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數字人民幣對牆內百姓生活的影響

作者:紐約香草山金融部 AT

【什麼是數字人民幣】

數字人民幣是由中(共)國人民銀行牽頭研發的,暫時被定名為“DC/EP”(即“數字貨幣/電子支付”的縮寫)。

中(共)國人民銀行規定:數字人民幣和紙質人民幣等值,可以與後者自由兌換,功能屬性與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是數字化形態。數字人民幣雖然也是虛擬貨幣,和比特幣等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現有加密數字貨幣不同的是,中(共)國央行仍是貨幣的發行者,且用戶註冊需要使用實名。

圖源網路

【數字人民幣的發展歷程】

2014年,中(共)國人民銀行成立中(共)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進行專項研究。

2017年末,DC/EP在堅持雙層運營、現金(M0)替代、可控匿名的前提下,基本完成了頂層設計、標準制定、功能研發和聯調測試等工作。

2020年8月14日,中(共)國商務部提出: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具備條件的試點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運行。先由深圳、成都、蘇州、雄安新區等地及未來冬奧場景相關部門協助推進,而全面深化試點地區為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涪陵區等21個市轄區)、海南等28個省市(區域)。

2020年10月8日,深圳市人民政府聯合中(共)國人民銀行開展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

2020年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布的《深圳建設中(共)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規定,數字人民幣不能出境使用,不能買賣黃金和美元,只能在境內的資本市場流通,可在房地產市場、股票投資等境內交易中使用。

2020年10月23日,中(共)國人民銀行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國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根據徵求意見稿第十九條加入了“人民幣包括實物形式和數位形式”這一條文,代表了數字人民幣將被賦予法律地位。

2020年12月4日,江蘇省蘇州市面向符合條件的蘇州市民發放了2000萬元數字人民幣消費紅包,此次試點的使用者可在指定的線下和線上商鋪消費。

2021年1月,深圳市在福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共計2000萬元。

2021年1月5日,上海市同仁醫院試點數字人民幣使用。

2021年2月7日,北京市啟動“數位王府井 冰雪購物節”數字人民幣紅包預約活動,面向在京個人發放1000萬元數字人民幣紅包。

2021年2月24日,成都市啟動“數字人民幣 紅包迎新春”活動,面向在蓉個人發放總額4000萬元的數字人民幣消費紅包。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2020下半年開始,人民幣數字化的步伐明顯加快。

【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不同】

很多人混淆了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的概念,認為人民幣是否數字化,對人們的日常生活幾無影響。畢竟,現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普及,幾乎涵蓋了人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人們買東西大多使用電子支付了,出門幾乎不帶現金,這已是牆內生活的常態。其實,二者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電子支付是支付手段,數字貨幣是支付內容。“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阿裡巴巴和騰訊公司建立的兩個支付平臺,其支付內容,現在是實體人民幣,將來是數字人民幣。

【數字貨幣對人民生活的影響】

中共央行對數字貨幣的解釋是,用其來替代流通中的現金(M0),即紙幣和硬幣。在中(共)國,M0指在社會上流通的可立即使用的現金——存在銀行賬戶上的不算。而數字貨幣要替代的就是這部分看得見、摸得著的貨幣。

那麼,一旦數字貨幣完全取代流通現金,會對牆內人民的生活造成什麼影響呢?

📌失去對個人財富支配的自由

數字貨幣可以進行屬性標記,這使央行對現金交易可以實現時時監控,而且還能操縱或阻止交易發生。中共通過控制個人對數字貨幣的使用,從而達到密切掌握及管控個人財富,甚至操控個人社會生活的目的。

比如,中共可以規定某些數字貨幣用於某種商品消費,甚至只能在某個地區消費,不能跨區域使用等——這類似文革時的糧票、布票。假如百姓賬上有數字貨幣,但被央行規定只能用於買日用消費品,那你就不能兌換美金,因為數字錢包里沒有這個屬性的數字貨幣可供使用。而且在2020年10月國務院出台的規定中,明確數字貨幣不能購買美元,不能出境使用。那麼,以後就很有可能當民眾計劃出國旅行時,被換外匯卡死。普通老百姓只能擁有人民幣,沒有外匯也就不可能再出國。中共把中國人逃離其統治的道路封死了。

如果數字貨幣規定的某種特定類別的消費不能完成,那這筆資金也不能被他用,將處於凍結狀態。例如,某部分數字貨幣只能用於戶口所在城市的房租支付,倘若該賬戶持有人不在戶口所在地生活,而是在另一個城市租房居住,那這部分數字貨幣就無法使用。這部分錢對於他來說,只是在賬戶上以數字的形式存在——看得見,但用不了——造成資金閑置,即使有錢也不能花,實際上是個人財富的縮水。同時,該賬戶持有人可能還面臨一個問題,就是在數字人民幣施行後,他由於沒有可用於在生活城市支付房租的數字人民幣,而被迫離開。中共通過控制數字貨幣實現了對牆內百姓流動管控的目的。因此,數字人民幣的快速推廣及使用,不僅是一種新貨幣體系,更是中共監控百姓技術手段的升級。數字人民幣將改變牆內百姓的生活狀態:通過控制個人經濟活動,從而改變個人生活決策——這樣更隱蔽、更有效。

當然,以上只是我們根據數字貨幣的特性及對中共無底限殘暴的瞭解,推測出的幾種可能性。但不可否認的是,現實中數字貨幣推行後,其影響會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至於,上述情況是否一定會發生呢?以現在國內的經濟狀況及未來全球聲討中共的形勢發展看,在中共經濟捉襟見肘、外部壓力增大的情況下,上述舉措很有可能被施行。

📌個人財富的安全性無保障

數字貨幣的特性決定,交易雙方均可匿名,但對於央行卻是全透明。因為數字人民幣是中心化的,因此人民銀行可以掌握全量資訊,利用巨量資料、人工智慧等技術,分析交易資料和資金流向,追蹤一切經濟活動。從此,人民的一切經濟行為及個人財富、消費習慣等,盡在央行管控之中。

在實體貨幣下,百姓從銀行取出的現金,某種程度上脫離了央行的管控,中共政府對於這部分在個人手裡的資金流向不能完全控制;數字貨幣實施後,這一個漏洞將被堵住。個人的每一分錢,都在央行的監控下,而且還可以計劃管理其流向。如果中共政府認為有必要,它可以分秒之內讓個人的資金歸零,從財富上徹底控制每一個人,在經濟上把中國人打跪下,讓百姓徹底屈服,放棄反抗。中共以“商鞅馭民五術”的“貧民”之術,實現中共對百姓的極度高壓管控與維穩。

繼2019年中共打開了第一個“潘多拉盒子”,釋放出中共病毒後,2020年中共緊鑼密鼓地加快了人民幣數字化的進程,“潘多拉盒子”將再次被打開:對外用數字人民幣推進人民幣的國際化,挑戰美元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進而助其實現搞亂美國、搞垮美國、搞死美國的戰略;對內施行個人財富的極度管控,以及全面回到計劃經濟時代,以此實現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由此可見,中共在對內高度專制集權、對外強勢擴張的路上飛奔。上帝欲讓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中共在毀滅的道路上,距離終點越來越近。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