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影帝”觸碰底線照樣被封殺

作者:Aa

(圖片來自網絡)

2020年12月,溫家寶的母親楊誌雲去世。2021年清明節前夕,溫家寶撰文追憶
自己的母親。文章於2021年3月25日—4月15日分四期連載在《澳門導報》。
4月16日,公眾號“溫暖世界”全文轉載溫家寶此文。4月17日,國內其他多個微
信公眾號轉載此文時被禁止分享,或被刪除。此文在公眾號“溫暖世界”未被刪
除,但同樣遭到限流。

溫先回憶了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一家人的艱苦生活和母親為了一家人的
辛苦勞動,後面用大篇幅寫了一家人在解放後的悲慘生活特別在文革中的悲慘
遭遇。

溫寫到:解放後,1950年,爸爸、媽媽和我搬到天津,租住只有幾平方米的一
間小屋,可謂家徒四壁,身無分文。爸爸的工資每月僅37元,可光房租就要8
元(一袋面粉錢)。這間小屋伴我們全家幾十年,其間家裏又添了妹妹和弟弟。
媽媽省吃儉用,我們的衣服都是補了又補。就是這樣,工資上月接不到下月,
每月還要借點錢。那時,爸爸有個小本子,專門記賬用的。記得天津剛剛解放
,城裏無安身之地,家鄉房子已毀,爸爸、媽媽帶著我回到宜興埠,暫借一遠
房親戚的一間房子住,我在爺爺租用村中楊家下場倉庫作校舍的士範小學繼續
上學。1959年“審幹”期間,因“歷史問題”,他離開了多年的教師崗位,被“限制
使用”。開始在農場勞動,後來到校圖書館工作。那些年,家裏仿佛出了大事情,
媽媽憂心忡忡,又要勸解爸爸,又要照料全家。文化大革命”的災難落在我們家
中。爸爸被揪鬥,關在學校監視居住,停發工資。大字報從家門貼到胡同。媽
媽從自己不多的工資中,先給爸爸留足夥食費,自己親自送到學校。她不放心
這點錢能否送到爸爸手中,非讓造反派給收條為據。1970年,全家又被強制疏
散到農村。先是要全家到內蒙古五原(妹妹當時在通遼下鄉),當時父母已年過
半百,實難帶幼子適應那裏的環境。經反復交涉、多方聯系,後改遷到天津市
北郊區小澱公社勞動,一待就是六年。粉碎“四人幫”後,爸爸調到天津北郊區
宜興埠九十六中學做教員。 “文革”期間,父親被關在學校,經常遭受野蠻的“審訊
”和打罵。一天,造反派一拳將父親的臉打腫,眼睛被“封”得看不見東西。父親
忍無可忍,指著心口說:“小子,朝這兒打!”

有網友評論:“影帝”懷念母親的文章寫得蠻好,特別是對我黨的歷史的回顧非
常真切,但是生不逢時。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周年,為了凝聚人心,維護黨的偉大形象,黨國決定隆重
慶祝,2月20日,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在北京召開。習號召在全黨開展黨史
學習教育。

也有網友說:“影帝”這是在偉大的黨國臉上狠狠抽了一把,給我黨臉上抹黑了

最後溫寫道:“我退休了,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其中擔任總理十年。對我這
樣出身的人來說,“做官”本是偶然之事。我奉命唯謹,如履薄冰、如臨深淵,
受事之始,即常作歸計。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
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裏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
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為此吶喊過、奮鬥過。”

有網友評論:這段高級黑是有所指的,現在的中國有公平正義可言嗎?現在的
中國有絲毫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嗎?

(文章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

審核:cindy 編輯:MG4

參考消息: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4996.html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