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一)石頭贊美詩(下)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pinterest.co.uk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一章 石頭贊美詩(下)

從鐵器時代開始,大約在公元前700年,一種屬地的先進理念控制了土地和民眾的關系。幾千年以來,這種控制積蓄了力量。首領和部族都與某些區域有牢固和特殊的關系。我們可以從邊界的設置和定居地的位置上看到這些關系。然而,整個鐵器時代,這種自然發展是強烈的。恩格斯(Engels)曾經把鐵描述為:“所有原材料中最後的最重要的材料,它在歷史上發揮了革命性的作用”。新形式的聯盟和貿易新網絡被逐漸建立起來。祭祀儀式使用的東西都是由新金屬制造的。鐵貿易最終造就了英格蘭,許多地區的管理和控制變得更加集中了。


等級制度是這樣排列的:首領和副首領,武士和祭司,農民和工匠,工人和奴隸。在聖奧爾本斯附近的地方發現了鐵配件,在安格爾西(Anglesey)發現了一套鐵鏈。精英人物死後的葬禮變得越來越精致了。在鐵器時代首領們的墓地上,屍體周圍有熔化的銀,金絲衣,象牙和鐵盔甲的套裝。他們的財富比薩頓胡(Sutton Hoo)早一千年。一個停屍房周圍的地基受到了踩踏,這表明有人在這裏跳過舞。高地位婦女的墓穴中有許多飾物,包括鏡子,胸針,手鐲,珠子,鑷子和碗。在一座墳墓中,一個大碗被放在女人的臉上。


強烈的地域特性出現了。東部未設防的定居地,許多地方像村莊,位於開放的田地上。在西南部,小社區的人生活在設防的家園裏,與沒有圍墻的定居地保持了一段距離,這被理解為部落首領與自己臣民之間的一種差別。東北部發現了一個設防家園的圖案,而西北部有一種傳統的圓形房屋,即人們熟知的蜂箱小屋。索爾茲伯裏平原的文化,有時被稱為“威塞克斯文化”,其模式是,成組大屬地被幾個山堡包圍著。當然,各區域都有各自的形式,在漢普郡(Hampshire),人們在白堊洞裏居住,而在薩默塞特郡(Somerset)湖區的村莊裏,人們把圓形屋建造在漂浮的圓木島上。


山堡是嚴格的等級社會的證據。似乎最初的山堡建在科茨沃爾德(Cotswolds,英國西南部),然後擴散到英格蘭的整個中南部地區。這說明了人們對土地和資源的掌握,因此是一種所有權的象征。線性土木工程常常標示出各個山堡所控領地的界限。在鐵器時代,對領地的防守變得越來越強了,領地通常被占據幾百年的時間。城鎮建造得與山堡相似,城裏有成群的建築物,街道,寺廟,儲存設施和為不同工業活動所分配的“區域”。房屋建成了環形,是由枝條和榛樹枝搭建的,房子還有立柱支撐。房屋有門和門廊,面朝東,房頂一般都用蘆葦和稻草來覆蓋。茅草頂要用糞、泥土和稻草來塗抹,因為炭火產生的灰是一種有價值的肥料,房頂可能每年都要更換。考古學家對這些房子的內部進行了重建,發現一個衣櫥裏儲存著武器。雖然這些房屋能容納20到200人,但我們可以看出英格蘭城市生活的雛形。該書作者相信,倫敦曾經是這樣一個山堡,但它的證據被埋在後來的大都市地下了。然而,所有證據證明,許多小部落生活在對敵手不斷戒備的狀態下。


確實有搶劫家畜的事情,武士之間發生了沖突,並引起了大規模的戰爭。有些山堡被攻陷並燒毀,屍體在壁壘中被發現,他們的骨頭上有劈砍痕跡和標記。我們期望有一些贊揚獨立武士或者首領功勛的傳統歌曲和故事。例如,人們發現了早期的愛爾蘭史詩,它們是愛爾蘭部落史前時代故事和疊句的合成。荷馬用伊利亞特做了一個比喻。事實證明,史詩實際上以神話和傳說的方式宣揚了英格蘭發生的事件,後來被詩人向東傳播,直到安納托利亞(Anatolia,亞洲西部半島小亞細亞的舊稱)。


不過,不同部落或者區域組織以聯盟和親戚關系形成了一個網絡。而諸如鐵和鹽之類的商品貿易是怎樣在英國蓬勃發展的?那時的許多小部落被整合了,或許面對威脅,變成了大領地。與羅馬人對抗的這些英格蘭部落以自己緩慢的發展取得了優勢。在鐵器時代結束之前,有些山堡占領了統治地位,發揮了地區首都的作用。當人口穩定增長時,農業變得更加密集了。人們不間斷地清理樹林和森林。農民開始在沈重輪式犁的幫助下,認真地在厚粘土上勞作。這是接下來2500年英格蘭農業經濟的堅實基礎。薩默塞特郡出產小麥,威爾特郡出產大麥,直到現在,這個大版圖仍然沒有改變。


遊客乘船來到英格蘭岸邊。希臘商人和探險家皮西亞斯(Pytheas)於公元前325年登陸,他把這座島命名為Prettanike或者大不列顛群島(Brettaniai),這是英國最初的名字。他參觀了康沃爾郡,觀察到居民在礦石上勞作並對金屬進行提純。在另一段旅途中,當地人告訴他:阿波羅(Apollo,太陽神)的母親勒托(Leto)出生在這個島上,“因為這個原因,在所有神靈中,阿波羅受到最高的崇拜,居民被當作阿波羅的祭司”。

他還報告說:他看見了“一個宏大而神聖的阿波羅管轄區域,一座著名的神廟裏掛滿了祭品”,神廟是“圓形的”,附近有一座“崇拜這位神”的城市,這裏的首領們被稱為“Boreades”,他們的名次排在北方冷風神之後。長久以來,人們對這個區域、神廟以及城市的身份進行了辯論,有人認為,皮西亞斯描述的是巨石陣和西爾布利山的風景,其他人相信,現在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就在阿波羅神廟的原址上,附近的“城市”是倫敦。


然而,這清楚地表明,皮西亞斯描述了非常崇尚神靈的一群人的索求,阿波羅和波瑞阿斯(Boreas,北風之神)的名字直接被他當作聖潔的象征。希臘人已經在雅典建造了帕特農神廟(Parthenon),他們用經典的詞語來形容所有外國的神,而在鐵器時代,英格蘭人一直都崇拜的德魯伊教(Druidism)。


人們也能看到鐵器時代的幾何藝術圖形(現在仍然被不準確地稱為凱爾特藝術)。它是一種視覺藝術,所表現的東西超越了其本身。它使用了螺旋線、卍、曲線和圓,是型與圖的一種復雜而巧妙的結合,勾畫出人們生活的能力和目的。它沒有任何原始和野蠻的意識,相反地,它是奇思妙想和復雜的,表現了對虛擬形式和線性的掌握。這些美妙圖案上的螺紋、螺旋和同心圓明顯地與幾千年前新石器時代早期雕刻在墓穴中的圖案有聯系,這說明,整個史前時代崇拜和信仰的廣泛連續性。


新石器時代主要的宗教活動就是堅持和延續英格蘭本土的信仰,信奉是在某些神聖的地方進行的。洞穴通常是神聖的。眾所周知,德魯伊教團員(Druides)在神聖的樹林裏集會,樹林裏的古樹為祭祀儀式提供了環境。人們必須為威力大的神息怒。約克郡青銅器時代早期的墳墓中,出土了一些由白堊制成的鼓型偶像,它們似乎有人類的眉頭和鼻子。2000以後,這些雕像被挖出來,英國作家吉爾達斯(Gildas)憤怒地譴責這些“惡魔般的偶像……我們仍然能在荒廢的寺廟裏或者外面看到它們,它們具有傳統的僵硬和變形特征”。所以,崇拜有很長的歷史,最早發生在新石器時代。賽倫塞斯特(Cirencester)發現了獨角神科爾努諾斯(Cernunnos)的像。威爾特郡和埃斯克郡(Essex)出土了馬神艾波娜(Epona)。在諾丁漢郡(Nottinghamshire)的東斯托克(East Stoke)還出土了雕刻的斧頭神蘇克魯斯(Sucellus)。倫敦拉德蓋特山(Ludgate Hill)和拉德蓋特馬戲團(Ludgate Circus)現在還在紀念詭秘的神路德(Lud或者Nud)。
這片土地上到處都建有宗教聖殿,可以肯定地說,即使最小的定居地也有它自己的中心聖地。聖地已經在山堡裏被發現,它們沿著邊界線,四周是溝渠,下面是墳墓。這些聖地許多都被後來出現的羅馬寺廟或者早期的天主教教堂玷汙了。某些地方確是幸運的。許多英國教堂都建在史前原始的建築上。人們相信,鐵器時代的英格蘭,公雞是用來防雷雨的,這就是為什麽現在教堂尖頂上仍然有公雞的原因。它們成為著名的風向標(weathercocks)。


人類的犧牲促進了這片土地的聖化。人們在柴郡(Cheshire)的沼澤地裏發現了一具男屍,他的頭受過重挫,在放入沼澤之前,脖子被割斷了。英格蘭南部的一些坑裏發現了許多屍骨,他們的身體呈扭曲狀。所謂史前人類割斷頭顱的地方也被發現了,有人認為這是靈魂或者精神的現場。頭顱被排成一排,戰敗敵人的屍體常常被斬首,他們的頭被埋葬或者被放進流淌的水裏。泰晤士河中,人們發現了三百個頭骨,他們的年代從新石器時代到鐵器時代。這條河過去是英國的墓地,一個放置頭骨的地方。


凱撒敘述了英格蘭德魯伊教高等祭司執行人類犧牲者的過程。祭司編織了一些柳枝制品,“他們把活人塞進去,然後放在火上,人就被燒死了”。他寫道,祭司是這片土地的立法者,他們決定獎勵和懲罰,有關邊界和財產的糾紛都由他們解決。
羅馬作家普林尼(Pliny)在記錄中寫道:祭司“除了把槲寄生看作是神聖的,其他什麽都不尊重”。高等祭司“挑選橡樹林,在所有神聖的儀式上,都使用槲寄生樹葉”。犧牲者被綁在橡樹幹上,幾個祭司殺手戴著橡樹葉花冠,他們占蔔、耍魔術並施用占星術。他們相信,不朽的靈魂能穿越各種各樣的化身。這位羅馬作家認為,信仰不朽的精神清楚地表明土著英國人對死亡的蔑視,人們註意到,在之後的幾個世紀,英國人都具有這種淡漠的品質。


德魯伊教也崇拜太陽和月亮,他們對太陽的信奉一直持續到祭司階層結束之後。1452年,在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來自斯坦登(Standon)的一個屠夫被控有罪,因為他聲稱,除了太陽和月亮,自己不信任何的神。在《德伯家的苔絲》(Tess of the d’Urbervilles)第二章裏,托馬斯·哈代(Thomas Hardy)寫道:在粘土地上,“舊習俗“延續的時間更長。德魯伊教的能量被盎格魯-撒克遜教堂的主教們保留下來,比如,早期天主教僧侶的剃度可能是德魯伊教的習慣。

直到公元前100年,羅馬人的眼光才轉向了英格蘭,把它作為財富和貿易的一個來源。他們看見了什麽?看見了一片由部落王國形成的土地,不論王國大小,都恪守古老的部落邊界。杜蒙尼人(Dumnonii)居住在半島的西南部,杜羅特裏吉人(Durotriges)住在多塞特郡,肯特郡(Cantii)人組成了四個獨立王國,愛西尼人(Iceni)居住在諾福克郡。Brigantes人控制了從愛爾蘭海(Irish Sea)到北海整個北方區域的小部落,他們占領了這個半島,其部落名字的意思是 “高等人”。
英格蘭一共有十五個大部落,當時都在首領的控制下,這些人被稱為國王。蘇維托尼亞斯(Suetonius,歷史學家)稱庫諾比萊納斯(Cunobelinus)為“不列顛國王”,在克勞迪亞斯(Claudius,羅馬皇帝)統治下羅馬人大規模入侵之前,他是Catuvellauni部落的首領。他從首都聖奧爾本斯控制了泰晤士河北部很大的一片地區,包括劍橋郡、貝德福德郡(Bedfordshire)和牛津郡,他作為英國神話人物辛白林(Cymbeline,不列顛國王)被莎士比亞寫入戲劇中。武士和祭司形成了該王國的精英文化,其傳統慣例退回到青銅器時代的早期。一兩個部落的遷移最近得到了證實,在大約公元前五世紀,從北高盧(North Gaul)某個部落來的Parisii人在約克郡定居,考古界認為,他們創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社區。更近的遊客抵達肯特郡,他們來自著名的比利其(Belgae)部落,在公元前一世紀發動了一次小規模入侵,最終在漢普郡、埃斯克郡和肯特郡定居。溫切斯特市的羅馬名字為Venta Belgarum,或者為比利其集市。


在鐵器時代後期,英格蘭的人口估計有兩百萬,在羅馬統治結束時,人口上升到三百萬。從各方面來說,它都是一個富有而繁榮的國家,這就是羅馬人選擇入侵的原因。他們希望奪取多余的谷物,尤其是在東南部和中南地區,大面積的定居地上有密集的耕地、聖地、墓地、工業區、集市、城市和農村。尤裏烏斯·凱撒在他的《高盧戰記》(Commentarii de Bello Gallico)中寫道:“人口非常多,有密集的家園,非常像高盧的農莊,並且有數不盡的家畜。他們使用的錢,要麽是銅幣和金幣,要麽是有固定重量標準的鐵條。”硬幣對部落間的貿易尤其便利,幣上刻有強勢首領的印跡。然而,旅行者越往北走,這些實惠的證據就越少。


這是因為在凱撒入侵很久之前,南部的部落已經與羅馬和古羅馬化的高盧(Romanized Gaul)進行密切的貿易往來了。由於對某些食物和奢侈品的偏好,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已經被羅馬化了。不過,如果你透過表面看實質,你會發現古老部落的行為方式。例如,部落之間似乎總在打仗,許多首領都在請求羅馬的支持。大型土方工程都有邊界問題。武士乘戰車去打仗,肉體被紋身,裸身披著藍崧。凱撒寫道:“武士留著長發,除了頭和上唇外,身體其他部位的毛發都刮掉了。”他們還沒有完全脫離史前的領地。


我們也沒有。史前的遺產都在我們周圍。史前農民清理的土地幫助創造了英國的環境,現在仍然有一些地方的邊界線是史前劃分的。在英格蘭南部,青銅器和鐵器時代的農業系統滲透和維護著現代農場的土地。現代的道路是沿著古路和古跡建造的。許多教區的邊界線是古代定居地的界限,這些無規則輪廓線標出的土地足以維持一個小型的農業社區。在這種教區的邊界線上,人們經常能發現古墓,教堂甚至傾向於遵守古老的法律。教堂和寺廟被建在靠近巨石遺址、神泉和青銅器時代早期祭祀的地方。英格蘭新石器時代最高的石頭坐落於東約克郡(East Yorkshire)拉茲頓(Rudston)教區教堂的墓地裏。中世紀肯特郡的朝聖路線與史前到聖井和聖地的路線有相同的軌跡。我們仍然生活在遙遠的過去。


現在的許多村莊和城市都建造在史前城鎮的原址上。萊斯特,劍橋和科爾切斯特(Colchester),羅切斯特(Rochester)和坎特伯雷,都在鐵器時代或者更早的時候就建成了,這只是很少的幾個例子。農村社區是在有或無歷史的印跡下生存的,一開始,他們可能以簡單家庭為單位生活,四周是祖先的神靈,之後便進入了自然的擴張過程。但是,我們不能挖掘大多數英國村莊的史前遺址,準確的原因是,這些遺址目前仍然被充分地利用著。許多鐵器時代的定居地現在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貿易城鎮,盈余的產品總是處於被交易中。


某些習俗和節日是屬於史前的。鐵器時代的活動被納入到基督教的日歷中,死者的節日或者“薩溫節”變成“萬靈節”(All Soul’s Day),嚴冬時的冬至變成了聖誕節。青銅器時代的在新挖墳墓上粉碎白色石英石的儀式,仍然能在二十一世紀早期的威爾士被看到。十九世紀,蘇格蘭許多居民仍然生活在新石器時代的石頭“蜂箱屋”裏。漢普斯德特希斯(Hampstead Heath)旁邊著名的公共房屋傑克·斯特勞的城堡(Jack Straw’s Castle)矗立在古土方工程的場地上。歷史和史前是共存的。北約克郡的Catterick(卡特裏克)保存了一處軍事基地,還保持著六世紀末古德溫(Gododdin)那些喝蜂蜜酒醉了的武士攻擊它時的樣子。在英格蘭,任何場所都保留著對歷史的紀念。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