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梵蒂岡被共產黨拖入敗落的深淵(二)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義武奮揚 | 編輯、美工、發佈:滅共小宇宙

pastedGraphic.png

往期鏈接:

天主教梵蒂岡被共產黨拖入敗落的深淵(一)


(接上文)

應該說在2005年以前他與共產黨都是小打小鬧的接觸,因為當時教宗是保祿二世,樞機主教是唐高(Jozef Tomko),兩人都來自被共產黨荼毒嚴重的波蘭和捷克,心裡清楚共產黨是什麼貨色。而且從保祿二世2003年還明確反對同性戀的態度上來看,他確實是一名信仰虔誠的人,而且也行將就木,老爺子沒道理會接受共產黨的藍金黃,並且和唐高樞機主教是密友,有他輔佐,帕羅林搞鬼的空間也很小。

2005年3月31日,若望保祿二世病情加重,4月2日辭世。本篤十六世繼位。而共產黨也是這個月把原先駐意大利大使程文棟換成了董津義。應該是換新教宗,教廷必然會出現空子,派新面孔且更精明強幹的人去機會很大。

梵蒂岡方面一朝君王一朝臣,唐高和若望保祿二世關係好,深受信任,但未必會讓本篤十六世信任。本篤十六世是個德國人,但在蘇聯佔領德國時,他運氣好,在西德生活,對共產黨的邪惡未必會像保祿二世以及唐高一樣感同身受。而且唐高身為樞機主教,又比本篤十六世資歷老。雖為神職,但到他們這個地位,本質上和吃政治飯沒什麼區別,思想上不合拍,隱隱又有地位上的威脅,本篤十六世內心信任唐高才怪呢,而對於帕羅林這種具體辦事的人,又是小字輩,反而沒有忌憚之心,這樣,唐高就靠邊站了。本篤喜歡研究神學理論,又年近八十,帕羅林搞事的春天到來了。

本篤十六世本身年紀很大,而且喜歡研究理論做精神領袖,那對於具體事務就會漠不關心,因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內政方面,由於唐高樞機主教邊緣化,對立面就是信奉支持「東方政策」的派系掌握內政處理大權。而掌握教廷外交的帕羅林無論出於想法還是個人利益,自然也是這派之一。

教宗年老,只需要用又臭又長一下子看不完的會議文件交給本篤十六世看,自然會讓年老的教宗對文件望而生畏。據陳日君2主教說,他們糊弄本篤十六世的方法就是給他看三天三夜的會議記錄。時間長了,教宗就不理這事。有點類似上海幫控制習近平也是抱文件給習近平看,說如果你這樣乾,會產生什麼什麼後果,嚇住習近平。

作為負責對中共國外交事務的帕羅林,開始和共產黨明目張膽做大買賣,比如共產黨自選主教,梵蒂岡雖未進行絕罰,但也沒有祝聖3,但是塞佩擔任萬民福音部部長後的2007年陸續承認這些自選主教的身份,比如李山。

能幹出這樣的事,共產黨應該花費了不少代價,橋梁應該就是和共產黨多有接觸的帕羅林。這對於中國地下教會人心的打擊是巨大的,相當於支持國軍的鄉紳在敵後堅持禦敵,重慶只能給這些人名譽,而這些人也對此樂此不彼,因為有個心理靠山,結果有朝一日重慶說要跟敵寇議和,並且對於敵寇任命的維持會長和支部書記也給予同樣的名譽稱號,這對於原先支持國軍的鄉紳內心是多大的打擊?

在本篤十六世發給中國教徒的信函中,中文譯本完全被這些人篡改,內容朝著有利共產黨方面改寫。在這件事上,共產黨相信也出了不少血給大功臣帕羅林。至於讓老饋昏庸的本篤給北京奧運祈福,那更是敗掉國內地下教會人心。

種種事情導致地下教會的一些標桿人物比如安樹新後來接受共產黨的招安,他說大多數共產黨自選出來的主教都被梵蒂岡承認,連教廷都承認了,我還去對抗那就是我的問題。

這些事情幫了共產黨的大忙,共產黨完全有理由說,看看你們的教廷,都說我說的是對的,我還不是天命所歸嗎?順便在國際上給自己也貼一層金。這些大功勞,帕羅林應該佔據百分之九十九。

到本篤下台,2013年方濟各繼位,按共產黨對有潛力的西方人會老早進行投資的習慣,這個人應該早就和共產黨勾兌了,因為一上台就把帕羅林升為樞機主教。而且此人行事更不可理喻,是在習近平擔任總書記後第一個和習近平通話的教宗。

你一個神創論的教宗和無神論的黨魁能談論啥?兩者天然對立的。哲學?習近平初中都沒讀完。至於ISIS爆發後,不安撫中東地區飽受摧殘的基督徒,卻去給難民洗腳?為了邀功賣名,連老臉都不要。孌童性醜聞更是屢見不鮮,至於陰謀論所說的那些,想必也不是空穴來風。

在若望保祿二世時梵蒂岡是保守派大本營,到他的任期,卻成了瘋子集中營。這些應該和共產黨也有關係,因為共產黨得利最大,他們完全可以對外宣傳,有神論的梵蒂岡原來是這樣一班東西,為什麼不跟隨我無神論?

2013年後在國內網絡上,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臭大街,即使是右派人士也對此不屑,否則在2016年不會對川普追捧。就是因為梵蒂岡幾千年底蘊逐漸敗光,帕羅林、方濟各等人還真是立了汗馬功勞。

後來帕羅林公開接受環球時報採訪,那就是表明他事實上已經是一名共產主義戰士了,西方的世俗政治人物稍微有腦子的都不會接受左到極致的環球時報採訪,更何況你一個神創論的神職人員,如果不是背叛天主,會這樣乾?難怪作為天主教徒數量眾多的香港被共產黨侵略,梵蒂岡屁都沒放一個,任陳日君主教如何呼喊也不應聲。

在生化武器爆發後,帕羅林還指責彭佩奧是炒作共產黨議題,這已經是下場拉架。如果帕羅林是在共產黨滅亡前死去,估摸著憑借帕羅林給共產黨立下的這種汗馬功勞,他應該有資格覆蓋鮮艷的共產黨黨旗躺在鮮花翠柏叢中,並讓中南坑七常委集體繞棺材奔喪。

梵蒂岡影響力雖然從羅馬時代起經歷過高低起伏,大航海後世俗影響力雖然喪失殆盡,但思想影響力卻隨著殖民地的增加而增加。總體而言這兩方面還是打個平手,就是因為大體上還是維護著自己的道統,不計較一時之物質利益得失而除魔衛道。梵蒂岡雖然類似於政治機構,但吃的是宗教信仰飯,所以比政治更需要維護自己的道統。

而現在的情況是,梵蒂岡是在帕羅林、方濟各等人的帶領下,快速向無神論的共產黨投降,自我丟棄道統。如果沒有道統,數以億計的信徒誰還信你?沒有數以億計的信徒做支撐,憑什麼和歐美權貴講數?帕羅林、方濟各應該已經是不準備做梵蒂岡的雞頭,想做共產黨的尾尻,自然不在乎梵蒂岡的生死,但梵蒂岡其他有識之士願意接受這種結果嗎?

(全文完)


注釋:

(2)陳日君樞機:(英語:Joseph Zen Ze-kiun, S.D.B.;1932年1月13日-)為天主教會樞機,慈幼會會士。出生於上海。第二次國共內戰時為躲避戰火移居香港,1961年晉鐸,天主教香港教區第六任正權主教;2006年被擢升為司鐸級樞機,是香港教區第二位獲此榮銜者。

(3)祝聖:(古希臘語:ἁγιασμός,英語:consecration),基督教神學術語,是一種宗教儀式。天主教稱為祝聖,聖公會稱為聖別,正教會稱為成聖。在授與聖職時(如任命主教)會進行祝聖儀式。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注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