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條例的修訂會逆轉糧食危機嗎?

撰稿:童媚

(圖片來源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網站)

據新華網報道,《糧食流通管理條例》修訂草案日前已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將於4月15日起正式實施。

據介紹,目前的《糧食流通管理條例》是2004年頒布的,司法部立法四局局長說:“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糧食流通領域也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現行條例已經不能適應實踐發展的要求。”

那麽,什麽是黃局長口中所說的“新情況、新問題”,這些究竟是普遍存在的情況和問題,還是為了給現任官員脫罪而編造的理由和借口?

首先,糧食汙染、變質日益嚴重。且不說中共國令人“驕傲”的這幾十年不計後果的發展,留給後代的是怎樣一片滿目瘡痍的土地。土壤汙染、水源汙染,空氣汙染,這些糧食生長所必備的條件都面臨著非常嚴重的環境汙染挑戰,在這樣的條件下,又怎能種植出沒有汙染的糧食呢?所以,生態系統退化到無法恢復的程度,註定中共國糧食要依靠外國進口,這已經成為了眾人皆知的秘密,但無法逆轉的環境損害,又怎能靠一個條例的修訂就能解決?

其次,流通環節糧食損失損耗。特別是2020年一整年,由於疫情的原因,對全世界各國的農業都有致命打擊,許多原本出口的國家都喊停糧食出口,那麽對於中共國這樣有著14億張口吃飯的國家來說,糧食的供需直接關系到老百姓民生和社會的穩定。所以2020年,只要有地方傳出要清查糧倉,就必然有失火的奇聞,這種逢檢查必失火的怪事,用正常邏輯想,就覺得有貓膩。中國自古就有糧倉存量的傳統,而在古代,糧倉失火,這幾乎是一項非常重大的責任事故,而也正因為如此,歷朝歷代的封建統治者對於糧倉事故的懲罰都非常嚴厲。因為糧倉關乎百姓生計,不容絲毫馬虎,如若查證是人為縱火,或者知情不報,一定是用最嚴酷的刑罰加以對待。那麽對比今天,光在2020年這一整年中,糧倉的失火有沒有一起被報道背後的真相?有沒有哪位官員承擔糧倉失火的責任?有沒有現任官員來反思糧倉帶來的嚴重後果,並提出如何監督和改進?都沒有,全部是用一條新聞搪塞過去,甚至都沒有人深究。敢問中共,連問題都不敢直面,難道還希望用修訂的條例來進行防範和杜絕嗎?

其中,我們看到修訂後的條例中,最顯眼的幾個字是“黨政同責、省長責任制”,一個復雜的問題,最終簡單粗暴地歸為責任人負責制,看似解決了終端問題,但這種明目張膽的威脅和恫嚇,只會讓省一級政府不敢作為,也無法作為,最終造成的後果只會是用一個又一個謊言掩蓋實情,直到民生問題暴露,那就為時已晚了。

與此同時,條例中還有一個比較顯眼的改動,就是取消了糧食收購資格行政許可制度,改為備案制度。看似是調動了市場的積極性,允許更多的收購主體可以合法合規合理地進入這個領域,但當進入供需極度不平衡的階段,就是僧多粥少的時候,同時市場上具備收購資格的主體又放開後,那麽誰能拿到糧食,拿到多少糧食,就完全又與權力的大小相掛鉤了,其實也就是讓權力尋租又有了看似合法合規的空間。最終,有糧的一方具有定價權力,受苦的還是終端的老百姓,將要付出更高的代價去滿足糧食的獲取。

其實,從習大神開始關心百姓碗中的米粒開始,就已經釋放了一個很強的“缺糧”信號,這與許多方面有關,種子被卡脖子,環境汙染導致大量耕地面積流失,大量開發房地產,造成耕地面積極具減少,洪水蝗災等不可預測的自然災害,人為地倒賣糧食讓糧倉形同虛設,這些都是當局者一遍遍強調糧食重要性的關鍵原因。但一切都是治標不治本,中共已經在為“糧食危機”這個無法逾越的鴻溝,鋪墊追責機制了,也在為“一糧在手,老大不愁”的糧食緊缺時代,埋好了最佳的合理發財機會。一部條例的修訂,根本扭轉不了缺糧時代的到來,反而讓一切“亡羊補牢”都看上去如此荒唐和拙劣。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審核:Runaway 編輯:MG1

新聞來源:
《糧食流通管理條例》大修 糧食收購資格許可制度取消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