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評】《赫爾備忘錄》的啟示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美工、發布:滅共小宇宙

4月12日郭文貴先生在蓋特中爆料,克裡即將代表美國拜登總統訪華。文貴先生特意提到了《赫爾備忘錄》,揭示了二戰和現在的局勢的相似之處。

1941年,正處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初期。當年11月26日,在羅斯福總統的授權下,國務卿赫爾交給日本駐美國大使野村吉三郎一份措詞強硬的備忘錄,答復了美國對恢復美日和談的基本要求:日方必須從中國和越南撤走一切軍隊,並放棄一切權益;脫離《德意日三國同盟條約》;美方不承認重慶以外的其他政權,包括汪精衛偽政權和偽滿洲國。這就是著名的《赫爾備忘錄》。可以說美國的態度非常明確、非常強硬,其決心堅如磐石。

當時的歷史背景是,日本在中國、東南亞的戰爭,遭到了美英中荷四國對日本的石油禁運和經濟製裁,尤其是美國,控制著日本的石油。由於石油禁運,日本國內的能源儲備堅持不過兩年。狗急跳牆的日本企圖通過在太平洋上發動局部戰爭,打擊美國,迫使美國做出讓步。所以才有了後來的的偷襲珍珠港。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曾經的一幕再次上演。二戰時期的德意日軸心國,現在的中、俄、伊朗、朝鮮、巴基斯坦再次組成邪惡聯盟,雖然俄羅斯說不準啥時候就會反戈一擊,適時候捅中共一刀。最近,美國已經承認,中共是“邪惡軸心國之首”,同時又有“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加持,可以看出,美國對中共已經動了殺機。鏟除邪惡軸心國之首的中共和消滅日德軸心有異曲同工之妙。

中共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凈進口國。自2018年以來,中共對外國的石油依存度高達70%。海運航線是中共石油最重要進口路徑,同時,包括日本在內的許多國石油和物資運輸都要經過馬六甲海峽和霍爾木茲海峽。馬六甲海峽和霍爾木茲海峽對中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文貴先生早在2019年就預言,中共必在馬六甲和霍爾木茲海峽搞事。所以才有了貨輪堵住霍爾木茲海峽的小試牛刀之舉。中共已經在為戰爭爆發後控制能源通道做了一次彩排,證明中共已經做好了戰爭的準備。這和1941年的日本何其相似。

1941年的日本,天皇裕仁以神自居,東條英機和山本五十六為代表的狂徒鼓吹日本的強大和不可戰勝。東條英機制定了與美方邊和談邊戰備的原則,派出特使前往美國,爭取外交努力,又可以在談判失敗後,發起突然襲擊,可謂是“一舉兩得”。

現在的中共國,習總加速師已經成為習大神,身邊一眾人等鼓吹習的英明偉大,盡是“厲害了我的國”等吹噓之辭,總加速師更加忘乎所以,不但為世界把脈開藥方,還要做千年聖君。最渴望的偉業之一就是:拿下臺灣完成統一大業。近期中共軍機頻繁飛抵台灣防空識別區上空,頻率和數量不斷增加,幾十年來絕無僅有。遼寧號航空母艦更是在台灣海峽游弋,火力打擊面積覆蓋台灣全境,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美國對中共的企圖可謂洞若觀火。美國會袖手旁觀嗎,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才有了克裡的東方之行。克裡訪華目的有三個:一是警告中共不要對台灣有非分之想,膽敢對台灣動武必將遭受美國的打擊;二是警告中共從香港撤離,遵守國際法,恢復香港原狀,否則必將遭到嚴厲的製裁;三是警告中共,徹查病毒真相,公佈病毒來源,否則必將面臨嚴重的經濟製裁,踢出SWIFT系統,直至脫鉤。這一幕和《赫爾備忘錄》何其相似,難怪文貴先生一再提及《赫爾備忘錄》。

試想,中共聽到這三條一定是懵圈了。說好的拜登上臺後的綏靖哪去了?妥協哪去了?拜登成川普了?布林肯成蓬佩奧了?克裡成赫爾了?要知道拜登和克裡在中共的眼裡可是“自己人”。

其實,中共不是傻,而是不懂、是無知。他們不知道美國有個“天”,不管是政府還是參眾兩院還是智庫,都不能突破這個“天”,都要遵守這個“天”。不錯,這個“天”就是美國的民意。

目前有超過70%的美國人厭惡中共,支持對中共強硬,支持對中共進行製裁。這和《赫爾備忘錄》時期的美國人超過70%支持對日本製裁完全相同。也難怪中共不懂,因為在中共的眼裡百姓就是奴隸,中共是整數,民意是小數,中共永遠保留整數,小數點後邊的數字隨時可以省略,連四捨五入都沒有。中共骨子裡蔑視人民,所以永遠不懂美國的民意。

中共病毒爆發後,美國是受害最大、病亡人數最多的國家。病毒奪走了生命,改變了生活方式,美國人民的忍耐已到臨界值,美國人民的憤怒要找到宣泄口。美國人民徹查病毒真相、弄清病毒來源、追究病毒元凶的呼聲日漸高漲。美國政府是民選政府,不順從民意就會下臺,政客們十分清楚這一點。

當然,拜登不是羅斯福,克裡也不是赫爾。1941年,隨著局勢的變化,美國進入了“無限期緊急狀態”,並且民眾中有76%贊成對日本製裁,但國會始終沒有授權總統發動戰爭。那時的美國,雖然也進行了軍事動員,但還停留在準備初期階段。羅斯福決定與赫爾,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為拖延戰爭盡量爭取時間。赫爾以最嚴厲和堅決的態度,試圖震懾和嚇阻日本。

拜登總統是唱紅臉的角色,雖然這個臉不能太紅,畢竟有過亨特·拜登和中共的醜聞。全國上下都緊緊盯著咧,但是表演一下,達到拖延時間的目的。因為美國的戰爭部署也需要時間,畢竟台灣在中共的家門口,遠離美國萬里之遙。克裡是唱黑臉的角色,但是這個黑臉的難度要超過拜登。不是事情有多難,而是他個人有些難。

克裡,第68任美國國務卿(時任總統奧巴馬),現任美國總統氣候變化事務特使。還記得曝光亨特·拜登醜聞的關於“借款協議”的相關事件嗎,亨特·拜登的合夥人就是克裡的乾兒子。可見克裡並不乾凈,是中共多年藍金黃的對象之一。

想必這次會面,私下的勾兌還是有的,“金”的事情是可以談的,“黃”的事情是可以做的。但是無論如何不能明目張膽,任務還得完成。就像文貴先生所說的“該說的話還是要說,該表達的意思一定要表達”。該說的、該表達的,就是上面所述的關於台灣、香港、病毒的三條,一個都不能少。這三條一旦說出口,中共不亞於晴天聽到霹靂,對中共的心裡打擊不可謂不大。

日本不顧美國的警告,於《赫爾備忘錄》的第12天,也就是1941年1月7日不宣而戰,偷襲珍珠港。美國太平洋艦隊損失慘重,包括一艘航母在內的44艘船艦被擊沉,2400名美國軍民喪生,損失戰鬥機188架,另有159架受傷。

羅斯福總統大聲疾呼:“必須記住這個奇恥大辱的日子!”1月8日羅斯福總統對日宣戰。然後大家都知道日本的結局了。按照二戰的劇本發展,中共會把台灣當成珍珠港。如果沒有美日的介入,想必台灣難逃中共的魔爪。台灣太小了,離中共太近了。從漳州的軍事基地起飛的戰機,9至13分鐘即可到達臺北、臺中、臺南。但是美國的航母打擊群不會袖手旁觀。美國航母打擊群的打擊範圍是2000公裡,可以說中共國的大部分國土都在被打擊範圍之內,遑論保衛台灣了。隨著劇本的發展,中共黨衛軍必然損失慘重,一敗塗地。然後中共內部開始廝殺,良知之士活捉中南坑幾個匪首,然後宣佈解體中共,以共滅共得以實現。

二戰的劇本已經演完了,現在的劇本已經編編排妥當,那就演下去吧,唯一的希望就是如文貴先生所說的:中共完了,希望他帶走的人越少越好。

(部分資料來源於維基百科等網站)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