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否應該抵制北京2022年冬奧會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柯鎮惡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TrueSky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藍精靈

據《華盛頓郵報》作者:Ishaan Tharoor,2021年4月12日報道:

在印度達薩拉流亡的藏人抗議在北京舉行的2022年冬季奧運會。(Ashwini Bhatia / AP)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週二表示,有可能對中共的侵犯人權行為進行奧林匹克運動會抵制,但一位高級官員稍後表示,沒有討論計劃。彷彿已經沒有足夠的中美摩擦事件,但是一個新興的爭議事件正在逐漸發酵:抵制北京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呼聲越來越高。

距離比賽還有10個月的時間,考慮到當前冠狀病毒大流行帶來的的不確定性,這個時間可能會更長。但是,該事件成為爆發點卻並不算早。對中國執政的共產黨的批評者(包括由180多個人權組織組成的聯盟)認為,基於該政權的人權侵犯記錄和地緣政治惡行,理應剝奪它利用像奧運會這樣的盛事來塑造自己形象的權利。

中國人權律師滕彪(Teng Biao)今年早些時候寫道:「2015年,北京獲得了主辦2022年奧運會的權利。就在同一年,它嚴厲打擊了中國各地的律師和活動家」。「從那時起,它就已經在拘留記者;騷擾和攻擊活動家和持不同政見者,即使是境外的也不放過;關閉非政府組織;拆除基督教教堂、藏族寺廟和穆斯林清真寺;迫害甚至是殺害——法輪功信徒;並大大加強了對媒體、互聯網、大學和出版商的控制」。

前國務卿邁克·彭培奧(Mike Pompeo)在上周的一次活動中說:「我認為不應該有美國人參加‘種族滅絕奧運會’。」 他指的是有關中共當局在新疆地區,對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婦女進行強姦和大規模絕育的報道,一些專家和美國國務院稱這相當於種族滅絕。抵制北京2022冬奧會已成為共和黨人中的熱門活動。眾議員約翰·卡特科(John Katko,R-N.Y.)說:「世界正在注視著我們的下一步行動。」

保守派的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的政策文件指出:「鑒於中共殘暴的的人權記錄,在疫情爆發初期對COVID-19的不當處理以及其對外界的敵對情緒,奧運會應該從北京移出。」該文件同時認為,美國應該利用國際社會對奧運會的關注來迫使中共統治集團「改正路線」。

參議員 Rick Scott 發推呼籲阻止中共將冬奧會作為洗白其罪行的平台

拜登政府本週提供了一些混淆的信息。首先,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週二表示,抵制冬季奧運會是「我們當然希望與志同道合的盟友討論的事情」。但是國務院隨後澄清說,沒有就抵制進行高級別討論的計劃。第二天,白宮新聞秘書詹·普薩基(Jen Psaki)試圖回避此事。她說:「我們尚未討論,也沒有討論與盟友和夥伴的聯合抵制。」

在上周的一次活動中,美國奧林匹克與殘奧會董事會主席蘇珊·里昂(Susanne Lyons)表示,她的組織反對「運動員抵制,因為我們知道,(運動員)抵制會對運動員產生負面影響,而且不能有效解決全球問題。」 人們普遍記得,美國抵制1980年莫斯科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隨後蘇聯抵制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作為對抗。這種不幸的冷戰衝突事件,在很大程度上傷害了合格的參與者。同時,活動的組織者表示,他們堅持非政治取向。國際奧委會在提供給Axios的一份聲明中說:「鑒於參加奧運會的多樣性,國際奧委會必須在所有全球政治問題上保持中立」,他補充說,儘管國際奧委會致力於維護人權,但「既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去改變主權國家法律或政治制度。」

中共官員也發出了類似的口吻。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 「體育政治化將損害《奧林匹克憲章》的精神和各國運動員的利益」。 中共政府否認對新疆發生的事情國際評估,還威脅說,如果抵制行動繼續下去,中共將做出 「強烈回應」。

中共喉舌胡锡进发推回应“美国讨论抵制北京冬奥会”

但是重大體育賽事,尤其是像奧運會這樣的國際盛會,始終具有政治意義。上個世紀最具標誌性的奧林匹克時刻也許是一次政治抗議的行為(譯注:指1968年墨西哥夏季奧運會上的抗議行為)。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是發展中的中共國的崛起派對。在蓬勃發展的首都,整個社區都為奧運場館騰出了空間。時任總統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出席會議。他積極參與,放棄了對人權的關注。

現在的情況遠沒有那麼樂觀,美國高級別政治代表團在明年二月前往北京的可能性很小。作為對上個月參議員羅姆尼(R-Utah)呼籲「經濟和外交抵制」的回應,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Kristof)寫道: 「運動員應該參加比賽,電視台應該播出比賽,但政府官員和公司應該遠離比賽」。克里斯托夫補充說:「我希望在北京的運動員能夠抓住一切機會,提醒人們注意中共對新疆或其他地方的鎮壓。」

抵制的問題仍然很敏感:外國政府和跨國公司對激起中共的憤怒保持謹慎——一些公司已經飽受其苦,因為他們為新疆的大規模拘留營和在新疆的發生的強迫勞動而大聲疾呼。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一名亞洲專家邦妮·格拉澤(Bonnie Glaser)告訴彭博新聞社: 「可能有選擇地禁止從中共進口某些產品,這能顯示出國家拒絕奧運會和抵制中共公司的意圖。」對於更依賴於中共投資和貿易的國家而言,情況更是如此。但是,在美國,聚光燈照在了贊助冬奧會的大公司身上。儘管它們中的多數都在國內政治問題上表達了自己的聲音,但他們在新疆問題上卻避而不談。

《華盛頓郵報》社論頁面編輯弗雷德·希亞特(Fred Hiatt)寫道,「在維吾爾族婦女遭到強姦、絕育和被迫賣淫的同時,這些公司真的覺得我們能嚴肅看待,他們在性別平等上的自我慶祝嗎?」「距離冬奧會開幕還有十多個月,這些公司可以對中共政府說:解放集中營,讓維族人生活在和平中。讓外部觀察者來看到你確實已經這樣做了。然後再開始奧運會。」

原文連結: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1/04/12/olympics-china-boycott/

康州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