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愛國同胞豪傑者書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義武奮揚 | 編輯、美工、發布:滅共小宇宙

夫仁者,敬天愛人,如甘霖澤被四海。德者,律己修身,如金烏暖及八方。孔子曰:為政以仁,如樹草植其所而大地敏之,為政以德,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仁為德之資,德為仁之質,資質互補,如此則風調雨順,社稷安穩,綱道有倫,君民和睦,何愁天下不寧?

武王以弱小之師伐殷商暴虐之眾於牧野,血流漂杵亦勝之。何也?乃殷商失仁德也,殷商之暴虐殷墟可見之。暴虐之至,四方不可受,則聚眾伐之。而後周室定鼎,頒《周禮》建綱道倫常,人皆知禮義廉恥,此為德政。禁殷商人殉之習,待殷商之裔亦視如己出,並未加害泄憤,此為仁政。以威武之勢行仁德之政於天下,四海賓服,共尊王室,遂天下定之。何也?乃周室得仁德也。幽王無道,戎狄入京,如此諸侯仍尊王室,以齊桓晉文楚莊之強勢,亦不敢取王室而代之,是其忠耶?非也,乃周室布仁德之道入萬民之心,若強取,萬民必戟指斥之,進而天下共討。故仁德俱在則不可撼也!

蓋共產朱赤魔黨,源出泰西撒旦,祖師馬克思,猶太訟棍之子,好奢侈淫亂,爭勇鬥狠。品性卑劣,故而嫉恨社會良善之公序。心智沉墮,始以釋放撒旦共產之禍端。未愈百年,經羅剎入東方。時中國乃北洋,諸侯林立,人無警心,共產始禍害中國矣。

朱赤魔黨,始則假為工農謀利巧言善辯,魅惑愚人。共產禍端,繼而陰蓄兵丁甲胄反叛作亂,荼毒地方。王師焚巢搗穴,而亡命西北荼毒一隅。魔黨蛇口狼心,遂伺伏豐台挑起戰端。故若大神州,烽煙四起,億兆百姓,死傷實多。

愈十數年,四九國殤,竊據神器,四海倒懸。屠戮公序基石之鄉紳,死者枕籍,以惑亂人心穩彼之權勢。劫掠萬民寡鮮之家產,人無餘資,令民沉墮而無反抗之志。苛政峻法,百姓動輒得咎。妖言惑眾,彼其指鹿為馬。

嗚呼!春秋之質毅剛樸,漢唐之勇武寬厚,魏晉之文雅風流,兩宋之勃興浮華自此時盡矣。道德淪喪,父子離間,孝愛有倫者何其少也。人心不古,夫妻無情,反目成仇者不勝數之。此魔黨之所願也!

魔黨巢穴,曰中南坑,豺狼當道,蛇蝎橫行,腥膻遍地,污穢叢生。

毛酋澤東,周逆恩來,先祖俱蒙元時西域色目種,非中國人,大興土木,淫靡奢侈,行暴政亂綱常,因二匪等人緣故而滅門者,數以千萬計。

鄧酋小平,李逆阿鵬,前者地方粗鄙豪強,不識倫理,遂與繼母通姦。後者周逆所飼孽種,言傳身教,必然陰狠歹毒。八九六四,悍然屠城,毀家滅族之眾亦不知凡幾。

江酋澤民,朱逆鎔基,前者一門雙逆,生父嗣父皆事賊,性情圓滑狡詐多變。後者天生不祥,父母雙亡皆克之,面貌陰狠大姦似忠。率獸食人茹毛飲血以悅諸國權貴,卑躬屈膝出賣邊土力保朱赤江山。暗築瘟疫研究之所,以待今日超限之戰。

胡酋錦濤,溫逆家寶。前者才勇皆無,泥胎木偶。後者巧言令色,大偽似真。大興基建以榨民力,冥幣稀釋以掠民財。

習酋近平,李逆克強,前者紅色貴族衙內,怙惡不悛,膽大妄為。後者縣衙胥吏之家,溜須拍馬,見風使舵。鉗制言論,士人下獄者眾矣。搜刮民財,商賈滅家者繁也。制一帶一路挾人類命運共同體啟各路禍端欲謀美之利,侵港屠胞褻民主釋新冠瘟疫極盡暴虐之能。

尚有賀逆國強父子淫人母女三代,姚(妖)徒依林王賊岐山翁婿惑亂綱常禮亂人倫行諸多污目穢耳事。

魔黨假孔孟之名以蔽其來路,以司法之名而遮其暴貪。其所作所為,皆與之相悖也。斯儒,飾假為真,為政無德,並非孔孟之儒也,以此亂我神州正統。斯法,橫徵暴斂,為政無仁,確系韓商之法也,以此敗我華夏綱常。如此失仁德者,焉有不亡之理?

郭公諱文貴,籍貫齊魯,華夏苗裔,中國俊雄。聰慧過人,俯仰之間以束發之齡日進萬錢。勇武熱血,為公義不惜跋山涉水與惡少技擊。八九六四,舍財捐資匡扶正義。幼弟遇難,自此始懷滅共良方。值川普當選總統,時機成熟,開啟爆料革命,天下景從雲集。郭公聲名,威震寰宇。

魔黨之污穢大白於天下,上海幫之姦計無以為繼。習酋自大,無姦凶點撥,唯蠢暴慫恿,自劣性難抑,遂肆意妄為,令滅共之速日進千里。

郭公智勇雙全,滅共壯舉引眾英傑一一來投。如弗州史公諱班農,湘楚王公諱定剛,即墨閆君諱麗夢,遼東郝公諱海東,葉君諱釗穎賢伉儷等正義之士。倡共產消亡,撥轉乾坤,以卻歷史循環。時香港淪陷,舍財重義,鼎力相助群雄。值瘟疫初釋,公告天下,拯救芸芸眾生。於六四建國,適值郭公血誓,霹靂破空為應,宇宙天降璀璨異象!是以爆料革命行仁德之道而順天意,其天時、地利、人和俱在,焉有不勝之理?

蓋各愛國之豪傑,乃仁德之心皆備,著我華夏之衣,言我華夏之語,愛我華夏者也。魔黨假中國之名實非我中國也,否則其孽子障孫可有中國籍乎?妻女侍妾有幾人居中國耶?君等昔為魔黨妖言所惑,屈身侍寇。若非諸君勤於職守,如此為魔黨續命,其妖焰豈能高漲?此非諸公之過,乃魔黨奴酋之罪也。

然今出爆料革命,布仁德之道於世,諸公孰未睹之?焉能以中華豪傑之身再侍泰西撒旦之魔?魔黨為一己之私欲效仿拳匪,挾十數億百姓與全球逐鹿,若如此,吾華夏國民必為寰宇所除名矣,諸君豈忍視之?何不與我爆料革命攜手再造華夏,光耀寰宇豈不美哉?且以仁德俱在戰仁德俱亡,況地球諸邦對魔黨亦步步緊逼,豈有不勝之理?仁德俱在,則天下順之。仁德俱亡,則親戚叛之。孟子曰:以天下之所順攻親戚之所叛,故君子有不戰,戰必勝矣!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