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之聲】4·19 VOA斷播四周年感懷

作者:紐約香草山媒體部 CloudSky

今天的直播中,見到文貴先生穿起我們熟悉的長袍,激動地回顧四年來與CCP鬥智鬥勇取得的巨大成績,筆者自己的心情也十分不平靜。是呀,四年前的CCP是那樣張牙舞爪、不可一世,似乎可以任意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如今,其在世界各處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變化太大了。這都是文貴先生引導的爆料革命帶領戰友共同奮鬥的結果。

四年前的這一天,我偶然發現郭先生正在接受VOA的採訪。採訪者“龔火雞”每隔一兩分鐘便絮絮叨叨地說,“這不代表本臺觀點!”特別是後來,VOA竟然終止播放這一採訪,引起我極大的反感。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代表自由世界的美國,更讓我大跌眼鏡,亦讓我產生了跟蹤此事的動力,結果一發不可收拾。自那以後,我便一直追隨文貴先生及爆料革命至今。

我是一個與文貴先生經歷完全不同的老者,沒有任何經商經驗,出國前一直生活在學校的環境里。為什麼我能與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產生如此強烈的共鳴,堅信先生所說的是事實呢?這是因為在不同領域見到的事實,讓我對CCP的所作所為和先生有相同的看法——希望中國人民能擺脫CCP的控制,早日開始享受自由、平等的生活。

我所見到的事實有:

  1. 中學時,我上的是有名的重點學校。因此,學校里很大一部分學生是省、市、軍區及各大國營單位領導的子女。親眼見到這些人由於家長的權勢趾高氣揚,自認高人一等的傲慢,還暗地裡享受特殊的升學照顧,讓我感覺到“共產黨員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僕”的虛偽性。
  2. 雖然是因私出國,臨行前某公安部門的人讓我在上飛機前去他們那裡一趟,說要我“幫些忙”。我沒有去,但心裡明白他們想讓我幫的是什麼。所以一聽到“千人計劃”及“技術間諜”的事情,我便堅信有之。
  3. 在大學里教書時,我親歷提職晉級過程的背後操作,眼見申請科研項目的弄虛作假,以及用科研經費賄賂官員的骯臟交易。
  4. 八九“六四”前,五月二十幾號學校派我到北京出差。一齣火車站,刺耳的救護車喇叭聲此起彼伏,都是送天安門廣場絕食昏倒的學生去醫院的。當時,各高校領導還派送醫護人員去照顧廣場上請願的學生,每早、晚各換一次班。我親眼見到回校的醫生、護士受到師生的夾道歡迎,這些人因心痛學生的慘狀一直流淚,哭得兩眼紅腫;也見到北京市民自發設置路障,勸阻進城的軍車;還見到市民送水、送粥、送冷飲給第一批派去天安門廣場計程車兵,並向他們講解事情的真相,以致CCP的這次行動被迫流產,不得不派遣另外一批來自大山裡、不明真相計程車兵完成“任務”。我是五月末離開北京的,那時已感覺到首都不同尋常的緊張氣氛。當在家裡見到報道“六四”的電視新聞聯播突然變黑,並反復播放讓北京市民留在家裡、不要上街後,我立即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以致於沒有身歷其境的家人還覺得我有些神經過敏。經歷過這些,我不難想象CCP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後會做些什麼。香港人民的鮮血一定不會白流,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5. 出國前,一胎化政策的“獨生子女”已經到了入大學的年齡。因為我在大學教書,親眼見到了這個政策的惡果:它不僅改變了國家人口結構的自然發展趨勢,給很多“失獨”家庭造成了終生痛苦,也讓大量這些家中的“小王子”、“小公主”嬌生慣養成性,十分自我。他們難以適應集體生活,走入社會後也挑肥揀瘦,對本人、對家庭、對社會都產生了巨大的負面影響。現在,中共又把生第二胎提高到為國做貢獻的高度,真是把人不當人了。
  6. 我親身經歷過“三反五反”運動,“反右”鬥爭,尤其在青年時期親歷了“文化革命”的全過程,見到過“偉大舵手”的一言堂——為了穩固個人的權力,其用莫須有的罪名打倒對手,甚至肉體消滅。中共當時摧殘了多少對國家、人民做出傑出貢獻的知識分子,摧毀了多少幾千年遺留下來的文明古跡,破壞了道德倫理,讓全中國陷入十幾年的災難之中。我們絕不能讓歷史重演,再走回頭路,允許另一個“神領袖”禍害蒼生。

… …

總之,文貴先生倡導的“為真不破”的爆料革命走的是一條正道:只有扳倒CCP,中國才有希望,世界才有希望。我和所有戰友一樣認準了這條路,要為這個偉大的事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四年了,我們經歷了太多,我們也成熟了很多。我們不為取得的成績過度喜悅,也不為遇到的挫折過度悲傷和失落,更不為敵人的挑撥離間迷失方向。我們將日拱一卒,直至最後的勝利!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