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喊】偉大的釋迦摩尼佛

作者:紐約香草山佛教部 無執

在當今社會,一講到佛教、信佛,人們就會聯想到,在寺院中燒香、拜佛、保佑平安、求發財等,把佛教當成了滿足世間的私欲和盲目迷信求拜的偶像。更有甚者把佛教寺院當成了發財、圖名謀利之地。

我們今天在這樣一個知識爆炸、資訊發達的復雜環境中,想要瞭解佛教,首先要瞭解這位教主——釋迦牟尼佛。如果我們不去了知佛陀的願力與事跡,我們不會知道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佛——有多麼的偉大。他不止一次的應世而生,而且在無邊輪回中,即使連芥子許的地方,也曾是世尊為眾生奉出生命、獻上熱忱的地方。

筆者在此至誠號召諸位佛子,戮力同心,一起推廣佛陀的偉大事跡,以廣大的發心,願令更多眾生種下解脫的因緣,令如來的教法興旺及愈加增盛。

由於介紹釋迦牟尼佛的版本諸多,筆者將用編輯、轉載的形式發表。

釋迦牟尼佛降生前,原為菩薩,住在兜率天內院,凡4000年。釋迦牟尼觀察五種因緣(時間、地點、國家、家庭、父母)已經成熟,便決定降生人間,要以摩耶夫人為母,度化眾生。

圖片來源:bannedbook.org

在《妙法蓮華經》上,佛陀講述了他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因由。佛唯以一大事因由而出現於世,為了令眾生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入佛知見。佛的知見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理和規律。由於我們不瞭解這個真理和規律而盲目地活動,就會常時處於生死輪回的苦海不能出離。佛陀慈悲哀愍我們這個世界上的苦難眾生而出現於世,為的就是給眾生開示佛所知道的真理,從而讓眾生也能夠悟入這個真理,從而離苦得樂,直至成佛。

佛陀的一生好比是一臺自導自演的戲,其中所有的故事情節、悲歡離合無非是佛陀智慧的示現。佛陀演這出戲的目的正是為了度化眾生,並且把佛法流傳下來。佛陀以一個真正覺悟者的體證和老師的身份來為所有人,包括人、天人、阿修羅、畜生乃至地獄在內的三界六道眾生指出了一條走向真正幸福的解脫之路。而這一點,對於所有眾生來說,是最實際的,它超越了包括科學在內的所有世間法。

釋迦牟尼佛在還沒有降臨到我們這個世間示現成佛之前,是在兜率陀天做一生補處的菩薩。兜率陀天就是三界中欲界的第四層天,所有的佛陀要示現成佛之前都需要在兜率陀天做一生補處菩薩——一生補處的意思就是候補佛位。在兜率天一生期滿後,菩薩即降生世間示現成佛。

現正在兜率天做一生補處菩薩的是彌勒菩薩。再過56億年,彌勒菩薩下降人間成佛,就是彌勒佛。釋迦牟尼佛當年做補處菩薩時的名號為護明菩薩,在迦葉佛之後成佛。當時迦葉佛給我們本師授記,說:“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圖片來源:見水印(下同)

釋迦牟尼原名悉達多,是古印度迦毗羅衛國的太子。其父是凈飯王,其母摩耶夫人,來自鄰近的拘利國,是天臂城主善覺王的胞妹。摩耶夫人在嫁給凈飯王后,多年並未生育。直到一天夜裡,她夢到有一頭六牙白象王飛入自己的體內,至此才有身孕。

當時,印度有女人回娘家生孩子的傳統,因此,快要到分娩時,摩耶夫人在宮人的陪伴下,啟程趕往天臂城。途徑藍毗尼園時,摩耶夫人下車休息,在她伸手去摘一支無憂樹枝時,從其右肋產下了悉達多太子。可是,在悉達多出生後七天,摩耶夫人就去世了,凈飯王后來又娶了摩耶夫人的妹妹波閣波提,是她把悉達多撫養成人。

佛陀在藍毗尼花園從母親的右脅降生後,向四方各行走七步,每一步都踩出一朵蓮花。然後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同時,還有九龍吐出香水,像細雨一樣地從空降下。地上又自然涌出了兩個水池:一個熱水,一個冷水,供太子沐浴洗澡。至今佛教寺廟,為了紀念佛的誕辰,每年的農歷四月初八,都舉行一次規模盛大的浴佛節——這是中國佛教傳統的最大節日。

命名大典:凈飯王仁政愛民,天下風調雨順,人民安居樂業。可這位國王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原因是一直沒有一位太子做繼承人。如今,太子的降生給王宮內外增添了很多歡樂,凈飯大王終於了了多年的心願。因此,凈飯王非常疼愛自己的兒子。在命名典禮上,凈飯王為太子取名為:“喬達摩·悉達多”,意為“一切義成就者”。

仙人占相:凈飯王請來當時最著名的長老阿私陀仙為太子看相。阿私陀仙一眼就看出太子面如滿月,相貌莊嚴,三十二種大丈夫相具足無缺。仙人看畢,竟然傷心地哭了起來,凈飯王不解地問:“長老因何如此,難道是太子的面貌有什麼問題嗎?”阿私陀仙止住眼淚,回稟大王:“非但不是相貌有什麼問題,反而是太好了。您的兒子三十二相具足無缺,將來若在家,定為轉輪聖王,能夠統治天下;若出家,定成正覺,為世間明燈,教化眾生。可惜我已經年邁,等不到那一天了。一想到這里,我哪能不傷心哭泣呢?”凈飯王聽罷仙人的解釋,喜憂參半。此時的凈飯王和摩耶夫人看在眼裡,心中更加憂慮,擔心太子真像阿私陀仙說的那樣——出家修道。

得入四禪:太子見老鷹捕食蛇,心生悲憫,觀察到眾生的苦惱,而入禪定,得入四禪。

文武過人:悉達多太子在八歲的時候,凈飯王聘請了全國最傑出的文人和武士,來教導他,但是太子不但是文章蓋世,而且是武藝超群。有一天,太子就請問老師說:“世界上的仙書和梵書一共有九十四種,現在你教我哪一種呢?”這位老師被太子問得啞口無言,心裡生大慚愧。後來,凈飯王又為太子請了一位武藝高超的大力士,名叫羼提提婆。這位老師想教太子所謂九十二種兵法,而太子對這些兵法都非常熟悉,使羼提老師生大慚愧,當下就反拜太子為師了。有一次,太子和很多釋迦種族的人比武,拿了宮中遺留下來最好的弓,一箭就射穿了七個金鼓。有一次又與他的堂弟,提婆達多和難陀二人比武,太子用左手提起一隻大象,右手托住大象,把它擲於城門之外,大象墮落的地方,居然陷成一個大坑。所以,古印度有象坑的遺跡。

成親娶妻:悉達多太子在十七歲的時候,凈飯王就為他選擇了一個德貌雙全的女子,名叫耶輸陀羅的與他結婚。但是太子多生多世勤修“戒、定、慧”三學,息滅“貪、嗔、痴”三毒,所以他雖然身處塵勞之中,心常清凈無染,真是和蓮華一樣,生在污泥之中,而不染污。

深受愛戴:太子與妻子深受百姓的愛戴。

見醜生厭:夜晚,當太子回到他的四時宮殿時,看到平日里陪伴自己玩樂的歌女們個個喝得酩酊大催,醜態百出。他們沉迷於現前的享樂,絲毫沒有意識到生死無常的苦痛。看到這里,太子對自己過往紙醉金迷的生活產生了極大地厭惡。於是生起要出家修道的念頭。

出城四游:到了十九歲的時候,悉達多太子由於久居深宮之中,心裡很想到外面的花園去游玩游玩。父王就派了許多大臣和宮娥彩女,陪同太子出游花園。他另外命令一位有大智慧的大臣跟隨太子,親侍陪伴,以便顧問酬答。太子首先來到東門花園,正巧在路上看到一位老人——發白麵皺、骨瘦如柴,駝了背、彎著腰,手裡拿著一根拐棒,步履極其艱難,實在令人十分感嘆。太子就問,這是什麼人呀?侍臣答曰,太子,這是老人呀。當時太子觸景生心,心裡就悶悶不樂。他感覺到世界上的人一個個都有老苦,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老苦呢?太子想來想去,想不出一個解決老苦的辦法,由此就不去游玩,回宮去了。

過了幾天,悉達多太子第二次又請求出去游玩,就到了南門,又碰到一個病人,睡在路旁,翻來覆去的呻吟叫苦、神魂顛倒、十分痛苦,形狀極為可憐。太子又問,這是什麼人呀?答曰,這是病人呀。太子看到病人的痛苦,十分可怕。我們身體是地、水、火、風四大組合而成的,四大不調,則百病叢生,不但大病是苦,就是頭痛、牙齒痛等小病也是痛苦難熬。世界上人,哪一個人能夠不生病呢?太子想來想去,想不出一個解決病苦的辦法,十分煩惱,無心去游覽,就回宮去了。古人說:“病到方知身是苦,健時都被五欲迷。”這兩句話,也是很有道理的。

第三次太子又向父王請求出去游玩,在大臣和許多宮娥彩女的陪同下,到了西門。剛巧太子又看到一簇人抬著一具死屍,膿血流溢,惡臭難聞。隨行的親屬痛哭流涕,使睹者心酸。人死是四大分散,百苦交煎性命交關的時刻。就像那活活的牛,把它的皮剝了下來那樣,又正像那活活的烏龜,把它的殼子生硬脫了下來一樣。這一情景是多麼痛苦、多麼悲慘呀?悉達多太子又問,這是什麼人呀?答曰,這是死人。太子想了一想,人生在世,生必有死,最後一死,無論是什麼人,都是無法幸免。

最後到了第四次,太子出游到北門的時候,突然間對面來了一位威儀濟濟,道貌堂堂的沙門。他身穿袈裟,一手持缽,一手拿了一根錫杖,安詳地走了過來。悉達多太子一見,心裡生大歡喜,就對這位沙門合掌恭敬地請問:“你是什麼人呀?”答曰:“我是比丘。”太子又問,比丘是做什麼的呢?答曰:“比丘是出家修行求道的僧人。我們出家人,一心修道,可以解決自己和一切眾生的生、老、病、死四種最大的痛苦。”太子聽後心想,我一向要解決一切眾生的生、老、病、死的根本痛苦,他說得太好了。太子正想再進一步仔仔細細地向他求教,但是一剎那間,抬頭一看,這位沙門忽然不見了。這時,太子心中格外感到悲喜交集:悲的就是要想再問修道的方法,可是比丘已不知去向;喜的就是要解決人們的老、病、死、苦,有了榜樣。太子非常高興地回宮去了。經上說,太子在游四門的時候,路上所看到的老、病、死、苦,和一個出家修道的比丘種種情景,這都是凈居天人,作瓶天子為了要幫助太子出家成佛,化現出來的,作為助道因緣。

夜別妻兒:一天夜裡,太子趁著妻子耶輸陀羅和小兒子羅睺羅熟睡之際,用復雜的眼神再次望瞭望熟睡中的妻兒,輕輕關上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遠離王城:太子終於下定決心,放棄世俗的富貴繁榮,而去追求能讓自己與一切眾生解脫於生老、病、死乃至一切一切的煩惱痛苦輪回的方法。太子趁著月色,騎著白馬,在一個僕人的護送下向一片樹林前行。

削發更衣:太子將身上平時穿的華冠貴服以及白馬統統交給僕人,讓他帶回王宮。太子心中思忖,若不剃除須發乃非出家,於是拔刀削發,且發誓言:“我今剃除須發,願與一切眾生斷除煩惱習障。”送行的馬夫車匿見此情形,知不能輓回,只好牽馬拜辭,尋路回宮。悉達多削去瞭如煩惱一樣的發絲,換上了梵天送來的衣,開始修行。

放棄苦行:太子出家修道後遍訪名師,很快達到了世間修行者們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佛陀發現,這些所謂的最高境界並不究竟,於是放棄種種修行方法而到山中苦修。

太子在尼連禪河邊伽闍山苦行林中,獨自於樹下結跏趺坐。他身無覆蓋,不避風雨,目不瞬動,心不恐怖,摒除一切,全體放下。太子獨修苦行六年之久,他由最初每日食一麻一麥,漸漸至七日食一麻一麥,以至於不飲不食起來。終於,他身體變得極度消瘦,有若枯木,手摩胸腹,能觸背脊。有一日,他忽然覺悟到:過度享受固然不易達到解脫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沒有辦法進趨大徹大悟的法門。於是他決定重新進食,放棄了苦行。

佛陀示現這一段苦修經歷,是因為當時的印度外道認為,通過苦修就可以了悟人生真諦。所以佛陀就現身說法,示現了即便是經歷長時間嚴酷的苦修也是無法達到覺悟的彼岸的。

牧女獻供:釋迦牟尼走到尼連禪河中,洗凈六年來的泥垢。

尼連河邊有兩名牧牛女子,一名難陀,一名波羅,常趕牛在苦行林邊放青。牧女素日里看母牛,入河洗浴乾凈,擠取乳汁,蒸成乳糜,盛了滿碗,捧到修行的太子面前,禮拜奉獻。太子接受了供養,發願說:“今食飲食,得充氣力,以保留智慧年壽,為度眾生。”遂即服食。自此,太子每日皆受牧女供獻乳糜。一月之後,體力強健,已回復了昔日的壯實。他又去尼連河中沐浴洗衣,更覺得遍體清涼,光彩煥發。

發願成佛:佛陀發願成佛,以碗碟放入水中,發願曰:如若能成佛,則希望碗碟逆流而上。

樹下參悟:佛陀於菩提樹下參悟,發誓不成正覺不離此座。當雨水下落天氣寒冷時,龍王現身為佛陀遮風擋雨。

魔女獻媚:太子即將成佛,祥光上沖死亡與欲念之魔的魔宮,魔王波旬想阻撓他圓成佛果,便命令三個魔女前去蠱惑他。三魔女一名特利悉那(愛欲),一名羅蒂(樂欲),一名羅伽(貪欲)。她們來到太子身前,殷勤獻媚,桃面嫣然。但太子深心寂定,視而不見,猶如蓮花出污泥而不染。三個魔女不肯死心,竭盡種種妖嬈之態,淫蝶之狀。太子訓誡她們道:“你們形體雖好,心不端正,好比精美的琉璃瓶貯糞機,不自知恥,還敢來誑惑人嗎?”又使法力,使魔女得見自身惡態,只見骷髏骨節,皮包筋纏,膿囊涕唾,醜狀鄙穢。魔女看後,意念一轉,羞恥慚愧,匍匐而遁。

水淹魔軍:魔王波旬見魔女無功,十分震怒。他自恃神通,召集所屬全部魔將魔兵、毒蟲怪獸,帶上毒雷毒箭,如蜂如蟻殺向釋迦牟尼。釋迦牟尼端坐金剛寶座之上,毫不恐懼驚動。魔王的毒雷毒箭,射到近處皆紛紛散落。他告訴魔王道:“我所以得成菩薩道,是因為從三僧祗無央數劫以來,積集了無量福德智慧,圓滿了六度萬行。你來攻我,不是以卵擊石,自取破滅嗎?” 魔王不聽勸告,一味蠻橫,率眾向前,釋迦牟尼身放凈光,魔眾盡皆跌撲。此時,堅牢地神現身護持佛陀,水淹魔軍。

魔軍敗退:魔王波旬的種種手段都沒能得逞,終於敗退。

成等正覺:佛陀終於夜睹明星而悟宇宙真諦,嘆曰:一切眾生本具如來智慧德相!從此,佛陀成就了宇宙中最完善的慈悲與智慧,成就了無上正等正覺,號釋迦牟尼佛。此時,大地發出了六種震動,天人散花以為供養。

梵天獻花:天主大梵天得知佛陀成就最正覺,特前來向佛陀獻花,以此緣起懇請佛陀為眾生宣說妙法,讓一切眾生成就佛陀一般偉大的生命品質。佛陀慈悲應允。

鹿苑說法:佛陀知道曾追隨伺侯過他的五名侍從,其時正在貝拿勒斯鹿野苑中力修苦行,正待化度,便前往鹿野苑說法。釋迦牟尼向等五人說法道:“欲求大道應防止兩個極端,一分享樂縱欲的生活,這是墮落,一為禁欲的苦行生活,這是痛苦。避開這兩個極端,行於中道,能導致智慧覺悟,即可修‘八正道’,脫出生死的苦海。”五人聽後,頂禮拜服。他又向五人說了生滅四諦之法,五人便皈依了釋迦牟尼,同時被度為比丘,成為最早的信徒。他們遵循釋迦牟尼倡導的正道修行,不久就修成阿羅漢果。(阿羅漢是小乘佛教的出世聖果,已了脫生死,不再來三界受生,故亦無滅。)

《金剛經》上講,佛陀當年做忍辱仙人時,曾被殘暴的歌利王割截身體。當時,忍辱仙人非但沒有一絲的嗔恨,反而發願說,等我成道後第一個就來度你。如今第一個被度的憍陳如尊者就是當年的歌利王。

游行教化:佛陀帶領著弟子們秉承著中道,履行著簡樸的行為態度,四處游行,應機教化著所有有緣的眾生。幾年之間,釋迦牟尼先後度化了波羅奈斯國的王子耶舍,專修事火外道並甚有名聲的優樓頻羅迦葉等多人。在摩揭陀國王舍城,國王頻婆娑羅及其子阿闍世也先後皈依了佛陀;在舍衛城,拘薩羅國王也皈依了佛陀。

眾弟子乞受戒法後,皆獨行用心,勇猛精進,正心誠信,不曾放逸。並常去游四方,慈悲教化,普渡眾生。釋迦牟尼弟子甚多,其中著名者有十人,即大迦葉、舍利弗、目犍連、富樓那、須菩提、迦旃延、阿那律、優波離、阿難陀、羅睺羅。

回宮省親:釋迦牟尼成道後不久,曾在摩揭陀國王舍城東面的靈鷲山結茅小住。其時摩訶迦葉,舍利佛、目犍連三人正跟隨身邊,聽他說法。這時,世尊聽說父親凈飯王已有病在身,渴念情殷。自思:如今佛道已成,回國省父不會再惹塵障,遂帶摩訶迦葉等三人回到迦毗羅衛國。凈飯王一聽得悉達多王子已成佛歸來,不覺大喜,便扶病偕同王后率領群臣出城迎接。親族百姓,也都焚香獻花相迎。

見昔日妻:當年的太子妃耶輸陀羅見到日思夜念的佛陀百感交集。佛陀平靜地看著她,並對她作了重要的開示,希望她能夠明白世間的悲歡離合是無常的、無我的、空的本質。耶輸陀羅後來與釋迦牟尼姨母摩訶波闍波提一起皈依佛門後,成為最早的比丘尼。後來,耶輸陀羅證得聲聞乘最高聖果——阿羅漢果位,從此解脫了生死。在佛陀的眾女弟子中,她具大神通,78歲圓寂,留下許多詩偈。

兒子出家:佛陀七歲的兒子羅睺羅拜舍利弗為師出家。羅睺羅依照佛陀所教之法,修禪成功,聽聞《小羅睺羅經》後,證得阿羅漢果。佛陀覺悟後的第14年,他受了比丘大戒,在佛陀及舍利弗之前圓寂。

父王逝世:佛陀見到了病重的父王,並為他開示了三皈依法,父王因此得度。三個月後,凈飯王病逝。佛陀盡職孝道,親自抬父王的棺槨,為世人以身作則。釋迦牟尼為他舉行了火葬之禮,超度他升天,並收拾遺骨,造塔供養。喪事完畢,仍率弟子離開故國。

升天說法:佛陀的母親摩耶夫人在生下佛陀後不久就去世了,去世後即升到了忉利天宮。佛陀為了報答母親的恩德而上升到忉利天宮為母說法(菩提樹下不動而升)。著名的佛門孝經《地藏經》就是佛陀在忉利天講的。

重返人間:佛陀在天宮說法後,沿著天梯下返人間,眾天神恭敬圍繞。

如幻解脫:佛陀同父異母的弟弟難陀貪戀自己妻子的美貌而不願出家修道。佛陀於是帶他去看了瞎了一隻眼的老母猴,又利用神通帶他上到天界觀賞仙女的風姿。難陀一看見仙女的美貌,反觀自己人間的妻子,簡直就如那老母猴一般了。難陀為能早日升天享福,決定跟著佛陀精進修行。過了一段時間,佛陀又領著難陀到地獄里轉了一遭。那裡正有一口大油鍋空著,守鍋的獄卒說,那是給佛陀的弟弟難陀留著的,他雖然出家修行得以升天,但因發心不正,天福享盡後就會墮落到這里來受報。難陀聽後嚇得半死,決心再不貪戀天福而受輪回三惡道之苦。短短七日內,難陀就證得羅漢的果位。

最後供養:經過四十九年弘法之後,佛陀的身體漸漸地衰老了。在接受了最後一次供養後,佛陀示現微疾,提醒弟子們時刻不要忘記無常的迅速,而應當精進修行,並表示即將進入大涅槃的境界。

入大涅槃:釋迦牟尼八十歲時,一日到了拘屍那伽城外娑羅雙樹林間。這地方四面各有兩株娑羅樹,枝枝相對,葉葉相映;中間綠草如茵,上下野花如錦;香氣四溢,清幽宜人。佛陀命阿難在雙林中設席鋪床,然後頭北面西,右脅著席,疊足安卧。中夜之時,他對弟子說完最後的遺教,便默然無聲,安祥圓寂。釋迦牟尼雙林滅度後,他的出家弟子和世俗弟子們從四面八方趕來,瞻仰佛的遺容,緬懷佛的功德。七日後,大弟子摩訶迦葉主持葬禮,在拘屍那伽城天冠寺舉火焚化。摩訶迦葉取出舍利,用凈器裝盛,分送八國造塔供養。

佛陀一生弘法已經圓滿,該度化的皆已得度,沒有得度的已經種下了善根。佛陀並沒有像他方世界的佛陀那樣選擇長久住世,而是示現涅槃——因為他擔心弟子們會因為他的長久住世而放逸修行,可見佛陀的良苦用心!

佛陀雖然進入涅槃,但他所說的教法卻通過經文流傳後世,繼續度化眾生。佛陀的化身雖然離開了眾生,法身卻是一直存在的,他存在於佛陀創立的僧團之中,存在於法本文字之中,存在於整個虛空界,只要有一個眾生哪怕是微小的螻蟻需要他的幫助,只要因緣具足,佛陀的加持依然如住世時一樣,無二無別。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