後,就能夠把現在的事情所證明,然後可以再繼續推進它將來做的事情,這點上面來看的話,就是說中共的邪惡,中共這種專制的邪惡是非常非常根深蒂固的,這個大家一定要有一個非常清醒的認識啊。

冠博士:是的,因為這個之前呢特別是文革結束之後,就是鄧小平他對於毛澤東的和這個文革的這樣的評價,所謂的這個七分功三分過,這個我們就可以看出來,實際上這個絕對是可以代表當時中共官方對於文革的看法的。那麽無論如何他怎麽說,說這個毛澤東犯的錯誤都不重要,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締造者,那沒有他就沒有什麽黨和國家,那他畢竟也承認了這裏面、在文革裏面犯的錯誤,是三分過還在這裏面,但是現在這個意識形態就慢慢的發生了一個轉折,那現在連這個過和錯誤都不想承認。所以從這裏面就可以看到,畢竟一個社會的意識形態,它是和這個中共黨內的內鬥以及和經濟發展的形勢相關的,那麽之前的中共它經濟發展比較好的時候,它的那種略顯開放的意識形態,那麽獨裁、集體這個角色的這種形式,那是因為這個分贓都比較均勻的,所有人都能分到錢,在這個巨大的腐敗的前提下才能保持那種情況的穩定性,但是現在很明顯,在這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它的蛋糕不夠分了,那這種高成本的這樣的一種集體決策模式它維持不下去了,那麽只能是慢慢的走向獨裁,那麽同時這個習近平和上海幫的內鬥也已經到了一個你死我活的地步,現在真的是雙方隨時都有可能把對方弄死,所以說作為習近平來說,他現在唯一的路線也是通過集權的方式把所有的錢和權力拿到手中,所以從這兩個方面來說,他這個中共國的社會的意識形態一定是要和現在的這個獨裁者的做法相匹配。所以說這是為什麽現在這個文革的事情要弱化,因為在接下來的這個鬥爭中呢,習近平他肯定是從他自己的角度出發,肯定是要把毛放到一個高的位置上,因為他自己也強調自己這個紅色血統是很重要的,那把毛放在高位的時候,當意識形態收緊重新回到原來的那種文革極左的時候,他就可以造神,是不是習大神?他自己造成神,那自己造神呢,就同時可以通過這樣的意識形態去發動人民群眾戰爭,那這個人民群眾發動起來了,在配合著他自己的這一套獨裁的內鬥的方式,這樣就可以徹底的以政治制高點,以這個反對什麽上海幫和外國勾結的這樣的形式和名頭呢,去把這個上海幫的人一網打盡。所以目前的這個意識形態決定了接下來中共內鬥方向和中共內部你死我活形勢的走向。那麽接下來跟大家討論一條新聞啊,這這裏面是這個臺灣的外交部長,他在周四接受英國天空新聞的電視采訪的時候他說到了中共武力犯臺的事情啊,那這裏面如果我們仔細去看的話,他的話說的是比較強硬的,那這裏面說的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說事實上中共沒有統治過臺灣,如果中共武力犯臺臺灣將會進行自衛,戰鬥到底。那麽這裏面除了這個還談到了一些其他的問題啊,比如說臺灣不僅是民主國家,更是高科技強國,身處於中共威權秩序擴張的最前線,臺灣期盼國際社會繼續支持自由民主臺灣,那同時又說如果說中共的武力犯臺,這個後果將會對全球帶來顛覆性的影響,所以說這裏面他對於中共的這樣全部的威脅,中共通過自己的這種威權主義,通過自己的這樣的一個假信息、超限戰這些策略,對於臺灣的全面的攻擊也是做出了一個全面的闡述啊,所以這裏面我們就可以看到,臺灣的外交部長在接受英國新聞頻道的時候他的口氣還敢這麽硬,還說這個中共武力犯臺,臺灣將會自衛戰鬥到底,那我想問問博博士,您覺得他這樣的表態代表著什麽呢?

博博士:我覺得吳釗燮的這個表態非常的爽啊,現在非常的過癮啊聽著,的確是,因為大家要知道臺灣現在的這個最主要的也就是說,美國它現在還是處於這種戰略模糊狀態,但是各種各樣的這個暗示已經非常非常明顯,就是說只要中共敢改變現狀,只要中共敢武力犯臺的話美國一定介入,但是他在政治上面又要保持一定的這個模糊性對吧?避免就是說完完全全去刺激中共對吧?所以說這個時候,臺灣人民自己的意誌就顯得非常非常的重要啊,就是今天吳釗燮的這個講話我也聽了,真的是講得是非常之好,就是說臺灣一定要為捍衛自己的這個自由,自己的民主和自己的價值跟中共戰鬥到底,這樣的話全世界的這個正義之師,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都會和臺灣站在一起的。所以這一點上我覺得臺灣現在的這個領導人和臺灣人民他們對於自由的認識,他們對於民主的認識,民主這已經是成為他們這種血液中的一部分,已經像空氣一樣是不可剝奪的東西了。所以說臺灣人民要、今天的這個表示就是說要和中共戰鬥到底,為了這個臺灣人民的自由,要和中共戰爭到底。我想全世界的人民,包括新中國聯邦的所有、包括爆料革命和我們的所有戰友也都會和臺灣人民堅定站在一起的啊。

冠博士:是的,因為這裏面的核心就是臺灣,作為這個中華民國當時從這大陸遷到臺灣島上的一個政權,實際上臺灣的這種民主自由的發展,也是向這個世界提供了一個最好的中共不等於中國人的例子,現在這樣的例子已經有很多了,從香港從臺灣從新中國聯邦身上我們都可以看到這樣的例子,甚至新加坡很大程度上都可以這麽說。所以說呢,從這個角度上來看,臺灣確實是世界的這樣的一個看待中國人看待這個黃皮膚,說中文的人種的一個窗口。那這裏面臺灣現在的這樣的一個表態,我覺得他敢在這個接受英國天空新聞的表態中如此強硬的,那說明他是這個很有底氣的,那麽他的底氣確實就是來自於美國的這樣的一個全面的同盟,因為當臺灣看到美國和日本如此緊密的同盟的時候,甚至美國對韓國、一個如此親共的韓國現在都要全面的拉攏過來逼迫它站隊,就可以看到美國現在這樣的重心,在這個亞太地區印太地區。那就像吳釗燮說的,如果說中共武力犯臺,其後果將對全球帶來顛覆性的影響。因為臺灣它這個戰略位置就是處於一個所有的國家在談到亞太、印太的時候都避不開的一個問題,那麽它的這樣的封鎖中共第一島鏈的這個戰略位置,包括它的臺灣海峽在能源運輸線上的戰略位置,包括臺灣自己作為一個高科技的強國,這也是吳釗燮自己說的,他的這些芯片對於全球供應鏈的重要性,那麽這些後果實際上都是、西方如果丟了臺灣的話,這些帶來的一系列後果都是西方很難去承擔的。更何況當中共現在這個全面的滅白計劃和控制世界能源的計劃,把這個臺灣拿下的話,又把這日本餓死的話,那實際上就是徹底把美國踢出了亞洲了。那麽這裏面臺灣,日本,美國,韓國這些國家可以說是現在形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或者用這個習近平的話說命運共同體,那這就是為什麽臺灣的國防部長他敢在這裏呢如此強硬去表態,所以現在如果我們仔細去看臺灣的話,美國的表態是很強硬的,我們剛剛說到美國的印太司令部新上任的司令他說隨時可能中共會攻臺,那日本的表態也是很強硬的,菅義偉和拜登兩個人的這個聯合共同聲明裏面,就直接把這個臺海臺灣的問題放進去了,那麽臺灣現在的外交部長那這個表態也是一樣強硬的,所以從這裏面就可以看到西方的聯盟形成了這樣的一種情況,就會迫使中共不敢去誤判,不敢去這個鋌而走險武力攻臺。所以這個是西方國家對於這個亞太秩序的一個最好的支持,好的路德,我就分享到這兒。

路德:我們今天看啊,我們先從塞林博士的推啊,發的那張照片看,他是相信中國人民勝利的美國士兵。這裏新中國聯盟的旗啊,然後底下關於4張照片,最右邊是塞林博士,左邊這個是史迪威將軍,這邊是陳納德將軍,這邊是什麽?杜利特是吧?這三個人大家知道啊,史迪威這個很出名的,之前最早啊最早,後來是上將,美國陸軍上將,他之所以出名,就是當時美國啊在還沒有參戰之前就派他和蔣介石任、蔣介石任中國戰區盟軍最高統帥的時候,美軍1942年委派史蒂文赴中國戰時首都重慶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美方聯合參謀長,中方參謀長是何應欽。因此把史蒂文的軍銜由少將提為中將,在這個1934~1940年的時候他不是將軍啊,他是在第2步兵師內任職,應該也是個上校。美國的上校、少將、中將是根據你、就是因為美國在二戰之前整個國防軍只有10萬人,基本上啊沒有什麽將軍,因為這個大部分都是上校為主啊,大部分都上校為主,後來由於參加以後,然後它的軍隊一下擴充到幾十萬上百萬, 所以很多上校都馬上提升少將中將啊,史迪威啊,更重要的是1942年2月馬歇爾給史迪威的命令是“增加美國對中國政府援助的效率以便進行作戰,幫助改善中國軍隊的戰力”,美國陸軍部授權史迪威“監督和控制所有援華的國防事務”。等於說啊他史迪威是代表美國,實際上就是為美國陸軍這個中國、緬甸、印度戰區的總指揮,這是史迪威啊,史迪威。然後陳納德,大家,不用說了,就是飛虎隊,飛虎隊實際上,表面上是民間的組織,實際上也是啊當時的美國總統啊這個羅斯福秘密啊讓他組建的一個這樣的這個這樣的一個這個飛行隊啊,然後他的夫人就是著名的陳香梅,那最重要的是什麽的?當時500架飛機,當時然後他雇傭了很多這種就退役的這個飛行員,然後保障了當時從緬甸啊到這個昆明的這個航線,駝峰航線啊就是他負責的,非常牛啊,另外一個是誰呢?就是杜立特,之前我們已經說過,杜立特行動就是轟炸東京,當時這個非常,杜立特空襲啊,因為杜立特此次行動成為美國人心目中的英雄,他也因這次行動中的貢獻獲得榮譽勛章。而這三個人最重要的都是面對的都是中共··呃··不··就是當時的日本啊,把日本,更重要的我們要看到這三個裏頭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什麽呢?他們,你像陳納德是吧,都是隱秘戰線啊,他不是美國軍方,直接秘密的,但是呢,表面上它是一個民間組織,杜立特也是一樣,是個人啊提出的一項杜立特的一個空襲行動。美國就這樣,它不是說什麽什麽美國司令任命啊,實際上都是底下的人來提出,就是你的一個作戰計劃,你的計劃,然後這個史迪威呢,更重要的是,講的就是和美···美國和當時中國之間的合作一起抗日,然後他的這個推,你看,塞林放在一起,那三個人我們已經介紹過了啊,我們看,博博士你覺得,你覺得他放在一起意味著什麽啊?你覺得。

博博士:因為他今天這個推我覺得非常重磅哦,為什麽?他的這個推是用中文寫的,說相信中國人民勝利的美國士兵啊。雖然說這樣的話就是說都是將軍那樣的人物啊,而且這前三位都是中國人民,就是說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熟悉的,比方說陳納德將軍對吧,組建了這個飛虎隊,當時是就是啊完完全全就是說在這個中國和甚至到緬甸和日軍共對打的這個這個空軍空軍力量啊,所以說,而且有很多的包括歐洲的,包括這個美國的這個誌願飛行員在這個飛虎隊裏面服役啊,然後這個杜立特就更不用講了,對吧,然後轟炸東京,然後在中國在中國降落啊,這些都是在當時抗擊這個日本日本軍國主義的時候,那個時候他們都是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的,而現在這個時候在對抗中共的時候,一樣有像勞倫斯.塞林博士這樣的這個美國的前··呃··就說退役軍人和現役軍人和中國的人民站在一起啊,所以說他今天這個推我覺得這個意義是非常非常重大的,而且背後大家可以看到新中國聯邦的旗幟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要看到的一點就是說,我們一直跟大家講,我們不是自己戰鬥··在戰鬥,而是有全世界的正義力量是和我們在一起的,現在中共把這個病毒放到世界,中共把這個病毒放出去傷害全世界的人,你看看現在印度搞成什麽樣子對吧?所以說這個東西都是一個已經完全脫離了國界了,這完完全全是一個正義與邪惡之戰,這個我們一直在跟大家說的就是這一點,不是這已經不是說什麽東方和西方啊什麽的呃··是什麽什麽什麽中國和美國之間的競爭了,這已經現在是全世界正義力量對中共這個邪魔惡黨之間的戰爭了啊,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塞林博士他的,他是一直是和,他是堅定的和中國的人民站在一起的,他說他是相信中國人民能勝利的美國士兵啊,所以說在這點的話我們也是我們所有的戰友看到這樣的這個發出來的推的話,真是感到了非常大的這個鼓舞,因為我們一直跟大家說一直跟大家說,美國的正義力量、世界的正義力量是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是和所有跟中共對抗的中國人民站在一起的,這個時候真正的有,我們從塞林博士的這個推裏就看到真正的這個佐證啊,所以說這點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鼓舞啊,路德。

路德:嗯,我覺得他放在一起啊,應該不僅僅是這一點信息啊,這裏頭信息量很大啊,我首先告訴大家,這個很多5毛說啊這不是塞林博士推,我100%啊,百分之萬啊,給大家確定,這絕對是塞林博士的推啊,(博博士:對),這是第一;第二,就是說啊這裏面,這裏頭,我們要找到這些共同點啊,共同點是什麽?冠博士,這因為這4張照片放在一起的話啊。

冠博士:我覺得共同點有這麽幾個吧,第1個就是,首先那前三位將軍剛才路德、博博士講的很清楚了,那都是參與二戰的,那麽這個塞林博士他把他和這三位將軍放在一起呢那就是說現在的這樣的一個情況病毒超限戰生物武器戰爭就是和二戰比肩,那現在實際上就是第3次世界大戰,美國被攻擊了;那第2個呢,是這三位將軍呢都是和這個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去對抗這個日本的,當時是日本的納粹,也就是另外一個這個集權的政權,那麽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當然這三位將軍實際上都是這個幫助中國人民很多的,但是呢,另外一個方面中國人民和他們的關系也是非常非常好的,那比如說這個參加東京轟炸的這位將軍呢,當時他們的這個隊伍,這個杜利特爾將軍他們的隊伍啊,這個在中共在中國迫降的時候那還是由這個中國的軍民當時幫助這些飛行員啊,這個掩護他們,那麽同時也是招來的這個日軍的後面的一系列的強硬的這個報復,所以說呢從這個角度呢,是這個美國的真正有良知的這個軍人將軍們和中國人民是一個互相協同作戰的一個關系,是互相幫助的這樣的一個關系,共同對抗極權;那麽第3個呢,我覺得就是這裏面如果我們去看做事的話呢,這幾位將軍他們當時這個做的事情呢很多也都不是說是在這個表面上大搖大擺,你可以看得見在媒體裏天天能看到的,那這個和現在的情況也是一樣的,那麽我們去看這個塞林博士,還有一些真正美國的中堅力量、這個定海神針呢,他們這個包括軍方情報的力量,他們在推動病毒真相的時候,他們也不是說每天上一個這個福克斯媒體啊或者上一個CNN媒體啊,這樣天天去把這件事情說,而是很多也是在這個背後看不見的戰場在去默默的做很多事,那這裏面呢當然有這個中國人民那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的這個戰友們和他們這個互相的這樣的一種幫助嘛,因為真正的目的都是為了這個中國人民,也是為了美國人民,為了世界人民去這個真正擺脫中共的魔掌,去真正解決這樣的一個病毒的問題,所以說呢,這裏面這個塞林博士呢他這個推裏面也是放了一張新中國聯邦的國旗,所以我覺得這裏面他的這裏面的意思就是他認可這個新中國聯邦的,是真正代表中國人民的,那他願意和這個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在打這一場這個生化病毒戰的時候,我們說實際上新中國聯邦真的是這個全世界最重要的一股力量,那無論是從這個之前爆料革命文貴先生還是從這後來這個閆博士在路德社上爆料,包括一些後面默默無聞做事情的戰友,所以我覺得這個就像,很大程度上就像這個當年默默無聞的這個中國軍民去幫助這個,當去這個轟炸東京的飛行員在中國降落一樣也是冒著這個風險也是冒著,因為都是這個中共政權嘛,當年是這個日本人也是控制著中國,那麽現在新中國聯邦的戰友也是這個冒著各種風險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呢,其實當年的這種二戰和現在的這個第3次世界大戰,這個生化大戰呢還是比較像的,路德。

路德:好,這個,對,新中國聯邦,認可的是什麽?不是認可這一面旗,而是認可的是新中國聯邦宣言裏面的說為自由而戰,是不是,新中國聯邦啊,我們的郝董啊,郝海東先生,宣言的裏面的內容才是最關鍵的啊,新中國聯邦最重要的是什麽?裏面說的很清楚,是吧,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這是這是第一;第2點,是吧,這裏面大量的獨立、自主、自由,而這裏面說白了就是跟那個獨立宣言一樣啊,這是最核心的,是不是,所以說啊,這代表著什麽?代表的是宣言裏面的內容啊,這是第一;這三位人士啊,我覺得首先啊,這個都是在二戰的時候跟中國人合作啊,就就是代表美國跟中國人、老百姓,中國人民合作,一起來抗擊強敵,當時的日本,是吧,第2點,是不是,大家要知道一點啊,你們咱們現在知道這三個人,那是歷史解密之後,但是當時你有,說白了老百姓誰知道啊有一個杜立特搞的這個這個東京轟炸東京的行動啊,博博士,肯定不知道嘛,是不是啊?當時?

博博士:對,杜立特肯定當時保密的呀,(路德:對)肯定沒人知道,對。

路德:那格陳納德有誰知道啊,是不是啊?(博博士:對)沒人知道。就走在昆明的路上,你可能覺得,唉,這個老頭,欸,怎麽怎麽滴,實際上都不知道這是可是美國的··改變歷史,未來是歷史書上的人,我當時的,你去看看,我,我看了很多當時在昆明的,很多當時那個飛虎隊的跟普通老百姓一起合影,博博士你也看過吧,是吧?

博博士:對,對,有很多,對。

路德:對,現在很多人就覺得,哇··,你看塞林,而很多人都自己懷疑、自我懷疑,覺得改變歷史的人不會在推特上出現,一定是要在電影裏出現,小說裏出現,我告訴你,每一個人你們現在所接觸的都是未來是改變歷史的人,這裏頭就跟啊一九四幾年的時候你在路上見到陳納德,在昆明的時候你也不覺得這個老頭或者一個啊,甚至杜利特在哪裏,他當時駕著飛機,在浙江在哪裏被救的時候,老百姓也不會覺得這個美國人有多牛,是不是啊,未來哦,原來是杜立特,明白嗎?所以其實就告訴你一個消息,美國,美國人就是具體做事,美··,就是你永遠不會想到啊,一個未來是杜利特,你看是什麽什麽級別啊,杜立特後來都是什麽?上將。一個上將,是不是啊,駕駛著飛機,因為你是從現在這個角度看,哇··,一個上將會自己,當時當然他不會上將了,但是你可··你肯定不會想著,哇··,一個上將會駕著飛機,冒著生命危險,最後墜落在浙江的一個農村或者哪個農村裏頭啊,而這個農村裏頭,被老百姓救了,你還餵他一碗飯吃啊,很普通,穿的很普通,你絕對不會想到啊,這個你救的這個人是未來啊,是什麽?是美國的上將。這個陳納德也是一樣,這史迪威也是一樣,所以其實就告訴你,塞林就告訴美國啊這,第一,塞林現在做的事情,你們如果以為只是塞林一個人做的,那你就錯了,就中共,也告訴你,是錯了,就跟當時陳納德做的這些實際上是美國的國家的力量讓他去做的,包括杜利特,杜利特他們這三個人代表三種不同的精神,第一啊,史迪威是什麽?是不是,官方合作,那是代表官方;第二,陳納德代表什麽?民間啊,表面上是民間,實際上美國軍方,是不是,杜利特是做什麽?絕對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美國都給你完成了,因為當時東京轟炸,是基本上日本人根本就想不到會來這麽一場轟炸,是不是博博士,是吧?想都想不到,(博博士:對),美國(博博士:對)就給你實現了,做到。現在中共也是一樣,是不是,第一啊,塞林他一個人代表這三個,三個方面全部代表了啊,跟咱們中國人合作;第二,中共覺得你絕對完成不了,找到這一系列的證據或者找到一系列解藥,不是解藥,就是破解之處啊,他的所有的這個,這個找不到這個破解它這個病毒的密碼;第三,他們覺得找不到嘛,就跟那個杜立特,那個東京轟炸一樣,日本人也覺得你不可能,是不是;第三,不僅僅啊是什麽?是軍方,還有大量的民間的力量,就跟那個陳納德他帶領的飛虎隊一樣,是不是;第四,最後,所有的不僅僅是美國,還有中共,中國的大,很多咱們推特上,老百姓在全面的做這個,你中共不是講軍民融合嗎,美國一樣的,現在,多少有正義人士站出來支持,一起來做這個事情,所以這裏頭信息量就在這裏啊,博博士。

博博士:對,而且我覺得這個塞林博士他發這個推啊,是有感而發啊,為什麽叫有感而發呢?最近在塞林博士的這個工作裏面,我覺得有我們很多的戰友包括很多隱蔽戰線的戰友,(路德:對)已經給博士提供了很多的幫助啊,就說這個裏面就就像當年這個杜利特駕機在中國了以後,中國老百姓給了(路德:對)當時美軍很多的幫助,幫他們回到這個美國啊,這裏面也就跟那個陳納德當時的他們的這個飛虎隊在中國的時候,有很多中國的這些軍民給了他們這樣的幫助,這個裏面我覺得這個塞林博士他是從他最近和這個新中國聯邦的這個戰友,他為什麽放出新中國聯邦的旗幟?就是說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在最近的他的這個工作裏面給了他很多的這個幫助,就像當年這個中國的老百姓給了杜立特的幫助是一樣的啊,這個意義是意義其實是一樣的,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當年是為了打打擊日本軍國主義,而現在是為了打擊中共的這個生物恐怖主義,所以說這個時候是非常非常相似的,他才會把這個他自己和這三位放在一起啊,大家一定要知道這一點,而且大家要知道,像杜立特的話,他當時是用隱秘戰線的,他不是說就是像那種那個大張旗鼓的,他是在二戰結束以前都很少有人知道杜利特他他當時的這個這個啊行動的名稱、行動的這個細節,都是(路德:對)都是很少很少有人知道的,都是解密了,歷史解密了以後才知道,而塞林博士他以前說過什麽?SIXTA。大家大家記不記得?(路德:對)SIXTA到底多少人在做這種隱秘的工作在做這種這個,因為大家知道現在是超限戰,當時二戰的時候是熱戰,那個是不一樣,是飛機大炮直接轟,當時二戰對吧,現在是這種隱秘戰線的這種這個超限戰,而現在已經有很多的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包括墻內的,包括墻外的,包括各種各樣行業的都已經給了塞林博士非常多的幫助,因為大家要知道塞林博士他也不會中文啊,是不是,他的這個中文都是現學的,我覺得啊,所以說他經常喜歡用中文發推,為什麽?就是說明他真正的看到了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這些中國人在滅共這件事情上面是有多麽的堅決、是給了他們多大的支持以及提供了多麽有力的幫助,(路德:對)我親眼,我親眼就看到他的推底下有一些戰友跟他進行互動,然後就幫他解決了一些一些細節的問題,而且我們有很多戰友非常善於挖掘,非常善於提供信息啊,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的話,現在的這個情況真的就跟二戰的時候的這個飛虎隊和這個杜立特的這個特工東京的這個任務來說的話,是非常非常相似的一個環境,是由美國的軍方、美國的民間、美國的這個真正的這個啊在呃···就是政府裏的這個軍軍事人員和美國的民間的這個正義力量和中國的這個老百姓,中國的平民合作,來打擊當時的這個日本侵略者,而現在對付的就是中共的這個生物恐怖主義,所以說這點上面來說我覺得他是一種有感而發才發這樣的一個推,路德。

路德:所以我告訴大家你要得到真正的美國人的他們都尊重,你就得具體的踏踏實實去做事,我看到咱們推上啊,真的非常感動啊,很多德意誌之音啊,還有火來呀戰友,還有安娜,都在挖東西,分析,給他們提供,你要知道美國人,你中共打的是什麽?叫做人海戰術,他現在搞的假數據。就是閆博士第3份報告叫做超限科學誤導,在這種超限科學誤導中的大海裏頭,我們就得發動咱們的所有的戰友,也用人海戰術給他找出來,挖出來,真的非常感動,這絕對是感動了塞林博士,所以他才放在一起。就像這個陳納德啊,這個他感動什麽?感動就是當時整個昆明啊這些老百姓給他們的各種支持,是不是,國民黨政府不會有給他們多大支持啊,基本上也是很官僚的,但是你要知道(博博士:對)當時的老百姓多麽給他的支持,杜利特那絕對有發言權的,給他支持,所以你想想,咱們的戰友在推上,這就是叫行動,這就是我們一直說的啊,就是,就差你一個,就這概念,大家知不知道一張A4紙啊,疊40次,你們就知道這個距離有多遠嗎?只需疊40次你就可以,這個距離是地球到月球的距離啊,大家算算,只疊40次,如果疊100次是超過宇宙,整個咱們宇宙的距離,所以任何的事情就是什麽?你··都在你的手上,都在你的手指頭,別以為啊,好像這個月球距離很遠,我告訴你,你只要拿著A4紙你去疊,你,你就可以疊到月球這個距離,只不過就看你能不能做,你能不能堅持下去做。每一個人必須得站出來,就像當年杜立特東京轟炸以後,然後最後降落在這個浙江老百姓,然後保護這些英雄、保護美國人,是不是,寧願被日本人啊拿去,是不是,槍斃或者拿去,是不是,三光政策,就像當時的陳納德一樣,是不是,他們的飛虎隊,這就是我們必須得要做的,這就是,所以說啊,這塞林博士這個推絕對啊,他是一種感動,因為有我們的站出來,我告訴大家,可以告訴大家,咱們中國人至少在這一點上,讓美國他們覺得有希望,他們至少知道原來中國人不是像中共宣傳的,全都是一幫僵屍,全都是一幫啊,是不是,跳著什麽現在什麽忠字舞,什麽什麽什麽太陽那什麽什麽,惡心的死的,惡心要死的,他知道中國人是吧,有實實在在做事啊,有實實在在,踏踏實實做事的,不求回報不求任何,這些因為你要知道挖這些科學文獻、挖這些素材挖這些都需要時間的,你哪怕美國有超級計算機,你也需要人去判斷,你想想是不是,這就是這種精神感動了別人,這就是你疊40次的精神,你一定能穿越月球,穿越到月球,大家啊,這個冠博士你怎麽看?

冠博士:是啊,實際上這個爆料革命呢這個給了我們每個人一個機會,給了我們每個人一個行走在歷史上的機會,那很多時候,現在做的就像當年二戰的時候,你在這個二戰的時候做的打仗這些人,你當時可能沒有意識到你現在做的是多麽重要,但是當這個日本德國這種納粹政權被滅掉的時候,再回頭看的時候呢,實際上有很多東西在在這個後面看都是這個非常非常重要的,都是改寫歷史,所以這個就是爆料革命一直在做的這這樣的一件事情,我們說爆料革命的這個大的平臺呢,它給了每一個人這樣的機會,每一個人都可以行動,比如說你去挖掘情報,比如說你去這個在推上發一些這個,你可以通過你自己的特長找到的內容,那麽這些東西呢在現在的這樣的一場超限戰中,特別是美國已經意識到這個中共的這種生化病毒的超限戰中,那都是美國情報部門真正的包括軍方做事的部門要去收集的這樣的情報,之前我們看到塞林博士發的推,他每次找到的那些人,無論是這個表面上學界的還是背後軍方的,每一次呢都是可以直達這個問題的核心,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這裏面背後一定是有很多戰友啊,他一定是看到了很多戰友發的內容,也是這個很多戰友的這個辛勤勞動,能讓這個美國情報部門拿著這個線索去和他們掌握的情報去核對,那最後發現都可以對上,所以這個就是現在這一場超限戰的本質,因為中共的他的超限生物武器的這一場戰爭本質就是不讓你知道這是個生物武器,所以呢我才能用各種各樣的辦法去威脅、你去打垮的經濟等等,那當美國人全部都意識到這個這個東西是生物武器的時候呢,那實際上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所以這場戰爭的核心就是信息戰,那麽這個爆料革命的每一位戰友在這裏面的過程中,都是為這一場信息戰做出了這個很很大的貢獻,都是實際上是走在改寫歷史的路上,所以這個最後就是我們回到這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的這個問題上,中共不等於中國人,不是說一兩句口號就可以讓美國人接受的,而是用行動去做出來的,那我想從文貴先生最早爆料革命4年前開始的時候從他表面上的一個人到後面呢我們這些這麽多戰友,如如果說這麽多人還證明不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人的話,那我想不到還有什麽更加可以證明這一點了,所以美國人他現在真正的都看明白了,如果中國人和··這個和美國人民都可以在這個二戰的時候,也就70年前合起來去這個對抗極權的力量,那為什麽現在不能呢?而新中國聯邦正好用行動向美國人展示了,那這個就是中國人正在做的,路德。

路德:這個糾正一下,是對折40次啊,每次對折啊,不是說不是說只是疊40次,是對折啊,對折,說白就是2的40次方啊,將會達到多遠?你們自己算一下,這些這是一個啊,這是一個計算公式啊,這是一個。就是其實就是告訴大家,告訴大家,任何事情,任何事情,這個不是疊40次啊,就任何事情,就說啊它這量變到質變,就是都是千裏之行,始於足下,我們就一一點點做,不要··,就日拱一卒,你不要想著,啊,明天就能怎麽怎麽滴,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往前行,往前走,我告訴你,最終你會發現就跟那個阿甘正傳呀,阿甘正傳,他就一直跑一直跑,跑著跑著他跑了這個整個美國快跑到一半的時候,後面跟了幾百人,後來是幾千人,幾萬人跟著他一起跑,這什麽?他也不知道為什麽跑,但是,欸,最終成了一個叫做阿甘,成了一個宗教,是不是,這就是,這叫啥意思?就是堅持才是最重要的,就是咱們如果說啊,比如說咱閆博士出個報告就出了第1份,後面啥都沒了,別人一看,哦,你就是啊第1次啊,中間啊蹭蹭熱度或者投機一下,第2份出來,別人一看,哦,你沒了,後面你如果也沒的話,別人覺得,唉,你可能差不多了,我們跟5毛比什麽?中共養的5毛,我們比什麽?比的不是100米,比的就是我們最後看啊,你這5毛你看你能比我們撐了多久,什麽砸鍋的,什麽砸這個路德社的,砸閆博士的,看誰能撐的過誰,就這個概念啊。如果在這一點上我們都撐不過,說白了你這個你不可能贏得了,包括對於日本,他們的所有一樣,每一個都是付出生命的,每一次行動,每一次決策決策,都是有多少人啊,多少個家庭,但是美國人他們不怕,現在也是一樣,你像印度,很慘啊,現在印度,說這個病毒的這個變異,死亡率特別高,12小時就死了,很多,說基本上和以前還不一樣,說咳嗽都沒有,就直接那個啊,就直接進入到肺部,等到發現的時候就已經不行了,就是細胞因子風暴直接就起,就出來了,然後有些打了疫苗的也死,哦,天哪。所以這是一場戰爭。我們看啊,你看,美國的國防部長,最新的國防部長說下一場大戰一定和現在是不一樣的,是一個不同的,大不相同,下一場重大戰爭將大不大不大不,大不相同啊,說未來的沖突未來的,這與長期消耗五角大樓的“舊戰爭”幾乎沒有相似之處。他在演講時候說的啊,周五,重要政策演講,他說呼籲利用技術進步更好的整合全球軍事行動,以“更快的理解,更快的決策,更快的行動”。“下一場大戰的戰鬥方式與上次大戰的戰鬥方式將大相徑庭”。記不記得我們兩個月前我們就做節目,當時講解那個當代基因武器,一次世界大戰是化學武器的戰場,二次是什麽?二戰是核武器,三次世界大戰是什麽?生物武器。與上次大戰的戰鬥方式將大相不同,如果這個自由世界,咱們這個正義的世界,如果在這方這方面完全不能理解到的話,我跟你說啊,絕對輸啊,現在他們已經明白了,這就是塞林,塞林他揭的,就是這個阿國防部長所說的戰場的第1線跟咱們在一起的阿,冠博士啊,哦,博博士。

博博士:是啊,這個現在這個奧斯汀國防部長,他現在的這個話講得就非常非常有意思,就是說他說他他非要說的major war,他不說的還不是這種這個小的沖突,就比方說像阿富汗戰爭啊像這些的都是屬於地區沖突,像敘利亞這些對吧,但是major war大戰啊,就是說下一次大的這個戰爭將會和我們以前所經歷過的所有戰爭都非常非常的不一樣啊,但是這個裏面他還說到了,就是說為了應對這樣的話要更快的理解,更快的決策和更快的行動,這就說明整個軍隊的靈活性要提高,要更加提高,這是為什麽?就是說因為大家可以看到現在,中共它的這個戰場,它並不是指像傳統的這種這個兵器的這種戰場,而是超限戰是各個行業各個方面從網絡到這個生物到金融到各個行業各個方面全部同時開展的,所以說這個裏面有這個國防部長把這個話講出來,可以知道美軍和美國政府現在已經是非常非常的起碼非常非常的認識到了這樣的這個變化,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大家可以知道美國一旦它有這樣的變化了以後,一旦認識了這樣的變化以後,他所做的準備,他所做的這個預案他所做的這個後續的這個發展,以及在這個戰場中間的一些新的這個應對和新的這個啊反制措施出來的話都會是相當快速相當科學的,就是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的話,美國現在已經是真正的覺醒到真正的認識到我們已經是處在第3次世界大戰之中了,就是我們一直在跟大家講的,這個超限生物武器超限生物戰,現在已經開始已經在整個世界已經各處打響了,所以說像塞林博士他們這樣的,就是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在這個戰場裏面跟中共直接面對面的跟中共直接短兵相接的這樣的這個啊力量啊,大家要知道像他所說的這個SIXTA的這個情報收集,也就是說像SIXTA這樣的這種情報收集組織以及包括美國的這個軍情的分析,以及美國的這個整個的電子戰的這個方面的這個啊機構都是在一樣在全速這個工作,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這個對於這個整個事情的清楚的認識將會是戰勝中共的一個非常大的一步、非常重要的一步啊,路德。你看CNN說美國日本和韓國最高軍事領導人舉行會議,強調美國從中東轉移到中國整個的焦點啊,全部聚焦在中共國啊,是不是,這個從之前的反恐主義變成反共主義啊,這個冠博士,結合剛才這個再分享一下。

冠博士:是啊,實際上我覺得這個首先說國防部長他的這個,因為他的這一系列的說法呢,他說這第3次下一場這個全面的戰爭呢,一定是和以前的不一樣的,那同時呢,他還說到這個之前20年是這個舊戰爭的形式,也就是說呢這個嗯他說成是執行舊戰爭的最後一場,意思就是說,之前在反恐的戰場上,不是在這個中東拖了20年嗎,從911之後,後面有這個伊拉克的這個戰爭,實際上這些雖然說這個美國被拖入到了泥潭當中,但是這種泥團呢它主要還是以這個火戰、以這個之前的也就是舊戰爭為基準的這樣的一種戰爭,那麽它的這樣的威脅呢和中共給美國帶來的威脅是絕對不能相提並論的,那國防部長他這個位置可以看到一些軍方的情報,還有政府最高部門的這樣的東西,那他一定是很清楚這個病毒是從哪裏來的。他也是很清楚這個病毒的本質是什麽,所以說他在這裏面把這個話說出來就是為了這個未來美國一旦要把這個病毒徹底定義成這個生物武器的時候呢,為這個做一些這個鋪墊,那麽實際上他這裏面的意思呢,中共的邏輯,我們說如果說我發動一場戰爭是為了控制你的政權的話,那麽我用一種你看不見的方式達到我控制你政權的目的,那我反而不是更好嗎?因為你都看不見我對你發動戰爭了,這個就是超限戰的本質,而中共它的這樣的一種布局,包括之前幾十年南普陀計劃的這些人對於美國的全面的,無論是從政治界的滲透,科技界的偷騙搶,金融界的這個騙錢到最後呢,把這個盤子完全的在這個習近平一個賭徒的面前呢用起來,去向美國放了病毒,然後呢要用疫苗,要用這個疫苗經濟疫苗政治去打垮美國的國際秩序,所以從這一系列的動作呢,如果說美國單看某一個點的話,你可能覺得這個是腐敗,那這個是還上升不到戰爭的程度,但是如果說結合中共過去和現在前後20年借著美國反恐把美國的註意力拖走,這個發展自己的發展自己布了這麽大一個盤,最後做的這些事來看呢,美國會非常明白什麽叫做超限戰,那這個就是超限戰的一個本質,所以這個才有美國現在它這個國家戰略的一個完全的轉變,因為已經不僅僅是說是一個中共是戰略競爭對手或者是敵人的問題了,而現在這個美國面臨的是中共徹底挑戰美國和西方國家的這個現有的國際秩序,那這個現有的國際秩序是美國和西方國家的這個立國之本,那也是這個人類文明可以相對來說比較有效的發展到現在的一個保障,那當中共把這些國際秩序全部破壞的時候,那絕對是這個人類文明的巨大倒退,那最後這個美國的利益和西方國家的利益也將會不復存在,所以說這個就是本質,這個病毒的超限戰讓美國結合著中共的歷史看清楚了中共的一切,所以現在的做出了這樣的一個巨大的戰略轉移,路德。

路德:你看這個基辛格啊這兩天周五啊表示美中緊張局勢可能吞噬整個世界,並可能導致兩大軍事科技巨頭之間發生類似世界末日的沖突,他說這兩個超級大國經濟軍事和技術實力的融合所帶來的風險,要比美國高得多,要比美國與蘇聯的冷戰高得多,基辛格是在麥凱恩研究所的塞多納論壇,關於全球問題的講話中說的,與中國打交道的是美國最大問題,世界最大問題,他說因為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那麽就有可能在全世界範圍內的中美之間發展一種冷戰,他說盡管核武器已經足夠,足夠大足以在冷戰期間破壞整個地球,但他說核技術和人工智能的發展使世界末日的威脅倍增,他說人類有史以來第1次有能力在有限的時間內將其撲滅,我們已經開發了一種甚至超過70年前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力量基礎,現在在核問題上又增加了高科技問題,這在人工智能領域其本質是基於這一個事實,即人類成為機器的合作夥伴,並機器可以發展自己的判斷力,因此在高科技大國之間的軍事沖突中,這具有巨大的意義,說他還說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幾十年美國與蘇聯間冷戰是一維的、重點是核武器競爭。基辛格是過去60年的主要的戰略思想家,他說蘇聯沒有經濟能力,他們有軍事技術能力,他們沒有中國那樣的發展技術能力,中國除了是重要的軍事大國之外,還是一個巨大的經濟大國,他還說美國對華政策必須采用兩方面的方針暨堅定不移的堅持美國原則,要求中國尊重,同時保持持續的對話並尋找合作領域,他說我並不是說外交將永遠帶來有益的結果,這是我們面臨的復雜任務,沒有人能完全成功的做到這一點,這個博博士你怎麽看啊?這裏頭。

博博士:我覺得這個基辛格他現在對於這個美中之間的這個緊張局勢他這個論調有點變化啊,以前就是說啊,美中的合作啊,美中的合作,美中的共贏啊發展啊,這個方面他是講的比較多,但是他現在開始擔心美中的緊張局勢可以引起世界範圍的這個,啊,就是巨大的變革以及世界範圍的這個災難和這個戰爭啊,所以說從這方面來看的話,基辛格他的立場也開始有點轉變,為什麽?大家看到以前對吧,基辛格還到中國去,對吧?還是給這個中共站臺,很多情況下,我們以前也跟這個大家分享過對吧,他跟他幫中共站臺,他跟中共的很多老朋友對吧,中國又說啊,基辛格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是吧?但是他現在的這個轉化,也就是說觀點已經開始變化,就是說他起碼可以看到中共和美國的這個沖突在各個層面的沖突已經不可避免,這個事情已經是一個啊,就是說板上釘釘一定要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所以說從他的這個分析來說的話,它覺得啊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緊張局勢將會對世界帶來巨大的危險,這個話什麽意思呢?就是說要註要各方起碼還是一個啊,所謂的善良這樣的一個意願,要克服去克制,對吧,不要真正啊就走到那一步,但是從他的這個姿態,從他的這個用語來說的話,他已經覺得我覺得他的這個整個他的這個觀念已經開始轉變,他的這個立場已經開始轉變了,他已經不是說在中美之間做斡旋,在中美之間做這個和事佬的這樣的一個角色了啊。他已經就是說作為一個美國人,他已經開始說到這個中美之間的這個對抗對於美國意味著什麽,對於美國要怎麽樣取勝,所以從這方面來看的話,我覺得基辛格的這個嗯立場是在變化的,而大家也要知道基辛格跟中共的這個老的官員跟中共的這些這個前任的這些官員,他們的關系都是非常非常之好的啊,而這個時候基辛格可以說是已經開始跟他們開始保持距離,從這個時候也能看到真正的整個的這個西方世界對於中共現在已經是可以說脫鉤就是在即的事情了,這個裏面我是從這個字裏行間看出來他對於中共的這個好感已經沒有了,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明顯了,路德。

路德:這個冠博士啊,你怎麽看,是不是基辛格這段話難道是說讓美國啊,不要跟中共國啊這個對抗,是不是這意思還是怎麽?

冠博士:我覺得他並不是說不要對抗的這個意思,因為他這裏面呢首先承認了這個,他把這個中美的現在情況和當年美國和蘇聯的情況冷戰作對比,那現在中共和美國的情況,他在那個意識形態上說很多方面呢和當年的冷戰是很像的,是雙方兩個意識形態陣營這樣對戰啊,那麽對陣那麽同時又出現這個正在經濟脫鉤啊等等這樣的情況,那同時呢,他說這個中美緊張局勢有可能吞噬整個世界,並且導致兩大軍事科技巨頭之間發生這個世界末日的類似這樣的沖突,我覺得這話,如果只看這一句話的話,他說的是對的,因為中共它確實有核武器,那也有著各種先進的科技,如果說這個真正撕破臉,真的是這個沒有這個政治智慧去處理中共這個問題的話,那麽中共現在的這個政權,特別是有這個習近平被人忽悠的情況,他自己就是賭徒這樣的情況會給世界帶來很多不確定性,我覺得這個是基辛格首先要表達的一點,那第2個呢,他同時又承認說,現在中共和美國之間確實出現了這樣的一種類似蘇聯的之間這個冷戰的問題。那麽同時呢,也確實出現了這樣的一個雙方不可調和的矛盾問題,比如說他這裏面說堅定不移的要堅持美國的原則要求中共國尊重,同時保持持續對話的並尋找合作領域,所以我覺得這話他最重要的是堅定不移的堅持美國原則就是說美國現在價值觀的東西不能退一定不能退,這個是兩黨的一個共識,因為基辛格他作為一個老牌政客,他也是看風向而動的,那麽現在這兩黨共同出臺的《戰略競爭法案》那那麽多條,特別是提到這個病毒的問題是決定了中共和美國無法走向過去的這樣的一個最關鍵的因素,所以說呢,他在這裏面說堅定不移的堅持美國原則,意思就是說美國現在這個持續的滅共的這樣的一個政策呢像川普總統這些政策的延續性呢,都是必須要做的,那為了就是給中共一個巨大的壓力,那同時呢,他說,嗯這個對保持持續的對話並尋求合作領域這個呢,他的想要表達意思,就是說美國在給中國施壓的同時呢要最好是和中共處於一種這個鬥而不破的這樣一個階段,因為確實呢,因為中共這裏面和蘇聯對比呢,它有更強的經濟能力,它有更強的這樣的軍事能力,那未必是更強的,但是呢,畢竟現在和這個蘇聯那個時間,科技畢竟前進了30年,中共有很多科技又是從美國偷的又從美國拿過來的,所以說在某些方面呢中共科技比蘇聯要強是可以預見的,所以在這裏面他說這個最好的辦法尋找合作領域呢,就是鬥而不破,那這裏這背後隱含的意思呢,我認為就是美國當你這個維持壓力鬥而不破的時候,去用這種壓力去壓迫中共內部產生變化,產生變化之後呢,重新上來一個政權對這個和美國重新的這個跪下去這個重新的尊重美國的國際秩序,去什麽這個支持美國的原則等等這樣的問題,所以說這裏面我覺得他的這個嗯講話的核心還是說是一個這個整體美國風向的變化,那我們要和這個中共保持一個持續的壓力,和這個保持距離,堅持我們的原則,那至於說這個所謂的對話和合作的領域,是不是要這個借機給中共該開口子呢,我覺得這個時候基辛格他並不會這麽去這麽去想,因為目前的這個美國和中共之間的政治形勢,他自己作為一個給中共當年破冰的這樣的一個人,他自己心裏是最清楚的,所以說我覺得我不會把他這後面說這個合作的部分解讀成要這個和中共勾兌來開口子,那只不過是你在這個鬥而不破的過程中呢,你這裏面的這個政治智慧,到底要如何給中共去留下這樣的一個口子不破的口子,這個是美國最需要考慮的事情,路德。

路德:這裏頭啊其實他說我不是說外交將永遠帶來有益的結果,什麽意思,其實就是告訴啊美國國內的這些企業家們,就說,中共這個必須得解決啊,中共必須得解決,解決的時候,可能會有損失啊,大家的什麽生意啊各方面啊,所以但是你們要啊,這是我的理解,可能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啊,因為沒有人能夠完全成功的做到這一點,什麽意思?就不可能說啊,永遠啊,咱們都有益啊,就是可能會出一些問題可能會啊,你的生意會影響啊,但是你們要做心理準備,因為這個任務太復雜,因為中共它是有這個經濟能力的,和蘇聯之間有這個巨大區別就在這裏。所以說現在跟中共國的這個不是一維的這種啊對抗而是多維的,除了核方面啊,武器方面還有什麽?技術實力,經濟甚至超限,所以這其實就是一個超限戰的一個這樣的一個概念,結合啊,你看啊,結合我們啊今天所說的美國,今天我們講的都是和軍事有關的,結合塞林博士的推啊包括這個,這個基辛格他畢竟是外交方面的,他不是軍方的啊,然後這個國防部是屬於這個政務官啊國防部部長屬於政府官,但是最核心的,我們看到,包括這個新上任的印太司令部的司令即將訪問日本5月份,包括塞林博士這個推,就是具體做事的是什麽?印太司令部的司令和像塞林博士這樣的,具體都在一步步往前推進,至於說啊,像基辛格這種政客啊,在什麽這個智庫這樣說那樣說包括國防部長啊說的都是啊,說啊,就透露的信息量是有限的,但是我們去挖的什麽呢?挖的這些具體的他們的行動是很關鍵的啊,可見美國方面就整個在全面推進,全面推進。好,最後這個博博士再分享一下啊,總結分享一下。

博博士:好的啊,所以說從現在來看各個層面的這個都是在快速推進之中啊,我們說了1月20號以後對吧拜登上臺以後左中右全面滅共,3月1號以後美國保守黨大會以後滅共進入高速期、加速進入高速通道啊,所以說這些東西都是已經被驗證的事實,而且中共那邊現在也已經承認了啊,說拜登上來了以後繼續了川普的這個策略,我們也很失望是吧,就是這是節目跟大家分享的,然後今天可以看出來美國的軍方美國的情報,情報界美國的這個,而且像國防部長這樣的這種這個啊,以及到這個印太司令部的司令這樣的這種這個從第1線到這個政府層面的美國的軍界,已經完完全全已經意識到,現在的這個戰爭的這個情況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戰爭的形式也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從這個啊像這個啊,基辛格這樣的老牌政客老油條這種他們的這個立場也開始慢慢的發生轉變啊,所以從這些東西大家一定要看到,因為爆料革命戰友,我們一直跟大家說的話,你要是光看什麽各個CNN啊什麽NBC啊這些東西的話,那就給忽悠瘸了,他肯定是不會跟你講一些真正的關於東西的深層次的分析,這也是為什麽要聽路德社的節目啊,爆料革命的節目,這個才能夠給大家真正的分析最近發生的事情裏面到底它的指向性是什麽,以及這個事情會往什麽方向去發展,就是從現在這個情況來看,我是覺得整個的美國的這個軍情界已經非常非常的啊,有了這種思想準備已經有了各種方面的這種實質的這個動作,已經有了非常大的這個實質性的進展,在病毒追責以及疫情的這個來源啊,病毒來源這個追責方面已經有了非常大的這個進步,而且大家要知道像塞林博士跟很多新中國聯邦戰友以及墻內墻外的這個啊,就是有影響性的戰友進行互動也非常非非常好的啊就是認識到就是說他中國人中國共產黨真的是不能夠代表中國人的,因為真正的中國人就像當年和這個啊陳納德合作的中國人一樣,就像當年和這個杜立特合作的中國人一樣,都是非常好非常愛好和平,非常善良的人,所以說從這上面來看的話,這也是為中國人為這個中國人作為這個民族來證明的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一個方式,所以我覺得現在這個事情的發展真的是在一個啊,一個更高的層次上面顯示了這個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和我們的戰友們的這個力量,所以說大家一定要把這個塞林博士這個推和類似像這樣的這樣的這些這個啊盡量的這個轉發盡量的傳播,而且大家就知道沒有你就是不行,你每個人都要做出在這裏面都要做出這個自己力所能及的貢獻,路德。

路德:好,謝謝博博士啊,謝謝冠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發布:文顧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