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喜團隊帶你深入了解虛擬貨幣(第一期)

  • 作者:文用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19日電/西喜社——

西喜團隊帶你深入了解虛擬貨幣系列節目,第一期我們從一篇關於比特幣的論文出發,對文中涉及的貨幣的發展、比特幣的現狀和各國對其監管的情況進行分析,並探討虛擬貨幣未來發展和相關政策之間的關系。

論文摘要中闡述了2008年經濟危機以來,社會對政府信用貨幣開始產生不信任感,加之以技術的不斷發展使得虛擬貨幣成為可能,比特幣進而成為首款去中心化的加密虛擬貨幣。然而,比特幣們給監管和稅收帶來了巨大挑戰,制度建設的不足日益凸顯。如何既能保障虛擬貨幣這一未來貨幣的健康發展,又能遏制其洗錢和資助恐怖主義等弊端,是各國監管部門不得不面對的重要議題。

論文從貨幣和貨幣當局等基本概念開始,指出人類使用過的硬幣或紙幣等貨幣的價值是基於信用的,法定貨幣是由一國中央銀行發行的,具有無限法償性(有限法償的情況較少)。維護金融秩序、確保貨幣的價值和穩定是一國貨幣當局基本的調控目的,而且貨幣當局應盡量保持其貨幣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制約。

比特幣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沒有相應的“貨幣當局”的概念,即沒有任何機構或個人會為比特幣的幣值進行有目的的調控,也不會有任何機構或個人會對其未來的發展進行長遠規劃。從中我們可以認識到,一個中心化的G系列虛擬貨幣對於其發展至關重要。喜馬拉雅聯儲等機構承擔著G系列虛擬貨幣健康發展的責任,杜絕和防範任何將其由於洗錢、逃稅或恐怖主義融資的行為,這是為了保障對每一位投資者的切身利益,保障新中國聯邦金融體系能夠實現並穩定發展。

談及貨幣,不能繞開的是貨幣的職能。關於價值尺度的職能,我們從一個簡單問題出發:1個G coin等價於0.1美元,和1美元等價於10個G coin,意義是否是一樣的?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美金作為法定貨幣,具有著衡量其他商品的價值尺度職能,所以虛擬貨幣這類商品完全可以用美金進行標價。相反地,目前社會上沒有商品使用G系列虛擬貨幣進行定價,目前不具備價值尺度的功能。算術上是相等的,但背後的經濟原理後者是不成立的。但這也正是未來G系列發展的目標。G系列虛擬貨幣的內在價值是通過與黃金掛鉤體現的,這使得G系列虛擬貨幣與其他沒有和重金屬掛鉤、或只和一籃子信用貨幣掛鉤的虛擬貨幣相比脫穎而出,這是G系列虛擬貨幣未來能夠實現價值尺度、幣值穩定的重要基礎。

G系列虛擬貨幣如何實現流通手段的職能?答案顯而易見,就是文貴先生直播中反復提及的進行G Pay的推廣,使G系列虛擬貨幣能夠在商業領域普及開來,擴大G系列的GDP,形成和提高G系列虛擬貨幣的使用需求,讓其真正“動”起來。恰逢這個短期內可預見的金融危機,任何企業和政府可以選擇的投資品種都是有限的,更不用說投資重金屬或和重金屬綁定的產品,也更不用說這種產品竟然又是虛擬貨幣。所以,我們堅信G系列虛擬貨幣一定會受到社會的廣泛青睞,而且問題將不是戰友思考如何使用G系列虛擬貨幣購買商品,而是企業如何提供優質商品來賺取戰友們手裏的G系列虛擬貨幣。

比特幣的公鑰相當於銀行賬號,私鑰相當於賬號密碼,區塊鏈技術優勢實現了使用者身份的保密,但這不能彌補它自身的風險和問題,其中包括:(一)發行受限制;(二)波動性很大;(三)比特幣尚未被接受成為付款方式;(四)沒有政府或金融機構的支持,使用者有不安全感;(五)匿名性阻礙了對非法活動的偵查,例如洗錢、販運非法貨物及稅收犯罪。

該論文也談到了目前歐洲央行對虛擬貨幣的定義和監管現狀,筆者根據論文中提到的對4AMLD(The 4th Anti Money Laundering Directive)的改進提案[COM(2016)450 final – 2016 / 0208 (COD)]尋找更多與虛擬貨幣監管改進相關的條款。對4AMLD第三條增加的第18點指出虛擬貨幣不是央行、公共機構或法定貨幣有關的機構發行的,但是被自然人和法人接受的一種以電子方式轉移、存儲和交易的支付方式,至少認定了虛擬貨幣可以作為一種付款方式,不僅僅是投資產品。

該提案也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例如要求虛擬貨幣交易所和托管錢包提供商要納入4AMLD的監管範圍,加強虛擬貨幣用戶的主動自我認定;虛擬貨幣交易所平臺作為義務實體必須配合相關監管機構搜集、處理和記錄個人數據,並分享這些數據;充分“了解你的客戶”(KYC),包括用戶和受益人,會成為這些平臺的責任。不僅如此,虛擬貨幣和法定貨幣兌換服務的提供商、托管錢包提供商、貨幣交易所、支票取現和信托或公司服務提供商必須要註冊,博彩業務提供商要接受監管。歐盟對虛擬貨幣提出了更嚴格的監管要求,對G系列虛擬貨幣只是好事,避免雜亂無序的市場造成的“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如何對虛擬貨幣進行征稅?論文中討論了三種情形,一是投資,二是作為支付手段銷售商品或提供勞務,三是類似解答出一串密碼進行“開采”硬幣。在第一種和第三種情形下征收資本利得稅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對於第二種情形,目前包括美國和澳大利亞在內的西方主流國家仍將虛擬貨幣以支付方式進行的交易按照資本利得稅進行征收。對此,筆者認為,該種方式不利於虛擬貨幣的發展,因為嘗試使用虛擬貨幣進行商品交易活動的用戶會承擔比使用法定貨幣更高的稅負,從而客觀上抑制了虛擬貨幣的正常流通。用於非法活動的虛擬貨幣難以偵查,這部分稅源也是不能夠保證的。

綜上所述,虛擬貨幣的未來需要各國金融監管機構對其進行正確引導和適度松綁,隨著技術的成熟和類如G系列虛擬貨幣的內在價值的提升,虛擬貨幣終將成為商品交換的一種流通方式,體量也會隨之擴大,日益增長的交易規模和市值也必將倒逼監管機構對稅收政策進行調整,對非法活動進行更加嚴厲的打擊,推動虛擬貨幣帶領人類走向數字化的時代。

審核: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