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4/30/2021文貴蓋特 1:七哥這幾天為什麼快忙瘋了?

製作: 【彩虹橋】

尊敬的戰友們好,4月30號了。七哥非常的感慨呀!過去這幾天讓七哥感受到了資本主義的魅力和力量。喜幣,喜Dollar,喜聯儲上市後,七哥突然之間又回到了5年前,在世界經濟領域,作為一個神秘人物所得到的尊重和重視,一下子感覺找回來了。這個世界就這麽現實。這是為什麽資本主義能在這個世界上,成為最大的政治經濟活力的人類生存的模式。大家能看到。

當然你看看爆料革命這麽偉大,新中國聯邦,很多人就怕沾咱,很多人怕牽連,很多人怕共產黨。但是在喜幣、喜美元、喜聯儲上市後,多年不聯絡的這些所謂的親朋好友,所謂過去的基金,還有金融從業者都找七哥來了。所以這個世界很現實,你沒實力都扯淡的事兒。所以說當很多戰友給我這樣建議、那樣建議的時候,我總想告訴戰友們,你有啥實力?你憑啥?沒有Money,沒有Money一切事情都完蛋了。

就連現在大家看到的美國、日本的合作,共產黨敢放個屁嗎?它敢放屁嗎?它敢說話嗎?據我所最掌握的情報來講,日本第一次告訴中共,你敢在這個事兒上再跟我扯淡,經濟上我第一個跟你脫鉤。不是共產黨威脅日本要脫鉤,是日本告訴共產黨,“我第一個就跟你共產黨丫挺的脫鉤。”聽說王毅在電話上傻了。日本人是不開玩笑的,說敢就敢。所以共產黨你能硬的起來嗎?共產黨沒錢了,它連個屁都不是。日本一個脫鉤嚇的。美日峰會後共產黨一再威脅,王毅打電話,打日本的外務省。人家說明確告訴,你敢在這事兒上再給我做文章,我日本早晚要走今天的,好不容易美國佬現在答應我了,你敢再給我折騰,我就給你脫鉤。閉嘴!”什麽力量?Money,Money!錢的力量,戰友們。

第二,歐洲、德國、法國不就是因為錢磕頭了共產黨嗎?但是這次美國到歐洲去,要給更多的錢。你放心,最後的法國、德國一定跪倒在最不喜歡的美國人腳底下,一定這結局的。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和資本主義的今天21世紀,它必然的結局。

現在很多王八蛋,欺民賊傻乎乎的,慶賀朱利安尼所謂被搜家。在美國,這種官司大家想想..這風這麽大呀,在美國這種官司大家記住啊,打的是什麽?打的是錢。你見過在美國哪個官員被另外一個官員陷害進監獄嗎?我告訴你,那是你真有事兒。朱利安尼,打的絕對不是朱利安尼的案子,是美國真正的海外代理案的烏克蘭,烏克蘭!對咱們爆料革命太好了,為什麽呀?他們越查朱利安尼,去搜個家算個鳥事兒啊?在美國誰沒被“搜”過家呀?搜家什麽?他們就越要鬥,越鬥越反抗,對咱們滅共越關鍵,越好。

我這是單撐架啊,七哥這手可以吧?畢竟練過,是吧?沒練過怎麽行啊?這就靠實力,是吧?

另外朱利安尼案子一查,美國各個案子都出來了,對咱們是好事。你說那些欺民賊,這些腦子裝了狗屎的東西,他們有一次高興,所謂幸災樂禍正確過嗎?昨天有戰友說:“啊..他們幸災樂禍!”我說你見過海外的這些欺民賊們,偽類們,他有一次幸災樂禍正確過嗎?從來沒有過!他們如果有這個本事,也算我們能看的起他了。為什麽?因為他對世界一無所知!真正的大戲, 這才是大戲呢,我們喜歡這種大戲的開始。對爆料革命就要借勢,要會借勢。結果,朱利安尼家一被搜,好多人要更加和我們合作。就像喜聯儲、喜Dollar、喜美元一樣、喜幣一樣,為什麽?為什麽呢?為什麽呢?戰友們想想…所以說咱不想說人家的麻煩就是咱們的機會。所以這2天七哥忙大了,所有人都想投咱們的喜美元,喜幣,想參與合作。更多人想投G-TV,G-TV,為什麽?為什麽?G-TV能幹啥,戰友們,能幹啥?

還有,朱利安尼家里一被搜,6個月前,還不止了,是6個月前吧,大概在大選完之後,我說如果川普總統當不上總統,我說:“朱利安尼老爺子,不會超過6個月,一定會搜你家。而且一定會查你什麽案子。”他當時還說呢:“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就是那次抽煙那次,結果他家被搜了,被抄了吧?一定會被抄的,是吧?七哥在美國也待了幾年了,是吧?七哥了解人與人之間關系的本性,了解資本的本性。七哥從小看著共產黨耍流氓,玩政治玩了這麽多年,七哥了解他們。七哥的朋友當中都是政治家多,軍事家多,經濟家多,嚴格講大流氓也多。是吧?所以說七哥說對了,所以他第一個給我发信息:“真的搜我家啦,你太厲害了!”我說:“恭喜你,恭喜你。搜你家是個好事兒,不是壞事。”

老爺子最後那點兒余力他一定會在更加激烈的鬥爭當中,因為它是本能。他有了這種麻煩本能,他本能的鬥爭就會有另外一個結果出來,不管他如何,都會有結果出來。這種結果對爆料革命都是好的,你們懂的!

再一個戰友們現在看到G-TV,昨天某個機構要參股G-TV。給G-TV..昨天做了兩次商談,商談的結果我告訴戰友們,我最後就說句話,我說我這沒有時間和你浪費,我這一天天忙完了,這幾天忙的我連吃飯睡覺的空都沒有。我說你就出個像樣價吧。”「我心中的價格我認為是很高的。結果他出了個價格,不好意思:“Miles,不要生氣啊。咱們‘買賣不成仁義在’,不要生氣,不要生氣。我出這個價……”我當時…出完以後說:“哎呀,你這個價格出的實在是不太滿意。”但是我心里暗暗竊喜,因為他出的價格超出了我的想要的價格。我說我們要商量商量,我說我會找真正的老板,投資機構去商量去。確實我沒有決定權嘛。

但是這個價格出來以後給了我一個最大的驚醒,就是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我們在這幾年爆料革命所積累的信用、影響力,為真不破,還有G-TV的價值,還有G-TV和喜美元,喜幣,還有我們的G-Club,這一切聯合在一起以後共同发力。所以,他們看明白了,共產黨已經完了!他知道共產黨現在所有企業全都完了。所有的大企業都往外跑,這些人錢去哪兒啊?從中國撤出的錢,最好的是投中國未來的新中國概念,那就是新中國聯邦後的G-TV,G-Club,G-Fashion,喜幣,喜美元。我才意識到偉大的時刻原來已經來了,我們還沒準備好呢!

但是戰友們,這些不重要。看到了病毒,看到了共產黨的經濟的崩塌和“以毒滅共”,“以錢滅共”正在酣時,還不到最佳時刻。

我今天就錄到這兒了,有時間再錄。謝謝!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