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韋斯(Bari Weiss):應該如何遏制大科技?

【日本東京方舟農場】作者:泰勒·杜爾登(Tyler Durden)   翻譯:不動如如   校對:miumiu law

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在艾米·康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的宣誓就任典禮上

當你看到 「通信規範法第230條」這幾個字的時候,你會不會兩眼放光?我確實會如此。

然而,圍繞大科技的威力的主題——Facebook有權封禁總統嗎?亞馬遜有權禁售一本有爭議的書嗎?Twitter有權因一條推特而永久封禁用戶使用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政府應該怎麼做?——是既引人入勝又無比重要的。

我不認為美國還有團體對Facebook和Twitter以及谷歌等公司僭取權力而感到高興。根據Vox和Data for Progress最近的一項調查,59%的民主黨人和70%的共和黨人認為大科技的經濟實力是個棘手問題。很難想象還有什麼問題能讓兩黨達成這樣的共識。

當然,你是否會憤怒取決於你所處的位置(Twitter在1月份封禁川普的決定,同一調查表明民主黨人的支持率為87%,而共和黨人的支持率僅為28%)。但重點是,這個話題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關於科技的觀點如此令人困惑?我想,原因之一是,呼聲最大的「進步」和「保守」論點與你想象的相反。

進步派應該是反對企業權力的,但在這個話題上,他們卻是推動更多權力的人。他們對這些公司沒有更嚴厲地打擊「虛假信息」感到憤怒,在全世界的扎克伯格們和多西們允許像QAnon這樣的團體在他們的平台上肆意妄為之時,他們認為其將利益置於了原則之上。當然,川普總統被封禁了,但僅在他輸掉選舉之後。為什麼不早一點呢?私有企業並不受第一修正案的束縛,但為什麼他們在封禁那些網上言論導致現實世界暴力的危險人物時猶豫不決?

保守派應該是支持小政府,反對一刀切的干預。然而,一些本國最著名的共和黨人發現自己反對自由企業。由密蘇里州的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主張地最為激烈,他們論點核心是:法律給了大科技公司可笑的和不公正的優勢。230條款給予Twitter等公司保護,使其免於承擔傳統出版商(如報紙)的那種法律責任,而使得傳統出版商更為脆弱。為什麼科技公司應該擁有這種特權,給予他們明顯的編輯權力?公平將從廢除第230條開始。

我不是一個通常被認為是優柔寡斷的人。但對於這個問題,我真的覺得很糾結。

一方面我認為, 政府應該遠離私有企業。我的另一方面認為,也許是更有激情的一部分,反駁道:是的,但谷歌看起來更像是一條公共道路,而不是一個私人俱樂部。

前密歇根州國會議員賈斯汀・阿馬什(Justin Amash)和《理性》雜誌的自由主義者已經有力地提出了前者——政府,不要插手——理由。他們的論點是經典的論點:解決不良言論的辦法是更多的言論,而不是審查或監管。如果你想知道讓政府介入科技領域會是什麼樣子,好吧,去車管所看看就知道了。或者看一下Lily Tomlin關於電話公司的經典SNL(Saturday Night Live)短劇。「我們不關心。我們不需要。我們就是電話公司。」

但其他人,最著名的是紐約大學法學教授理查德·愛潑斯坦(Richard Epstein),則為後者提出了強有力的理由。愛潑斯坦認為,這些互聯網巨頭需要被理解為公共事業或普通運營商。就像鐵路公司不能因為一個人相信地球是平的而拒絕其搭乘,或者電話公司不能因為對方在談論披薩門事件而切斷通話一樣,網絡壟斷企業也不應該有這樣的權力。

這是一個有攻擊性的、令人信服的論點,當然,它的關鍵在於這些公司事實上是否真的具有壟斷性。提出這一觀點的人會指出一些基本的數字。其中,當谷歌的搜索引擎佔據了90%的市場份額,有人能令人信服地認為DuckDuckGo是一個真正的競爭對手嗎?如果在數字圖書領域佔據80%市場份額的亞馬遜阻止了你的電子書的銷售,你真的有一個合理的替代發行方式嗎?

愛潑斯坦的論點似乎在本週早些時候得到了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的有力支持。

在週一宣判的喬·拜登總統訴哥倫比亞大學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一案中,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級法院的裁決,該裁決認為,川普總統封禁推特上的人,侵犯了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這個案子並不重要。因為川普不再是總統,所以整件事情已沒有意義。重要的是托馬斯寫的同意書,它為政府可能對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等公司的監管制定了路線圖。

托馬斯的論點主旨:

今天的數字平台提供了一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言論環境,包括政府行為者的言論。然而,同樣史無前例的是,如此多的言論集中控制在少數人手中。我們將很快別無選擇,必須要解決我們的法律理論如何適用於高度集中、私有的信息基礎設施,如數字平台。

這些平台並不是傳播言論和信息的唯一途徑,這一點並沒有改變。一個人總是可以選擇避開收費橋或火車,而不是游泳查爾斯河或徒步俄勒岡小徑。但在評估一家公司是否擁有強大的市場力量時,重要的是替代方案是否具有可比性。對於今天的許多數字平台來說,沒有什麼是可比的。

全文值得我們一讀。托馬斯大法官顯然希望看到一個與此相關的案例。

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是一位風險資本家,他有一個極具洞察力的Twitter賬戶,他認為這將是一件好事,尤其因為目前保守派之間的共識立場被誤導了。

霍利(Hawley)和特德·克魯茲(Ted Cruz)等共和黨人對現狀的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們抓住了錯誤的補救措施,薩克斯說,「保守派要求廢除230的要求本質上只是一個憤怒的推特。它不會阻止大科技審查制度,並且可能使其惡化。」他在本週的一次談話中告訴我,「結束第230條只會讓Facebook和谷歌這樣的公司進行更多的審查,因為更多的責任會讓他們對自己平台上允許的言論更加避險。同時,這也會傷害到小型的創新科技公司,他們將容易受到輕率的訴訟。」

薩克斯坦認為,愛潑斯坦的立場是正確的,「為什麼要試圖通過威脅懲罰大科技公司來激勵良好的行為?我們只需要求它。這就是對一般運營商的解決方案。」

我認為薩克斯的大局觀在這裡是很有說服力的。

「當言論被數字化後,城市廣場被私有化,第一修正案被安樂死。如果你不能在網上說話——或者說你在網上說話的能力被一小撮公司控制,且不經過正當程序——你在這個國家怎麼會真正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了?」他說,「對大科技公司施加一般運營商的義務,將阻止這些公司做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基於信條的歧視。」

當薩克斯提出他的理由時,我可以聽到已經聽別人說了很多次的反駁。如果你如此恨一個平台,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你做一個新的平台。

這個論點最近感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軟弱。當川普被禁止使用Twitter時,人們的論點是:那又怎樣?這是Twitter。而Twitter是一家私人公司。傑克·多西(Jack Dorsey)可以推送任何他想推送的人。而且無論如何,川普還是可以去Parler。

但後來Parler被踢出了蘋果和谷歌的應用商店,於是爭論就變成了:好吧,你還可以創建一個網站。但後來AWS(Amazon Web Services)停止了對Parler的托管。正如薩克斯所說,「你不應該建立一個新的互聯網來發佈一條推特。」

蘇斯博士(Dr. Seuss)遺產因明顯的種族主義而停售了他的六本著作,這是一回事。當eBay決定不允許轉售這些書的時候?那是另一回事。

當《60分鐘》決定有選擇地編輯對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的採訪時,那是一回事。但當YouTube決定刪除一段州長與醫生和科學家批評Covid-19(中共病毒)各種政策的視頻時?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大科技公司堅持認為,他們只是從平台上刪除「虛假信息」和「仇恨言論」,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這些術語的定義在不斷變化。例如,湯姆·科頓(Tom Cotton)6月份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專欄評論,根據800多名《紐約時報》工作人員的說法,這是文字暴力。但是不要緊,科頓的論點至少60%的美國人是同意的。

例如,在過去的幾個月里,亞馬遜更新了其內容指南,增加了以下一行。「我們不出售某些內容,包括我們認為是仇恨言論的內容」。10月,該公司禁止了Eli和Shelby Steele的紀錄片 「什麼殺死了麥可·布朗?」(What Killed Michael Brown?)。(在公眾的強烈抗議之後,該公司撤銷了這一決定。)保守派作家、道德與公共政策中心主席萊恩·安德森(Ryan Anderson)的關於變性人問題的書在3月份被禁止進入在線市場。截至今天,仍然無法在亞馬遜上購買。

看看那部電影和那本書。它們也許是有爭議的,但哪裡讓你覺得有什麼可恨之處?

這種出於政治動機的沈默具有深刻的政治後果。

比如,想想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的故事。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一個月,推特將爆料的《紐約郵報》從自己的推特賬號中鎖定了數周,並拒絕讓該報重新進入平台,直到它刪除了關於自己報道的推文。Facebook在用戶的新聞源中壓制了這篇報道的推送。這篇報道被認為是陰謀論、虛假信息、錯誤信息、俄羅斯的陰謀,或者因為文件未經覈實而不負責任。(斯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也採用了同樣的標準嗎?)

快進到本週。筆記本電腦的故事已經被大部分得到證實。傑克·多西現在說,他如何處理《郵報》的故事是一個「徹底的錯誤」。但他應該有權審查一個具有政治影響力的事件,一個可能改變選舉結果的事件嗎?

更重要的是:當每家大科技公司都在做著同樣的決定將誰趕出平台和封禁什麼的時候,這難道不像是一個卡特爾行為(壟斷聯盟)嗎?為什麼一小撮億萬富翁有權決定一些美國人的言論權利比其他人更神聖?

原文鏈接: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bari-weiss-what-should-be-done-curb-big-tech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