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基金主导开发的mRNA疫苗

撰稿:白雪

視頻剪輯&字幕:必有回响

视频节选自Telegram

比尔盖茨在他的基金年度报告里介绍mRNA疫苗时说,mRNA属于一种新型疫苗,它可以给人的身体发出指令,教会它如何抵御一种病原体。并且他认为在未来5-10年间,mRNA疫苗的研发速度会更快,生产更易规模化,储存性能更稳定(眼下需要严格的低温储存和运输条件)。对未来全球大流行病以及其他全球健康挑战来说都是巨大的突破。

他还表示mRNA疫苗的技术平台在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等疾病防治研究领域也存在很大的潜力。有可能用同样的原理最终找到攻克这些致命疾病的捷径。 

比尔·盖茨认为在未来五到十年内,mRNA疫苗工厂会遍布全球各地。届时,疫苗的产能将会大到我们都无需担会“供不应求。

目前属于mRNA疫苗类有辉瑞(Pfizer)和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和莫德纳moderna的疫苗。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分别于去年12月11日获得了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紧急使用授权。

辉瑞制药的mRNA型疫苗Moderna属于高端价格产品,一个疗程最高售价$60, 美国政府的采购价每针最初定为$19.5美金,通常一个疗程需要两剂。显然比尔盖茨把目标定位在了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就美国本土可接种疫苗人口2亿来算,平均$40每人,仅在美国销售额就可高达80亿美金了。

但是mRNA疫苗会改变人类的DNA的说法引起民众的普遍关心。看看上面这段在电报群上广泛传播的小视频,人们担心mRNA疫苗最终将改变DNA引发毁灭性的灾难。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则认为mRNA是医学的未来,他甚至放言“利用mRNA技术,基本可以治疗一切疾病,你或许可以变成一只蝴蝶。”多么奇怪的大胆设想,人变蝴蝶只能是DNA变异的结果,不是吗?

让我们再来看看世界专家如何看mRNA疫苗呢?

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医学院生物学家多洛雷斯·卡希尔教授(Prof. Dolores Cahill),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谈mRNA(Messenger 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的副作用。生物学家认为当前的mRNA疫苗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安全有效,相反它将大大缩短人的寿命,引起“过敏反应,神经认知问题和炎症”,甚至造成“不孕不育”。注射mRNA疫苗将在未来几年对人类造成更大的伤害,对老年人更加致命。当注射mRNA疫苗以后,它会“表现为一种病毒蛋白”。当人们遇到COVID-19病毒侵袭时,人体免疫系统“突然看到你的细胞和器官里有病毒蛋白”,从而开始攻击你自己的器官,从而造成“器官衰竭”。她还认为应该为接收mRNA疫苗注射的老人建立生物资料库,对疫苗的成分和功效进行详细的跟踪和质量控制,包括mRNA测序。

独立的病毒学家和疫苗专家,吉尔特·范登·保茨(Geert Vanden Bossche)博士,他本人曾受雇于GAVI和比尔&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日前更是不惜把名誉和信誉都置于危险之中,致信世界卫生组织:呼吁立即停止所有大规模Covid-19疫苗的接种,他认为大规模接种疫苗会产生一个失控的怪物。当人的免疫防御所施加的压力开始威胁到病毒的复制和传播时,病毒就会披上另一件外衣,使它不再容易被识别,从而被宿主免疫系统攻击。病毒这样就可以逃避免疫了,即所谓:”免疫逃避”。他认为我们很快就会面对一种超级感染性病毒,它完全抵御了我们最珍贵的防御机制:人类的免疫系统。

最後借用保茨博士信中一段話結束全文:時間不等人,我至今沒有收到任何反饋。專家和政客們保持沈默,並顯然還在熱衷於談論放寬預防感染的規定和“春季自由”。我的言論只基於科學,所以只能基於科學被反駁。雖然一個人幾乎不能做出任何不正確的科學聲明而不被同行批評,但目前為世界領導人提供建議的科學家精英們似乎寧願保持沈默。足夠的科學證據已經擺到了桌面上。遺憾的是,有能力采取行動的人仍然沒有觸及到這個問題。目前有大量證據表明,病毒免疫逃逸正在威脅著人類,我們還能忽視這個問題多久?我們很難說我們不知道–或者沒有被警告。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参考链接: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