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比黑幕更可怕的是治理者的黑心

作者:文雍| 校對:寧缺| 審核:寧缺| Page:青山

時光果如白駒過隙,倏忽之間,一年的第一季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又過了一個足不出戶的春天。

想與喜莊園時差同步,就要在自己的時差裡出軌。有時凌晨才想起一天的睡眠任務尚未執行。好不容易進入美夢模式,卻往往被幾隻吊嗓兒的傻鳥從夢裡拽出來,氣得我直想竄到樹上抓了它們痛扁。

近日牆內各種新聞狂躁。共黨要員似乎迷上了抑鬱中無傘空降的遊戲,聽上去簡直是節能減排的需要,以一跳解千愁的方式為他們的黨分憂了;特斯拉在中共國銷量好到沒朋友的時候,居然出現母張飛跳到車頂維權的火爆場面。特斯拉管理層第一天堅持住不向惡勢力低頭,經過一夜的痛苦煎熬,第二天還是向惡勢力點了點頭;博鰲論壇惊現副元首為元首報幕,並宣稱報幕也很重要,妥妥地只敬牌坊不敬人,還一改共黨要員的發言傳統,連小本本都不認真看了。

而以“種子培育基地”著稱的北醫三院出了勇士,揭發黑心醫生賺黑心錢的黑幕。這次的漫談重點說說這個吧,其他三個話題太大,惹不起。該勇士醫生自名張煜,就職北醫三院腫瘤科。4月初在某社交平台公開質疑另外一所醫院外科副主任誘騙患者治療,致其生存時間縮短。前天,張煜又在某乎上發表長文,揭露醫療行業腫瘤治療的黑幕。

無論如何,在中共的維穩體制下,張醫生有勇氣站出來發聲首先是了不起的,可是仔細讀張醫生的文章,似乎有些意猶未盡。這當然可以理解,中共現在是牛二它哥牛大了,誰敢說一句真話已經是大逆不道,要是膽敢再往前蹭那麼一點點,捎帶著批評甚至指點一下體制的弊端,勢必萬劫不復。

張醫生言辭溫和但不無遺憾地表示,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腫瘤患者的治療不應該是“人財兩空”的,而是應該花費更少,療效更好。

“人財兩空”,這個讓人心驚肉跳的詞幾乎涵蓋了中共治下病患的生態。這個詞讓醫院看上去連土匪都不如,土匪或許劫了財還能給受害者留條命,而無良的醫療環境則可能在榨乾患者最後一枚銅板後把患者掃地出門。

張醫生特意強調是“部分醫生作惡”,還指出“目前最大的問題是監督力度缺乏,導致醫生肆意妄為,而不是以藥養醫的體制”……

首先,這則新聞讓人不得不想到張煜醫生的個人安危,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一名身在牆內的醫生,從4月2日起開始懟同僚,一直懟到現在,沒有被刪帖堵嘴被維穩,這是大大出乎意料的。眾所周知,他反映的中共國過度醫療問題由來已久,之前從未得到過重視。反映問題的內容基本上是一刪了事,或者帖子轉幾圈之後就被淹沒,不會有什麼波瀾,而這次竟然獲得衛健委的答复“介入調查,對責任人一定嚴肅處理”。

仔細想想,這件事的過程如果是倒敘似乎更合理。某部門要拿某醫院說事,又不能直接去找事,於是就有業內良心站出來指責那家醫院。當然,還沒忘摘除體制的嫌疑,所以聲稱不是體制的問題,而是監管的原因,於是某委就屁顛屁顛跑出來監管了。

這就有意思了,在一切都體制化的中共國,還有不是體制問題的問題嗎?所謂加強監管,如果有用的話,共產黨的官難道沒有監管?中共國不是有最強大的紀檢委嗎?為什麼還有百分之九十多的貪腐?按照張醫生的說法,有監管就不該有腐敗啊!這個邏輯我們還可以延伸一下:既然有交警,就不要交通法了,交警說罰誰就罰誰好了;既然有法官,就不用有法律了,法官想管誰就管誰吧!這樣的邏輯是不是夠錯亂?典型的人治!所以,仔細分析,其背後一定不單單是為了解決醫療問題,而是被舉報的那家民營醫院搶了公立醫院的生意,或是民營背後的勢力動了公立背後勢力的奶酪。要找個理由加強力量收拾民營醫院,才是這個事件的關鍵所在。

當然,我不是說民營醫院不該監管,只是想說這種分贓不均的狗咬狗已經不能再掩人耳目了。

中共要真想解決醫患問題,沒有那麼複雜。首先,徹底解決醫患利益對立的矛盾,這才是萬惡之源!患者希望用最少的代價得到健康,在患者心目中醫生最好是既要醫者仁心,又要妙手回春。而在中共的醫療體制下,醫生要想保住飯碗必須以盈利為目的。醫生如果又要患者省錢又要治愈,就只能讓自己做一個苦哈哈的郎中,因為賺不到錢。如果開不出相應額度的藥,沒有為醫院創收,醫生很大程度上會丟掉飯碗。這種混賬的以藥養醫體製造成了“不能創收的醫生不是好商人”的荒唐局面,還能說不是體制問題?這樣的製度難道不是在逼著醫生變成屠夫?張醫生提出的“給予患者相應的治療”,背後還是迷信道德操守那一套。在這個物慾橫流,貪官無處不在大家都靠山吃山的社會,讓醫生手裡拿著點微薄收入過清心寡欲的生活,也太難為醫生了吧?也太相信道德的力量了吧?

患者作為沒有醫療知識的弱勢群體,無法判斷自己的病情,所以把醫生的話當成最高審判。也就是因為醫療知識的不對等,醫生可以“殺人不用刀”。正因為這個職業的特殊性,醫療行業才強調更多的道德責任,所以才有希波克拉底的誓言。然而,允許和鼓勵醫生在病人身上賺錢,這就是一個強盜邏輯,同時還強化醫生的道德責任,更是對醫生的不公、是對患者的不負責任。問題出在體制,收拾幾個醫生有毛用?

張醫生說“只是部分醫生作惡,讓國民一同承受後果不公平”,這種話說出來也夠費腦筋的。請問:“部分醫生”有多大本事能讓整個醫療行業成為巨大的社會問題?這種邏輯太讓自己陶醉了,如果從體制上解決問題,一旦水真變清了,張醫生自己以及其背後的北醫三院們,這些黨國的嫡係也斷了財路才是真的吧?所以民營醫院才是體制內醫院的大患。所以張醫生才能勇敢地站出來,那是因為有人需要群眾演員一枚!這樣既能收拾眼中釘,又能把群眾的不滿嫁禍給“部分醫生”,這才是這篇神文屹立不倒的真正原因吧?

別再說什麼體系太龐大,問題太複雜,問題之所以復雜,是因為即得利益者希望它複雜。看看前陣子被整治,全家被抓的孫大午,再看看大午醫院的運作模式,為什麼大午醫院沒有醫患糾紛?醫院門口高懸“病人進門,醫院全責”的承諾,集團員工幾乎是免費就醫,可以說大午醫院是中共治下獨一無二的公益醫院。

這才是問題的所在,孫大午只是動了魔鬼的盤中餐,所以幾乎整個家族的成年人全部鋃鐺入獄,旗下28家子公司全部被接管,數年基業瞬間落入中共魔爪。中共國內不是沒有能人,也不缺乏有擔當、有情懷的企業家,而是中共這只惡魔,把十四億百姓都當成了它的奴隸,就是用來奴役的,誰試圖讓奴隸好過一點,誰就犯了罪。

中共的所謂監管,更是一個笑話!那種救火隊員式的低能管理,沒頭蒼蠅一樣哪起火往哪撲,能解決問題?在中共體制下的所謂監管就是監管機構與被監管的狼狽為奸。監管機構可以被權力肆意強姦、更可以被錢贖買,龐大的腐敗貫穿社會的每一個細節,已經讓整個民族病入膏肓,沒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只有讓中共解體,才能讓中國社會逐漸回歸正道、回歸信仰。中國人才能找回被中共弄掉的廉恥心,慢慢重塑已然淪喪的道德體系,同時法制先行,恢復人民對法制的敬畏,讓濫權者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社會秩序才能逐漸回歸,這個民族才能脫胎換骨,重獲新生!

共黨不死,國難未已,同胞​​們,拿出勇氣,與新中國聯邦一起滅共吧!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