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會成美政治勢力角力場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水星

supchina.com

距 2022 年北京冬奧會不足 10 個月,美內部政治力量就是否抵制此次北京冬奧會展開激烈角逐。中共在新疆犯下的人權累累罪行,使得右翼保守派團結一致旗幟鮮明地抵制,要讓世界看到美國捍衛人權和自由的決心。另一方面,提供巨額贊助費的跨國公司、歷經數年等待的運動員工會則反對抵制,因為這會給他們的利益帶來巨大損失。兩種聲音把拜登政府夾在中間,迫使其新聞發布會先同意抵制,後又否認抵制,凸顯拜登政府正遭受美內部各派勢力的巨大壓力。

上週,右翼領袖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一次活動中發表意見:任何美國人都不應該參加這次“種族滅絕”奧運會。這指的是,蓬佩奧國務卿在川普政府在任的最後一天所發布的官方聲明,認定中共對維吾爾族“犯下種族清洗和反人類罪”,即“種族滅絕罪”。

眾議員約翰·卡科(RN.Y.)說,“抵制奧運現已是共和黨人的熱門事業”。

某保守派美國企業研究所發布一份政策文件認為,鑑於中共國殘暴的人權記錄,以及 中共病毒 爆發的早期階段的隱瞞不報,北京當局不應該承辦此次冬奧會。該報告建議,在冬奧會期間,通過國際輿論壓力迫使北京當局做出改變。

右翼保守派團結一致旗幟鮮明地抵制,就是要讓世界看到美國捍衛人權和自由的決心。北京當局一方面威脅要製裁抵制冬奧會的國家和團體,另一方面也在努力透過與其有深度利益瓜葛的跨國公司和團體向拜登政府施壓。

也是在上週,美國奧林匹克和殘奧委員會董事會主席蘇珊娜·里昂斯(Susanne Lyons)明確表示反對抵制北京冬奧會。她認為一是這種做法會傷害到辛苦多年訓練為此次冬奧會準備的運動員,二是美國抵制1980 年莫斯科夏季奧運會事實上成為後來煽動美蘇冷戰的助推劑,也傷害了運動員的利益。

抵制北京冬奧會已成為政治敏感話題,外國政府和跨國公司不願意招惹中共國的怒火,一些公司已經因為揭露所謂的大規模拘留營和新疆的強迫勞動行為而遭受損失,例如 H&M。另外一些國家畏懼北京當局會對其出口到中共國的產品實施禁令,因而被迫做出妥協。

某些跨國集團明顯就與中共有著深度合作,例如可口可樂。這份贊助冬奧會的跨國公司的名單已然成為美國輿論的焦點。毫無疑問,這些公司已提前就冬奧會繳納了巨額贊助費並為廣告宣傳投入了大筆費用。若北京冬奧會無法成為世界聚光燈的中心,則上述一切投入都付之東流。因此,重利忘義的跨國公司是中共在華府最好的“代言人”。

作為活動策劃方的國際奧委會則發表聲明表示就此問題“保持中立”。

奧運會雖宣稱與政治無關,但每個國家都希望通過奧運會傳遞自己的政治抱負和理念。

從歷史上看,專制政權因為舉辦奧運會所帶來的合法性和世界關注度而會變得有恃無恐。例如,1936 年在納粹統治下舉行的第 11 屆德國柏林夏季奧運會,納粹政權借助其向外國觀眾和記者製造了德國熱愛和平、寬容好客的假象。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會為展示中共國的軟實力,在繁華的北京推土機將一個個村莊整體夷為平地,為建設每個豪華的奧運場館讓路。時任總統喬治·W·布什出席開幕式,被外界評論為他無視中共國人權問題。

當前政治和輿論環境下,明年 2 月美國高級政府官員冒著政治前途結束的風險進入北京的可能性很小。但或許一些運動員會參與,電視台也會轉播,可幾乎沒有可能看到高級政府官員的身影。

兩種聲音把拜登政府夾在中間,令其左右為難。最好的例證就是拜登政府最近前後矛盾的新聞發布會。首先,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週二表示“拜登政府將會抵制冬奧會”。隨即第二天,白宮新聞秘書詹·普薩基(Jen Psaki)隨即否認,表示“從未與盟友和合作夥伴討論過聯合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問題”。這似乎令外界嗅到兩種政治勢力正就北京冬奧會問題在相互角力,而拜登政府正遭受美內部各派勢力前所未有的壓力。

參考鏈接:
[1] US faces growing calls to boycott Beijing 2022 Winter Olympics over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 Exbulletin – 2021/04/12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