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貨幣發行私人化理論看GCoin與數字貨幣時代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永

1899年在維也納,誕生了一位偉大的經濟學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 – 很多人會說,額… 沒聽過。那就對了,因為好多牛人,一般都是死後N年大家才明白他有多牛。這位經濟學家,也許也要幾十年以後大家才知道他。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說到哈耶克,那可是正宗的科班出身:在維也納大學主修經濟學,並拿到法學和政治學學位。後來去英國,美國和德國的多家大學教學和研究工作。由於哈耶克對貨幣理論和商業周期方面做出傑出貢獻,以及在社會,經濟和製度之間的關係的深入研究,在1974年,哈耶克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時間推進到1976年,哈耶克出版了一本書,叫做《貨幣的非國家化》。 30多年以後,這本書成為比特幣圈的聖經。而歐洲央行在2012年的報告中也指出,這本書是比特幣的理論基礎之一。

那麼這本書裡面到底說的是啥呢?在這本書裡面,哈耶克指出國家壟斷貨幣發行權的行為造成現在經濟體系的諸多弊端,他提出,國家應該將貨幣發行權開放給私人企業。

這在當時甚至是今天,都是一個非常超前的理念。要知道,好幾千年以來,大家都覺得國家發行貨幣,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兒,而現在就忽然有這麼個人跳出來,要挑戰這個權威,那感覺就像500年前有人說,地球是圍著太陽轉的一樣。

*

在《貨幣非國家化》一書中,哈耶克列出了國家壟斷貨幣發行權的幾大問題:

一個問題就是政府喜歡超發貨幣,引起通貨膨脹。人類歷史上大部分社會問題,都伴隨著貨幣超發引起的通貨膨脹。很多都是因為國家無節制地印鈔,導致貨幣購買力縮水造成的。而這種做法實際上就是國家通過印鈔票來變相搶老百姓手裡的錢。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政府經常會為了它的政治目的而超發貨幣。有的政府為了實現政績,爭取連任;或者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度過經濟低谷。而這些超發的貨幣,雖然在短期內造成一定的繁榮的假象,長期來看反而對經濟發展有害。這就像嗑藥,剛開始興奮一會兒,等過了勁兒,反而覺得更加難受。所以只能不停地磕,而且劑量還得越來越大!

還有一方面,就是一旦國家有了印鈔權,對財政支出的管理也變得鬆懈,政府養成花錢大手大腳的毛病,把錢用在不該用的地方,結果造成政府債務攀升。政府自己不能創造財富,所有的財富都是來自老百姓,所以到最後,這些政府債還得讓老百姓來買單。

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容易造成政府權利過大。政府有了貨幣發行權,就有可能會通過貨幣政策控制資本流動和人口遷移,限制自由貿易等。這樣容易造成政府對市場經濟過度干預。

那麼這些問題,如何破呢?哈耶克在書中提出一個大膽的觀點:政府應該讓出貨幣發行權,將發行權交給私人企業,而且還不能單單是一家,而是應該有多家企業有貨幣發行權,這樣可以形成一個多種貨幣互相競爭的環境。

由於公眾可以自行選擇使用哪家貨幣,所以如果哪一家發行機構超發貨幣,引起它的貨幣貶值,那它的貨幣就會被公眾拋棄,最終導致發行方破產。所以這些私人貨幣發行機構,為了贏得更多客戶,會控制貨幣發行量,保證貨幣的購買力相對穩定。

有人會覺得,在現行的國家發行貨幣的框架下,要過度到私人機構發行貨幣,似乎很難啊。

哈耶克在書裡提出一個方案:為了保證某家私人貨幣發行方能夠順利發行貨幣,並積累一定用戶群,可以在貨幣首發時,承諾一個最低兌換率,比如一個新貨幣最低兌換1美元,這樣可以讓用戶有一個最低保證,吸引足夠的客戶群,打開最初市場。

*

那麼這樣一個私人貨幣互相競爭的市場,它是怎麼運行的呢?

首先,作為私人貨幣發行方,會承諾(盡力)保持貨幣供應量的穩定,也就是不會亂增發,而且會保持貨幣的“相對購買力”維持穩定。這樣能讓持有和使用該貨幣的人都可以放心。

這裡面的“相對購買力”維持穩定,是指針對“一籃子”產品的價格相對穩定。比如,針對一籃子生活必需品,或者針對一籃子工業原材料的價格保持基本穩定。而這一籃子產品的構成和配比,還可以根據用戶的喜好和要求來逐漸調整。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允許多家私人企業發行貨幣,在貨幣市場形成競爭局面。這樣發行方更有動力去維持貨幣購買力,以獲得最大市場份額。由於貨幣的核心是信譽,如果一個公司不能維持其發行貨幣的購買力,會迅速失去市場信任,從而失去客戶而破產。雖然最後用戶可能會集中到兩三家比較大的貨幣發行商旗下,但是保持貨幣市場有足夠的競爭性,可以有效地約束貨幣發行商的不合規行為。

此外,還會有公開的媒體,每天公佈各種貨幣的貶值信息。這些信息一方面可以給做空的機構和投機者提供線索,另一方面也起到督促發行方及時採取行動,糾正貨幣貶值問題的效果。

貨幣發行機構要保持貨幣購買力的相對穩定,可以通過公開市場操作(比如買入或賣出其貨幣)來調節市場上的貨幣量;也可以通過增加或減少短期貸款來調節市場上的貨幣投放,從而保證貨幣的相對穩定。

哈耶克認為,這樣的一個由多家私人貨幣發行機構共同構成的貨幣市場,通過自由競爭,可以保證貨幣的購買力的相對穩定。這是現有的國家統一發行貨幣的體係做不到的。

*

這裡要開個小差,說一下哈耶克的貨幣去國家化觀點和現有的美元體系的區別。

我們知道,美聯儲作為美元的發行方,也是一個私人機構,原則上不受總統的行政命令影響,所以基本符合哈耶克的私人貨幣發行的假設。但是美國本身是單一貨幣體系,在美國本土沒有其他和美聯儲直接競爭的貨幣發行方,所以美元也沒有直接的競爭對手。而哈耶克倡導的是一個具有多家私人機構,各自發行貨幣的多貨幣競爭體系。競爭的存在,可以讓貨幣發行的決策更加透明。

美元體系和哈耶克提出的去國家化體系的另外一點類似之處是,美國的消費指數CPI,也是對應與一籃子商品,這聽起來和哈耶克的購買力相對穩定的要求一致。但是這一籃子商品是由國家統計機構統計得出的數字,而且CPI的計算方式是否合理,能否反映大眾的需求,都無法獨立地驗證。或者說普通人即使對CPI計算方法不滿意,你也拿他沒辦法,因為除了美元,也沒的選擇。而對於哈耶克的多貨幣體系,市場會影響一籃子商品的計算,這樣形成一個反饋機制。公眾會衡量一籃子商品是否符合他們的需求,用自己的錢來投票,決定用哪家機構發行的貨幣。

說完美元體系和去國家化貨幣體系的區別,我們回到當下。

*

在2021年,中共病毒已經肆虐一年多的今天,我們再來看哈耶克的理論,可以得到有很大的啟發。

從大背景來看,自從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宣布停止美元和黃金兌換以後,紙幣和黃金不再掛鉤,人類進入貨幣超發時代。各個國家爭相瘋狂印鈔,美其名曰“量化寬鬆”。這些多印出來的鈔票,實際上就是稀釋了普通老百姓的購買力。而背後真正的目的,要么是滿足了某些政客連任的需要,比如大搞基建,拉高GDP數字;要么是符合某些家族的利益,比如2008年次貸危機時超發的貨幣,被用來大量救助大投行和房產公司。

圖2,中美歐日四大經濟體M2曲線. 圖片來源: 郭文貴1120 新聞發布會文件

然而,這些超發的貨幣卻對經濟卻造成了巨大傷害:各國經濟都已經成了泡泡,只能不停地吹,而且越吹越大。大家都明白一點:這樣的超發貨幣埋下的隱患,早晚有一天會被某一場危機徹底引爆。但是每一屆政府都覺得,只要自己任期內別出事兒就行,所以大家都在繼續吹泡泡。

本來按照現有的貨幣超發速度,這個泡泡也許還可以再吹十年。但是中共病毒的釋放,讓整個進程大大加速。

由於病毒大流行造成大量失業,各國政府為了刺激經濟,都把印鈔機開到最大檔位。本來超發貨幣的危機,現在加速顯現出來。目前的經濟形式,已經到了那種再怎麼印鈔也難以保持增長,而一旦停止印鈔,則必定大幅下跌的狀態。

图3:美国货币发行量M2,图片来源:stlousfed.org

郭文貴先生在蓋特中也講到,美國經濟很可能會在一年內出現大問題,到時候可能會導緻美元大幅貶值,引髮美元的信譽危機。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很可能會引發全球性的貨幣信譽危機,也就是大家紛紛對政府發行的貨幣失去信心。

在這樣大背景下,各個沼澤地的大佬都明白,如果不進行金融和貨幣的改革,那麼就要大家一起玩完。

*

由於美元的超發,造成美元信譽受損,急需一種方式可以讓公眾重建對貨幣的信心。而數字貨幣這種可以預先規定發行數量的技術,此時就顯示出特有的優勢。

比特幣作為最初的數字貨幣嘗試,發行總量是2100萬個,發行量是完全固定的。所以比特幣發行之初,被認為是引領貨幣去國家化的希望。不幸的是,因為比特幣沒有實名認證體系,所以很容易成為洗錢和暗網非法交易的工具。

而GCoin作為新的私人機構發行的貨幣,採用實名認證系統,可以解決比特幣的這一缺陷。

GCoin在初始發行時,承諾最低兌換價($0.1美金),這樣可以給客戶足夠的信心。而且爆料革命的戰友作為最初的客戶群,讓貨幣首發成了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同時,GCoin也採用20%的黃金儲備作為擔保,進一步保證貨幣的信譽。

GCoin的每年發行量是固定的10億個,發行100年,所以總數也是固定的1000億個,當然也不存在超發的問題。

另外,從理論上來說,未來GCoin也可以用GFashion或者GMall中的一籃子商品作為參考,保證GCoin相對其價格的穩定性。這樣一方面可以同時保證商家和消費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可以進一步穩定市場對GCoin的信心。 (聲明: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信息公佈,這一點完全是作者的猜想)

郭先生在直播中也提到過,GCoin發行商會在必要的時候採用出售或者購買黃金的方式,來保證貨幣的穩定性。

*

上面提到這幾點,都和哈耶克提出的私人機構發行貨幣的特徵很相似。

而貨幣去國家化的另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市場競爭。別忘了美元也是私人貨幣,但是因為缺乏競爭,所以依然缺乏活力,目前也是深陷危機之中。

而未來也許除了GCoin,還有其他的私人貨幣,比如Facebook的Libra/Diem,這些發行商之間的競爭,可以讓整個貨幣市場更加規範和透明,給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的空間。消費者可以根據發行機構的信譽,服務質量和客戶滿意度自行選擇使用哪家的貨幣。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貨幣發行和管理也不再是國家擁有的一種特權,而是成為私人機構提供的一種服務。既然是服務,公眾自然會有選擇的權利,就像你請律師提供法律諮詢,或者是請會計師來提供財務服務一樣。你選擇用哪家私人公司發行的貨幣,完全取決於該公司的信譽,服務質量和你的喜好,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國家強加給你一種貨幣,讓人沒有別的選擇。

那麼馬上就要到來的數字貨幣時代,是否真的像哈耶克的《貨幣去國家化》一書中寫的那樣呢?讓我們拭目以待。但是至少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在這個即將開啟的數字貨幣時代裡,GCoin肯定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極,而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則是跟隨GCoin,第一批跨入這個時代的人。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內容與網站無關。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永

4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