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節】梵蒂岡財務醜聞

上文🔗調查指向梵蒂岡財務醜聞中的紅衣主教-帕羅林

紅衣主教:貝奇烏

這份長達14頁的法庭命令指出,梵蒂岡檢察官認為,秘書處對倫敦一處房產的全部投資–這筆上億的投資–是在該部門的權限之外進行的,這就為包括帕羅林在內的高級幕僚人物被追究非法支出責任提供了可能。

“從梵蒂岡銀行對秘書處的最初投訴引發了梵蒂岡的調查和梵蒂岡審計員辦公室進行的調查中發現,出於投資目的的財產收購不能由國務秘書處進行,因為這些財產被保留給了教廷遺產管理部門,”羅馬地方法官卡皮埃洛(Corrado Cappiello)週一寫道。

“此外,”卡皮埃洛寫道,”有關投資並沒有出現在國務秘書處發給經濟委員會的任何正式文件中,無論如何,國務秘書處不能將收到的用於慈善目的的資金用於具有高金融風險的業務中。”

意大利當局以意大利管轄範圍內的罪行發出的逮捕令,是建立在梵蒂岡城司法促進者分享的信息基礎上的,也是對目前以國務秘書處多年來的交易為中心的龐大財務醜聞的調查。

卡皮埃洛在簽發逮捕令時指出,托齊目前在意大利面臨多項逃稅和欺詐指控,”此外,他最近被捕的梵蒂岡城邦的刑事訴訟也在進行中”。

以前的報告證實,國務秘書處利用彼得-彭斯的錢和存放在兩家瑞士銀行的其他慈善基金作為2億歐元貸款的抵押品。這些貸款是秘書處通過商人拉斐爾-明喬內(Raffaele Mincione)的雅典娜全球機會基金(Athena Global Opportunities Fund)對該房地產的投資。

據稱,國務秘書處沒有得到梵蒂岡經濟委員會對貸款和投資的法定授權。根據以前的新聞報導,當時國務秘書處的第二把手安吉洛-貝奇烏(Angelo Becciu)紅衣主教試圖使貸款和投資不進入梵蒂岡的賬目,並遠離當時由喬治-佩爾(George Pell)紅衣主教領導的經濟秘書處的審查。

據佩爾舊部的一位資深人士透露,佩爾的部門與梵蒂岡第一任審計長利波-米羅內(Libero Milone) 一起發現了這些貸款,並將其標記給經濟委員會,在那裡”注意到了這些貸款,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該法院命令是在英國法官駁回代表梵蒂岡檢察官提出的凍結托齊資產的禁令一個月後發出的。

英國的裁決認為,托齊在倫敦房產交易中的行為得到了梵蒂岡國務秘書處高級官員的特別授權,因此,不能證明托齊有欺騙梵蒂岡的行為。

梵蒂岡檢察官提交給英國法院的文件似乎也顯示,整個交易是由國務秘書紅衣主教帕羅林親自授權的。

托尼-鮑姆加特納(Tony Baumgartner)法官在判決中認為,托齊出具的文件證明,他為梵蒂岡國務秘書處購買倫敦一棟大樓的管理,包括改變控股公司的股份結構,使他在出售後實際上控制了大樓,這些文件都經過梵蒂岡國務秘書處高級官員的具體審查和批准。

2018年12月吉安路易吉-托齊會見教皇方濟各

托齊受僱於秘書處,擔任2018年倫敦斯隆大道60號大樓最終銷售的經紀人。

梵蒂岡檢察官指控,托齊與幾位官員和投資顧問一起參與了一個欺騙梵蒂岡的陰謀,該陰謀始於2014年,當時國務秘書處第一次被介紹給投資經理拉斐爾-明喬內,秘書處與他一起投資了從瑞士銀行借來的數億歐元,他們最終從他那裡買下了倫敦大樓。

《The Pillar》此前曾報導,梵蒂岡第一任審計長利波-米羅內將梵蒂岡的資金投資於托齊推銷的債務產品,其中一些產品與黑手黨關聯公司有聯繫。米羅內將梵蒂岡的資金投資到了其中一個名為“Sierra One” 債券的債務產品中,該產品由托齊的合夥人賈科莫-卡皮茲(Giacomo Capizzi)管理,他也被列入了週一的意大利法院命令中。

托齊則利用他的公司在同一時期向拉斐爾-明喬內借出數千萬歐元。

2017年,喬治-佩爾紅衣主教不得不請假返回澳大利亞,隨後他因被控性虐待而被定罪,隨後被免於起訴。同年,梵蒂岡第一任審計長利波-米羅內在被起訴的威脅下,被紅衣主教貝奇烏逼迫辭職。貝奇烏指控米羅內在國務秘書處 “監視 “包括貝奇烏在內的官員的私人財務。米羅內表示,他是因盡職盡責而被迫離職的。貝奇烏去年9月被教皇方濟各解僱,並被教皇方濟各要求辭去紅衣主教的權利。

托齊於2018年受秘書處僱傭,負責從拉斐爾-明喬內手中促成倫敦大樓的最終購買,他利用自己的盧森堡控股公司(Gutt SA)作為大樓所有權的通道。

對托齊的指控稱,他對他的盧森堡控股公司(Gutt SA)進行了重組,威逼利誘梵蒂岡創造了除公司的3萬股普通股外,還創造了1000股有投票權的股份。有效地將公司的控制權與多數所有權分離。托齊將3萬股普通股轉給國務秘書處,而保留了1 000股有表決權的股份,梵蒂岡檢察官指控說,這是 “秘密和不誠實的”,相當於欺詐。

然而,托爾齊為英國法院出示的文件顯然證明,他的行動,包括股份重組,得到了國務秘書處幾位高級官員的具體批准,其中包括阿爾貝托-佩拉斯卡女士(Msgr. Alberto Perlasca),她是在2018年8月以來代行秘書處總務的埃德加-佩尼亞-帕拉大主教(Archbishop Edgar Peña Parra)的明確授權下行事的。

帕羅林紅衣主教和貝奇烏紅衣主教都試圖與倫敦醜聞保持距離。貝奇烏在2019年告訴記者,這筆交易是”公認的做法”,而經濟秘書處的一名高級官員則表示,”它可能已經被接受,但這並不意味著它是可以接受的” 。

紅衣主教:帕羅林

儘管紅衣主教帕羅林顯然以書面形式授權了托齊購買倫敦大廈的計劃,並親自出面向IOR(梵蒂岡銀行)總裁施壓,要求他授權銀行提供1.5億歐元的貸款來承擔這筆交易,但他公開表示,他並不了解投資的細節。

帕羅林在2019年10月表示,”這筆交易相當不透明,現在我們正試圖澄清它”。

倫敦的交易並不是紅衣主教貝奇烏和帕羅林第一次被指控違反梵蒂岡金融法,為國務秘書處的投資提供資金。

2019年11月,帕羅林承認對2014年從梵蒂岡中央銀行(APSA)安排5000萬歐元貸款負有責任。這筆資金被用於為購買一家破產醫院聖母瑪利亞皮膚病研究所(Istituto Dermopatico dell’Immacolata)提供部分資金。

該醫院於2012年倒閉,負債超過8億歐元。包括院長弗朗科-德卡米納達神父(Fr. Franco Decaminada)在內的幾名醫院管理層成員被意大利當局以欺詐和貪污罪起訴併入獄。

在醫院倒閉之前,德卡米納達於2011年7月,在紅衣主教被任命為國務秘書處秘書後不久,找到紅衣主教貝奇烏,要求對醫院投資2億歐元。幾個月後醫院倒閉,貝奇烏說他不記得德卡米納達的提議,意大利媒體公佈了相關文件,不過兩個月後德卡米納達聘請貝奇烏的侄女瑪麗亞-皮耶拉-貝奇烏(Maria Piera Becciu) 擔任他的私人秘書。

在該醫院倒閉,其管理者被起訴後,國務秘書處與以前管理該醫院的宗教團體合作,成立了一個營利實體,即路易吉-瑪麗亞-蒙蒂基金會(Luigi Maria Monti Foundation),以支付約1.5億歐元,將該醫院從政府控制的破產狀態中買下來。

貝奇烏和帕羅林領導的國務秘書處最初向內務部尋求5,000萬歐元的貸款,為其在醫院的股份提供資金,但在紅衣主教佩爾的干預下,這筆貸款被拒絕。

儘管2012年與歐洲反洗錢監督機構-Moneyval商定了一項規則,即梵蒂岡中央銀行不再為商業企業提供貸款,但帕羅林隨後從梵蒂岡的中央銀行獲得了貸款。

帕羅林還承擔了試圖從總部位於美國的慈善機構教皇基金會獲得一筆捐款以幫助支付梵蒂岡中央銀行的貸款的責任。在那筆贈款陷入爭議後,梵蒂岡中央銀行被迫向秘書處註銷了約3000萬歐元的貸款,抹去了2018財年的利潤。

雖然梵蒂岡中央銀行的貸款似乎違反了梵蒂岡的金融法律,但沒有人因為這件事被起訴。

如果,從周一發布的意大利法院命令來看似乎很有可能,梵蒂岡檢察官現在將國務秘書處與商人拉斐爾-明喬內的投資視為非法,那麼可能會使帕羅林和貝奇烏被指控為財務不當行為。

新聞來源:《The Pillar》


編輯:阿娜;校對:旦旦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