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一)石頭贊美詩(上)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artnetnews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一章 石頭贊美詩(上)

當巨石陣的第一塊砂巖石頭被豎起時,我們稱呼的英格蘭已經是一片古老的土地了。在諾福克郡(Norfolk)黑斯堡村(Happisburgh)附近,人們近來發現了手工制作的七十八塊火石,它們是大約900,000前被磨打的石頭。由此,漫長的故事開始了。


至少有九批不同的人潮,借助延續了數千年的溫暖間冰期,從南歐來到這裏,他們是沒有被歷史記載下來的種族,只留下石頭和骨頭作為他們南來北往的證據。在高爾半島(Gower Peninsula)一個洞穴的墻邊,人們發現了一具29,000年前的男人屍骨。他的骨頭帶有淺紅色銅銹汙點,這意味著:骨頭上不是被噴灑了赭紅,就是喪服被深顏色染過。他還穿著鞋子。他身邊有各種陪葬品,包括象牙手鐲和穿孔的貝殼。他的頭顱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長毛象的頭骨。


他是個年輕人,或許不超過二十一歲,而在遠古時期,所有男人女人都是年輕人。他明顯是某個氏族首領或者部落首領。在人類世界開始的時候,社會等級制度已經存在,它通過面具來顯示地位和身份。幾百年以來,他埋葬的洞穴受到人們的光顧,但我們不知道它包含了什麽秘密。他所代表的那個部族從地球上一掠而過。
只有最後抵達英格蘭的那些人存活了。他們大約15,000年前來到這裏,定居在現在稱為諾丁漢郡(Nottinghamshire)、Norfolk和德文郡(Devon)的一些地方。在諾丁漢郡一個13,000年前的洞穴裏,其軟石灰石頂部刻有動物和鳥類的圖案,它們周圍還有麈、熊、鹿和野牛。


幾代之後,很少或者幾乎沒有變化的證據。他們在堅持,在忍受。我們不知道他們講什麽語言,也不知道他們怎樣或者信奉什麽宗教。但他們沒有禁聲,他們的智力比我們高或者是低。他們歡笑,哭泣,還在祈禱。他們是誰?他們是英國人的祖先,是仍然生活在這個國家那些人的祖宗。有一個真實而強大的基因圖把現在活著的人與很久之前的死人聯系了起來。1995年,兩個古生物學家從切德峽谷(Cheddar Gorge)的洞穴裏找到一具9000多年前埋葬的男性屍體,發現他身上的物質與現在仍然生活在這個地區的人很匹配。在母系祖源上,他們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祖先,所以,有一種連續性。這些古人幸存下來了。英國原始人不是“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或者“凱爾特人”(Celtic),他們是史前的島上人。


對史前的研究也一定是對地理的研究。當定居者15,000年前到達英格蘭時,北海(North Sea)是一片有湖泊和森林的大平原。它現在被水淹沒了,那裏保存著大量的無形證據。不過,我們能夠部分地搶救那些失去的東西。橡樹林和沼澤被蘆葦覆蓋,開闊的草原被土地覆蓋。這是一個溫暖而潮濕的環境。紅鹿和野鼠生活在原野上,與大象和獼猴共享著這片土地。人類在它們中間遊蕩,他們以二十五或者更多的人為團隊,去追逐獵物。他們用燧石箭頭把動物架在火上,把馴鹿鹿角刻成斧頭,身上攜帶著木質的矛。我們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組織起來的,但“屠宰場”的發現揭示了一種社會控制手段,它遠離主要的居住地,是制造工具和準備食物的場所。
我們能看見人們向我們走來。英格蘭西北海岸福姆比海角(Formby Point)32英尺的廢墟地段上,留有人類的腳印。許多腳印是孩子的。男人大概有5英尺5英寸高(1.55米),女人要比他們矮8英寸(矮20公分)。他們正在捕捉蝦和貝殼。英格蘭其他地區也發現了腳印。有些腳印出現在塞文(Severn,英國西南部的河) 河口的淺灘上,它們在7000年前消失了,這裏幹旱的土地變成了沼澤。現在由於潮汐的沖刷,腳印都消失了。
這些是被稱為中石器時代(Mesolithic)人的蹤跡。中石器時代這個名詞,就像它的同類詞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那樣,含義模糊但實用。中石器時代的人通過焚燒來清理樹木和森林,目的是為居住清路,或者讓捕獵遊戲更加有效。他們還燒毀松樹以得到榛子,秋天的榛子堅果仁是受歡迎的食物來源。早期的英國人被稱為“狩獵采集人”,他們用狗狩獵,但過得並不是遊牧部落的流浪生活,而是在定義明確的界限內參加活動。他們生活在群體擁有的領土範圍內,這些領土彼此相鄰。他們喜歡那些土地和水域相交的地區。
大約11,000年前,一片大湖覆蓋著現在約克郡的皮克林河谷(Vale of Pickering)。湖岸上建造了一個樺木平臺,它看起來像是用來捕魚的,但更像是宗教儀式的場所;人們戴著琥珀珠子,把豬、紅鹿、鶴和鴨子的骨頭遺留在這裏。一個圓形屋子也被發現了,它直徑為11.5英尺(3.5米),建造日期可追溯到公元前9000年,這座建築有十八個直立木柱,睡覺區域鋪著一層厚實的青苔蘆葦。
這裏的居民使用帶刺的鹿角,火石刀和刮刀;他們使用黃鐵礦來點火,屋子裏似乎有一個爐子。他們乘獨木舟在湖上穿行,有一支劃漿被發現,但沒有看見船只,它已經隨著時間被解體了。這個遺址就是眾所周知的斯塔卡(Star Carr),人們在這裏發現了二十一塊鹿頭骨,有些頭骨上仍然有鹿角。這是一種狩獵的假面具嗎?它們更像是薩滿教要進入鹿靈魂的面罩。它也可能是一種早期的莫裏斯舞,只可惜超自然的事情現在簡直是離奇古怪了。
中石器時代的英國人生活在諸如伯克郡(Berkshire)薩徹姆(Thatcham)的居住地裏;實際上,現代城鎮就是人類社會在相同地點的最後版本。某個原始血脈一直生活在同一個地方。10,000年前,這個民族生活在一個湖邊,燒焦的骨頭、燒焦的榛子和用於點火的小塊煤炭被發現了;換句話說,這裏有家庭日常生活的所有裝備。清理過的空地代表了小屋的地板。第一個英國住宅是用柔韌的樹苗建造的,它是彎曲的,上面覆蓋著皮革,經測量,它大約20英尺長16英尺寬(6米長4.8米寬)。
還有幾百個其他類似的居住地,其中許多在沿海地區,現在都埋在了海底。海岸的高度曾經在70至100英尺之間(21至30米),比現在的海岸高,所以當海水上升時,這些居住地就被淹沒了。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徹底了解中石器時代的英國人,因為他們的遺物都埋在水下了。在懷特島(Isle of Wight)岸邊,當幾個潛水員窺探一個由遊走的龍蝦搭建的洞穴時,一個掩埋的村莊重見天日了;這個甲殼類動物正在拋出幾塊處理過的火石。工匠、制造商以及獵人和漁民的一片居住地就這樣被發現了。一個鑲嵌著火石刀的木柱從海裏被撈上來。一條獨木舟被發現,它是由一根圓木雕琢成的。人們能清楚地看到像房子這樣的建築遺物,它們是木質或者石頭做的。這是部分消失在水下的英國世界。
當冰川時代的冰層融化後,水面上升了那麽多,卻讓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士群島冒出了水面。8000年前,橫在英格蘭和歐洲大陸的平原上生長著沼澤和森林,它們被南面的北海淹沒了。雖然地震能聚集大片的水域,但它不能形成浪潮。更可能的情況是,2000年以來,這片土地逐漸變成了沼澤,然後變成了湖泊。在地球形成的早期,兩次災難性的洪水已經創造了英格蘭與法國之間的海峽。隨著大量海水的湧入,這個群島(為了清晰易懂,我們可以稱它為一個島)便形成了,現在的英格蘭占有島上60%的地表土地。
然後,這片土地成為地形學的調查對象。例如,哪裏是英格蘭確切的中心?沃裏克郡(Warwickshire)梅麗登(Meriden)村的一個石頭十字架標出了此中心的位置。伴隨子午線或者正午的梅麗登和音是激動人心的,這確實是一個十字架在這裏升起的充足理由。實際上,人們發現這個國家的真正中心在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的林德利大廳農場(Lindley Hall Farm)。近來,一對姓農夫(Farmer)的夫婦擁有了這片地產。
英格蘭制造的工具最終讓這個新興島國的作用變得有目共睹。這些工具比歐洲大陸制造的要小,事實上,某些類型的細石器是這個國家獨有的。然而,該島正誘惑著旅行者,他們乘船涉水來到這裏,船只是由木頭或者柳條制作的,上面覆蓋著縫合的獸皮。他們來自歐洲的西北部,由此證明盎格魯-撒克遜人和北歐海盜的“入侵”是古代不斷發生的事情。


旅行者也來自西班牙和法國西南部的大西洋海岸,但這種遷徙不是近代的現象。大西洋旅行者在整個中石器時代都在英格蘭西南部開拓殖民地,所以這個島國形成之前,其西部地區已經有繁榮和獨特的文明了。來自西班牙的旅行者也在愛爾蘭定居,於是,“伊比利亞”(Iberia,古西班牙)和“海波尼亞”(Hibernia,愛爾蘭的拉丁語)之間建立了聯系。鐵器時代的誌留(Silures)部落建立在威爾士南部,他們一直認為:在某個遙遠的時代,自己的祖先來自於西班牙。塔西佗(Tacitus,羅馬歷史學家)指出:這些部落的人有黑皮膚和卷曲的頭發。這就是後來人熟知的“凱爾特人”。


所以,英國地域之間的差異在8000年前已經存在了。例如,英格蘭的火石工具被分成五個獨立而不同的類別。西南部的人工制品在外表上不同於東南部,這就促進了兩個地區的貿易往來。人們創造了獨立的文化,由此增強了地理和地質特性。在任何情況下,建立於白堊和石灰石之上的文化都與建立於花崗巖之上的文化有差異。
有人在英格蘭觀察到基於兩種廣泛區域的一個區別。低地區域——包括中部(midlands)、倫敦周圍各郡(Home Counties)、東安格利亞(East Anglia)、亨伯賽德郡(Humberside)和南部中心平原(south central plain)——是建立在軟石灰石、白堊和沙巖上的。這個區域有小山、平原和河谷,是權力集中和居住的地方,它柔韌,柔順且形式各異。北部和西部的高地區域——包括奔寧山脈(Pennines)、坎布裏亞郡(Cumbria)、北約克郡(North Yorkshire)、德比郡(Derbyshire)、Devon(德文郡)的山峰地區和康沃爾郡(Cornwall)——大部分由花崗巖、板巖和古老的硬質石灰石構成。這是一個包含山脈、高山和荒野的區域,分散的人群或者家庭居住在此,人們彼此都是獨立的。它堅硬、多沙且有結晶石。兩個區域彼此不面對,他們都面向外,越過大海向著他們的居民出走的那個地方。我們能夠發現這片土地出現的變化。在威塞克斯(Wessex),從一個定居點“找到”的邊界線在某個地方中斷了,此地是白堊和Kimmeridge(基默裏奇)粘土的相交處。這些人不能再向西移動了。因此,區域之間的差別開始加大了。


在口音和方言上,也是有差異的。東南地區有一種原始語言,它仍然存在於現代語言中——“倫敦”、“泰晤士”和“肯特”這些詞沒有人們熟知的日耳曼或者凱爾特詞根。可能的情況是,東安格利亞和東南部的人開始說的一種語言後來發展為日耳曼語,西南部說的語言變成了凱爾特語。在標準英語廣泛使用之前,日耳曼方言演變成為中世紀英語(Middle English),凱爾特方言轉變為威爾士語(Welsh)、康沃爾人講的凱爾特語(Cornish)和蓋爾語(Gaelic)。在威爾士和康沃爾郡,人們能夠發現凱爾特語的石頭碑記,它雕刻於羅馬時代,這是可信的,但南部英格蘭卻沒有這種東西。塔西佗報告說:在羅馬殖民時期,東南部英國人講的一種語言與波羅的海(Baltic)部落人講的相似。但這是不確定的,所有事情都處於迷霧之中。


當迷霧升起時,我們看見了異乎尋常的事情。在威爾特郡(Wiltshire)埃爾伯裏(Avebury)附近,人們發現一座墳的下面曾經是公元前3500年時的一個土壤層,土壤層受到這座陵墓建築的保護。由於幾條流水小溝渠的發現,這片古老土地的重要性得到了證實,這些溝渠彼此成直角,以便形成十字交叉的圖案。小溝被一把犁頭截斷了,犁頭是一段分叉的樹枝,有一塊尖石頭來增加它的強度,犁頭是由公牛拖拉的。它是英格蘭田地的第一個證據,代表了農業的開始。我們已經進入了所謂的英格蘭新石器時代。這塊小田地是通過毀掉茂密的樹林清理出來的,人們用犁頭耕種它,然後,它變成了羊和家畜的牧場,代表邊界的圍墻和籬笆豎了起來。這座墳墓是1500年以後被建造的。通過這些事件的順序,我們看到了史前時代的緩慢變化。


從狩獵到農耕的轉變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沒有發生任何真正意義上的農業革命,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慣常勞作,這樣發展了幾個世紀。風俗習慣是生活的基石。在這個漫長時期,火石工具被拋光的斧頭所替代,陶器被引進英格蘭,新形式的公共儀式出現了。但在一個獨特的時期裏,我們估計有二十到三十年的時間,沒有發生過任何變化。當使用“中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這些術語時,我們應該記住具有英格蘭特性的潛在而深刻的連續性。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