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東非小國吉布提與中共國漸行漸遠

翻譯:truth_forever

校對:文泓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精靈藍)

吉布提是“非洲之角”的一個重要地緣政治中心【注:非洲之角,又稱東北非洲或索馬里半島。作為一個更大的地區概念,非洲之角包括了吉布提、埃塞俄比亞、厄立特里亞和索馬里等國家】,週五將在那裡舉行總統選舉投票。關於該國的國際爭論焦點是中共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使其納入了中共國的經濟軌道中,但專家表示,吉布提的現狀說明中共國龐大的投資和貸款項目存在著(現實)的局限性。

自伊斯梅爾·奧馬爾·蓋萊(Ismail Omar Guelleh) 總統上任以來,中共國或許尚未在吉布提發揮重要作用。目前蓋萊總統正在競選第五個任期,大選過後,預計中共國將會保持對這個東非國家的經濟控制。

在許多方面,吉布提與中共國的關係可作為一個研究的案例,顯示了北京利用其全球基礎設施投資戰略,即“一帶一路”倡議,擴大其經濟影響並鞏固其作為非洲第一大投資國的地位。由於非洲經濟和人口的蓬勃發展,使其成為了地緣政治的優先地區。

該案例也展示了一個缺乏自然資源的非洲小國如何向國際大國敞開大門,利用其處於紅海入海口的戰略位置獲取利益的故事。

由於接受了中共國資本和貸款的大量流入,吉布提發現自己處於嚴重的經濟依賴狀況,以至於“威脅到了國家主權”,里爾天主教大學的“非洲之角”專家索尼婭勒·古里列克( Sonia Le Gourellec) 在《國防評論》中如此寫道。

成為非洲的新加坡?

2017年中共國在吉布提建立了軍事基地,這是解放軍在國境之外唯一的常設基地,彰顯了兩國之間的緊密關係。那裡的400名中共國士兵距離駐紮著約4000人的美國軍事基地只有7公里。日本和意大利也在吉布提設有軍隊。法國是1883年至1977年吉布提的帝國統治者,在該國設有它在非洲最大的軍事基地,大約有1500名士兵常駐。

北京早在2000年初就已將目光投向吉布提,投資建設學校和體育館,翻修道路和官邸,包括外交部。自習近平主席於2012年掌權並於次年啟動“一帶一路”倡議後,中共國加強了對吉布提的投資。

習近平領導下的三項最重要成就,分別是大型多用途的多拉雷港(Doraleh)、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亞之間的鐵路線以及兩國之間的天然氣管道。吉布提還擁有中共國建造的國際自由貿易區,園區內企業無需繳納所得稅、財產稅、紅利稅或增值稅即可開展業務。在2012年至2020年期間,中共國總計在吉布提的投資和貸款上耗費了140億美元(約118億歐元)。

英國一位“非洲之角”專家私下表示,北京之所以在吉布提投入大量資金,是因為作為該地區少數幾個政治穩定的國家之一,吉布提可以在中共國龐大的“海上絲綢之路”網絡中,支撐起了非洲的一部分。

非洲世界研究所(Institute of African Worlds)的歷史學家蓋拉德·普魯尼爾(Gerard Prunier)補充道,吉布提是通往如埃塞俄比亞等更具經濟前途的非洲內陸國家的橋頭堡。

巴黎CNRS智囊團的中非關係專家蒂埃里·皮諾特(Thierry Pairault)表示,吉布提從中共國的投資和貸款中得到了明顯的好處。該國顯然對資金有需求,並且“沒有其它國家可以求助”。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高級顧問扎克·維爾廷(Zach Vertin)在2020年為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發表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吉布提的精英人士認為,中共國的金融、技術和(大宗)貿易量可以……推動他們國家成為非洲的新加坡。”

維爾廷繼續寫道:“吉布提的目標很明確,像新加坡一樣,利用其獨特的地理優勢,在世界向亞洲和印度洋-太平洋轉移的過程中,成為全球物流、服務和轉運的中心。”

中共國開始局促不安

普魯尼爾說:“中吉關係近年來已逐漸淡化,就像一段慢慢解體的婚姻。”

債務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問題。中共國持有吉布提70%以上的債務。一些觀察員認為這隨時威脅到該國的主權。他們擔心吉布提將遭受與斯里蘭卡相同的命運。斯里蘭卡就不得不將港口控制權移交給中共國公司,因為它無法償還與中共國簽署的貸款。

不過,中共國已經“從斯里蘭卡的失誤中吸取了教訓”,這位匿名的英國專家說:“它變得更願意重新協商談判債務,因為它不想(自己)看起來像個壞人。”

問題在於中共國投資和貸款給吉布提帶來的收益似乎令人懷疑。例如多拉雷港口,看起來是“出口外向型的”,皮諾特說,但它對當地就業並沒有多大作用,主要是中共國的公司從中獲利。

這位英國專家說:“中共國的錢對吉布提人的生活影響非常有限。”

中共國的熱情也在降溫。一些項目進展緩慢,例如通往埃塞俄比亞的鐵路。皮諾特說:“中國人意識到,他們資助的項目不一定能獲得回報。”

普魯尼爾說:“(現在)他們的軍事基地也開始感到局促不安,因為美國人就在旁邊,法國人也在附近。”

這種關係的降溫似乎不太可能促使中共國完全脫離吉布提。這位英國專家說:“這仍然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這可能導致吉布提與法國等其它國際參與者之間建立更緊密的聯繫。皮諾特說:“雖然就借錢(貸款條件)而言,沒有其他國家能做到中共國這樣,但吉布提加深與其它國家的聯繫是正當合理的。”

原文鏈接:

Djibouti-China marriage ‘slowly unravelling’ as investment project disappoint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4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