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音樂賞析:歪脖子樹 The hanging tree

作者:英國喜莊園 文名

這是一首革命者的歌。一首喚醒人民的增員歌。
這首歌相當簡單,歌詞和旋律都朗朗上口。我初一聽時,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可能是結合了自己這麼久和戰友們一起戰鬥的革命感情,立刻淚流不止。

它來自於電影《飢餓遊戲》,導演弗朗西斯·勞倫斯(Francis Lawrence)想要配合劇情創作一首屬於反叛者的歌。他希望是那種可以“一人哼唱”,“也適合千萬人合唱”的感覺。越簡單越好。作曲家耶利米·弗賴特斯(Jeremiah Fraites)和韋斯利·舒爾茨(Wesley Schultz)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從剛開始女主角一個人呢喃的哼唱,隨著節奏遞進加入各種樂器,之後更多和聲加入,主角的聲音漸漸隱去,最後是波瀾壯闊的交響樂配合天籟美聲。

情緒剛開始如涓涓細流,最後如滔天巨浪,勢不可擋。

歌詞翻譯: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樹旁
Where they strung up a man they say murdered three
這棵樹上,吊死了一個謀害了三條生命的人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這里发生了那麼多奇怪的事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if we met up at midnight in the hanging tree
所以你我相約午夜在上吊樹下相見也不會顯得更奇怪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樹旁
Where the dead man called out for his love to flee
這棵樹上,死者的魂靈呼喚著他的戀人一起逃走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這里发生了那麼多奇怪的事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if we met up at midnight in the hanging tree
所以你我相約午夜在上吊樹下相見也不會顯得更奇怪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樹旁
Where I told you to run, so we’d both be free
我在這棵樹上讓你逃離,這樣我們都可以解脫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這里发生了那麼多奇怪的事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if we met up at midnight in the hanging tree
所以你我相約午夜在上吊樹下相見也不會顯得更奇怪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樹旁
Wear a necklace of rope, side by side with me
頸上套著繩索做的項鏈,吊在我身旁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這里发生了那麼多奇怪的事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if we met up at midnight in the hanging tree
所以你我相約午夜在上吊樹下相見也不會顯得更奇怪

歌詞是相當詭異黑暗。歌曲出自一個可能是冤死的鬼魂,在召喚自己的愛人一起赴死,用死亡來逃避這個荒誕的悲慘世界。因為死亡是解脫,活在這個魔幻現實主義的世界顯然更糟糕。
想想看,我們現實世界中這樣的事情少嗎?攜全家赴死的楊改蘭、以命抗議的卡車司機金德強,是什麼把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逼上了死路?不正是中共那些荒唐可笑可恨的政策嗎?正應了歌詞裡的那句: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那麼這歌詞裡充斥著厭世、消極、逃避的情緒,鼓動愛人自殺。看似毫不大氣,毫無格局。結果怎麼會起到號召人民反抗的效果呢?
這就是反差的美。當主人公一個人哼唱時,她在控訴這個政權,陳述遭遇的不公。
而不斷地重複,讓聽眾們開始反思,是啊,多麼可悲可惡的政府,我是不是也在遭遇這樣的不公呢?
於是隨聲附和,一起哼唱。民不聊生,生不如死,解決之道在何方?
這股力量越來越大,越來越高,逐漸匯合起來,淹過了主人公的聲音。
這已經不是她一個人的控訴了,人民的力量形成燎原之勢,裹脅著一切向著壓迫者衝去。人民無法生存下去,活著也是爛命一條,何不拼死一搏?
再下來,連人民的和聲也退去了,只剩下蓬勃渾厚的交響樂,這已經是時代的潮流,勢不可擋。
所以,這不是什麼黑暗民謠,而是一曲奮起反抗推翻暴政的悲歌。

我們的爆料革命,進行到哪一部分了呢?剛開始僅有文貴先生一人。是他4年來堅持不懈地爆料,向世界揭露中共的邪惡計劃。聽到他聲音的人越來越多,共鳴的人也越來越多。有良知、勇敢的戰友們匯聚成一股牢不可破的聯盟,建立起屬於我們自己的新中國聯邦!如今已經聯合起全世界的反共力量,要找老共要個說法!我認為,我們已經進入了最後的交響樂,全世界80國聯軍兵臨城下,完成這首革命者之歌!

謹以此文獻給千千萬萬勇敢站起來的戰友,和淪陷區仍在受苦受難的新中國聯邦人民們。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參考文獻:

The Hanging Tree (The Hunger Games song)

《饥饿游戏3》插曲《The Hanging Tree》的前世今生

饥饿游戏3《the hanging tree》民谣有着什么样的隐喻?

末学的其他作品:

美国大选中Q预言现象的反思

再谈美国大选中Q预言现象的认识

阴谋和阴谋论——三论Q预言对爆料革命的伤害

事实和谎言,锚点和槽点——四论Q预言对爆料革命的伤害

中共妖塔以假乱真的控心术

打死不如打伤-浅论现代超限生化战

文贵先生是全球华人的宝贵财富

超限科学误导—沼泽地的传统艺能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zuzu

4月 27日,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