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說歷史:揭露中共世紀騙局史1959~1965:“劉、毛鬥法”

  • 作者:一颗星星
  • 制圖:透明的遮羞布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18日電/西喜社——

“廬山會議”的大獲全勝,建立了毛在黨中的個人絕對權威。而幹掉彭德懷,想必在毛的心中蓄謀已久。熟悉歷史的讀者肯定知道,在剛剛建國不久後的那場“保家衛國”的朝鮮戰爭中,毛派了他的兒子毛岸英去做“監軍”。本想在戰場上去“鍍”一下“金”,但只因“一碗蛋炒飯”的原因,“太子”便死在了美軍的轟炸中,而那時的誌願軍總司令正是彭德懷。毛雖然嘴上不說,想必此事一直懷恨在心。

另外,在“廬山會議”前,彭作為國防部長,剛剛結束了在東歐的為期三周的友好訪問。在此期間,彭與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進行了會晤。赫魯曉夫鼓勵他反對毛澤東,並在彭回國一周後,終止了與中國簽訂的“核技術協定”,也許想以此來加強彭對抗毛的地位。(這時的“中蘇關系”已經走向惡化)

彭與赫的“曖昧”顯然是毛所不能容忍的,所以“賣國賊”、“在國外唆使下散步不和”的帽子也便扣在了彭的頭上。尤其是彭位居國防部長,軍委會副主席的他手握兵權,為人剛直不阿,但偏偏又是一個不聽話的“大嘴巴”。向來信奉“槍桿子裏出政權”的毛,自然要把“兵權”牢牢的握在自己手中,面對這個“兵部尚書”的所作所為,毛對彭必然是除之而後快。

毛的“全軍大換血”

面對全國長期大批餓死人的局面,毛心中也十分清楚是不行的。所以在“廬山會議”之後,毛便放手劉少奇去收拾殘局,自己則在黨政工作上“退居二線”。(這次“退居二線”的行動雖然是毛主動提出的。但是到1962年,“不識擡舉”的劉少奇很認真的把毛落實為“二線領導”。)以毛對權力的癡迷,這次“退居二線”當然不是真的。這段時期他要忙的第一要務便是“整軍”。軍整好了,有槍桿子在手,還怕那些搞黨政的人不聽話?

雖然在朝鮮戰爭中毛通過一系列的調換,把軍隊全部變成了他的“嫡系”。但是代替彭德懷出任國防部長的林彪,可是要比彭德懷詭秘萬倍。對彭都不能放心的毛,自然對林更要多加防範。

於是毛便用心腹羅瑞卿替代了黃克誠,接任總參謀長,以制衡林彪。(可惜羅瑞卿未能“善體上意”,與林彪眉來眼去,亂抓兵權,最後落得個跳樓自殺的下場)之後毛又對全軍來了個“大換血”,把所有的嫡系將領,至少是參謀後勤之外的帶兵軍官能換的全部換掉。不能全換的,也要換掉大部分,以達成相互牽制的效果。

毛的第二步整軍便是搞“將不專兵”,所有帶兵軍官只能“奉旨”帶兵,私人不許擁有一兵一卒。在這點上,毛在周恩來的協助下,做得非常成功。因為周在解放軍系統內有至高的威望,也沒有私人的系統,他的建議在軍隊內部是可以服眾的。

從此,中共的軍區調整,司令員換班,都只能“單刀赴會”,不許帶私人衛隊和大批的參謀人員,集體接管。而國防部長、總參謀長都成了專職軍政的官員,不能染指軍令和指揮系統。即便身為國防部長的林彪,也只能指揮他自己的個人衛隊,而不能調動任何一個團的解放軍兵力。

他治下的軍艦百艘,飛機千架,除了一兩個不帶武裝的作為交通運輸使用之外,就連機場的啟閉、港口的開關他都無權指揮。正如他全家最後一次在空中“航行”,他可以飛上天,但不能落下地。最終葬身國外,折戟沈沙。如此,毛以這種“將不專兵”他可以“將將”的方式,完成了對軍隊的改造,這樣全國的百萬軍隊只有身為軍委主席和黨主席的毛,一個人說的算了。

劉的“七千人大會”

就當毛“退居二線”,在周總理的親密配合之,不聲不響的搞“全軍大換血”的時候。劉少奇主席新登大位,也忙的不可開交。劉的第一要政,無疑是“止損”,把毛的極左政策慢慢的扳回。

劉把農村制度,逐步恢復到了“公社化前土改後”的“黃金年代”。為了避毛的忌諱,他不敢再用“包產到戶”這個老名詞,因為這個詞曾被毛定性為“促退派”、“反革命”、“反社會主義”。

劉取新名為“責任田”制度,實質上也就是“包產到戶”制度。劉的這一制度是成功的,農村不斷餓死人的現象,到1962年基本上是剎住了,農村逐步恢復繁榮。

劉在復興農村的努力之中,難免對毛建國以來的胡亂作為有所想法。在他心中,他和毛在主持黨國的大政上平起平坐,並且按照憲法的規定國家主席的位置“輪流坐莊”,也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當國久了,能力不足就應該“倦政退休”。所以早在1958年中共的“八全大會”中,在劉的動議下,就曾列有黨主席退休後由黨中央聘為“榮譽主席”這一條。如今毛已“退居二線”,下一步退為“榮譽主席”也應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1962年1、2月,劉在北京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擴大工作會議”。(即建國來前所未有的,黨政軍財“一鍋煮”的“七千人大會”。)在會中,劉的報告表面上把“毛澤東思想”恭維上天,實質上卻把1958年的“公社化”運動中的浮誇、浪費、“共產風”等惡政,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傷害和損失,批評的一無是處,比起彭德懷的“萬言書”,有過之而無不及。

劉更以元首和黨副主席的身份,號召全國全黨,今後務必要遵從民主集中制原則,遵從集體領導,以避免再犯過去的錯誤。同時把數十萬“反右傾運動”中被迫害的幹部和人民,平反、恢復名譽、分配工作。引起了舉國上下的一片頌揚之聲。

這個“七千人大會”,實是劉在主政之後聲望和權力的最高峰,同時也是毛在建國之後聲望和權力的最低谷。毛在大會中也曾“誠懇”的做出了“自我批評”,承認“犯過錯誤”。並且一改三年前“反反冒進”和根除黨內“右傾機會主義”的老調子,跟著劉少奇大唱“實事求是”。而劉在這“七千人大會”的糾左氣氛中,竟然真的把中常委分成一二線,把毛劃入了“二線領導”中。

鬥爭的天性深入骨髓,對權力的追求無所不用其極的毛,怎會善罷甘休?在“七千人大會”上他忍氣吞聲的隨聲附和,實際上對這次會議毛早已是深惡痛絕。而對劉少奇的所作所為,毛自然也是恨之入骨。把軍隊肅整完畢後的毛,開始“出手”了。

編輯: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簡說歷史專欄
上一篇:簡說歷史:揭露中共世紀騙局史1959~1965:廬山會議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