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進軍智慧教室,越走越窄的生產自救

台灣寶島農場 Y.M.O

 “正式官宣:我們要進軍智慧教室產業啦,4月23日我們廈門教育裝備展見!“這是4月22日華為發出的一條微博。並且在微博的配圖中華為還表示要把數字化教育帶入每一間教室。看上去是又一次的版圖擴張,然而實際上這裡面蘊含著什麼信息呢?

進入2021年我們就能屢屢聽見各種有關華為產業拓展的新聞,華為養豬、智慧汾酒、華為造車以及4月22日的華為智慧教室。表面上華為多點開花,實際上卻印證了華為的手機及網絡業務遭受到毀滅式的打擊。

在爆料革命這幾年開闢的諸多戰場之中,華為絕對是一個代表性的名詞,它也成為了西方高層認知中共邪惡的一個窗口。提升了認知制裁自然接踵而至,包括但不限於實體清單以及技術禁運,甚至拜登政府非但沒有放鬆反而更加收緊了對華為的管制,當然華為也不可能坐以待斃,然而在這個背景下所謂手機還有5G已經成為一個死局,所以任正非提出了南泥灣計劃,不靠手機業務生產自救成為了華為現在的發展方向。

不過南泥灣計劃從名字上就意味著華為即使在生產自救也還是不懷好意。當年南泥灣如果種植的都是糧食作物的話是養不活中共那一幫人的,通過種植鴉片平衡外貿中共當時才挺了過來。看看現在華為拓展的這些領域,除了說明它的手機及網絡業務已成死局,也可以進一步驗證為什麼華為是中共軍方所有。

大家都知道中共的軍隊作用主要不是對外,而是對內宣傳維穩。豬肉可以說是代表著中共國民生的基本食物,汽車則是中共式消費觀念裡面的代表產品,學生群體又是中共洗腦的重點對象。從這些業務裡我猜測中共的想法是反正現在對外已經沒戲了,那就用之前偷到的技術以及通過藍金黃取得的資源收緊對內控制,海報上這句把數字化教育帶入每一間教室也可以證明這一點,中共不希望有任何一條數字化教育的漏網之魚。

值得一提的是,華為並不是首個入局教育行業的手機相關公司。此前字節跳動就將堅果手機團隊“新石實驗室“和”檯燈“團隊合併,暫停手機業務,專注於教育硬件的開發。而就具體方案而言,華為在3月25日就發布了基於Huawei IdeaHub Board和教育雲平台的智慧教室解決方案。看上去是以學生為中心,線上線下相結合,其實這裡還包括了中共國這些公司的一層窘境。

路德節目中曾經打過這麼一個比方,當蛋糕店還在的時候,蛋糕店裡的蛋糕數量還是足以讓大家各取所需的,但如果只剩下一塊蛋糕,那這些人為了分蛋糕必然要你爭我奪。之前對外業務仍能開展的時候,儘管華為以及字節跳動都是假騙偷,起碼各自表面上還是有些區別。但現在回到對內管控,所謂中共國教育領域數字化不就是對學生的監控、雲儲存這些東西麼。華為和字節跳動都入局教育領域這就已經讓它們的皮囊都變得毫無特色了。

換個角度說也一樣,中共的教育領域數字化很多看上去不一樣的公司都能做,假設海康威視入局拿出來的也會是一樣的東西。外部的壓力讓中共不得不將這些公司轉向對內,好看的皮囊也顧不上了,假如它們分屬不同的派系那還會有激烈的內鬥出現。南泥灣是靠著鴉片的外貿才得以讓中共存活,現在世界都要與中共脫鉤,脫鉤後你再怎麼生產自救也是填不上這越來越大的窟窿,最後只能走向滅亡。

新聞鏈接

華為智慧教室

字節跳動教育硬件相關

文章審核:zhong

文章發布:Little Liu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