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前沿世界】奪命疫苗何時了

作者: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聖母院鍾聲

據4月7日美聯社邁阿密的報道:今年一月,在邁阿密海灘的西奈山醫療中心執業的56歲産科醫生邁克爾·格雷戈裏 (Dr. Gregory Michael) 在接種輝瑞mRNA疫苗兩個多星期後死亡。法醫死因調查是由佛羅裏達州衛生部和聯邦疾控中心CDC主持的, 驗屍樣本被送往CDC 。調查小組成員包括疫苗安全、免疫學、傳染病學、血液學、病理學和實驗室方面的學科和臨床專業人員。調查小組的結論是,邁克爾·格雷戈裏醫生死于自身過度免疫反應所致的彌漫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Immune thrombocytopenic purpura, ITP),一種可以防止血液凝固並導致內出血的疾病。邁阿密戴德縣法醫部業務主任達倫·卡普拉(Darren Caprara)通過電子郵件發布:格雷戈裏醫生死于一種可能導致內出血的疾病,醫學上沒法確定是注射疫苗導致的,其死因被歸類爲自然因素所致.  

對于這個死因分析,人們覺得不解,但並不吃驚。 這樣的死因屍解分析會越來越多,這不是預測,是事實。 3月10日“守護兒童健康”報告了一位猶他州的39歲的護士及媽媽,在接種了莫丹納mRNA疫苗4天後死于多器官衰竭(肝衰、心衰、腎衰),她家人說她沒有已知病史或健康問題。盡管已安排屍解檢查,猶他州主任醫學檢察官艾瑞克·克裏斯滕森博士說:至今從來還沒有經屍檢驗證由疫苗接種引起死亡的先例。

上月“守護兒童健康”報道了一例58歲的科耶斯Keyes女士在接種第一劑輝瑞疫苗數小時後死亡的案例。州聯邦官員表示要調查這個案例,但不准備做屍檢。他們認爲“即便做了屍檢,也不能證明死亡是由接種疫苗造成的”。據《弗吉尼亞先驅報》報道:一份公開的請求報告暴露了在州衛生健康官員與公共信息處理官員之間的往來電子郵件,他們更“擔心黑人婦女科耶斯的亡故可能使人們對疫苗接種更猶豫”。

目前美國法醫界對疫苗接種不久後死亡案例的分析,是否受到來自外來的壓力,只有當事者清楚。但可以肯定,筆者不是第一個提出質疑的。畢竟死因結論直接牽涉到大藥商的利益,這些大公司早已組成最強大律師團隊,確保其企業盡管産品劣質,但不會被追責,他們受到政府的特別司法保護。 那麽,誰能來保護“試驗性疫苗”受害者的權益?格雷戈裏醫生的死因鑒定結果是他家人的不幸,屍檢結果說得很清楚:死因與輝瑞疫苗接種未發現直接關聯。所以藥商不承擔任何法律、道義及經濟上的責任。死者只是數十萬或百萬分之一疫苗接種者中的少數“黴運者”,一紙死因鑒定書,使疫苗接種受害者無處維權!

據生活新聞網站2021年4月9日報道: CNN和MSNBC的法律分析師、撰稿人和電視名人米德溫·查爾斯 (Midwin Charles) 于4月7日去世,享年47歲。查爾斯于3月1日接種了一劑輝瑞mRNA疫苗,她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條信息,誇耀這個過程的效率,並鼓勵其他人說:“讓我們都這樣做吧!”之前她在推特上寫過,“對花生過敏,想帶EpiPen去疫苗接種診所,以防患上過敏性休克”。 她的另一個推特說在接受注射後24小時內,她“在疫苗注射部位感到有點疼痛”,兩天後又更新說疼痛已消散。可在她注射第一劑疫苗兩周後的3月19日,查爾斯在她的Instagram賬戶抱怨身體不適,呼吸急促,極度疲勞。幾周後的4月7日,她去世了。目前還沒有死因報告。即便有,人們也可以預見其結果會與格雷戈裏醫生的相似。

強生公司的中共病毒疫苗在全美施打5周半,于4月13日被FDA叫停。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衛生官員建議在完成對疫苗接種後血栓病例的調查之前,不要使用強生公司的COVID-19疫苗。因爲發現6例女性接種者出現一種罕見的腦靜脈窦血栓,並伴有低血小板血症。其中一名病人已死亡,另一名情況危急。患者年齡在18至48歲之間,在接種COVID-19疫苗後6至13天出現症狀。雖然血栓形成的確切原因尚未確定,但FDA生物制品評估和研究中心主任彼得·馬克斯博士(Dr. Peter Marks) 推測,這些事件是源于對疫苗的免疫反應。強生在最近的一份聲明中告訴《時代時報》,該公司“意識到所有COVID-19疫苗都報告了血栓栓塞事件,包括血小板減少症事件。我們對副作用的密切跟蹤顯示,接種疫苗後發生的罕見事件與強生COVID-19疫苗之間尚未建立明確的因果關系”。而這因果關系牽涉到多方利益,尤其是疫苗開發商的。如果法醫都無法給出明確答案,誰能?

所幸這次聯邦政府明智叫停了強生問題疫苗的接種,那麽,引起更多嚴重副反應案例的輝瑞及莫丹納mRNA疫苗呢?白宮官員說,暫停強生疫苗接種不會影響政府的疫苗接種計劃。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和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共同運行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3月26日,共報告了50861起針對COVID-19疫苗接種後的不良事件。在輝瑞公司注射的28046例副作用中,1131例注射後死亡,有228例過敏反應報告。死去的1131位接種者還沒達到統計學上非要叫停的地步嗎?人們不禁要問,在數以千記接種其疫苗後死亡案例發生後,爲什麽FDA不叫停輝瑞或莫丹納的疫苗接種?FDA做出這種決定的標准是什麽?

隨著世界各國中共病毒疫苗接種的廣泛開展,層出不窮的接種後各種嚴重副反應出現的頻率和數量大幅提高,主流媒體絕少予之報道。民衆很自然地抱著“接種了疫苗等于獲得對新冠病毒的預防能力”的願望,殊不知這一小針打下去的後果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按統計學分析,的確絕大多數人都能平安度過疫苗接種期,有嚴重副反應的是不幸的少數。在各國政府支持下的媒體只會告訴大衆:接種疫苗的人越多,獲得群體免疫的日子越近;走出疫情災難之日,是大多數人接受了疫苗接種之時。

基于對以往各種免疫疫苗的認知和經驗,在這樣的強大洗腦宣傳下,爲擺脫生活中的衆多不便,民衆非常願意接受及時的救命疫苗。可媒體宣傳中唯獨不會強調的是:所有目前市面上正在使用的和即將上市的中共病毒疫苗,都屬于“試驗性疫苗”,無一款有足夠長時間去完成疫苗研發必須經過的完整臨床3期和4期測試。此時的中共病毒疫苗非彼時人們習慣被接種的麻疹、脊髓灰質炎、腦膜炎等研發成熟的疫苗!目前已經被施打疫苗者都是該疫苗的“受試者”!而這一切的發生,是在政府和疫苗開發商的“得疫苗者得一命”的誤導下。出現嚴重副反應的“倒黴蛋”只是獲得群體免疫途徑中的少數犧牲品,況且沒人認爲自己會成爲那可憐的犧牲品,所有出現接種後嚴重副反應的人都得自認倒黴。

以色列在完成對97%的公民第一劑輝瑞mRNA疫苗接種後,理論上已達到或接近全世界都向往的群體免疫,卻發現中共病毒南非變種對疫苗接種者的感染率,相比未接種者更高。換言之,人們得到的疫苗非但不能保護他們不被變種病毒感染,反而讓他們成爲易感者。現實是中共病毒正在迅速變異,來逃避已有疫苗的捕獵。所以,以色列已經廣泛發放和紐約正在啓用的“疫苗護照”意義何在?! 

更令人憂心的是,美國各州都在鼓勵倡導中共病毒疫苗的接種,目前除16歲以下的兒童,所有年齡段的人都需被接種。眼看頻繁發生的嚴重疫苗接種副反應事件,民間已有醫學專業有識之士聯合發起“美國一線醫生聯盟”(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AFLDS),向民衆宣傳病毒疫苗真相,呼籲抵制強制疫苗接種,維護自身權益。而新中國聯邦是最早告訴世界有關病毒來源真相的,原香港大學病毒研究所年輕病毒學家闫麗夢博士,冒著生命危險投奔西方,告知真相,“新冠病毒在實驗室被惡意增強了功能。所以,依照自然來源理論去尋找解決之道,是得不到終結大流行的有效疫苗或方法的”。要從這場疫苗噩夢中醒來,必須充分了解被刻意基因改造的原始CCP病毒株的信息,也就是必須先解決制造這場人類大災難的元凶,中共!

參考鏈接:

https://headlinehealth.com/doctor-who-died-after-vaccine-died-of-natural-causes-coroner/?utm_source=HHemail&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HHemail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tv-personality-who-boasted-of-being-vaccinated-pressuring-her-mom-to-do-the-same-dies-weeks-after-receiving-jab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mkt_breakingnews/us-recommends-pausing-jj-covid-19-vaccine-after-reports-of-blood-clots_3773768.html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注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