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紅利消失真的是壞事麼?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水星

futurism.com

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蔡昉表示,中共國人口將在短短 4 年後達到峰值,此後消費需求將大幅下滑。

人口問題專家蔡昉剛剛被委任為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近日就對外發表工作論文呼籲“全面放開生育,不要再猶豫觀望已有政策效果”,此番“跨界”之舉引發了大眾的熱議。

“當人口總量進入負增長(2025 年後)時,就會出現需求側不足。”香港《南華早報》週日援引蔡昉的話說。

蔡昉上週五在“金融風險防控高峰論壇”上指出,“當前全國老齡化與少子化同時出現,讓中(共)國老齡化進程進一步加快。我國或在2025 年達到人口峰值,即將再次面臨人口結構的重要轉折點。我們需要關注人口結構對未來消費的影響。”
蔡昉的評論正值中共國將於本月晚些時候公佈最新的人口普查結果。

根據央行日前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共國應立即放開生育政策,否則到 2050 年將面臨勞動者比例低於美國、養老負擔高於美國的局面。

央行的四位研究人員在罕見的坦率評價中表示,國家不應該干預人們的生育能力,否則將為時已晚,無法扭轉人口下降帶來的經濟影響。

自 2016 年起,中共國夫婦可以生育兩個孩子。 “我們不應該猶豫和等待現有生育政策的效果。” 研究人員在本周初發表的工作論文中說, “當有一些居民還想生孩子但不能生的時候,現在就應該放開生育。當沒有人想生孩子的時候,放開是沒有用的。”

在實施了30多年備受爭議的獨生子女政策後,中共國正面臨著人口危機,60 歲以上的人口迅速老齡化,據官方數據顯示,在幾年後中共國將增至 4 億。人口老齡化將意味著,勞動力缺失、需求側不足等問題。

從 2016 年開始實施的二胎政策並沒有對全國低生育率產生實質影響,2018 年全國新生兒數量減少了 200 萬。

據官方數據顯示,2019 年中共國整體新出生人口比 2018 年減少 58 萬,這是內地實施普遍二孩政策以來連續第三年下降。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0 年中共國人口為 13.4 億,年增長率為 0.57%,低於10年前的 1.07%。

蔡昉說,2010 年以來,中共國適齡勞動力人口數量一直在下降,這主要影響了經濟的供給側。值得一提的是,自 2010 年經歷過那次人口結構的重大轉折後,中共國勞動年齡人口達到峰值後逐年下降。這次轉變主要對全國的“供給側”產生了衝擊,中共國“人口紅利”消失,製造業比較優勢下降、出口減少,對經濟增長速度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如果勞動年齡段的人在努力養家糊口的同時,還面臨著照顧年邁親屬的額外經濟負擔,這將使他們更傾向於儲蓄而不是消費。這對經濟來說將是一個壞消息,因為政府近年來一直在尋求通過國內消費來推動經濟增長。

“生育、養育和教育的成本是年輕夫婦最大的製約因素。” 因此,鼓勵生育為首要應對之策,時機不能再錯失。

“對於老年人來說,我們需要提高他們的勞動參與度和社會保障福利的水平,讓他們在維持消費需求的同時,也能為經濟增長做出貢獻和分享。”蔡昉說。

他說,政府還應該做更多的工作來刺激低收入群體的消費,因為他們的消費傾向高於富人。

那麼,所謂“人口紅利”消失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對極權國家而言,人口基數大、勞動力年輕強壯意味著生產力充足、生產效率高。勞動者多於工作崗位,造成勞動力彼此競爭,雇主就能趁機壓低薪酬,形成“買方市場”。

對個體勞動者而言,希望高薪酬、較小的競爭壓力和較為寬鬆的休閒時間。高薪酬才有能力帶動內需消費,較小競爭壓力才會使得社會更穩定,寬鬆的休閒時間有利於個人身心健康。個人所有這些需求,都與“人口紅利”的觀點相悖。

英國牛津大學的羅伯特·C·艾倫(Robert C.Allen)教授在其著作《全球經濟史-牛津通識讀本》中就曾提出“高工資經濟模式”與“人口紅利”是相悖的。他說,“多少經濟學家都在哀嘆中國’人口紅利’的消失,殊不知一方面,只有’人口紅利’的消失,才能促進工資水平的提高,而工資水平的提高,才能促進生產過程中自動化的全面實現,才能提升產業結構的水平。”

參考鏈接:
[1] China’s population to enter negative growth after 2025: Official – hindustantimes(印度斯坦报) – 2021/04/18

[2] 央行工作论文玩“跨界”,蔡昉详解“生娃”对中国经济多重要 – 新浪财经 – 2021/04/18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